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煙

自從室內禁止吸煙之後,吸煙人士都會聚在垃圾桶之類的地方吸煙。

今天吸煙時見到一個老人家,年齡沒有 80 也有 75 歲吧,看來可能是個拾荒者。只見他在垃圾桶頂的煙灰缸中尋找未抽完的煙尾,再拿出來吸。

我看了一會,隨手給了他四根香煙。

他望我一眼,便把香煙放進口袋去,也沒有說什麼。

可能這個時候,你們當中有人不認同我的行為,覺得我應該為他健康著想,叫他戒煙,而不是給他香煙。

我明白。

但一個老人家小小的嗜好,我想我不會去煞風景。

如果我到了他這個年紀,又是拾荒客,我才不理會健康不健康。

你願意給我幾根便給吧,我可不需要教訓。

Advertisements

自大

「香港,像我這樣的人,真的很少很少!」

「以前,我⋯⋯」

這番豪語,是我在路上的時候,聽到身旁一個男人所說的。聽他的聲線,猜他亦不太年輕了,應該有六十歲左右吧。

我不知道他以前曾經有過什麼豐功偉業,但這種倚老賣老的語氣,大家應該不會太陌生了吧。

唯一分別只是程度。

就算他真的有偉大的過去,這種態度只會把他的下降到「維園阿伯」的水平去。

說說笑是無傷大雅的,真心自尊自大可又是另一回事。

不過他或許也沒有錯。

香港,像他這樣的人,真的很少很少。

台北

今次端午節的台灣之旅,本想過去阿里山的,但由於當初訂的機票是往桃園機場,去嘉義玩好像有點傻,所以還是打消了這念頭。

早習慣了臨時更改行程,再加上聽到台北這星期都會下雨,所以行程嘛,就決定了沒有行程,幾天到處找尋咖啡館好了。

當我告訴朋友這個咖啡館之旅的時候,還被嗤之以鼻,說我平時不就整天咖啡館嗎,何必花數千元飛到台北喝咖啡?想想為之失笑,也不能說他錯。

無論如何隨遇而安吧。

於 6 月 8 號晚下班後直接到機場乘坐九時三十分的航班到桃園。今天遊人並不多,完全不必排隊直接便通過海關了。儘管如此,到達位處西門町的酒店也十二點多了。

放下行李立即去找吃的,逛了一會發現大部分店都已經休息,商圈也只剩下幾檔路邊攤。

但這又怎麼可能難得到我,結果是找到一家「台南意麵」,還在對面馬路找到魷魚羹當消夜,成績不錯。


第二天開始我的咖啡店之旅。

喔對,這時發現忘了帶台北的悠遊卡,結果只有又再買一張,還是可愛版的,只好用背面拍卡。

早上先都大安區的 Savour Cafe 可惜時間仍早尚未營業,這時看到對面有一間小小的咖啡店叫 Cama 便到那裡喝咖啡吧。

離開時看見 Savour 已經開門了,心想反正一場來到,那有這麼容易放棄的。內部裝修環境不錯,點了雞肉凱撒沙律,味道亦達水準。


跟著到台大逛一下便到附近的「公館商圈」找咖啡店。見到一家叫「湛盧咖啡手沖館」,看來不錯,咖啡選擇也不少。我忘記了點的是什麼了,反正咖啡一杯就是,品質亦可。


來到東區,先到朋友介紹在安東街土地廟前的「彰化肉圓」,可惜因為公休沒有營業。在一旁吃了一碗味道不錯的牛肉麵之後,閒逛間看見一家叫「十八居」的咖啡店,情調不錯,可惜價格高,質素低,有點失望。



接着本打算坐捷運到龍山寺去,怎料老貓燒鬚,坐錯了松山方向,便將錯就錯,去「饒河街夜市」吧。饒河街夜市出名人多,今天也不例外,吋步難行。生平最怕人多,即時轉頭離開,先回西門町再作打算。

第三天早上吃了個福州魚丸做早餐,然後到「台北當代藝術館」去。今天並非假日,人不多,正好可以慢慢欣賞展覽。今天展覽的是史金淞的個人設計展,主旨是建設與自我毁滅,着實有點沉重。

