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分陽壽

周末看了一部舊日本電影《鎌倉物語》,是一部日本風格的魔幻電影。

電影中的鎌倉是一個人、妖、鬼和平共處的地方。

本來,在特殊情況下,剛去世的靈魂可以「靈魂管理局」申請,繼續留在人間一段時間。

但因為申請的靈魂太多,「靈魂管理局」已經沒有陽壽存貨可以放出來了,所以申請者必須有親人願意提供陽壽才可以批准申請。

女主角因意外去世,他卻不想用丈夫的陽壽留在陽間,所以不告而別,獨自坐陰間列車到黃泉去。

男主角不甘,自然跑到黃泉去找他的老婆,要把她救出來。

我不是要評論這電影,只是在想:如果你真的可以考慮把陽壽和你的另一半平分,假設不是太早太短的話,而雙方又真心相愛,其實也不是一件壞事。

當然我假設兩人都沒有什麼不能放下的責任,例如需要照顧的家人之類的要承擔。

許多時候如果兩個都是中老年人,一個走了留下另一個孤伶伶的,也實在十分可憐,甚至過不了多少時候也會跟着走;反而如果一方把餘下的十年八載和老伴平分,那时候便真的能執子之手,與子皆老了。

IMG-20181028-WA0001

Advertisements

吉隆坡,馬六甲

有幾天一位朋友不停在網上分享馬來西亞美食的影片,自己一向喜歡大馬美食,自然看得我心癢難熬。把心一橫,決定星期五放一天假,自製長周末到吉隆坡覓食。

今次主要目標是去吃黑色的福建炒麵和蟹!

18 號星期四晚下班直接到機場,去到位於 Bukit Bintang 阿羅街夜市附近的酒店,便把福建炒麵先吃了。

第二天去 Pulau Ketam 螃蟹島。這裡距離市區 40 多公里,其實也沒有很遠,但馬來西亞的火車車行緩慢 — 是超緩慢,而且停站時間長 — 是超長。到達 Pel Klang 已經花了兩個多小時,再在車站對面的碼頭坐 40 分鐘船,從出發至到達用了差不多四小時。


到達島上進村後發現,這裡有點像香港大澳,房子都建在水上。


不過島上看來居民不少,猜不到學校也有幾家,而且一路上都是穿校服的小朋友。

點了香辣蟹,馬幣 68 元一公斤的價格比外面好像真的低一點,十分美味。

回來時不想再浪費時間坐火車了,便叫 Grab 到 Laman Seni 7 去,一個畫滿了壁畫的小巷子。


看過後再坐 Grab 回到市區唐人街「茨廠街」。雖然我兩次都住在不遠,以前亦已經來過兩次,但都是在深夜店舖已經打烊的時候。這次來到才看到,這個唐人街,唐人並不多,就那幾家華人老字號而已,反而攤檔檔主九成都是印度人,在賣各種冒牌產品。


惦記著「勝記老鼠粉」的燒肉,最後自然再光顧。

第三天去馬六甲。

馬六甲在我第一次來馬來西亞的時候曾去過,但當時是跟旅遊團,並未能好好的看。

先到紅屋拍拍照,然後吃我以前沒有吃到的海南雞飯粒。雞飯粒店在馬六甲有好幾家,聽說中華飯店的最好吃,事實上門前排隊的人也最多。海南雞做得不錯,但在馬來西亞不論在那裏雞都做得好吃。至於雞飯粒,吃下去的感覺並沒有比正常海南雞飯好,結論是:試過便是。



雞場街是馬六甲最旺的商業街區,遊人大多聚集在這裏。來到這家叫「一號咖啡店」的士多,點了著名的 Nyonya Cendol 甜品,口味十分特別。


在一家咖啡店休息一下之後,便花了數個小時到處逛,舊式商店處處,像時光倒流一般。



接着又到吃蟹的時候,這裏的「大三元」聽說很有名,便來試一下他們的鹽焗蟹,馬幣 88 元一公斤,味道十分鮮美。

這時突然想到,馬六甲在海邊且朝西,時間離日落還有一小時,便立即上網查,結果找到這個海邊清真寺 Masjid Selat Melaka,而且趕得及在日落到達,實在幸運。




.

