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壢、新竹

有台灣朋友結婚,獲邀到台灣喝喜酒,亦借住這機會到台灣玩幾天。

由於婚宴的場地在桃園,所以我便決定住在桃園中壢。

我在 2013 年的時候曾經來過中壢,不過除了中壢夜市之外都沒有什麼印象,所以決定一天留在中壢,另一天新竹,第三天喝喜酒。

星期五晚坐晚上 10:50 的航班,碰上當天機場有示威,便早一點到機場支持一下才進禁區。


到達酒店已經是凌晨兩點,進房的時候聽到隔壁房間在高聲「做運動」,你叫我一個男人情何以堪。結果當晚整晚還隱隱約約的聽到運動聲,暗嘆他們體能真好。

放下行李跑出去看看還有沒有吃的。這裏不像台北、高雄,食店這個時候都休息了,但幸不辱命,還是在不遠街角處找到一家廿四小時營業的小食店。

早上起來往酒店旁的小河溪方向走過去,名叫「老街溪」,溪旁建了一個小公園,晚上的時間就許多人在跑步運動。


這天天氣超熱太陽超猛的,走在路上非常辛苦,幸好要去的地方不多,走走停停便是。

隨意在地圖上找些景點,「劉氏古厝燃藜第紅樓」是一個。看來是一個有點歷史的紅色建築物,大門深鎖,望向裏面看見有衣服在曬晾,應該是有人在用的。另外兩層的洋樓部份則變成了餐廳。上網查了一下,紅樓是在 1910 年清末中壢總理劉坤之子劉家城所建的,其他沉悶資料便不在這裏重複了。

這時遠處看見一大片雨雲,在這種大熱天氣下極可能是雷暴驟雨,路過一間咖啡店,便趕緊躲進去。果然過了幾分鐘,雷聲響起,外面沙啦沙啦的下着大雨,慶幸自己像農夫一般還會留意天色。

中壢的一個新景點叫阿沐什麼的,我也搞不清楚這建築群到底是什麼,中庭有小型旋轉木馬之類的東西,應該算是打卡好地方。不過我主要是來一試這一家阿沐咖啡,可惜需要訂座,把沒有訂座的我拒諸門外。

回到中壢火車站一帶,逛一下旁邊的「中平商圈」,發現這裏的東南亞人實在多。在中壢火車站一帶,路上有一半都是東南亞人。

商圈內有一個叫「中平路故事館」的地方,是一個日式老房子,本來是公務員宿舍,保存日治時代當地居民的生活。在這𥚃的工作人員聽到我從香港來還有點驚㤉,說很少香港人會到中壢這種小地方旅遊。是嗎?


路過「霸王豬腳」,看來有點吸引,便過去點一份試試,豈料這裡的阿姨好像對我這個人很有興趣,用「你不要點米飯嗎?」打開了話匣,再評論我是否搞美食的,又問我為什麼會來中壢,為什麼單點蹄膀和高麗菜,有沒有覺得很貴,我是怎樣找到這裡的。說着說着他們便索性坐在我對面在審問。看來中壢比南部更熱情。

晚上逛了一下「誠品」和「中壢夜市」,便回酒店休息。

回到酒店看見隔壁的房間有許多警察,然後看到一個女人坐在床上用被子覆蓋身體,進房的一刻聽到她好像在說泰文。

終於明白昨天晚上在發生什麼事:不是體能了得,而是多人接力賽。

第二天去新竹。

本來要在中壢火車站附近吃台灣早餐店的,卻竟然找不到,結果買了一個飯團在月台吃。

新竹距離中壢不到 40 公里,坐自強號就一個站,車程大約半小時。

先找地方喝咖啡,在 Google Map 上看到一家,卻原來在一條小小巷子裡。我慶幸自己的探險精神,能找到這麼隱秘的咖啡店。

及後向「新竹城隍廟」方向走,最先看到的是「東門城」。據資料,新竹城於 1827 年興工,周圍是城牆,有四座城樓,日治時拆掉城牆與城樓,只存東門了。觀察下,晚上可能會更漂亮。

