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男人的六大罪名

今天看到一篇署名「懷舊船長」的數說中國男人的文章,作者批評今天的中國男人六大罪名。

(一) 沒血性

作者認為現在的男人「網上罵人特牛逼,一聽到釣魚島、美帝、小日,就像打了雞血,但一到生活中,就是個慫人。嘴上說說可以,不會有行動的。」

所以上一下大陸的微博,便能見識到五毛罵人火力之猛烈,但他們對著官員權貴卻是一聲不敢響,老婆給上了還得送上毛巾。

(二) 沒頭腦

「人云亦云,不會獨立思考。不琢磨創業,專琢磨智謀,想一步到位、一夜暴富、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成天看新聞聯播和環球時報,怎麼可能獨立思考?還有一聽說文革,就認為那才是公平,想殺富濟貧,也不問問老爹、爺爺當年差點上人滅了到底是怎麼回事?認為網上扒點資料就知道了歷史真相。可悲!」

這個批評卻錯不在人民,也不用我多說解釋了。

(三) 沒形象
(四) 不鍛鍊

「大街上那些年輕男人吧,頭皮屑在肩膀上鋪了一層霜,頭髮不是紅的就是黃的,野雞一樣,還覺得特帥。滿臉菜色,眼睛無神,不敢與人對視,像在四處找錢。年齡稍大一點,過了三十歲,胡吃海喝,那個肚子像懷了五六個月娃的孕婦,爬幾步樓梯就直喘喘。這就形象和精力、體力,還在網上叫囂幹死小日本,幹翻日本女人。就算有神仙把日本男人全部定在那裡不動,你拿甚麼來幹日本女人?」

這是大陸的喝酒官場商場文化,看來也不能全怪到男人頭上去。

(五) 不學習

「中國男人寧可花 1 千塊吃一頓飯,也不會花10元買一本書的。不讀書不學習,思想就是空的。」

這似乎也是中國近代的通病,不限於男人,也不限於大陸。香港閱讀風氣一般的見不得人。

(六) 不忠誠

「中國男人都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主。最近爆光的嫖娼案很多,民眾納悶:王安全長得那德性,娶了漂亮老婆還去搞雞?而且連三夜還雙飛?有的人說,啊呀,這是政治轉移視線啊。我靠,你要是沒做這些,警察會賴你不成!實際上,中國男人吃著碗里看著鍋里還想著別人家灶里的心態相當普遍。」

我卻覺得誠實這「美德」在今天的中國已經消失,對妻子不忠誠只是不誠實的其中一面。每個人只為一己利益打算,小至地鐵一元幾毛的小童票也不想買,教導他們貼緊母親一起過閘,你又能要求他們在其他事上有半點誠實嗎?

作者認為原因有二。

(一) 家庭教育使然

「人生的起點不是在學校,是在家庭。75-90這一年齡段的中國男性,幾乎沒經歷甚麼風雨,屬於「溫室男」,在母親的懷裡長大。多數的母親,過於溺愛孩子,不想在孩子身上重演,於是代勞的事情比較多,談個對象、找個媳婦,老娘都要親自把關。由於衣、食、住、行都是老娘全包了,甚至填志願、找工作也都搞定了,兒子未經挫折,沒有生存能力,機械地活著,怎麼可能成為鷹?所以多數都是老母雞翅膀底下長大的肥雞、呆雞,連矮牆都上不了的。」

這正是我在前面所說的,只是作者比較著重看生存能力這一方面。其實家庭教育又怎止於此。

(二) 社會教育僵化

「我們六十年來培養了幾個科學家、經常學家、文學家?莫言獲諾獎,北師大往自己臉上貼金,但莫言自己承認的就是小學文化。袁隆平搞雜交水稻成功,可是因為沒有文憑也不能在花錢才能“發表”的“國家刊物”上登論文,中科院連院士都不肯通過,只能屈居工程院院士。六十年的教育,照搬前蘇聯,把中國傳統教育完全割裂,學那些狗屁沒用的馬列主義。實際上看過毛選的人都知道,太祖根本就視馬列為草芥,而是披張皮好做事而已,結果這個卻成了考研究生的必須課程。多年以後,這絕對是個笑話。陳丹青在清華辭職,實在是受不了考英語只差幾分甚至一分的高材畫手不能上研究生。畫畫跟英語有毛線關係?硬是要往上套。這是中國教育體制的畸形,生生填鴨,把天才的孩子當白痴來教,要求有標準答案,甚至考試中有“李白是那年死的”這樣的鳥題。李白哪年死毫無意義,只要讀懂他的詩和感知古人的浪漫就行了。所以這種教育體制下怪胎頻出,要求學生全面發展,完全就是智慧謀殺、特長謀殺、人性謀殺和創造力謀殺。因為凡是人,都不可能全面發展。全面發展只能是一個扁平的人,不可能傑出的。」

學校教育固然重要,但社會風氣才是主因。

結合家庭教育與社會風氣,造就了今天的中國人,今天的中國。

天真

新聞報導澳洲墨爾本最近有一條金魚頭上長了大腫瘤,金魚主人決定找獸醫為他開刀做手術!