晚餐到「萬里香沙爹朱津」,試一下馬來西亞沙嗲火鍋,自助形式,感覺有點像四川的麻辣燙和串串香混合體。


漏夜趕回吉隆坡,在阿羅街夜市的「黃亞華」吃他家著名的炭燒雞翼做宵夜後,打道回府。

最後一天時間不多,吃過早餐便去了附近的「天后宮」。這個天后宮算是十分宏偉,走到門前竟然看見一旁有個牌子寫着婚姻註冊處的方向。在天后宮竟然也可以結婚,也算神奇。


以前來馬來西亞的時候也沒有留意,今次卻發現兩程飛機的乘客都是上了年紀的。回想一下這幾天當中碰到的年輕旅客似乎也不多。看來馬來西亞並不是年輕人的旅遊首選,但對我這種老人家來說,除了熱一點之外,其實很不錯。

自閹

上周說過中國國慶假日幾億人次全國到處遊走,髒亂是難免的了,反正可以清理。

至於較嚴重的破壞文物,過往也已經聽說過多遍了,遍佈全球。今年,在大陸內便有兩件比較矚目的。

先有丹霞,後有西湖。

這個丹霞,不是廣東的丹霞山,而是陝西的波浪谷丹霞地貌景區。以往已經因為遊客常常不理會禁止而越過圍欄踩踏岩石,造成沙化現象。至於隨便刻字的行為更是屢禁不止。這種上億年的地理環境,根本不會自我修復。

而在西湖,一個叫「平文濤」的人一夜爆紅了,因為他把自己的名字刻在一假山上,導致杭州人固然氣炸,網上熱議也是一個個的罵,要抓他出來。

不出奇的是,有網民評論:「保護不了就別開放了,總是期望依賴人性自覺,人性是關的住的嗎?抓啊罰啊往死裡教訓啊!」

就算是近月常見的火車佔座個案,公眾評價仍然是「違規成本太低」。

這又回到上周說到的話題了:人民不思自我改變,而選擇閹割自身權利。

當然,在一個你反對我也會管會監控的國度裡,你這樣的要求自然極速實現。

西湖景區公安幾天後便順水推舟,公布加強視頻監控。人民聽到,還在拍手叫好。

中共維穩功力之高,世上無出其右。比北韓之強壓,實在高明太多了。

國慶長假期

過去一周是大陸的國慶長假期,幾億人在國內東奔西跑,人流量之多真不可以說笑。

因為人多,各市車站之類的地方自然會比較髒亂。

電視看到澳門新聞節目,說澳門關閘每天有四、五十萬的人次進出,關閘外的地上到處都是垃圾。

記者還走去訪問正在排隊的大陸遊客對此有什麼看法,各人的意見基本上都差不多,但有一個是共通的,就是認為澳門應該加強衛生監控和懲罰力度。

我不知道你看後的感覺如何,但我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為什麼大家都沒有想過從自己做起,而只要求人家加強管理和懲罰?

那是否說,他們自己也不能確定,在沒有監管的情況下他們能否盡公民義務。更有甚者,就算有人監管,如果懲罰力度不夠,他們可能一樣會置之不理。

成龍以前說過一句說話:「中國人是需要管的!」(當時香港人聽了很不高興,從此把成龍定性為賣港賊。不過如果這句話是今天說的,香港人聽了可能沒什麼,因為成龍說的是中國人,而不是香港人。)

