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築跡】【書中字有夢女神】【愛情回春】

上星期看了三部電影!

【戀愛築跡 Architecture 101】據説在韓國大賣,極受歡迎。

勝民(嚴泰雄 飾)是一個平凡的中年單身建築師,一天遇上了女客戶瑞英(韓佳人 飾),委託勝民為她重建祖屋。瑞英,卻原來是勝民的初戀情人,故意回來找他的。

影片今昔交替,瑞英剛離了婚,勝民卻於數月後便要結婚了,同時也交待他們學生時候的相遇。

年輕時的一雙,是純真的刻骨銘心;長大了的兩人,是現實的隱藏無奈。

看著年輕的勝民為了點「小事」痛哭,驚覺自己跟戲中人一樣,早已失去的那顆心。也不用太無奈,反正是成長的一部分,當是回憶好了,酸的甜的苦的。

年輕人總很容易便覺得眼前人便是終身那一個,但其實要將兩個人拉在一起並不容易,性格、生活習慣、價值觀什麼的,包容說的容易,落實卻很難。

就算像【書中字有夢女神 Ruby Sparks】的 Calvin (Paul Dano 飾) 般,從他的希望裡,自己用筆尖創造出來的 Ruby (Zoe Kazan 飾)般的完美配搭,過了些時間,問題還是會逐漸浮現。結果,妒忌加上不甘心,令 Calvin 失去理智,用他的筆,為這段感情寫上血淋淋的句號。這一幕,是全戲中最令人不安,卻又印象最深刻的,將輕鬆的氣氛一下子丢到深淵去。

熱戀中因妒忌而故意説狠話傷害愛侶的事,大家自己未做過也見别人做過吧。

包容雖不容易,但也不是不可能,不然不會有這麼多老夫妻了。

這些老夫妻,包容的想必是有的,但可能有更多是心淡放棄了。連吵架的衝動也失去,反正一切已成習慣。

當中自然也有希望儘管老來仍能重新找回那親密的感覺。

正如【愛情回春 Hope Springs】中的 Kay (Meryl Streep 飾) 想和結婚 32 年的 Arnold (Tommy Lee Jones 飾) 重燃早已熄滅了的愛火一般。

他們數年前已分房間睡,每天早上,丈夫總是換了衣服走到厨房,把公事包和外套放在同一張椅上,吃著一樣的早餐。

那一天 Kay 坐到餐桌來,還把 Arnold 嚇了一小跳。

Kay 把 Arnold 硬拉到婚姻輔導專家 Dr Feld (Steve Carell 飾) 那裡去,為自已為婚姻盡一點力。

在一星期的輔導裡,Arnold 被迫重新面對這段婚姻。

30 多年的婚姻,數十年早已被沈澱的問題,當初是包容還是忍耐早分不清楚。反正要解決,必先得打破。要打破什麼?就得向沈澱了的老污垢中去尋。

幸運地,這一對成功了。但正如 Dr Feld 後來也向他倆坦白承認,找他的人輔導後反而更堅定了分開這選擇的伴侶,其實還是佔多數的。

都三十多年婚姻,六七十歲的人了,你會否還博它一把?就是因為愛?

對愛的執著,可能還是年輕和年老的專利。

一般成年人,背負太多。

Architecture_101_film_poster135033017148638Hope Springs_movie poster

Advertisements

四方飯

李純恩在數天前的專欄寫道,有些人到了外地仍然只想,甚至只能吃家鄉菜。

他說在泰國曼谷碰見一對韓國遊客,在酒店吃飯時,雖然已經拿了滿桌的食物,但他們還是從袋中拿出三個膠盒來:一盒泡菜,一盒大醬和一盒紫菜。他倆就用紫菜做了飯團,夾上大醬和泡菜進餐。

本來對於老一輩的人而言這是最平常不過的了。他們到外地總得找中菜館,漢堡包什麼的吃一個半頓還可以,連吃兩天西餐可要了他們的命。如果是南方人,就算去到北方,也要找南方菜來吃才成,餃子饅頭天天的吃總不是味兒。