走出本來正下著大雨,看見對面有一家咖啡店叫「貓妝」,便進去避一下雨。這時看見有一隻白貓向我走過來,過了一會更直接跳上桌面,就在那裏一屁股坐下望街沉思,也不必理會我的感受。不過貓嘛,從來都不理人感受。


接着到「清田七六」,出了捷運站發現原來正身處永康街,永康街自從我第一次到台北之後便一直沒有再來過,今次也沒有刻意要在這裏逗留,走着走着看見一家叫「品墨良行」的文具咖啡店,十分吸引,便進去看看。

這店有讓客人自製筆記薄,也有售賣自製蛋糕,味道嘛,普普通通。



接着到附近的「師大夜市」,但因為時間尚早,基本上攤舖都沒開。這裏有一家叫 Vino Vino 的餐室,外型吸引,一直都沒有試過,便趁著這個機會進去一試,可惜失望而回。咖啡食品都不合格。

上網看一下附近有沒有其他選擇,發現不遠處有一家「好氏研究室」,非常特別,裝修得像實驗室的樣子,咖啡也用上了量杯,而且份量由自己決定。我點了鴛鴦,左調右調之後,製成品宣布失敗。

晚上先到「誠品」朝聖,再去華西街艋舺夜市吃晚餐,打道回府。

第四天在台北車站附近發現一家叫 Le Wilbeck Cafe 的咖啡店,走古典路線,感覺不錯,尤其他們的 Tiramisu 造得正統美味,以後在台北車站區終於有一家像樣的咖啡店了。


今天打算到「台北市立美術館」,在圓山站出口處看到這家 Is Taiwan Is Chocolate 的小店很有趣,可惜故作特別,弄得味道怪怪的,有點失望。



美術館今天舉行的是李小鏡個人展,主題比昨天看史金淞的更沉重,看罷還得冷靜數分鐘才能收拾心情,繼續上路。

去過「行天宮」吃過挫冰之後,晚上又回到東區,探探昨晚看見的 Stayreal by Gabee 咖啡店,漫畫人物路線,咖啡食品都不錯。


肉圓、挫冰都吃了,但在台北割包好像並不如南方流行,結果得朋友指點,告訴我近日有一走高檔路線的割包店,在國父紀念館站附近,便安排在最後一天吃吧。

這天早上來到該店門前,說實在你不說的話我也不會聯想到是賣割包的。一般而言割包這地方小吃都是賣 20 到 30 元左右,他們卻叫價 90 大元。我點了套餐,要 390 元,標榜健康食材。味道是不錯的,但 400 元在台灣是「大餐價」,不過顧客不少,都需要排隊候座。




值得不值得,見仁見智了。

之後再試試這家 Cafe Lugo 的韓風咖啡店。味道沒什麼,連鎖味濃。


回到酒店附近,見尚有一小時,便把臭臭鍋也吃了。

昨晚在酒店預訂了車接送到機場,司機卻是一個女的,也不老,傳統智慧告訴我要警覺。她開車比較慢,也平安順利把我送到機場。

這幾天都在下雨,但並不影響到我的咖啡店之行,也是從未試過的沒有半點投訴,半分不爽。

每天都睡到第二次的自然醒,十時才出門,也是未試過的。怎料睡得多了反而更見累,在飛機上和回家巴士都差點睡著。

看來我這是辛苦命,不能多睡。

守法

過馬路時,總可以看到各種形式的人。

留意一下,其實正反映了每個人對守法不同的態度。

你會看到不理交通燈號只看路面狀況的人,車都沒有,自然勇往直前,不理紅燈、綠燈。

亦有一些比較自我的,燈號固然不理,車也不理,直接便踏出去,凡麈規則不能加諸彼身。有車來到嗚號示警,或不加理會,或抬手指示車輛停下,反正路上有他在,鬼神辟易。

當然,大部份人都在路邊安分守己的等待燈號的轉變。

分別只是有些人態度比較匆忙,燈號將轉未轉便已經急不及待的想踏步出去。

至於有警員在場的時候,自然全體立正,誰會這麼笨走出去收罰單?

嗯,或許還是會有那麼一個兩個的。

想知道人們守法是因為怕被罰,還是真誠地尊重法律?

深夜時份,看看人如何橫過一條沒車沒人的馬路便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