電腦課

一天朋友轉發了一幅 80 年代小學生上電腦課的照片給我,然後問我小時候是否這樣。想必,他是想取笑我年紀大。

可惜我的回答是,我小學的時候是還沒有電腦課的。

當然,那時家用電腦已經出現,由於英文叫 personal computer,香港便直接叫他做個人電腦。電腦在當時家庭用途幾乎不存在。記得小時候求父母給我買了一台高登 Apple II,我打開電腦基本上就只看見一個綠色的指標在閃灼,把在電腦商場一併買回來的電腦入門看一下,跟着逐行逐行的把整個程式打進電腦,然後按 RUN,便成功輸入了一個沒什麼用途的電腦程式。更由於當時沒有硬碟,當你關機之後,程式便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在大學時候我正式買了第一台有用的電腦,是一台 intel 386-40,2 MB 記憶體,硬碟有 80 MB 的容量,可運行 Windows 3.1。在當時雖然不算是頂級,但也是一個很不錯的水平,哪知朋友一聽到 80 MB 的硬碟,便質問了一句,這電腦能做什麼?

能做什麼?能做的可多了。Word Perfect, Lotus 123 ,各種遊戲,都可以應付得到。

當然,在今天的標準, 80 MB 根本是不可想像的,但那個時代整個 Windows 3.1 系統也只是大約 9 MB 左右,一個遊戲也是大約兩到三張 1.44 MB 的磁碟,亦沒有什麼視頻、音頻、照片檔案,通通都是文字檔, 80 MB 其實算十分足夠。而且不足夠也沒辦法,容量再大的你也買不起。

那時候我們擔心的其實不是硬碟容量,而是 Conventional Memory 的釋放,不過要跟現代人解釋什麼是 Conventional Memory 也是一個難題。

然後又看到當年從尖沙咀到深圳的火車的視頻,記起以前小時候從港島要到荃灣那些衛星城市,動輒半天,簡直比去台灣所需的時間更長。

再看到以前的啟德機場,小時候去機場都是闔府統請的,送機接機是僅次於香港小姐總決賽的盛事。

時代不同,都改變了,這些記憶卻是有趣的。

Photo 23-10-2019, 09 39 05

地圖

我是一個喜歡到處走的人,在哪裏都是,不只是當我在旅行的時候才會這樣。

當然,以前旅行新到一個地方有景點需要 cover,亂走的機會沒有現在那麼嚴重。但大家都知道,我來來去去都是去那幾個地方,到過兩三次之後,不亂走的話我實在不知道還可以去哪。所以近這兩年幾乎全程都在亂走。

回想以前,隨身上網科技沒有那麼發達,亦沒有那麼便宜,大家都老老實實的拿着一本地圖或至少一份地圖,在地圖上注標跟着走。現在已經很少看到還有人拿地圖了,大家都是倚賴 Google Maps 看着手機跟着走。

近來手機地圖導航的功能逐漸發達,地圖的準確度亦提高了,不只坐車,步行也可跟着地圖走,讓 Google 女神告訴你前面50米轉右。

有時候,反而有點懷念那份地圖。

好佬 爛佬

在大陸,不論是路上,商場,尤其是廁所,都有宣傳標語,要求市民的行為要文明一點。

至於在外地做下一些不文明行為,一樣會受到網民和中國政府的譴責。許多旅遊地點也有張貼政府的勸喻,提醒出外旅遊便必須要文明,不該讓中國人蒙羞,如果真的犯了錯的人更有可能被罰。

例如較早前在火車上的各種佔座行為,那些人也被中國政府放進了黑名單,限制有關人士在將來一段不短的日子內不能購買有關的車票。

表面上看來,中國政府好像十分重視文明行為,但有趣的是,在國家層面上,你卻看到一個無賴的強盜政府。它們說出來的話,顛倒是非,沒有正常人能聽得下去。

但偏偏它又大力要求人民必須文明,現在那 16 個共產真言,全國到處都是。

原來說到底,其實不是中國政府人格分裂,而是貫徹始終的無賴。因為只有無賴才會要求所有人都文明講道理,而唯獨自己不需要。

「好佬怕爛佬」,如果一天它成功將大部分人民變成好佬,這個爛佬還有什麼好怕的。

可惜,上樑不正下樑歪,一個爛佬如何能將 14 億人教育成為好佬,也是一個有趣的學術問題。

IMG-20191014-WA0000

台中

剛過了 10.1 假期,接着又是重陽節假期,只好連續兩周出行。

這次目的地是台中,上次來是三年前的事。

乘坐夜機到台北,在西門町住一晚,到便利店買了明天去台中的車票,準備第二天一早便到台中去。

從台北去台中其實可以坐大巴,台鐵或者高鐵。大巴時間最長,要兩個多小時,台鐵則兩小時左右,高鐵當然最快,只需 50 分鐘,但台中高鐵站遠離市區有 8 到 9 公里,直接坐的士到市區會比較節省時間,否則索性坐大巴睡一覺也可以考慮。

從高鐵站直接到台中國家歌劇院,以前雖然來過,但不知為何都並沒有進去,室內設計的主調是曲線, 十分獨特。地下一層除了售票處之外,亦安排了許多小設計品攤檔,亦有一些小型藝術品展覽。


這裏當然亦有咖啡店,名叫 VVG Labo,環境不錯,價錢卻有點小貴。

接著是之前去過的「台中文學館」,晚上在「一中夜市」逛逛,卻遇見香港青年在這裏示威,看了一會,吃過晚飯後便回酒店休息。

.