但李純恩面前的只是一雙二十多歲的青年人,竟然也會像老人家般自帶泡菜。李擔心「這樣的人,如何向外闖蕩,吃四方飯?」

世上很多人還是跳不出自己的城市,甚至眼界從來只局限在居住的那條街弄,接受不了任何新鮮事。

他們總説不喜歡、沒興趣,所以才不嘗試,跟眼界無關。

他們從來對「四方飯」不感興趣,除非讓他加上些泡菜。

當然,你要躲在屋裡,對你而言外頭的陽光總是毒熱的。

近月來多了去郊區走動,雖然見多了各種各樣的花花草草,抱歉對她們的認識還止於「一點眼熟」以至「這個我見過」的階段。

花,很多都很漂亮,所以總吸引人去為她拍個全身半身照。但去過數次拍了好些後,對花的興趣便愈來愈少了。

不是因為不再漂亮,但對我來說花總像欠了些什麼。欠了些什麼,我也說不上來。

但在林林種種的植物當中,間或也會碰上幾株松樹。

他不會讓你驚艶,大部分時間你甚至不會留意到他的存在。

就是不經意的望見,亦不會多看一眼。

拍到照片上,也大多都拍不好看。

當他被打扮成聖誕樹時,我們也只會看到掛在枝上的閃燈,而忽略了後面的松。

松樹的葉長得像一枝針,而且表面的角質令松葉變得很硬,碰到身體還會感到痛,用來掛聖誕燈飾倒是很稱職的。但亦因此,松樹的水份沒那麼容易蒸發。

所以松不落葉,冬天也是那個樣子。歷來被中國人尊重,正是因為他高尚,不像花兒般向每一個人獻媚。

松,甚至被尊為歲寒三友之首。

原來日本的天皇皇宮有三間廳堂,分別稱為「松之殿」、「竹之殿」和「梅之殿」。其中以「松之殿」的級別最高。

松,不漂亮,但高潔。下次遇見,跟他們打個招呼,給他們應得的尊重。

【逆天奇緣 Upside Down】

階級這回事,既虛無,卻又實在得很。

我們總認為,人生來皆平等,「上流」人也不見得有兩雙眼睛八條腿。分别自然有,但都只是見聞不同,並非先天有別。

對,你十歲那年便去過羅浮宮,卻不見得便知道那裡的菠蘿油比較香。

不要誤會我在說反話,兩者皆客觀事物,並不存上下高低。

像唐英年來自大富之家,懂紅酒而不識紅豆,選特首時便成了他的一大缺點。

但雖無高下,分别,始終是有的。

在【逆天奇緣 Upside Down】裡,因為兩股相反的地心吸力,令世界分為「上界」與「下界」。上界富裕,下界貧窮。生活於下界的 Adam (Jim Sturgess 飾) 與上界的 Eden (Kirsten Dunst 飾) 在上下世界的兩座高山之頂仰望巧遇,更結成愛侶。

可惜因一次意外,兩人再也沒有碰到了。

兩界的人並不能隨意走到别人的世界去的。這個世界不像 Total Recall 裡那樣,到了他岸反轉便是。在這個世界,上界人到了下界仍然是受上界的引力控制,即是對下界人而言她仍然是倒轉的,她也會向上「跌」。

這喻意便明顯了。是上界的,走到下界仍是上界人;而下界的人,去到上界也不會變成上界人。

唯一的辦法是在身上帶上足夠的逆物質,令自己可以倒轉一會兒。可惜逆物質在一小時後便會燃燒起來。亦即是說,灰姑娘只有一小時的時間去假裝上界人。這不就是説,你不是上界的就不是,要裝,也裝不長。

Adam 開場時説,他相信愛的力量比地心吸力大,最終也實現了,與 Eden 在下界廝守。

可是,在感動之餘再想一想,Eden 懷了 Adam 的孩子,身體起了變化,可以融入下界的地心吸力去而不會倒轉,但 Adam 仍然不能到上界去。這說明了什麼?

