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的價錢

近日網上都在分享一部舊電影 “Up in the Air” 當中的一段小情節。

Ryan (George Clooney 飾) 是一個專業解僱員,在其中一次的解僱會議中,他在說服被解僱的員工時說:「他們當初給了你多少錢讓你放棄你的夢想?(How much did they pay you to give up on your dream)」

那員工答道:「二萬七千美元。」

Ryan 續說:「那你什麼時候才停止並回來做一些讓你快樂的事?(And when were you going to stop and come back and do what makes you happy)」

結果員工接受了「肥雞餐」。

今時今日,人們所做的那一份工作,大多只是為了生活。

不一定都在受苦,只是絕大多數與本來的夢想無關。

可悲的是,大部分人甚至已經成功將自己騙倒了,一直以為自己在享受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其實,以夢想為生,本身就是一個夢想。

所以長大的其中一個歷程,便是要懂得什麼時候放棄夢想。

剛看了 “The Little Prince” 改篇電影,裡面的情節正好為這作一註腳。

飛行員說:「長大從來不是問題。忘記,才是。 (Growing up is not a problem, forgetting is)」

長大,不等如便要放棄夢想。

先決條件是,你先要擁有一個夢想。

Advertisements

齊天大聖

齊天大聖孫悟空,可算是華人熟知的人物之一。

有人更把他當作神。 某程度上,孫悟空是被視為站在「忠」的一方的。

但他其實應該只是一隻叫美猴王的猴子妖精。 在西遊記中,他是從仙石孕育而生。

他大鬧天宮、地府,雖不能便把他當成壞人,但正義什麼的,無論如何怎也說不上。

他被天庭招安,封了一個什麼「弼馬溫」的馬官。招安,乃只對盜賊討匪。

「齊天大聖」之號是孫悟空自己封的,之後還迫天庭確認;金剛不壞之身是偷吃太上老君的仙丹而煉成的;金箍棒是從東海龍王那裡討來的。

孫悟空幾乎所向無敵,甚至哪吒也不是其對手,只敗給如來佛祖。再經觀音點化才修成正果。

他的作為胡鬧,與忠義原扯不上關係。 但事實上華人社會卻一直對他鐘愛有加。

究其原因,可能因為他只是胡鬧但不壞。更重要是他有膽也有能力挑戰「官方」權力,為老百姓出了一口心中的怨氣。

最後收服他的如來和觀音,都是超然於「建制」的力量。

天庭,從來都拿孫悟空沒辦法。 這,亦一直是老百姓的願望。

所以到了今時今日,齊天大聖的電影電視劇,仍然在拍。

重讀《衛斯理》

重讀倪匡的《衛斯理》系列小說已經一段時間了,系列總共有 140 多部,現在還有最後的十多本便完成了。

看看紀錄,原來這次重讀系列中的第一本《少年衞斯理》是 2013 年 3 月初的時候,轉眼也有兩年多了。

平均一星期看完一本,算起來也差不多。

倪匡反共並不是秘密,但從來都沒有深究其原因,反正書中充斥著倪匡對共產政權的不滿。

上網搜尋一下,才知道原來倪匡年少時曾因為理想輟學,獨個兒跑到華東人民革命大學受訓,參加解放軍,又曾走去內蒙古墾荒。但當兵期間,他慢慢發現共產黨的行為跟其所宣傳的平等世界完全是兩碼事。

1956 年末,倪匡身處內蒙古墾荒,在一次風雪中運煤途上,他和另外幾名士兵把一條木橋拆下來生火取暖,結果被單位書記指為「破壞交通」,罪名嘛,是「反革命」。

結果倪匡連夜逃亡,輾轉下才經澳門,於 1957 年成功偷渡到香港。

在這段經歷下,反共思想形成也屬正常。

就小說而言,愈後期的衛斯理愈惹人討厭,也不知道是否作者故意為之,還是倪匡先生愈老愈固執而反映在衛斯理身上。

係咁嗰喎

工作上,又或者日常生活中,當你對某一件事情的處理方法有疑問時,除了會聽到解釋外,許多時候你得到的答案會是:

「係咁嗰喎。」

大概意思就是「就是這樣的」。

當你繼續追問,得到的結果多半仍是:「係咁嗰喎」,又或者加點新意,告訴你「一直都係咁做嗰喎」。

這並不是解釋,他只是告訴你,一向都是如此。

亦即是叫你接受,並且閉嘴。

If it ain’t broke why fix it.

所以既然一直相安無事,又何必多問,自尋煩惱。

許多人都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亦對其所以然沒有絲毫興趣。

雖然不能說他們做錯了什麼。

然而,他們亦只可以繼續平庸下去。

妄議

聽說大陸最近頒布新法例,名《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把「妄議中央大政方針,破壞黨的集中統一」列進違反政治紀律的「負面清單」內。

本來,不能接納不同的聲音,由來已久,在竹門內的人早已習慣了。

只是現在更加不要臉的把這潛規則寫明白而已。

其實這是黨章,只適用於黨員,乃內部事務,以法例形式執行並不適當。但共產黨當然不會如此看待,黨、政兩事,在它們來說並無兩樣。

如果你比較天真,你可能認為法例只針對「妄議」,誠意和客觀的議論當不在此限,那我只得祝你洪運當頭,不是被幹掉。

在大陸的人可不會這樣想,當然他們也不會敢反對什麼,但既然知道法例有可能在執行時被濫用,自然希望搞清楚什麼算是「妄議」。

好像近日大陸新政取消一孩政策,容許多生一個,而且有補助,根本就是鼓勵生育,希望增加內需以救經濟。

官方表面上當然不會全挑明。

但如果你對之有什麼意見的話,算不算是妄議呢?

不知道。

反正到時候政府說了算。

結果大家都在「擦邊球」試底線,去找那個「妄」的定義。

其實,和現在也沒有很大差別。

只是政府多了一把刀而已。

一把刀也好,兩把刀也好,死的,還是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