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婚

不久前聽到一個新名詞 – 「裸婚」。

上網確認一下,原來此詞在網絡上已經流行了好陣子了,只是自己跟不貼潮流而已。

什麼是裸婚呢?就是兩人沒有房子、沒有車子、沒鑽戒、沒婚紗、沒存款、沒婚禮、沒蜜月,反正就是什麼都不辦,很多時候甚至沒有通知雙方父母,只花幾百元便登記註冊結其婚去。

據說,裸婚已經在內地的年青一代(亦即是適婚的一代)之間流行起來了。

流行當然不是因為受了什麼西方自由戀愛意識的影響。流行,很簡單,只是因為大家都付不起錢。

樓價近年翻了幾翻,莫說初出茅蘆的年青人,就是工作半生的也未必有能力付得起首期置業。買房子結婚云云,終究是鏡花水月。

香港早就有情侶為申請居屋、公屋而註冊結婚,婚禮什麼的通通押後,甚至不了了之。最重要是先找到個居所,其他一切慢慢再打算。

至於婚禮,除了酒席,零碎東西「煩」如星數,今時今日搞一個婚禮,平均花費也超過一個人的年薪,辛苦儲起來的,就這樣—晚花掉,不心疼才怪。

結婚是否一定要搞那麼多我不敢說,但常人覺得需要有這樣的一個莊嚴婚禮去證明你的終生承諾,也實不為過,可惜通常的結果就是只好推遲婚期。要是你們真的走去裸婚了,男家父母還算了吧,女家的可跟你為這不孝行為沒完沒了。因為不知為什麼,女家總覺得這很吃虧,風風光光把女兒嫁出去的思想從沒有改變過。

本來,年輕人結婚,婚禮什麼的開銷很多時候都是由父母支助的。但現在結婚年紀遲了,自然不會再向雙親求助;物價亦脹了,好些家庭就是要想付也真的未必付得起。

據一內地調查顯示,有 80% 的男性贊成裸婚,而 70% 的女性覺得裸婚「不靠譜」。沒有背景的年青人,自然夠不上格。這個落差,最終只會導致遲婚、甚至富人擁小三,常人沒老婆的現象。

有女人說:「裸奔也不裸婚」。結果還是沒有排場便不嫁,玩玩好了。

未必因為女人多現實,或者只是因為男人多薄倖。

Advertisements

丹霞山

上月曾嘗試找個內地的名山大川一遊,原本屬意不太遠的黃山,但因飛機航班時間非常差,結果去了台東去看海。

但找個山去的念頭始終仍在,在網上隨意溜覧時看到韶關的丹霞山,位置不遠,甚至不用乘飛機,正是即興旅遊的好去處。

韶關位於廣東省最北面,再過去便是湖南了。從香港到韶關,內陸機不計外,主要有幾個方法可選擇:

1) 由香港到深圳乘火車到廣州東(50分鐘),再轉火車到韶關東站(2.5小時),乘巴士到丹霞山(50分鐘)。

2) 由香港到深圳乘火車到廣州東,再轉地鐵到廣州南(30分鐘),乘高鐵到韶關站(1小時),巴士到韶關東站(15分鐘)再到丹霞山。

3) 由香港坐直通車到廣州東(2小時),再選擇火車或高鐵到韶關東。

其實幾種方法所需時間都差不多,只是内地買車票頗麻煩,人又多,自己便排了一小時多買高鐵票,乘兩小時後的車,來回得不償失,倒不如老老實實在廣州東等火車更好,省下不用到處跑完再排隊再跑。

回來時更驚險,排了半小時隊買票到廣州或深圳,卻說今明兩天的票都賣光了,幸好背後的少年告訢我可以買「無座」票,亦即企位,到時見有空位便坐吧。買了票到深圳,本來四小時多的車程因誤點而花了五個多小時才到,「無助」的我結果站了大约兩小時吧,雖辛苦但總算回來了。

回説行程,當天早上六時乘港鐵出發,東搞西搞到韶關東已經四時多了,幸好韶關可遊的不多,看看步行街吃點東西便乘車到丹霞山,反正明早還要早起上山看日出。

到丹霞山下買了門票,盛惠 120 元,有旅遊小車送遊人上山。民宿都在園內的山上,方便得很。

一路上都有人推銷,找到那家有網民推介的「霞山樓」,80 元一晚,要自備毛巾,或到街角的雜貨店購買。民宿環境還算不錯,只是山上飛蟲多,那個廁所嘛,還得一番搏鬥才成。

有説:「桂林山水甲天下 尚有廣東一丹霞」,明天便可以見識一下了。

乘早上四時的專車到吊車站上寶珠峰,觀看日出主要有兩個位置,「韶音亭」和「舵石」,我見大部分人都向右往韶音亭方向,我便向左往舵石走。山道連一支路燈也沒有,靠月光和電筒走了二十分鐘到舵石。走出石上去回頭一看,嚇得心也跳出來,原來這舵石是一塊凸出山崖的大石,站在那裡心理壓力其實頗大的。

