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嬌女人最好命

最近應朋友介紹看了電影「撒嬌女人最好命」。

導演是彭浩翔,在猜是否「志明與春嬌」般的本土特色小品。

但看演員陣容卻更像三地合作片。

和劇名一對照,已經可以猜到是撒嬌台妹 vs 上海女漢子,以爭奪男主角。

本來上海女子也出名嗲。但似乎這已經只是以前的事。

今天上海女人應該不再是嬌嗲的

電影𥚃把台妹式的撒嬌誇張了一點,但也沒有太離譜。

上海女漢子也並没有太粗魯。

可惜電影總是欠缺了些什麼,並未能把這中、台對決發揮出來,也不知是否政治因素。

男主角最後在決定選擇女漢子時說:「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林志玲沒有怎樣拍拖,和你這種撒嬌的女生在一起,時間長了,其實挺累的。」

這可說上頭來。

我數年前便寫過林志玲,看法一致。

女人可以撒嬌,可以嗲,也可以吵吵鬧鬧,只要不過份,都是情趣,都是生活的一部分。

過了頭,比林志玪更美也屬死症。

10850276_344442942407843_359247566841402256_n

Advertisements

不動腦筋

在咖啡店點了兩杯咖啡,一件蛋糕,服務員跟我說:「多謝 42 元。」

「怎麼會是 42 元?」我奇怪問道。

「先生你點的咖啡 33 元一杯,蛋糕 28 元。」她可能以為我說算多了,把我點的東西價錢都說給我聽。

「就是了。多少?」

「42 元。」

我指一下他的收銀機,「還是 42 元?」

「向外的顯示錯的,我這裡是 42 元。」

我只好不厭其煩的再說,「兩杯咖啡也 66 元了⋯⋯」

「噢,是的,對不起。」說著又在按一下收銀機。

「對不起,先生 94 元,機器有問題。」

「這才對。」

我想,你才有問題。

這麼明顯的錯誤也沒有發現,只盲目的讀出顯示的數字。

腦袋放那𥚃是幹什麼的。

現在的人啊,愈來愈多不作任何思考了。

數天前看到一則新聞,報導說海洋公園慶祝開業 38 年送出一萬張門票,只需在其網頁答中一條問題便可抽獎。

問題是「海洋公園於甚麼年份成立?」,從幾個答案中選擇。

此時,有人發現維基百科上海洋公園的開幕日期被人不停的來回修改,達數十次之多。

更改的幾個日期,正是那幾個可供個選擇的答案。

猜想,應該是有人想藉此減少其他人答中問題以增加自己的抽獎機會。

先不論這行為的道德問題。

這些人為什麼覺得更改維基百科可有效減少競爭?

因為大部分人都會盲目相信。改的人自己當然也是。

因為大部分人都已經不再動腦筋了。

大哥,海洋公園慶祝開業 38 年,今年 2015 年。

還用査什麼百科嗎?

這和我碰到的咖啡店服務員都是一般貨式。

資料再多,就算是正確的,對一個不再動腦筋思考的年代,有個屁用!

有點三級

看到這樣的一句話:「一個女人愛不愛你,要看她的下半身。」

想想嘛,也有點道理。

一個女人,可以言語上嬌嗲嫵媚,亦可以行為上千依百順。

但其肢體語言卻騙不了人。

女人對身體接觸的接受程度,與她對你的接受程度成強烈正比。

至於對她的愛侶,更會希望時時刻刻都有各種各樣的身體接觸。

就算只是碰碰肩膀也是好的。

所以如果她不是真的喜歡你,就算小手讓你握著,也不會有半分感情。

只需看看那些一手半吊在中坑港男臂彎的年輕深圳二奶,看官便可略知一二。

當然,演技好的,在這細微功夫上也絕不苟且。

但當到了下半身那回事,要裝的話便十分困難了。

她當然可以裝反應,甚至裝高潮,但要她主動求歡可能已經有點難為。

畢竟,如果她不喜歡你,不會想和你幹那回事。

做,也只是略盡專業道德而已。說到底,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再說,反應還可以裝,也可以間中裝一下主動,就算像日本愛情動作片般,也未必不可能。

但生理現象嘛,卻如何都假裝不了。

這時,她只好假託身體不適,依靠 KY 去滋潤兩者的關係。

你,也應該是時候知道進退了。

2015 新搞作

新一年第一篇 blog,決定搞搞新意思。

嚟個 blog 寫左差唔多 8 年,都未試過用廣東話寫文,今次,試下,港式中英夾雜嘅廣東話。

一般嚟講,只會平時響 Whatsapp 之類嘅 messages 先至會寫廣東話,成篇文咁寫都係第一次。

其實近年報紙上面都已經有啲專欄作者用廣東話寫文章,睇就唔覺,但宜家自己寫左只係 100 字度,已經覺得有啲怪怪咁。

我手寫我心就話啫,我手寫我口,原來「笨」唔係想象中咁容易。

中文就係咁鬼麻煩,我惗除左北京話,基本上所有中國方言(或者語言)都係口講一套手寫另一套嘅。有啲話哩,直頭寫唔出添。夾硬寫個音出嚟連自己人都未必睇得明,更咪話其他省嘅人啦,完全火星文,估都無得估。

廣東話感覺上應該照計仲可以估到啲,如果你,我親愛的讀者,睇唔明得晒嚟篇文嘅話,我都無計。

下一篇,就會𨍭返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