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媽死了

早陣子發生了一件有趣的國際「大」事,一件國際趣事。

話說只因為一個泰國藝人,的女朋友,在她的 Twitter 上回應了一句正常人覺得十分正常的留言,便引發起大陸與泰國網民的網上大戰。這留言,還要是兩年多前的!

第一樣有趣的是大陸網軍需要翻牆出去打這場仗,因為戰場在那條 Twitter 下面的留言區,而 Twitter 在大陸是被禁的。所以已失去了場地之利。

第二樣有趣的是,泰國網民似乎沒有什麼痛點。不論中國網軍如何攻擊他們的國家、政府、甚至國王,泰國網軍不單只不生氣,還表示萬分同意,而且他們比大陸網軍罵自己政府罵得更兇。

反而中國的忌諱可多了。不能說防火牆,不能說洗腦,不能說六四屠城,不能說香港,不能說台灣,不能說西藏,不能說新疆,更加更加不能說武漢肺炎。

大陸網民當然不明白,因為他們假設所有人都是小粉紅。他們不會明白為什麼罵泰國政府泰國人沒反應,而為自由反抗中共的香港人,他們也只能理解香港人為的是另一個主子,不論是香港還是美國。所以抗爭的就變成港獨,又或者美狗。

大陸網軍這回沒辦法了,道理既說不上,罵你亦沒反應,到最後只好說「你媽死了」。怎料,連這句也毫無作用,泰國網軍還趁這個機會諷刺一下自己的泰王,說自己有二十個媽,不擔心死去一個兩個。

結果「你媽死了」還返過來被用來諷刺大陸網軍在詞窮的時候只懂得罵人。NMSL 變成了網絡熱搜詞,大陸人也變成了 NMSL-ese,真的佩服泰國網民的幽默感。

這時開始有大陸網民叫停攻擊,說他們的攻擊有如泥牛入海,搔不到癢處,反而被人家改了新名字,呼籲撤退云云。

當港台兩地網民得知消息之後,自然加入戰場幫助泰國,後來更變成了奶茶聯盟:就是泰式奶茶,珍珠奶茶和絲襪奶茶。

看着那些文宣,也好奇台灣和香港人在泰國人心目中的形象原來是這樣的。

IMG-20200426-WA0000
IMG-20200426-WA0007
IMG-20200426-WA0002
IMG-20200426-WA0004
IMG-20200426-WA0006
IMG-20200426-WA0003

說回這個泰中戰爭,大陸網軍見大勢已去,攻勢便沒有這麼旺盛了,本以為事件已經告一段落,怎料泰國網民乘勝追擊,帶出另外一個新議題,就是湄公河下游因為中國的水壩而導致乾旱的問題。

EVn-3PdU8AEDDKD
phpkqz60T

這個網民之間的爭執,終於上升到國際關係的層面。美國官員趁機會出招,但印象中中國官方好像沒有什麼反應,只是說了句什麼別有用心而已。

本來這等網民爭執,如果在微博、微信的話,外國網民的留言根本就不能被牆內人看見,偏偏你翻牆出去,大陸的手及不到。你看到人家,人家也看到你,沒有辦法瞞著。

這回官方真的多得中國粉紅網軍不少了。

流浮山

這個周末又去了一個香港邊境的地方:流浮山。

香港的海鮮勝地鯉魚門和流浮山,印象中都沒有去過,多虧今次疫情,終於兩個都見識了。

上次去鯉魚門的時候,海鮮酒家全部休業,流浮山卻不一樣,可能新界居民對疫程的態度沒有市區人那麼緊張,照常出外吃飯的人比較多吧,所以雖然客人可能比平日少,但眼見每間餐廳都總有點客人。


走到海邊,看見海的對面便是深圳灣、海岸城那一帶,灰沉沉的,很應景。

流浮山其實很細,看完這個海鮮市場並沒有其他地方可以逛,勉強看一下那個流浮山警署,吃了一個午餐,便回去市區。


感覺上,鯉魚門最少還有一個三家村,獨特得多了。

復活節

有朋友問我這些日子不能外遊,接著又是復活節四天假期,究竟如何打發時間,是否在家煲劇。

不用說四天,就算平常週末也足夠令我十分苦惱了。在人生的三大難題上(一天三餐吃什麼),再加上一條。

上次已經忍不住談過這個話題,今次趁着復活節難關,再 update 一下各位。

煲劇,自然是有,反正自己本來便會常常看電影,劇集雖然少一點,但也並不是沒有。現在當然看的時間比較多。不計電影,劇集也看了好幾套。剛看完一套日劇 The Could’ve-Gone-All-the-Way Committee 和兩套韓劇 Hi Bye Mama 和我的鬼神大人,碰巧都是說鬼的喜劇,而當中「處女鬼」那一個角色更穿越了兩部電視劇。電影則看了 Midnight in Paris,Altered Carbon: Resleeved 和 Crazy, Stupid, Love 三套。

至於在 3 月 1 日曼谷回來之後的五個周末,分別去了「南豐紗廠」,兩次。


「大埔海濱公園」和「科學園」


「志蓮淨苑」、新蒲崗和九龍城


西貢「橋咀島」


山頂、盧吉道和西高山


上水和粉嶺圍


怪獸大廈

大澳



鯉魚門


這些還不計算其中有兩天在市區無目的的趴趴走。

至於復活節這四天假期,第一天選擇了去遊客網紅打卡地「彩虹邨」和「南山邨」,中間加插觀塘裕民坊和觀塘海濱公園。



第二天去荃灣半山的「光板田村」,據說幾年前有一班熱心的義工為這條小村添上顏色,有點台灣眷村的味道。也就是這天重訪南豐紗廠,之後再到「元朗國」花了晚上的時間。



第三天去大埔「林村許願樹」,自己在 2012 年曾經到過。去完林村之後到沙頭角碰碰運氣,不過運氣從來都不是我的強項,在檢查站被海關人員友善地帶了下小巴。




第四天去「東龍洲」,又是 2012 年之後的重遊,當年環島一周,這次決定輕輕鬆鬆,在石灘、懸崖看海看浪看遊人, 也十分寫意。



這時卻有人提醒我四月底的佛誕和勞動節,又是一個四天的假期,額邊頓然出現三條線,自不在話下,

這時我真的開始很羨慕那些「阿宅」。

走難

上星期廣東封關,大批在澳門的大陸人趕在最後一刻湧回大陸去。

對,真的是湧。

三文魚那樣的湧。

當然,廣東不像香港,不會先給你三天時間去準備。這次是晚上 9 點多才公布的,在第二天早上 6 點便生效,由於大部份大陸口岸並非 24 小時通關,要趕回大陸的人在收到消息後也真的只有兩三個小時可以趕回去,這自然造成大量人集結在口岸。

但就算不計今次,以往見到的情況,儘管有足夠時間,仍然會看到有如走難般的情況出現。

就算是歡天喜地的回家過年⋯⋯

就算是在折扣店開門的一刻⋯⋯

就算是上到站但沒人的巴士⋯⋯

搶閘,爭先恐後,似乎蘊藏在中國人的血液裏。

就算簡單如去旅行,中國人帶的行李總是特別多的。至於到了國外瘋狂購物,一箱出去三箱回來,更充滿着準備長久抗戰的決心。

即使相對比較西化的香港人,亦未能免俗。

我可沒有看見過美國人去到巴黎會搶購一箱箱的法國名牌,去英國買薯片,去日本買藥品,去韓國買辛辣麵什麼的。

究竟是什麼原因令到華人普遍有這種心態,我實在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