世上原只有天使下凡,凡人想成佛升仙嘛,可能還是得到童話裡去尋。

肇慶

中秋、國慶與周末連在一起,造就了一個 4 天的假期,沒有出國計劃,只好臨時找一個不太遠又不太近地方走走。

根據往例,把地圖打開,以廣州的距離左看右看,發現除了佛山外其他大城市都去過了,再遠一點的話又怕浪費太多時間在交通上。結果選擇了肇慶。

有朋友聽到還打趣説要幫他買些酒回來,又説我去師爺故鄉朝聖一下也是應該的。好是好,但我去的是肇慶,不是紹興。肇慶出名的是端硯和裹蒸粽。

從香港到肇慶,主要可乘火車和巴士,我選擇從灣仔乘巴士,票價 150 元,包括灣仔到黄崗再轉另一輪巴士去肇慶兩程。

四時的車,到肇慶已九時,第一天算是沒有了。

一下車聽到的都是廣東話,比廣州更多,比深圳就更加不用說了。可能肇慶經濟不算發達,外勞不多的原故吧。

放下行李,走到剛剛在車上看到的夜市,卻多是賣衣服的,而賣鞋子的尤其多,亦很便宜,只 19 元一雙。

走到夜市的另一端終於看見吃的,左邊的叫【程村蠔城】,右邊的叫【勝記】,上網查一查,發現兩間在本地都算出名的,但蠔始終吸引我多一點,所以選擇了【程村】。

去過幾個華南地區吃蠔,【程村】的算最像樣的了。五元一隻以肇慶的物價而言算貴,但蠔的鮮味不錯。再點了蟹粥,蟹超多,味道也不俗。

吃罷再逛逛了解一下洒店附近環境便打道回府了。

第二天大清早便出門,隨意在附近吃點腸粉(他們叫「長」粉,不像我們叫「搶」粉),只 3 元便吃飽了。西江就在不遠處,沿江慢步,目的地乃是【白沙龍母廟】。

令人驚訝的是江邊除了小碼頭外,竟然全都是農田!肇慶市政府算出污泥而不染了,沒有將其江邊造成旅遊海濱長廊。

回到市區(其實只是三四公里的路程),去看看那個宋代興建的古城牆,吃個早午餐,便向【七星岩】出發。

【七星岩】在星湖上,其實就在市中心,並不需長途跋涉。從【七星岩牌坊】沿湖邊走,經星湖西路來到七星岩景區西門,第一岩是【仙掌岩】,岩頂較平坦,故前人於此建了凌霄宮,可從這裡眺望肇慶市。入場費 5 元。

下峰後繼續往前走便是東門,算是景區的主要入口,入場費 60 元,這天卻只收 49 元,沒有告訴原因,反正少收了便不要多問,我猜可能是國慶優惠吧。

這裡的遊人比仙掌岩多多了,那幾塊大岩石我也認它不出來,選了【天柱岩】登頂。【天柱岩】比【仙掌岩】高,360 度的看肇慶市,景觀很不錯,就是人多,不能好好享受,上山下山也只得跟著前面的人慢慢的爬行。不過比起其他地方如故宮之類,這裡已算是半荒廢吧。

是日中秋,人們都聚到牌坊廣場來,看電影、聊天、猜燈謎,氣氛比香港好,但玩蠟燭燈籠的著實已很少。

晚上到處亂逛,吃點小吃便回酒店睡覺。

第三天先到【新君悅】飲茶,這裡據說是肇慶的老字號,先試肇慶裹蒸粽,點了煎的,很香口,其他點心也有點水準,人均 70 元的價錢卻不便宜。

今天的目的地乃【鼎湖山】,十多分鐘的車程,卻遇上了車禍,一旁的巴士不知是判斷錯誤還是根本看不見我坐的的士,一換線便撞向我身旁,的士打了轉,碎粉落得我滿身,當時我第一個念頭便是:如何在半路上找車去【鼎湖山】?

幸好不用多久便看到一輪的士駛過,雖然已走了一半路程,他開價 70 元,還比之前全程的 60 元還要貴,只好人在旅途灑淚時。

【鼎湖山】,其實就是看鼎湖山的鼎,和鼎湖山的湖,沒什麼特别。入場費跟七星岩一樣,今天也是 49 元。

之後便回到肇慶火車站,到廣州轉車到深圳再回家。

這兩天半,發現很多肇慶人都不大友善,以旅遊城市來說這很難讓人理解,只好假設他們都是節日不能回家而被迫留下工作的一群,心情當然不會好。

另外,這裡的店都沒有咖啡,也沒有港式茶餐廳,想找一杯咖啡一點也不容易。第二天早上便連咖啡味的維他奶也將就喝著,後來看見士多有雀巢咖啡出售便立刻買了來喝,可惜不知為什麼味道怪怪的,結果傍晚才找到【仙蹤林】喝一杯比較正式的咖啡。

長假期就這樣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