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規

某些行業發展出很多行規,例如戲劇、廚師、木藝等。這些多是師徒制的傳統行業,有些行規可能純是迷信,也有很多行規是充滿傳統智慧的。

姑勿論迷信還是傳統智慧,很多行規在該行業專業化後都消失了。唯獨律師這行,在執業課程裡還會有一課教你各級法庭法官的「正確」稱呼,甚至於上庭時的衣服及女仕的飾物串戴皆有準則。在極端的情況下,法官更可能拒絕聽「衣裝不整」的律師的陳詞。

既然是行規,不是應該留待入行後由前輩來指點才對嗎?放在課本裡教總令人感覺怪怪的。

 

Advertisements

好奇心

孩童愛知,眼中所見皆新鮮奇妙;亦因心無成見,萬事皆可接受吸收。

隨年歲漸長,見識日增,美其名可曰批判思維,卻也可看為好奇求知的心之消退。成年人腦袋遂變得如自己的骨頭般僵硬。

看看世界,感受生命,尋回那顆心。

愛‧利息

張五常在他的【經濟解釋】中敘述 Fisher (1867-1947) 所創立的利息理論 ,他寫道:“費沙的利息概念不僅不管通脹,不管風險,不管交易費用,而更重要的是不管貨幣。他認為一個沒有貨幣的社會,物品換物品,利息還是存在的。利息的存在,不需要有貨幣,但需要有市場,物品交換就是市場了……費沙認為利息高於零,是正數,有兩個原因。” 其中一個原因是“消費者不耐煩,急於享受,急於消費。他稱之為 impatience to consume。” “要優先享受,我們願意出一個價,也是價高者得。這個優先享受之價,就是利息。”

其實感情不也是一樣嗎?每段感情中雙方也有付出和得著。我們要付出時間、金錢和心血,正是決定不再等的「利息」。當然每個人愿意付的利息都有所不同,而每個人對不同對象所愿意付的也不儘相同。當人覺得利息小於回報時,投資便會繼續。問題可能是當對方像業主一樣的不停提高叫價,真到利息過大時,難免便只好退出。

或者人真的是太貪心了一點。

 

偷瓜

重讀【笑傲江湖】,讀到當中一段儀琳偷瓜的小插曲,裡面寫到:

「儀琳見他口唇發焦,眼眶乾枯,知他失血不少,須得多喝水才是,便道:“我去找些水給你喝。一定口乾了,是不是?”令狐沖道:“我見來路之上,左首田裏有許多西瓜。你去摘幾個來罷。”儀琳道:“好。”站起身來,一摸身邊,卻一文也無,道:“令狐大哥,你身邊有錢沒有?”令狐沖道:“做甚麼?”儀琳道:“去買西瓜呀!”令狐沖笑道:“買甚麼?順手摘來便是。左近又無人家,種西瓜的人一定住得很遠,卻向誰買去?”儀琳囁嚅道:“不予而取,那是偷……偷盜了,這是五戒中的第二戒,那是不可以的。倘若沒錢,向他們化緣,討一個西瓜,想來他們也肯的。”令狐沖有些不耐煩了,道:“你這小……”他本想罵她“小尼姑好糊塗”,但想到她剛才出力相救,說到這“小”字便即停口。」

相信每個人讀到這裡也會會心微笑,想那有這般迂腐的人。

再看一段:

「儀琳見他臉色不快,不敢再說,依言向左首尋去。走出二里有餘,果見數畝瓜田,累累的生滿了西瓜,樹巔蟬聲鳴響,四下裏卻一個人影也無,尋思:“令狐大哥要吃西瓜。可是這西瓜是有主之物,我怎可隨便偷人家的?”快步又走出里許,站到一個高崗之上,四下眺望,始終不見有人,連農舍茅屋也不見一間,只得又退了回來,站在瓜田之中,踟躕半晌,伸手待去摘瓜,又縮了回來,想起師父諄淳告誡的戒律,決不可偷盜他人之物,欲待退去,腦海中又出現了令狐沖唇乾舌燥的臉容,咬一咬牙,雙手合十,暗暗祝禱:“菩薩垂鑒,弟子非敢有意偷盜,實因令狐大哥……令狐大哥要吃西瓜。”轉念一想,又覺“令狐大哥要吃西瓜”這八個字,並不是甚麼了不起的理由,心下焦急,眼淚已然奪眶而出,雙手捧住一個西瓜,向上一提,瓜蒂便即斷了,心道:“人家救你性命,你便為他墮入地獄,永受輪回之苦,卻又如何?一人作事一身當,是我儀琳犯了戒律,這與令狐大哥無干。”捧起西瓜,回到令狐沖身邊。」

讀到這裡,可能已有人大笑了出來,覺得儀琳實在太可笑,偷一個西瓜又有什麼大不了,更何況是用來救人的。 其實很多時一件對某個人理所當然的事,對另一個人來說可能是不可思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