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咁㗎啦

香港近年政治氣氛充斥着兩極對立。

但其實中間路線為數不少,而且都有一股無力感。

他們普遍覺得雖然不很合意,但又不至於不能接受,反正人微言輕,改變不了什麼,便嘗試改變自己去迎接新秩序。

他們把注意力轉而放在個人生活層面上,把自己從社會分割出來。

不論社會如何,首先還是要先照顧到自己的錢包,搞定自己的肚子。

很典型的中國人思想。

如果你問他們為什麼不顧公平正義,你猜他們會怎樣答你。

還記得黃子華的金句嗎?

「係咁㗎啦,好出奇呀?」

Advertisements

高雄

今年 11 月份的自製三天長周末,決定去高雄。

到台灣我基本上都不會刻意安排行程,一般都是去到哪走到哪。

出發前朋友說我已經很久沒去台灣了,我感覺上雖然沒有以前去得那麼頻密,但也肯定不會很久。不過後來翻查一下,原來上一次來高雄已經是兩年多前的事,而且那次還只是住在高雄,目的地其實是台南。

兩年沒有來高雄,簡直不可思議!

周四晚上 11 時左右到達高雄機場,這個海關也真夠慢,原因或許是關員太友善,每個旅客都多用了一點時間,一百多人在排隊的話費時便很大了。結果罕見地行李比我還快到著,老早已在痴痴的等我。

高雄的機場在市區內,不用說自然坐的士。台灣南部人一般都很友善,不認識的也能聊開來,這小黃司機自然話不停。

他一開始便說:「聽你口音你是上海來的吧?」上海口音?我哪來上海口音,分明便是港音好嗎。

九合一選舉將至,尤其高雄今次可能被國民黨翻盤,話題自然離不開它,再加上經濟轉差的高雄,人心思變,倒也把我聊天的興致也挑出來了。

司機大哥說我來得正是時候,因為台灣選舉法規定,選舉日前十天在宣傳上有限制,這周末將是最後機會,稱黃金周末,叫我必定要去鳳山看看這個造勢晚會。聊了一會經濟和他表哥一家人的前世今生後,他又再一次問我會不會去,我說看看吧;他再三強調必須去,我說看看就是不會去,多我一個人多一分力量什麼的。

我只好應承他。

當晚看電視便知道這個突然紅起來的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風頭之大,所有節目都在說他,不論贊還是罵。

反正我也沒有什麼計劃,而且又決定了不離開高雄市,所以能去的地方本就不多,親身參與這種造勢晚會也應該會很有趣。之前我便去過首爾反仆瑾惠的示威運動了。

第二天起來先去探店,去一家叫「多一點咖啡」的咖啡店吃早餐,環境不錯,食品也可以,但沒什麼驚喜,這個價位應該可以做好一點。

之後到「衛營里」,這裡住宅的外牆都塗上大型的壁畫,十分特別,而且都很專業漂亮。



接著便履行承諾,來到鳳山區,打算逛到晚上去晚會。在買東西的時候和店員說起大會舉行的確實位置,才知道原來不是今天是明天!想想也是,造勢大會又怎麼會在周五舉行的,只是自己在放假一直沒有想起來。

想了一想,便直接到忠烈祠 Love 觀景台,去看高雄夜色。可惜今天天氣不好,有點朦朧,加上高雄市區本來便不算是燈火燦爛,景色只是一般般而已。

時間尚早,便到高雄愛河之心,打算拍一下夜景,豈料來都是看見正在維修,整個區域都被圍起來了,看來今天運氣不怎樣。

第三天早上看見新聞報道,大清早已經有人前往造勢大會,交通亦已經開始有管制,心想不用這麼誇張吧,但反正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要去,便過來鳳山的另一部分都逛逛吧。

鳳山有好幾個古廟,炮台的古蹟,最重要的應該是鳳儀書院了。入場費 65 大元,裏面放了一些可愛版的公仔,為沉悶的書院建築加入了生氣,也變成了一個拍照打卡的好地方。


接著便是去感受一下台灣政黨的造勢大會了,在往「高雄市議會」的路上逐漸看見人流增加,雖然晚會七時才正式開始,五時多的時候已經有許多人在了。這時的人數正適合我們這種只是來看看,拍拍照的人。雖然仍未開始,但可見人們的氣氛已開始積聚。入口處有職員派發國旗,我也拿了一枝,不過沒有跟其他人一般的揮舞著。



我只是來感受,並不是來支持國民黨的。

我在六時多晚會正式開始前離開,當晚在電視上看到密麻麻的人塞滿了廣場空地和四周的道路,官方公布有 12 萬人到場。也幸好我提早離開,不然我可會被困在哪裏幾小時。

這幾天電視新聞上都是不停的播放有關選舉消息,令國民黨有機會在民進黨票倉翻盤,主要仍然是經濟原因。有說高雄經濟很差,就這幾天的觀察,路上的行人也真的不多,空置待租的店舖亦不少。旅遊熱點也不像以前般擠得水洩不通,至於大陸遊客最喜愛的六合夜市,反而多了許多東南亞的遊客。

