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l.E

Pixar 一向都是品質保證,之前的作品差不多套套皆叫好叫座。 〔Ratatouille〕 、 〔Cars〕 、 〔The lncredibles〕 、 〔Toy Story〕 、 〔Finding Nemos〕等等都是佳作。尤喜歡他們總會以一段幾分鐘的短片打頭陣,而該短片本身又往往是得獎的材料。

雖常看西方動畫片,卻沒有想過要比較過不同工作室的作品,但感覺上 Pixar 跟另一主要動畫工作室 Dreamworks 的作品,其實很有點不同。

Dreamworks 的作品強於視覺效果,以傳統迪士尼式誇張表情動作為賣點,又喜以動物為題材,事實上差不多全部皆是,例如最近的〔功夫熊貓〕與不久前的〔Madagascar〕便是如此了。場面熱鬧生動,可以讓人看得開懷。

但更喜歡 Pixar 的作品,不比 Dreamworks 遜色的視覺效果和搞笑情節背後,總藏著多一點意義,一分創意,自然對 Pixar 的作品存有較大的期望。今次新作 〔Wall.E〕並沒有令我失望之餘,甚至還能在高期望下給我驚喜。

片中的前半段沒有一句對白,只以表情動作來交待。不是〔Cars〕那種人性化了的誇張表情,而只是靠兩隻機械眼的上下郁動來表達。意思卻能清楚傳遞,更沒有半分冷場,真驚訝他們是如何能做得到的。反是下半部加入人類角色後開始有對白後,感覺還有所不如前。

它可說是近年最好的動畫片。

220px-WALL-Eposter

公僕

幾天前跟一個老差骨客戶閒聊,他說時代變了,公民意識比起以前高得多。以前他們到夜店酒吧查牌,就像電影般一到場便停音樂開燈,男左女右排開,只需要一個沙展便壓得了場。

昔日風光只能回味,今時今日查牌時不要說開燈,負責人跟本連正眼也不來望你,查牌勿煩請自便。收集了身份証查閱,更是叫破喉嚨也沒人來取,只得自己去把人尋回歸還,還落得冷言冷語。

態度太差呢,人們拿起手機就來拍,只好凡事忍讓,免招麻煩。

難得他看得開,說道社會文明了,也不失為好事,只是差人威風不再,總難免有點感慨。

也是,以前警察在市民心目中是管束自己的,眾人害怕在先,自然更助其威風,和以往黑社會目無法紀收保護費一般,你退後他們當然得寸進尺。

現今則各方皆明白到,警察不是管束市民,而是服務社會。既說是服務,對其質素當然開始有要求。

內地的公安明顯還未能接受其權威受到任何程度的挑戰,所以當記者把他們攝進鏡頭,更不理會他們的警告時,心裡的一團火爆發,就在攝影機前也忍不住出手打人了。

這種轉變是需要時間的,市民需要時間去認識自己的權利,執法者也需要時間去接受自己的責任。

在愈來愈對外開放下,他們傳統的中國官員唯我獨專的心態將受到更多的挑戰,希望很快,他們會明白到什麼才是公僕的意義。

魚蛋、腸粉、碗仔翅

數天前看到蔡瀾介紹在 The Krug 能試到西方新近時興的分子料理,美味與否還不知,但只賣相意念,已經足夠令我怎也要去嘗一嘗。

今天隨便在嘉咸街買了些魚蛋、腸粉、碗仔翅當午飯,雖然還是吃了大半,但味同嚼蠟,肚是填滿了,那三十元還真花得不甘心。

忽然心想,這餐雖不美味,卻也未算難吃,何以會憤憤不平呢?孟子說〔食.色.性也〕,也就是人類賴以生存與延續後代的兩個本性。但自有文化以來,人類又何曾以「本性」去對待這兩件事。

文化進步了,要求亦比前高。食,老早非再只為充饑。美味固然需要,色、香、味、環境、服務、餐具等也有所要求。分子料理之流更把烹飪當遊戲,而且是一個昂貴的遊戲。至於性,更是九成九九都只為歡愉享受非為延續後代而作的。

那是否所謂的文明,把人性塗污了。

又或者,像花香之於蜜蜂,要我們做也要做得開心才成。食、色既能帶來快感,人類才會樂此不疲,才會生存下去。

原來孟子搞錯了,追求快樂才是真正的人性。

直播

電視的直播節目,一向對藝員或工作人員來說都是一項挑戰,難度頗高,如何處理突發事件可是對主持的一大考驗。錯記台詞等小事還不會難倒一般主持,經驗豐富的還可以將之轉化為輕鬆笑位,但若果是有人受傷或騷動,螢幕又同時把每一刻都轉播出去的時候,這便考驗主持的功夫了。

但了得的主持不是沒有,只是不夠,像直播奧運這頭等國際大事,總不能只靠那一兩個非體育出身的主持獨擔大旗。正自傷透腦筋之際,北京政府想出一個好辦法。

中央宣傳部近日要求所有地方電視台在轉播奧運會時,畫面必須延遲 10 秒左右,以防止有人展出政治性標語或做出令人「反感」的動作!

其實這也沒有什麼大不了,他們日常轉播香港的免費電視台時不也是一樣嗎?而一直以來,效果顯著,只讓你看到他們想你看到的東西,政府的管治便容易得多。這才叫強政勵治呢。

潮.語

近日上映一套法國電影〔愛.住.巴黎〕,得到頗多影評人的歡心。女主角 Audrey Tautou 放下「萬人迷」的形象,不施脂粉的當個普通鄰家女孩,感覺不錯。

片中有好些不合情理的地方,只好以巴黎式的浪漫去解釋好了。但如何不合理,也不及中文片名令人倒胃。

曾幾何時,〔如果.愛〕開始在片名中加進一點,去給予片名一個三重意思,或點題,或嘩眾取寵,總還有點新鮮。但香港人老是喜歡拾人牙慧一窩蜂,之後什麼〔愛.回家〕、〔愛.面子〕、〔十分.愛〕、〔愛.誘.罪〕、〔破天.慌〕,今天再送你一個〔愛.住.巴黎〕,很潮嗎,跟〔Ensemble, c’est tout〕又有什麼關係了?

03a93c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