就此事來說,中國人原來便從不介意被人管,甚至希望有人來管,就是放棄自己的自由也不會自律,情願讓官方權力無限放大。

有時候他們維權什麼的,只是因為自己的錢被人家騙了,而不是因為自己的自由權利受到損害,更不會是整個社會的自由這樣的大是大非。

所以嚴格來說,這不算是維權,而是輸打贏要。

當年李怡便發現大陸人在大陸和新加坡都沒怎麼搞事的,便說:「這些在新加坡和大陸都是乖乖的大陸客,在香港、台灣就敢鬧事,說明他們很懂得『柿子挑軟的吃』,也就是找好欺負的地方或人去欺負。」

或許,他們在國內受壓抑太久,一出來便解放壓力,反正「好佬怕爛佬」,撒賴,在文明地區總能拿到一點著數。

槳湖

上周的東京遊記遲了幾天才完成,亦即是本來上周的小文脫期了。

當然,每次出現這種情況,我都會在周中多寫一篇,補回對自己一周一篇的承諾。

周二回港,一般我都會盡量在兩天內把照片整理好和將遊記寫好上傳。

這次未能做到,主要是因為新手機周一送到辦公室,周三晚便在家設定手機,沒有去弄照片。新機到手,總是想第一時間用到。

周四卻真的是偷懶了,那天晚上雖然繼續在寫遊記,卻並沒有整理照片。

就在這月黑風高的晚上,一個朋友催促怎麼遊記還沒有影蹤,我只好告訴朋友周五將會把照片整理好,遊記得待在周末去完成了。

她問我怎麼脫期了,我回答說:「人在『槳湖』,身不由己」。

這,亦變成我這個周中補文的主題。

我以前便說過多次,「沒時間」從來都不是藉口,時間是由自己去安排的。

身不由己什麼的,當然也只是藉口。

我周三在設置新手機,是自己的選擇,因為想盡快可以用。

周四的小偷懶,是因為當天我已經打算週末才把文章寫完。

因為周六早上有工作,這個周五便能晚上留在家把照片整理完。

既然周五才整理照片,自然也不必急著要周五晚把文章寫完。

以上的,不是解釋,而是一系列的選擇。

在『槳湖』裡,便是要做選擇,由不由己,其實由己。

東京 諏訪 伊東

這個中秋旅程當初訂的時候還有點轉折。

來日本我都習慣一次從大阪進入,下一次便從東京進入;因為上一次去了大阪,這次便應該到東京了。

但在訂機票的時候發現價錢偏高,便轉訂大阪。雖然結果也沒有便宜多少。

後來卻發生了風暴讓關西機場關閉的事。

本來也沒有很擔心,但過了幾天機場官方仍沒有發布確實重開日子,為安全計,便把旅程轉回東京,還浪費了取消機票的費用。

當然這一臨時改變,令本來不怎麼計劃的我更沒有目的地了。

22 日早上到達羽田機場,換了 JR Pass 之後先把行李寄存在洒店,在新宿吃過早餐後向「築地市場」出發。

說到新宿車站。雖然我每一次到東京都住在新宿,也自問方向感已經不錯,但對這個新宿地下迷宮實在沒辦法。

其實除了第一次來東京時去過,一直沒有再去的念頭,但聽說「築地市場」要搬家了,便過來看看。

遊人好像比以前更多,吃的也沒有特別好特別便宜,但一場來到也得吃一頓才走。



餐後發現附近的「築地本願寺」,雖說是寺卻洋氣十足,一種中西合併的感覺。上網查了一下原來是取印度淨土真宗的建築風格,全名是「淨土真宗本願寺派本願寺築地別院」。

接著去的是動畫電影《你的名字》裡的其中一個場景「國立新美術館」。來到才發現自己原來以前已經來過的了,只是沒有留意在「半空」的餐廳。


碰巧這天是什麼 JoJo 展覽,人超多的,整天分段的每個時間的票都售罄了。

Flipper’s 在香港開業的超過一年,門前的等候人龍從來沒有消失過,既然人在東京,直接在這裡吃好了。雖然一樣要排隊,但至少只是等候兩三個人而已。味道雖然不錯,但也不至於要排一個小時去吃。