不過靠人家放遊客過來救經濟,就像吃鴉片一樣,短期內得到顯著的效果,但別人說抽起就抽起,慢慢失去了自我生存能力。而且人家的經濟一樣可以下跌,你靠他吃飯只會「攬住一齊死」,並不明智。

事實上台灣也有自己的國際品牌,例如華碩、HTC 之類,但光輝不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要怎樣去解決,這才是台灣應該考慮去做的。

好了,偏題了。最後一天到新的「MLD台鋁」看看,有展館和書店之類,誠品的風格,遊人頗多的。

當天正好有個紋身博覽,到處都是紋身男女,蔚為奇觀,便付入場費進去見識一下。


之後第一次坐高雄的輕軌,到近日網紅的「光榮碼頭」。這裏景色不錯,而且也有舉辦一些文娛活動,是一個不錯的消閑地點。



.

駁二藝術特區就在附近,輕軌直接可到達,比以前方便得多了。來到的時候發現園區擴充了,新的部份比原本的更大,亦有更多活動,人流亦比以前多得多,看看吃吃逛逛可以花上大半天,為這旅程畫上完美句號。


隨想數則

美國中期選舉,民主黨奪回眾議院的控制權,大部份人都覺得美國對華態度會有所改變,特朗普會受到民主派的箝制。

我之前看過一篇文章,大意是美國兩黨的對華政策其實分別不大,只是沒有人願意做「醜人」而已。現在特朗普願意做,而且也受到美國人民普遍的支持,所以選舉後會改變的機會並不大,這個看法其實也有道理。

* * *

語不驚人誓不休的蔣麗芸元秋指美國選舉昂貴,叫人反思民主背後代價。

如果說民主國家選舉的費用大,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形容中國的維穩費開支了。

有說 2018 年美國中期選舉開支大約是 52 億美元,即大概 360 億人民幣,中國人的維穩費呢,2017 年為 12,600 億人民幣。

* * *

上月底有一個在美大陸人的影片給台灣傳媒報道了,內容是關於中國和台灣是兩個不同的政府,習近平管不了蔡英文,蔡英文也管不了習近平,等等。

看了一些他的 youtube,其實他發佈類似的影片已經很久了,而且很多比這一個說的要大膽得多。但之前沒紅,還未吸引官方注意而已。

其中一個影片說到這樣的一個觀點:人流的方向就是美好的方向。

他說其實並不需要比較兩個地方的什麼基建和經濟,只需看看人的流向便知道哪一個地方比較好。

在鄉村的向小鎮跑,小鎮往二線城市,二線城市到一線城市去。你很少看到一個上海人會去江門市打拼。

那麼一線城市的人去哪裏?去美國,去加拿大,去澳洲。

那個地方好,不是官方說的算。人民嘴巴說的實惠,雙腳卻很誠實。

* * *

有在看我的文章的朋友,應該都會覺得我對大陸有點不滿,甚至很不滿。

但我重讀了一些自己以前的舊文章,發現我對香港人這個身份那時並沒有太執着,甚至把自己放到中國同一邊。

例如在一篇 2008 年寫的文章《救市?救你?》中便很明顯把立場等同於中國去。

另一篇 2009 年的《不進則退》,更是因為大陸官員的一些說話而表達自己對香港政府缺乏遠景作出投訴。

是什麼令我的態度有所改變?

金庸

幾天前突然傳來金庸去世的消息。

金庸可算是近代最後一個文學大師,也是我最喜歡的作家。他的離去,實在令人惋惜。

不過金老也已經 90 多歲,人總是逃不過這關。

這幾天陸陸續續都看到有些年青的朋友表示難過,我看到也十分欣慰。

但多說幾句便發現,他們懷念的原來只是電影、電視劇、主題曲等等。

沒有一個看過原著小說!

那些電影、電視劇,哪能代表原著,價值哪及原著的萬一。

由我中四時首次接觸原著開始,幾十年下來他的小說我都重看過多次。

作為金庸粉絲,自然推薦這些年輕人也看看,怎料他們直接便拒絕了。

因為,太長!

至少他們坦白。

以前也曾提到過這個問題,當時的理由是覺得金庸題材的作品已經看太多了,認為沒有必要再去看原著。

今天再加上一個「太長」的原因。

說的也是,在網路時代長大的孩子,已經習慣了簡短、直接而密集的訊息。

要拿起一本厚厚的書慢慢細味,簡直不能想像。

更何況是一部又一部厚厚四到五册的巨著?

金庸的小說,希望不要這麼快便被丟進博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