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力

不知道是否看得電影太多,小時候總會希望自己有超能力。

後來這個想法進步了,開始在想,如果我只可以有一種超能力,我會選擇怎麼樣的超能力。

那時候還沒有《復仇者聯盟》可以參考,所以都是在想什麼隱形呀,瞬間轉移呀,隔空打人呀之類的能力。

我也當然問過朋友,結果都是能變出金錢或預言明天六合彩或股市之類的能力,可見本人確實生活在一個商業社會裏。

如果是你,你又會想擁有什麼能力?

《28歲未成年》

周末看了一套大陸電影《28歲未成年》,是一部關於穿越的小品。

這種回到 17 歲的電影已經有過很多了,這部電影不一樣的地方是,嚴格來說主角並沒有回到 17 歲,而是 17 歲的她來到今天 28 歲的身體,而且每次都只有 5 小時。

電影基本上是由倪妮飾演的涼夏一人獨擔大旗,其他的兩個男主角和她的閨蜜都只是襯托。

由於每次穿越只有 5 小時,兩人之間是可以間接溝通的。當然劇情一直發展下去 17 歲的小涼夏影響了 28 歲的自己。

涼夏是一個用情十分死心眼的女子,自 10 年前愛上了男主角之後便失去了自我,死心塌地的愛他並放棄了自己的藝術創作天賦和理想。她的整個世界裡便只有男主角,連畫也不會畫了。

小涼夏當然不把這大叔放在眼裡,代替涼夏把他拒絕了。

小涼夏更點醒了長大了的自己,放下了對男主角的痴戀,找回自我,重拾畫筆。而當男主角見到再次發亮的涼夏,失落的感情又回來了,可惜已經太遲。

肯料小涼夏碰上第二男主角,竟然犯上同一錯誤,差點把自己逼死。

原來小涼夏教導涼夏的時候好像很輕鬆,只是因為那個男人不是自己心愛的。遇上的時候,竟是一模一樣。

看到一半的時候,本來我以為電影是要女性自強,不要因為一個臭男人便放棄自己,又或者是想叫人不要輕易放棄理想,但看著看著又有點不像。尤其當小涼夏比涼夏愛得更瘋的時候,我開始有點搞不懂電影的主題。

而當片尾涼夏重新接受渣男朋友的時候,我只想罵髒話。

無論如何,一個女人因為愛了這個男人而為他改變,也只可以是輕度為了相處的小遷就。不然,當初你吸引他的特質便會慢慢消失,而他自然也會開始對你不再感興趣。

這,對男人一樣適用。

IMG-20190617-WA0000

川越、鎌倉

這個端午節假期選擇了來東京,到了之後才發現原來我六星期前才來過日本,過往很少重複得這麼快。

曾經打算過去看富士山,怎料出發前發現整個關東都會下雨,而且是下整個禮拜,便打消了念頭。

結果天氣預報準確,四天都在下雨,還是整天不停的下,尤幸第二天還算好一點。

第一天早上在新宿的洒店存放行李便依舊的在歌舞妓町的 Doutor 吃早餐,然後在東京都內亂逛。早上先去了台場,八年前曾經去過,除了自由神像之外什麼印象都沒有,但怎料這次去的時間太早,商場什麼的都仍然未營業,結果就只看到自由神像。我對台場的認識並沒有提高。

跟着去秋葉原吃點東西,處理一下公務,稍為逛了一下,來到一個叫下北沢 (Shimo-Kitazawa) 的地方,據說是一個新蒲點。

這裡看來是新發展的,好些建設仍在進行中。小路兩旁都是些小店餐廳,氣氛相當不錯。

晚上回到新宿,吃了個蛋包飯便回酒店休息。

因為臨時取消了去富士山周邊,本來也是去先把這個 JR Toyko Wide Pass 買了再決定,但排隊人多而且慢,結果便索性不買了,打算這兩天找些比較近的地方去,直接用 Suica 卡好了,看看會否令我破產。