坐在石中看看星,二十多分鐘後天色開始有一點微弱红光,六時十一分太陽終於出來了。可惜這天雲霧很大,日出的景色一般,但那感覺卻說不出的愉快。

之後開始有遊人到來,差不多是時侯離去了。

原路回到吊車站,這時才看清楚剛才摸黑走的山路。從吊車站的另一邊去,先到「韶音亭」,此處地勢比「舵石」低一點,但空間較大,最重要是能順著遊山路線,沿途又有路燈,難怪所有人都往這邊走。

這裡另一個著名景點便是「丹梯鐵鎖」,梯階幾乎垂直,舊時靠的是一條鐵鏈,今天當然加建了欄杆。我走的方向是下行,格外刺激。

經過「別傅禪寺」便完成這一區,向陽元山區出發。

陽元山,是整個丹霞山的主打,以其獨特外型聞名。山上有「拜陽台」,台作八卦狀,傳誠心求男得男,不孕也能治。向上行一分鐘便是「乾陽亭」,正面對着陽元石,可以把這根陽……元石看清楚。

有陽元自然也有陰元石,只因其所處位置不順路只好放棄,但從照片上看又確實神似。

這裡當然也有其他所謂的奇石,像「群象出山」、「將軍岩」、「雙乳石」等,但感覺似是近人勉强而為,純為發展旅遊而命名的。

看到報章上介紹深圳的兩個「新」的藝術點,回到深圳便順道看看,其中一個是「大芬油畫村」,它壓根兒就是裝飾畫的店舖群,加上三兩間咖啡室,幾尊雕像,拼合而成的,但如果轉個心情把它當步行街看待,感覺還不錯。

另一個是位於少年宫的「關山月藝術館」,本來便不存厚望,但看過後還是有—點點的失望。

在中國的藝術或博物館,總會碰到兩件東西:轟然的裝修和失控的小孩。這裡當然不能幸免。

既然來到少年宮,自不免要到書城逛一下,多年沒有來過,設備更完善了,更有一 24 小時書 Bar,又有一新浦點了。

油麻地

突然發現,常常來油麻地。

朋友都說,怎麼又跑去油麻地了。

也對啊,怎麼又走來油麻地了。

當初是電影中心把我帶到油麻地來的。

這個小規模的電影院,座位不舒適,行與行之間太窄,座位太細太硬太貼近,前後排頃斜度不足也會令後排觀眾很難看得清楚,至於音響嘛,不提也罷。

只是好些想看的電影都只在電影中心放影,結果每周還是總會來這裡一兩次,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開場前等候時間便在附近找吃喝的。這裡也沒有什麼特色咖啡店,連像樣點的也只有電影中心旁的書局咖啡店。油麻地大部分的都只是小店、老店,食物質素亦不見得很出色。

晚上廟街一帶很旺,更實非本人所喜。

說了老半天,一個優點也說不上來,那我還來幹什麼?

但下午的時候,當廟街仍在睡,油麻地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

像清晨的旺角、銅鑼灣,既陌生,又新鮮。

坐在店外加開在行人路上的接合櫈,喝著味道一般的咖啡,街上的老街坊,還有遊人,和在這裡附近工作的人,構成一幅地道的寫生。

突然發現,原來我喜歡的,正是這個不一樣的油麻地。

台東

台東向被稱為台灣的後花園,遠離任何城市,比我們心目中的「鄉下」花蓮更甚,自要來見識一下。

出發前颱風「梅花」正吹向台灣,幸好後來轉向北了。雖然還擔心有雨,但總比打風好。結果四天一滴水也沒有,連陰天也欠奉,整天都烈日當空。這烈日嘛,還真不可說笑猛烈得很。本來已經被釜山和十分弄成兩段顏色的皮膚,經這幾日加工,更是黑白分明,人見人愛。

這裡的店營業時間都很短,不要說與城市相比,就是花蓮也未至於悠閒到這個程度。一般店舖八時已關門,很多地方食店五時多已經休息了,而一些比較著名的,更只開幾小時。像那間「蕭家有夠讚肉圓」,下午二時才開店,賣完即止,而他們通常四時多便已售罄,我結果去了三次才成功吃到他們的肉圓。味道雖不錯,也未至於驚天動地不愁生意的程度,要朕連走三次,只好不停告訴自己面前乃人間美食,以平衡一下。

三號的早上到達高雄,吃過午飯後向台東出發,車程可要三個小時。金針山位於途上,便順道一遊。顧名思義,金針山自是滿山金針花,可惜八月尾才是花開季節,不然一定很美。但遠處山景怡人,只此已值回票價。

這一轉折,到達台東已經是晚飯時間,到市區吃了個有點像麵條叫「米苔目」的東西,店子的人氣很旺,味道還算不錯,可惜店內衛生情況不很好。

再隨意到處走走,吃些甜點,第一天算是完結了。

今次選擇了住民宿,這家民宿和金門的感覺不同,主人雖也很友善,但總覺得商業味重點,不像金門的黃媽媽處,有點住家的感覺。

第二天的目的地是綠島。綠島是台灣四個主要外島的其中一個,面積細少,環島一周只有 21 公里,商店都集中在碼頭附近。綠島以前是軍事據點,也是監獄所在,今天已經發展為浮潛活動的熱門地,兼之風景優美,遊人真的不少,聽說近來也開始有外國遊客來此了,但絕大部分還是台灣人。