「城隍廟夜市」就在「新竹城隍廟」一旁,或者確切一點來說,夜市包圍着城隍廟,你要經過夜市才能進入廟的入口。


不遠處有兩個戰爭博物館:「新竹市眷村博物館」和「黑蝙蝠中隊文物陳列館」。大陸的朋友應該不怎麼感興趣。

下一站是「新瓦屋客家文化園區」,是一個被保存舊時客家村落,這裏當然亦有好幾間咖啡店,看來都是打卡的好地方。

晚上回到中壢突然想吃牛肉麵,但又不想上網找,便決定到處亂逛,倒也讓我找到,而且還是兩家並排。一家叫「新明老牌牛肉麵」另一家叫「新明永川牛肉麵」,看來兩家應該有點恩怨。

第三天吃了麵線做早餐,這時忽然想,一般麵線都是用匙羹吃的,但其實用匙羹也不容易吃得到,用筷子便更加不用說了。

再喝了咖啡便到桃園飲喜酒。

臨走時和新人到「古山星辰景觀咖啡廳」聊天看日落,景色十分不錯。



.

時間到了,多謝新人把我送到機場,圓滿結束這一旅程。

unfriend

大家應該不會忘記,在 2014 年雨傘運動的時候,香港開始分開了黃絲和藍絲兩派。黃絲支持民主追求自由,藍絲擁護建制,支持穩定。

隨着雨傘運動,兩派人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嚴重。

那時候不只朋友之間,就算是一家人裏的關係也弄得十分緊張。

在社交媒體上便有一輪互相 unfriend 離 chat group 的情況,大家都實在看不過對方分享出來的東西或想法。

經過那一役,其實雙方的社交圈都已經被「淨化」了,留下來的大都是同路人。

經過了五年,近日開始又有黃、藍分手的情況出現。

而且由於這次並不像 2014 年那一次集中在金鐘和旺角,而是不間斷的持續分區運動,再加上並沒有所謂的「大台」。既然沒有主帥,政府便不能只集中應付活動搞手,而是要滿足市民的訴求。

可惜的是,政府亦授命於大陸中央,就算政府內部有讓步的想法,亦不可行。

看來長期抗爭模式已經正式啟動。

ps 在寫完這篇文章時發生了 7.21 遊行後的上環衝突事件,和一群懷疑黑社會人士在元朗車站追打途人,感覺運動再也停止不了。

.

于人方便

于人方便,或施點小恩的人,大都沒有想過要別人做什麼回報。

通常,一句謝謝或一個微笑便已經足夠。

當然,成人世界裏,有來有往是必須的禮貌。不是要這餐我給了 500 元,下一頓你也得付回 500 元才成,反正你付一下我付一下,大家高興。

又或者你要求人家幫忙,也懂得有些表示才對,人家可不是必須幫助你的。

不是刻意去計較,但這種只有付出沒有回報的行為,過了一些時間你總會驚醒過來。

最令人討厭的便是那種奉旨接受的人。

呀,不是,最令人討厭的應該是人家付出了還厭不夠多不夠好的人。

所以為了避免失望,如果不是有必要,一般我都盡量避免提供任何幫助,你要說我自私我也沒辦法。

至於吃飯,我卻比較遲鈍,總記不起上次誰付款。

漢服

一直奇怪華人傳統服飾為什麼不像其他國家一樣得到某程度的保留。

好像在日本,雖然平常很少人還會穿著和服,但在重要的日子如婚禮,他們仍然會穿上和服。

或者在韓國,韓國傳統民族服裝仍然會在特別的日子裡看到。

但在華人社會,不要說古代漢服了,連民初的中山裝也只有靠陳真在電影裡穿。就算在最隆重的場合如結婚的時候,華人都只是穿西洋婚紗禮服。雖然也有穿龍鳳掛和旗袍,但穿的時間短,似乎只是為了叩頭上茶拍照。而且,旗袍算不算得上是傳統漢服也難說得很。

當然,什麼才算是漢服也有其定義上的問題,但這卻不是我知識所及可討論的了。

前陣子在網上看到近年大陸有年輕人提倡回歸漢服,本來也沒有留意太多,有時在街上看到,也以為是有什麼 cosplay 表演。但當我在廣州街頭連續兩天內看見兩次,在深圳的地鐵也見過好幾次後,我開始懷疑,這個運動原來已經成氣候了。

至於這究竟是大陸式的斗音 Cosplay 還是傳統文化的重生,我們便拭目以待吧。

.