在川崎有一個仿九龍城寨的地方,名 Kawasaki Warehouse,卻原來只是一個遊戲機中心。雖說特別,但專程來卻又未必值得。



既然來到這個方向,便再南下到橫濱看看。在橫濱站一出來便看到一艘船和一個摩天輪,自然走去看看。

船名「日本丸」,整個地方名「日本丸紀念公園」,有摩天輪和過山車。附近有幾個商場,和一家酒店。路過時看到酒店的 66 樓有一天空花園,入場費 1,000 日圓。看看時間,反正不能走遠,剛好在附近稍為逛一下吃點東西,然後上去看港口夜景。


第二天的目的地是長野的「諏訪湖」,據說《你的名字》中那個系守村便是取村自諏訪湖。

來到 200 公里外的諏訪,在火車站月台已經看到有一個公眾溫泉水泡腳池,有好些人都坐在那裏泡腳。這種設施如果在大陸的話,只會變成洗腳污水池,又或者根本沒有人敢使用。

來到小城市,自也要停下來聽一會火車軌的叮咚聲。

在前往「諏訪湖」時在地圖看到沿途上有一個「高島城」,自然走去看看。不過其實整個城區很細,而且只剩下天守,其他都只是遺跡。

「諏訪湖」環繞一周忘了是 13 還是 16 公里,周邊都是民居,就和電影裡的一樣。

這天天氣不錯,所以湖色也顯得很漂亮,可惜時間有點不足,未能上半山去看湖的全景。再說,在這種小鎮,大家都開車,公共交通不完善,的士亦不會隨意在路上看見,也只得用走的。


沿湖的路上沒有交通燈,過馬路的位置會看到有一個桶插滿旗子,原來是過路人舉起旗子,車子便會停下相讓。事實上,在日本就算沒有旗子,駕駛人看見你想過馬路大多會主動停下,而且會預留空間,不會讓過路人太大壓力,不像在大陸,車子就算停下了,還是有時候會緩慢移動,空間一夠便絕塵而去。

諏訪湖在冬天會結冰,又會是另一番景象。

雖然今天太陽猛烈,但仍然打算略為沿著湖邊漫步一下,在地圖上看到附近有一個「諏訪大社」,在湖的北面,大約五公里路,便走路過去看看。

來到看見規模不是很大,上網查一下原來是日本最古老的神社之一,建造年代已不可考。另「諏訪大社」實包括了兩社四宮,上社有本宮和前宮,下社則春秋兩宮。我今次來到的是下社秋宮。


晚上回東京在秋葉原感受一下毒男生活,便打道回府,亦在火車上決定了明天的目的地。

第三天是「城崎海岸」和「大室山」。

到這兩個地方,直接坐火車到位於伊豆半島的伊東「伊豆高原」站便是。

火車站旁有旅遊大巴專線可以直接到兩個景點,但因為我到的時候剛走了一班車,不想等候便直接坐的士過去。

這個「城崎海岸」地方並不大,不停下來看的話其實五分鐘已走完,不過景色確實不錯。


在這裏的停車場等候的士,然後直接到「大室山」的纜車站。

大室山是一個死火山,山頂有一個大坑,大坑邊緣建有人行路,環繞一圈大約十分鐘左右。如果天氣好的話,還可以從這裏看到富士山。




晚上回到涉谷吃飯逛街,拍一下天下聞名的涉谷交差路口,又一天。

最後一天須賀神社……旁的樓梯,就是《你的名字》最後一幕的場景地。來的時候便看到一個女士在樓梯走上走落,對着電話笑著說話揮手做動作,也不知道她是否那種直播主。



朝聖之後到原宿表參道的 Bills Omotesando 吃網紅炒蛋和鬆餅,味道十分不錯,不過價錢不便宜,要 1,500 日圓一道。


吃飽了,亦到了回家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