連續看過「十分」與「綠島」這兩個地方,真不得不佩服台灣政府「打造」旅遊地點的功力。在這些地方的都是特色小店,而不是麥當努與星巴克。不像本地只會堆砌外國品牌,再放上一兩間仿舊食店便以為功德完滿。

晚上到台東的夜市逛逛,規模算很小,不用一會便走完。

第三天看了幾個原居民的園區,然後在一家海邊咖啡店休息一下。那海景真美,令我忘記了追究老闆為何賣的咖啡這麼差勁。

台東的美術館很小,三個展廳,兩個空的,也沒有參觀者,可算失敗。

晚上到山上的「星星部落」看台東夜景。「星星部落」是一個位處山上的露天餐廳,除了入口和售賣處外,全廳戶外並沒有照明,每人獲派油燈一個,讓客人可以觀賞星星夜空。要留意的是餐廳山邊並無圍欄,黑漆中切莫亂跑找位置拍夜景,當心掉下山去。

因為回高雄需時,最後一天只能去一個地方。結果來了鹿野山見識一下飛行傘。這個飛行台也是沒有圍欄的,遊人就這樣在山崖邊圍著觀看起飛,其中一個工作人員更完全沒有安全設施下蹲在山邊負責拍攝,看得人心驚肉跳。

回高雄時再在屏東途中一海邊咖啡店吃午飯,這裡的食物飲品比較有水準,但被台東那個海景寵壞了,總是覺得差點什麼。

這時候又在想,下一個台灣目的地是那裡。

廣州

相約了朋友到廣州聽一個音樂會,原定逗留一晚,但心想既然要遠道而來,不如便提早一天起程,來個三天兩夜廣州遊吧,也可順度探望一下來了廣州工作十多年落地生根的老朋友。

已經記不起上一次乘直通車是什麼遠古時代了,今日發覺車廂其實已經很殘舊。幸好管理良好,至今沒有發生過什麼大意外,不像那些金玉其外的高速移動火車。

兩小時後到達廣州東站,本來想先看看那個車站外那個「水景瀑布」,可惜當天無水,大失所望只好在車站隨意吃點東西,再買了張地鐵充值卡(羊城通),便開始我今天的旅程。

這裡的地鐵很奇怪,當你由一條線轉到另一條線時,很多時候都要拍卡出閘,再拍卡入閘,又或者我看不見適當的管道吧!

先到歌劇院站的廣州大劇院與旁邊的廣東省博物館。大劇院分為兩座不規則流線形設計的建築物,雖說不上漂亮,更莫論其實用性,但外觀還算吸引。可惜當天閉館不讓內進,失去參觀機會。

廣東省博物館也是開幕不久,設計像積木,免費入場,但遊人眾多,只好望門輕嘆。

博物館旁乃興建中的圖書館,兩旁「裂開」的設計頗為特別,又可引進陽光,不錯。

廣州塔「小蠻腰」就在不遠處,從這裡也能清楚看見,省下專程一遊的時間。

接著的目的地是「紅專廠」,又是一個工廠區轉化來的藝術區,規模比深圳的大比北京的小,展覽不算多,但氣氛不錯,可以隨時悠閒一整個下午。

之後回到市區的越秀公園,打算找那個五羊石雕拍一張照便到附近的博物館,怎知越秀公園的路標原來出了名不濟,結果上山下水找了一個小時,照是拍到了,可惜博物館也關門了。

走路到北京路步行街,途經中山紀念堂和人民公園。在內地仍流行踢毯,香港已絕跡多年,公園內看到老老少少圍著玩耍,我站在那裡看了十多分鐘,趣味盈然。

至於那步行街,跟他處的沒有兩樣,特別是街的地下保存了清朝到宋朝的古道遺址,在路中央供遊人參觀。

晚上便到朋友家聚舊,結束第一天。

第二天到廣州著名的「炳勝」吃午飯。朋友說炳勝本來只是路邊賣生魚片的小店,那知愈做愈大,至今天的飲食集團。

比較出名的菜色很多,但菜餚無崖,吾肚有崖,便點了黑叉燒、三色豆腐、和其他小菜。豆腐賣相雖不怎樣,但滑得像絲一般,難得。黑叉燒更美味得連舌頭都吞進去。

甜品我點了糯米糍,味道亦一流。隔一天和別的朋友再來,吃了他們的菠蘿包,味道竟同樣出色!

飯後駕車環繞大學城一圈,所謂大學城,是政府將十所大學全放在這個小島上,本來為收回各大學在市區的土地,結果變成送更多地給大學了。

在音樂會前到星海音樂廳旁的 La Seine 吃晚餐,這個號稱一級的法國餐廳,食物服務都是無話可說的,總之避之則吉就是。

在廣州的時候,很多時候都不知道開口該用國語還是廣東話,幸好分別不大。

像其他中國城市,廣州到處都在興建中,好些建築物外型奇特,幸好情況還未至於上海北京那程度。

三天就這樣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