第二天去了我一直想去卻沒有去的「彩虹眷村」。這個所謂的村其實只是緊貼著的幾座小建築,但遊人非常多,地方又狹小,令你根本不能好好的看。


看到簡介原來當初靠自己兩手一筆一筆畫出這個村來的老伯伯,是在香港出生的。

晚一點分別去了「東海大學」和「逢甲大學」,看看連儂牆會否仍然存在,結果失望而回。


這天的整個晚上基本上便是在逢甲附近渡過。

最後一天因為從台中飛回港,5 點的班次比平常早,雖然猜想台中機場應該不會很繁忙,但不知道交通如何,便不敢作什麼安排。

聽說有一個新景點「審計新村」或叫「審計368新創聚落」,本來是政府審計處宿舍,1998 年開始空置荒廢,近年開始重新規劃專營文創園區。


地方不大,有些部份仍然在建設中,相信再過一些時候會更加完善。

跟著基本上就在勤美誠品綠園道和金典綠園道一帶活動。

這時在地圖上發現在金典綠園道後面有一條所謂「怪獸街」,原來真的只是幾幅壁畫而已。


我這幾天坐的士的時候,所有的士司機都會跟我聊到香港近日的情況,其中一個比較溫和,說抗議示威可以,破壞東西則不成。另外一個是比較典型的消極態度,告訴我,示威沒用的。他說中國人最喜歡便是鬥中國人,這樣下去會死許多人。可悲的是,年輕人亦明白這個事實,許多亦都已經準備獻出生命,以求改變。

首爾、天安、束草

正常一年都會去韓國一兩次的我,竟然發現今年到了 10 月都仍未去過韓國,難怪這兩個月老是在買泡菜回家吃。

所以趁着 10 月 1 號這國假日,跑過來一趟。

十月的首爾,正值夏秋轉換之際,早晚溫差比較大,所以必須穿短的但帶着薄外套,早上穿上,中午脫掉,晚上的時候再拿出來。不過當然其實就算沒有帶外套亦未至於會感到很冷。

第一天如常沒有任何計劃,早上在酒店放下行李,吃過豬肉湯飯做早餐後,在喝咖啡時想一下要去哪裏,碰巧有朋友告訴我計 Starfield Bookshop 成功搶到市場注意後,近來開了許多新的書店。順理成章便去了兩間看看。一間叫 Arc N Book,另一間是 Kyobo Book Centre,位置都在市中心。


感覺嘛,其實就是在書店裏必需先弄一個打卡位,然後除了書之外便要加上一些設計小品,然後當然就是咖啡和雪糕之類的攤位,基本上就是誠品的模式。

能讓更多人願意走進書店去,不論初衷是什麼,總是好事。

第三間書店在北村韓屋村附近,卻原來是會員制,進不去,所以便在韓屋村周邊看了一下,發現周圍多了許多東西,也不知道是否自己一直未有走過這邊來,還是新近才有的。


接著走到青瓦台,來過首爾這麼多次竟然都沒有來過。不過也沒有什麼損失,沒什麼看頭。

這天碰上有大規模遊行示威,看樣子好像是朴槿惠的支持者,在反對文在寅和中國大陸,也沒有留意文在寅是否近來走親中路線。


吃過晚飯後便提早回酒店休息,畢竟差不多兩天沒睡了,人老了耐力大不如前。

第二天去了天安市,是昨天在購票機購票時隨意選擇的,距離首爾大約 100 公里,乘坐 ITX 由首爾站出發大約需時 1 小時多一點。

在火車上發現這裏有一個獨立紀念館,便直接從天安火車站坐巴士過去。

這個紀念館佔地頗大,有九個展館,整體算是不錯。館前的空地還有許多人在露營野餐。



之後去到我估計是市中心的位置,大街旁有兩條小路,都是店鋪,看來沒估錯。

在這裡有一個 Arario Gallery 的私人藝術館,展品十分不錯。



奇怪在天安市看到許多東南亞人,不知道他們在這裏幹什麼活。

上次到江陵時去了正東津,那時候也搜索過其他沿海的景點,從江陵往北亦有許多地方可以看,所以這次便決定把那幾個地方都 KO 掉。

首爾距離江陵 220 公里,車程兩小時多一點,而束草距離江陵 70 公里,從江陵站去到長途巴士站,連等候的時間也差不多 1 小時,再坐 1 小時巴士到束草,又是兩個小時。所以雖然我坐 7 點火車出發,到達束草的時候已經 11 點了,這時我便知道,低估了交通所需的時間,看來只能看看束草,其他兩個地方只好留待下次。

首先去靈琴亭,是一對在海邊的亭子,亭子本身沒什麼特別,但對着這個美麗的大海,不期然讓人想放空腦袋,發呆一會兒。

旁邊是束草燈塔,地勢高一點,看的同樣是那一片海,但居高臨下的感覺又有點不同。



.

束草市區圍繞着靑草湖發展的,湖邊都是公園,又是讓人想發呆的地方。

Expo Tower 是一個外型獨特的瞭望塔,眺望湖景,但感覺有些殘舊,不過一場來到總不能不上去。

束草的山區其實應該亦有許多地方可以看,但時間不容許,只好準備回程。

經過這次,可以考慮下一次到首爾的話直接住在江陵或者束草,然後去其他本來打算去的周邊地方,過一個絕對悠閒的假期,總比這樣花八個多小時來回化算。

最後一天去到另一間網紅書店看看,然後走到附近的奧運紀念公園內的藝術館,原來是小熊維尼的展覽,但既然來到便進去一看。



最後在外型有如炮彈的樂天世界購物中心,發行喝喝的把最後兩小時花掉,踏上歸家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