經過三十分鐘的手術,醫生成功為金魚切除腫瘤。

這種「傻事」,從來只會見於西方社會。中國人嘛,極其量為愛犬花這種心思,金魚?不要說去找醫生,你頭上長這麼大一個腫瘤,醜也醜死了,你未死主人先送你一程,丟到馬桶沖往大海,千萬不要影響其他健康的成員,和魚缸整體的美感。

這種對生命近乎天真的尊重,中國人,再過幾世都不會有。

AL-goldfish-1609e

我不喜歡我喜歡的人喜歡我不喜歡的人

朋友在網上這樣寫:「我不喜歡我喜歡的人喜歡我不喜歡的人,更不喜歡我不喜歡的人喜歡我喜歡的人,也不喜歡我喜歡的人不喜歡我喜歡的人。」

這麼說滿一嘴巴的一段話,其實也蠻有趣的。

人本來就會以類分。相當性格的自然容易走在一起變成朋友,他不喜歡的不一定便是壞人,只是性格行事方式不同。

當然不同的作風甚至可以到達看不順眼的程度。

尤其是女性之間,標準十分高,當中對尤物型的女性更不能容忍接受,所以自然對那些喜歡尤物的男人感到極度不爽。

當然,人家喜歡什麼又礙她什麼事了。

礙什麼事?這時篇首的理論便生效了。

什麼?你想要知道原因?

女人的世界,並不需要原因。

我們男人,只需知道,趨吉避凶便好了。

台北

中秋節假期的旅遊目的地仍然是台灣。

出發前只定了一個目標,便是遊一下「北海岸」,其餘都隨意好了。

碰巧這四天的天氣都非常炎熱,太陽又猛烈,人也曬黑了不少。

到達酒店後先吃午飯,然後到朋友介紹的「平安京茶事」吃甜品。這店用日式裝修,賣抺茶的甜品,環境味道都很不錯。

來台北這許多次,從沒有打算上「台北101」的觀景台去看,今次來到見人沒有太多,便乖乖付款,坐號稱全世界最快的升降機到 89 樓的觀景層,再走上 91 樓的露天平台,欣賞台北的夜景。

既然來到這裡,自然到誠品旗艦店報到一下。

晚上到「艋舺夜市」解決晚餐,便打道回府。

第二天早上 8 點在租車公司取車後,便向「淡水」方向出發,從西往東遊北海岸。

「北海岸」指的是由西面的「淡水」到東面的「萬里」。

淡水的「漁人碼頭」和萬里的「野柳地質公園」都是旅遊熱點,但兩者之間的「三芝」、「石門」和「金山」則比較少港人到。

沿途景色非常美麗,天氣亦佳,就是有點太熱了。

進入「三芝區」不遠便可從遠處看到「淺水灣」,接著便是「石門區」的「白沙灣」。這裡亦有一個「石門婚紗廣場」供新人們拍照留念。

在「富基漁港」吃過海鮮午餐後便向台灣最北點「富貴角燈塔」出發。

拍車後到燈塔需要走十來二十分鐘的路,在入口一旁看到「老梅綠石槽」。這石槽在四月份會長滿綠油油的海藻,十分漂亮。在九月時份雖然海藻不多,景色仍然不錯。

最後到達燈塔,對著茫茫大海,感覺非常奇妙。

時間不早,在「金山區」有好幾家海邊咖啡店,選了「洋荳子」,對著大海喝咖啡,夫復何求?

天色慚暗,中秋的圓月已開始可見,便住「金山老街」吃點東西,再到「基隆廟口夜市」逛逛,回台北去。

適逢大黃鴨創造者 Hofman 在桃園舊海軍基地展出新作品大玉兔,為台灣慶中秋,自然不會錯過。展區亦有許多其他展品,最吸引必然是「六道輪迴」這巨型雕像了。

晚上到沒有到過的板橋區看看。這裡主打「林本源園邸」,另逛了兩個夜市,當然還有近日大熱的「新月橋」。

最後一天來到久未重臨的「台北當代藝術館」,碰上「席時斌」作品展,驚嘆此人技巧出眾。

下午到處亂逛,老不情願的還是要到機場,飛回現實。

腋毛

早陣子網上流傳好幾張美少女露腋毛的照片,有意以此去挑戰社會觀念,啟發人們反思:為什麼女人不可以有腋毛。

骨子裡,當然還是男女平等這回事。

這「運動」中外皆有,但感覺上在大陸的反應不很大,可能因為大陸女性本就有許多並沒有把腋毛脫去的。

至於香港嘛,好像只把它當作娛樂新聞。香港女姓極少留有腋毛的。

腋毛這回事嘛,本不怎麼好談。至少作為男姓,不論支持或反對,都會被批評。

有說此風尚和纏足一樣,是男人畸形審美的結果。

女人脫毛跟纏足其實並沒有兩樣,雖自願,卻是男權社會下的不良現象。

這可能有點言重了。如果我們倒過來說,男人沒毛的,不也一樣受䎵笑「白切雞」什麼的嗎?

這個審美標準本就一視同人,並無只針對女姓。

先不論對錯,女人腋下有毛,還是不怎麼接受得了。

只好自認世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