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口氣

之前已經提過這次的反送中運動,再次激發起民、警之間的矛盾,市民又再分開了黃、藍兩個陣營。

記得在 2014 年的時候並沒有這麼多中共的介入,但這次不同了,因為矛頭有直指向中共,中共亦害怕運動會燃燒到大陸其他城市去,所以宣傳攻勢十分強勁,當然連帶五毛也空群出動。

真的是空群出動,因為竟然連我也收到一些五毛的光顧,實在深感榮幸。

除了五毛,當然亦引起一些大陸的網友,忍不住在我的 posts 下留言,雖說不一定是謾罵,但敵對情緒十分明顯。

對於這種留言,我一向都採取視而不見,已讀不回的態度,因為絕大多數情況,是不可能好好地溝通的。

以前還曾經會幻想過可能的發生可以改變一些人的看法,但經過幾次大事件之後,我已經可以斷言,大家都改變不了誰,不論發生了什麼事。

既然如此,還是省回一口氣好了。

三幣通行

近日深圳的羅湖和福田口岸似乎情況有點緊張,所以這個週末跑了去澳門和珠海。

一直以來香港人在澳門都直接使用港幣,而澳門人也一直也把港幣當作通用貨幣處理,從未見過任何一間商店會拒絕收港幣的。

這天坐巴士,車費 6 元,我有 3 元葡幣,亦有一個 2 元港幣,差 1 元不知如何是好,便問司機我可否再加一元人民幣以付車資。他說巴士不設找續,意思應該就是說,他們接受,但因為港幣和人民幣兌價比葡幣高,所以相對上其實我付了比六元葡幣要高的價值。

澳門和大陸的關係極為密切,從珠海每天跑過來購物或工作的大陸人十分多,所以接受人民幣一點都不驚奇。

就像從前香港人去澳門玩樂,為做生意,接受港幣也無可厚非。

所以今天,在澳門已經是三幣通行。

回想以前到深圳消費,香港人基本上都可以直接使用港幣,商家自定兌率。當然你亦可因為較佳兌率而先兌換人民幣才去消費。

到了近年,深圳直接接受港幣的商店已經十分少。反之,香港接受人民幣的商家卻越來越多,尤其是專做遊客生意的商舖,某些甚至接受大陸微信和支付寶。

而這個趨勢在韓國和日本的旅遊區亦越來越常見。

顯而易見,客源和購買力決定了商家的選擇。

白色恐怖

香港持續示威,除了最初幾天大陸還希望可以壓下消息,到後來發現事情弄得全球皆知,便索性主動水銀瀉地式的大規模報導,爭取早日為事件定性。由不許提變成鼓勵你去討論,不過當然討論內容只能有一個方向。這大家都懂的。

上周新聞報道說有穿黑衣的年青人在羅湖海關被扣查,要求顯示手機內的照片,看看是否反動分子。

我不出門的話便幾乎每周都會往深圳去,認識我的朋友自然會叫我小心行事,甚至把可疑的照片和影片都先刪掉,以防萬一。

本來他們查的應該主要是年輕人,照理不會打擾到年老的朕,但小心駛得萬年船,既然我暫時沒有打算不再去深圳,亦不想與海關有正面衝突,便既不穿黑衣,亦把有可能被認為反動的照片刪除。

和不同的朋友談論說笑,都說不如在背包插上國旗,或者穿着「我愛中國」的衣服過關。越說越開,毛澤東、習近平、列寧、老馬也被捲進來,都要在我的胸口背上佔一個位置。

這時突然間想起,不久前曾經有一名五毛被揭發口是心非,他的經典回答:「反美是工作,留美是生活。」

網上和現實中的所謂愛國人士,我猜真正盲目愛國的只佔極少極少數。他們大都只是在工作。

近日便有幾部香港大電影要退出台灣金馬奬,各藝人也都在發表愛國聲明,以示效忠共產黨。

但這樣下去,我們難免都會變成不會主動出擊的低調五毛。像我這樣情況只是到深圳吃飯喝咖啡的小習慣亦有影響,也怪不得在大陸做生意的人會感到難做。

心裏可能在罵中共,身上卻穿着我愛中國的衣服,為免麻煩,沒有人再有膽公開說一句反對話。

久而久之,耳濡目染,便真的成為了共產黨想要的那一個人。

這便是我們所謂的白色恐怖吧。

天造地設

朋友說起某香港藝人和大陸女星離婚的新聞。

這個男藝人在香港也不算大咖,女的卻是大陸一線明星,兩人著實有點世俗的距離。

結婚的時候我相信必然已經有許多閒言閒語了,雖然我當時並沒有留意。如今離婚,自也會招來許多分老婆身家的猜測。

據新聞報道,這幾年男藝人在大陸也賺了不少,雖然和女星保守估計超過 50 億人民幣的家產不能比,但今次看來也並沒有打算要平分女明星身家。

其實每次當人發現男女差距比較大的時候,便總有「求財」的聯想。

如果這差距如果除了身家還包括年齡的話,旁人幾乎都便能百分百肯定的了。儘管兩個人之間的真實情況如何,其實旁人根本無法知曉,但至少在別人眼中,表面證供成立。

當然除了金錢之外,當一個高智慧的人選了一個笨笨的做女朋友,旁人一樣會猜想男的只是為了女人的身材面貌,從而斷定這個男人真膚淺。

亦即是說,不論如何,當有「不匹配」的情況出現,別人都會有負面聯想。

就算當兩人郎才女貌,門當戶對,亦一樣會有人說這種高質人過些時間也一樣會搞小三、有外遇。

看來,只有當兩人都一無是處,別人才會說一句:「天造地設」。

因為,他們已經沒有妒忌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