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精

看電視、電影或小說,有時候會看到有狐狸精迷惑人心的情節。

例如皇帝之類的,讓皇帝做出一些無道的事情。

最著名的例子想必是商朝的紂王了。他的皇后妲己,在《封神演義》中便成了九尾狐上身來令商朝滅亡的。

我說「成了」,因為我相信世上並無狐狸精。

男人有不濟的,那還用多說,當然是女人的問題。

在既定的場景,主角又是耳熟能詳的妲己,作為觀眾自然會把她當壞人看。

但試想像一下,如果現在拍一部妲己傳,妲己為了本族有蘇氏而忍辱負重,去迷惑紂王報仇。突然之間妲己再不是壞人,而是烈女。

當然,就算以史實而言,妲己頂多是比較得寵而已,紂王並沒有對她言聽計從。

又再想像一下,假設確實有狐狸精,這個狐狸精卻真心愛上了一個男人,而這個男人也愛他,願意為她放棄事業,因為他快樂。作為外人看著他們,必定會覺得這個男人撞了邪。

因為他的行為不理性,因為女的是一隻狐狸精。

其實嘛,熱戀中的男女的行為,和撞邪分別也不是很大。

Advertisements

烈士、叛黨

當年崇禎皇帝在煤山上吊自殺,標誌著明朝之滅亡。

清兵進京,其他地區卻或仍不知道朝代已改,或不肯接受,繼續反抗清兵。

清兵從北京打到南京、揚州、嘉定、福建、廣東、廣西,最後吳三桂在緬甸把桂王殺了,替清朝完成統一大業。

當時抗清的人,後世都以烈士稱之;事,都以「可歌可泣」來形容。

但在當時,這些是叛黨,是不識抬舉、搞事的刁民。

滿人龍椅坐得愈久,人民認受性愈高,反對者的支持便愈少。他們開始不只是刁民,而是罪人、犯人。

現在,也不必再以對抗外族來嘗試區分。

反正滿族漢族都是中國人。

對抗體系建制的,也不必在意別人如何看怎麼說。

歷史自有公論。

台中遊後有感

因為個人喜好也好,時間考慮也好,我旅遊基本上就是三個地方:台灣、韓國和日本。

誠然每個地方都有許多城市,斷不可能說已經把所有都看完玩透。

但深度旅遊對遊客而言也有個限度。

也可能今年出遊的次數破紀錄的多,不算上廣東省的到十月為止已經十次外遊,開始有點「旅遊疲勞」。

尤其在最近的釜山和台中遊,似乎已經到了一個瓶頸。

雖然兩地皆已經是兩年沒有去過,但地點仍然免不了不止一次的重複;亂逛,坐咖啡室,已經佔整個旅程愈來愈大的時間。

這次,我甚至開始感覺有點和我周末去深圳類似的感覺。

每星期變成例行公事,七成的店和點基本上每周一樣,偶爾也會找些特別的地方去一下。就像這次去釜山、台中一般。

當然這也是一種旅遊方式,但新鮮感愈發消退。

看來我應該考慮一下,明年要不減少外遊,要不就開始去其他的地方了。

台中

重陽節假期,我選擇了台中作為旅遊目的地,這次應該是我今年最後一次來台灣了。

本來香港有夜航班機直接到台中,但時間太早,有可能會因工作關係趕不上,所以安全起見還是先飛到桃園機場,在桃園住一晚,第二天才到台中去。

記憶中自從我改為乘坐夜機到台灣,基本上或多或少總有點延誤。難得今次飛機準時,上機後機長卻說因為桃園機場飛機流量繁忙,所以需要等候 20 分鐘,結果還是差不多 12 點才步出機場,到達酒店放好東西走上街吃晚飯時已經一點了。

因為颱風關係,雖然並沒有吹到台灣來,但這幾天整天都下着毛毛細雨,非常不便,雨傘也買了兩把。

第二天早上乘高鐵到台中,便坐的士先到酒店放下行李。上車不久的士司機便一直地問我會去哪裏玩,有沒有去過這裏去過那裏的,明顯想游說我包他的車。我自然沒有這個打算,但為人友善的我不好意思直接拒絕,只好跟他瞎扯。