吉隆坡、適耕莊

馬來西亞因為距離比較遠,以往都不是自己外遊的首選。

但實在太懷念大馬美食,近年馬來西亞已經變成我旅遊目的地的常客,每年總得去一次。

去年十月來吃蟹,今次卻沒有特定目標,見什麼便吃什麼好了。

坐晚上 9:25 的飛機,凌晨 1:40 左右到達吉隆坡機場,在經過超慢的海關,三點多才到 Jalan Alor 夜市吃晚飯,五點才到酒店。到達時酒店的職員確認我的訂單是還說:「先生,你是訂了昨天起三天的房間。」聽後真有點無言。

睡到九點多起床,弄到 11 點才出門,吃了一個砂煲肉骨茶做早餐。雖然一向自己比較喜歡星加坡風格的肉骨茶,不過這個也非常美味,而且除了排骨之外亦有放上一些其他配料,感覺多元化一點。

喝咖啡的時候看到一個西瓜蛋糕,還真的是夾了一層西瓜在中間,但可惜味道沒什麼特別。後來在其他的咖啡店也看見,似乎是大馬新興的款式,店都在賣。

Batu Caves 黑風洞在我第一次來吉隆坡的時候到過,忘了當年有沒有走上山洞去,聽說長樓梯近來加上了顏色,才令我想到可以再來一次。樓梯其實沒有很長,但既斜且窄,大家要小心。


之後在一個朋友介紹下來到《肥佬蟹》吃一個早晚飯,這店五點才開始營業, 我六點來到已經坐滿客人,門外亦已經有十多個客人在等候,幸好結果也不用等多久。

這𥚃基本上只賣蟹,有兩種做法:清蒸和酸辣。另可配炒飯或麵包,蟹非常美味,最少 1.5 kg 售價 90 馬幣。另外店分租了一個小攤位給人做雞翅,味道亦十分不錯,基本上每個客人都會有點。

晚上回到市區,去一個叫 The Linc 的新商場,網上介紹好像有點藝術氣息,來到的時候發現是舊倉庫改變,並不大,地方是不錯,但沒有必要特別走過來看。


晚上再次回到唐人街的《勝記老鼠粉》,吃我喜歡的炒燒肉和生腸。

第二天去 Shekinchan 適耕莊,這裏是一個種稻米的地方,一望無際的稻米田是當地十分著名的景點,但以我的運氣,稻田已經在我來之前兩星期收割了,眼前便只剩下一片唏噓。


想找吃的時候發現其他餐廳都沒什麼客人,唯獨這一家是有客人的,看見是做潮州海鮮的便先坐下再算。看一下原來主要賣的竟然是鯊魚和魔鬼魚肉。點了一個鯊魚粥和炒魔鬼魚肉,鯊魚肉味道普普通通,魔鬼魚肉便真的受不了,未至於難吃,但口感總是怪怪的。


適耕莊還有一個《熱浪海灘》,也是出名的,來到的時候發現沙灘其實很小,嚴格來說根本不能算是一個沙灘,但似乎依然吸引了許多遊人在這裏玩耍放風箏,沙灘旁有許多大排檔,亦有許願樹什麼的。



沙灘一旁是一個海鮮批發中心,都是漁船,過來的時候還看見幾首漁船回來港口。

回吉隆坡前再到一個叫 Sri Shakti Dhevasthanam 的印度廟,外型十分漂亮,可惜不能入內拍照。

回到市區重遊一下獨立廣場,結束這一天。

最後一天時間不多,吃過東西後跑到 National Visual Arts Gallery 看看,外型不敢恭維,當天那一個年輕人藝術展覽卻不錯,展品也算十分特別。


也該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