要找不太遠的地方也不比找遠的難,第二天便去埼玉縣的「川越市」,距離東京都只 40 多公里,坐火車也要一個小時多一點才到了,承惠 1,200 円左右。

川越有稱「小江戶」,被官方認定為歷史城市,歷史建築大部分得保存。

車站旁有一條商店街 Crea Mall,一直走便是「川越一番街」,亦即是最「江戶」的地方。道路兩旁都是舊建築,當然也少不了各種小吃,我也難得吃了不少。




一番街不遠處還有「喜多院」和「冰川神社」,都是不錯的地方。至於他倆有什麼歷史價值,本人太懶惰,沒有深究了。




第三天重訪鎌倉。

一出車站,便看見左邊一條小巷十分有人氣,走近一看原來叫做「小町通」,走進去發現人超多的。事實上,整個鐮倉比起我八年前來的時候遊人實在多了很多倍。

記得以前來的時候吃過一種叫釜飯的東西,上網找一下,竟然發現我以前吃的那間店便在這裏,但為什麼對這條小町通沒有印象呢?難道是這幾年才發展出來的嗎?

「八幡宮」在小町通的另一端,也是重訪,也值得重訪。


從正門走出來便是「段葛」,是八幡宮正門對出的一條長長的走廊,櫻花盛放的時候應該十分漂亮。

之後慢慢走到「長谷寺」,亦是一個值得參觀的地方。



長谷寺不遠處有一座大佛,既然來到這裏自然一併處理。

最後嘛,做一些遊客做的事,去「鎌倉高校前站」看看。這個站之所以出名純粹是因為一本日本漫畫《男兒當入樽》所賜,好像是男女主角道別的場面,便是在這裏取景的。來的時候還真的看到許多遊客在等候,本來以為多數是港、台遊客,卻發現大陸遊客佔過半數。


最後一天依然下雨,已經再沒有興趣到處逛,便躲在新宿的商場,直至到時間去機場。

商場的小貓

這天在深圳,從一個比較小的入口步進在地下的商場。通道一邊的上行自動電梯停了,我自然走樓梯下去。突然聽到幾下十分響亮的貓叫聲,隨意回頭張望未有發現,沒有多想便繼續前行。

這時又傳來幾聲貓叫,叫聲有點凄厲,便再找一下,卻把我嚇了一跳。只見有一隻小貓看來像被扶手電梯夾着,所以才導致電梯停止。我望着小貓,小貓雙眼死命的盯著我,有如在向我求救。

走下商場,沒有看見任何工作人員。這個當然,你要找的時候總是沒有的,心裏不期然著急起來。看到一個店舖的服務員在派傳單,便問她管理室在哪裏。

結果帶著管理員去到電梯,小貓不知是否受驚了,看見兩個男人走近,掙扎了幾下,竟然掙脫了,然後向上逃走。看樣子,他受的傷並沒有很嚴重。

更值得一提的是,當我問那個服務員管理室在哪裏的時候,也告訴她有隻小貓在電梯卡住了。她雙眼一睜,說「你的貓?」我說不是我的貓,她的表情頓時變得有點奇怪,這才向後方一指。

接著我看到一個貌似管理室的地方時,由於看來實在不像,我便問唯一坐在那裏的年青人這裏是否管理商場的管理室。他頭也不枱,說:「怎麼了?」好像預期又有另一個無理客人在投訴一樣。

但當我告訴了他情況之後,他便立刻和我一起走到扶手電梯去,而且他是越走越快。到小貓掙脫逃走之後,他由衷的向我說了聲謝謝,我亦拍一拍他膊頭道謝。

很明顯,他其實也是一個善良的人,但為什麼一開始便要築起防線,甚至好像覺得我在沒事找事似的?

或許,在那個地方⋯⋯

IMG-20190602-WA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