幾經努力都鬥他不過,只好問他拿名片,說視乎行程給他打電話。的士到達酒店第一時間離開車廂,在酒店登記後卻發現相機遺留在車裏,這可是我破天荒第一次。猛然醒起我有司機的名片,便立即致電給他,而他亦把車開回來讓我人機重聚。由此可見,做人還是和善一些比較好,正所謂善有善報。

這幾天都沒有什麼規劃,市區基本上都去過,郊區基本上沒車都去不了,也沒有決定了什麼都不做,所以有點感覺空空的不知如何是好。

還是先到「一中商圈」吃點東西,之後到「孔廟」、「寶覺寺」、「自然博物館」、「勤美術館」等,剛好由東到西走了半個圈。




到三年前吃過的「富狀元豬腳」,味道卻大大不如前。接著去「莊家火雞肉飯」,感覺也一樣比以前差了。


這天也看到好像有一個爵士樂晚會在勤美市民廣場舉行,群眾白天已經開始聚集佔位置,我也在這裏看了一下。

晚上回到「一中商圈」吃晚飯後便回酒店。

這時在想,第一天就已經好像沒地方去了該如何是好,按慣例打開地圖,發現可以到彰化去啊,只 30 多分鐘的火車而已。

這天先到「扇形車庫」打卡留念,在途中看見一間古老小店叫「北門肉圓」,只一個老婆婆看店,肉圓是炸的那一種,味道賣相都不錯。



接著的目的地是「八卦山」。八卦山不高,山頂上建有大佛寺,也可以遠望彰化市容。一旁有「天空步道」,可繞到另外一面下山。

這時又是在途中看見一家叫「黑肉麵」的店,客人超多的,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彰化有名的店。麵是還好,那塊排骨軟得過份,差不多一碰就散,未必合所以人口味。

彰化看樣子也是安靜的城市,喝咖啡的時候店員還提醒我五點便打烊了。五點?算了,我還是回台中好了。

晚上到「逢甲夜市」這一塊,人仍然多,儘管在下大雨亦無左遊人雅興。

在著名的「東大牛排」吃了一個沒有牛味的鐵鈑牛排,便回到「中華夜市」,以「阿全刈包」補償心靈創傷。

第四天到「文學館」和「彩繪巷」。喝咖啡時發現這家店有立體拉花,見得多卻未試過,今天終於有機會了。



然後便是「道禾六藝文化館」,乃是日治時期的武道場「刑務所演武場」,即劍道、柔道、箭術等的訓練場所。

下午重遊「東海大學」的「路思義教堂 Luce Memorial Church」。遊人眾多,都圍著教堂拍照,比較上次來時是晚上的情況很不同。

在地圖上發現一個「東海國際藝術街」,和「東海別墅夜市」同一方向,自然一并解決。可惜這條藝術街並沒有很藝術,閒逛的話還可以。

晚上仍然是「綠園道」和「中華夜市」搞定。

最後一天本打算先到「宮原眼科」打打卡,途上看到一家非常可疑的店,原來是宮原眼科的姊妹店,前身為銀行,名「第四信用合作社」。也是吃冰淇淋的。感覺比「宮原眼科」更有特色。由於是早上我點了他們實的唯一非甜品,價格高而味道差,咖啡更用紙杯上,失望,奉勸各位有機會去的話還是吃冰淇淋吧。



例牌到訪「20號倉庫」,不知是否因為國慶假期,全都沒有開門。

最後吃了一個不錯的牛肉麵,完結這台中之旅。

人類電腦大戰

從電腦開始普及之初,便不時聽到有人對電腦產生恐懼的聲音。

小說、電影以此為題的十分常見。

及後科學家開始研究人工智能,甚至有學習能力的電腦時,恐懼又再一次出現。

今時今日,每個人都拿著智能手機,掃著掃著,上網打遊戲,每種功能齊備,就是最少用手機打電話。

現代的手機,功能比以前的電腦有過之而無不及。

早已經有人說過,人類和電腦的戰爭,最終勝方必然是電腦。人,對電腦太依賴了。

只想像一下,一天回到公司,發現電腦主機壞了,你還能工作嗎?

其實,如果真的有人類電腦大戰的話,這場戰爭,人類早已經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