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看了一部日本有關做拉面的電影,內容講述兩個想學做拉麵的年輕女生,向打算退休的老拉面師傅取經的故事。

當老師傅在教她們如何搓麵粉的時候,有一句這樣的對白:

「不成不成!你這般像懦夫一樣的揉捏麵粉,對麵粉來說是失禮的!」

對麵粉失禮?真的很日本。

接着老師傅再說:「麵粉是會呼吸的生物,我們必須感受一天之內的溫度和濕度,和麵粉商量之後才決定如何和麵粉打交道。」

商量?打交道?

這真的是只有日本人才會這樣想,這樣說出口。

亦可能正正因為這種態度,許多東西,到了日本人的手裏,都變成了禪。

愛國

這幾個月來的抗爭行動,讓我們看到中國式愛國得到淋漓盡致的表現。

愛國其實是一種很有趣的情懷。

愛國本身沒有錯,幾乎所有地方的國民都會支持他們自己的國家,尤其在那些國際競技比賽中如世界盃、奧運等等,世界各地的人民都會支持自己的國家隊。

香港的情況有點特殊,因為香港本身是有獨立組隊的,所以親疏有別,在支持的程度上自然香港隊先行,中國隊次之。不過有衝突的情況並不常見,因為中國隊比香港隊實在強得太多了,有機會同場爭標的機會實在太少。當然,以上在近年已經並不適用。

自己支持的隊伍輸了,當然會感到可惜,但斷不會跑到贏了那一隊去打人家的支持者一頓。至於強迫別人必須支持自己的國家隊,則如何也說不過去。

所以正常人的愛國情緒都不會很強烈。而愛國情緒被激發得比較厲害的,都是極權國家。

究其原因,因為這些國家的政權,骨子裡都知道,自己的權力來源並不穩固,沒有真正的人民基礎,故需要將人民洗腦,讓人民支持政府,讓政權可以持續下去。

打折頭

商家做生意打折頭,是十分常見的商業行為。

通常會在換季,又或者有新貨即將推出的時候,商家才會把舊貨打折。

至於是否真的打折,除非你一直留意着行情,否則誰也說不上。

但我們都知道,許多時候有些折扣其實是假的,商家只是先把價錢提高然後再打折,實際上貨品並沒有比以前便宜。

在大陸,任何時候都在打折,正價產品幾乎不存在。

一兩年前在網上買大陸機票,所有價錢都會先把正價列出,然後寫上兩折到九折不等,再加上折扣價。其實誰又會去理會打多少折,大家都只會看標價。

久而久之,大家習慣了,都假設只有打折價,而這個打折價,才是正價。

這不能怪商家,這種行為的出現,其實是對應中國人喜歡砍價的習慣。

既然不論定價如何,中國客人都會砍價,那不如先發制人好了。

 

快閃曼谷

這個周末,是我第二次快閃曼谷。

星期五晚上 10:25 的航班,班機雖然凖時,但因為機場繁忙,大家坐在飛機上等了 20 多分鐘才滑行出跑道。

到了曼谷機場亦因為機場繁忙繞了一個小圈才降落。

至於曼谷的海關速度慢卻是千古不變的事實,改變不了。

反正如我所料,於曼谷時間兩點,即香港時間三點,才到達酒店。

一直住在蓬栢夜市附近,這次忽發奇想轉一轉地方,住到 Nana 去。

結果是有點後悔的,因為 Nana 餐廳和路邊攤不算多,而且因為這一區有許多已經在曼谷定居的退休西方人和印度人,亦會影響附近餐廳的生態。

總之對我個人而言,在 Nana 找吃有點困難。

因為如此,雖然這裏的酒吧依然轟轟作響,人流亦比蓬栢多,但在附近繞了兩圈,結果還是只好走進一間二十四小時營業餐廳,吃了一個炒蟹和豬肉湯。而我,一般比較喜歡路邊攤的。

早上,一般的沒有什麼我感興趣的食品做早餐。

這時已經決定,酒店可換,但以後還是留在蓬栢區好了。

在昨晚的電視上看到介紹這個有百年歷史的前百貨公司翻新的 O.P. Place 商場,便跑過來看看。

原來這一帶本來是曼谷的對外商業中心,所以比較多歐式建築。這個商場裡面都是藝術古玩店,所以基本上沒有人在逛的。

在地圖上看到還有一個 Assumption Cathedral 在旁,一個有二百年歷史的教堂,好像當時法國人有份參與興建。

另外法國領事館和 Old Customs House 亦在一起,構成一個法國圈。

不過這 Old Customs House 已經完全荒廢,實在有點浪費。

在咖啡店略為休息和為電話充電之後,沿着媚南河往北走,到一個叫 River City 的商場再作打算。沿途都是些賣首飾的小商店,看來這一區還是一個玉石珠寶手飾貿易區。

來到商場發現警員碰巧有一個意大利文藝復興的藝術展覽,入場費 350 銖,二話不說便購票進場。

展覽並沒有實物,而是近年流行的影像投射方式。個人覺得這新模式其實不錯,但入場費其實可以調低一點,畢竟只是進來看電影而已。

同時商場亦有幾個照片展,皆不錯。

這時亦發現對岸的 Iconsiam 商場,在找碼頭的時候又讓我發現了一個倉庫改建的文藝小地方 Warehouse 30, 有小玩意、自家品牌時裝、咖啡店等。不過我看幾乎所有人都只是在拍照,沒有「幫襯」。

當我以為找到碼頭的時候,售票員告訴我要走回 River City 去,那裡有一個專門去 Iconsiam 的碼頭,而且免費。好吧,反正雖走錯了但發現了新地標。

至於這個 Iconsiam, 對我吸引力其實不大,但那處的 food court Sook Siam 卻很特別,把街頭和水上市場都搬到這裏來。


晚上結果還是回到蓬栢夜市,吃過我每次都吃的豬肉粉後,在這𥚃買宵夜回酒店。

第二天去一個位於 Huai Khwang 的一個象神神殿,可惜象神被太陽傘擋住,只看到他前面的那胡天神。


之後已經沒有節目,吃過東西之後便是到機場去。

因為知道 9 月 1 號有人發起機場示威,有點擔心航班會受影響,結果飛機準時到達香港,但所有交通卻停頓,機場都是白天滯留的乘客。

幸好我落機的時候交通已逐漸恢復,但也花了兩個小時去疏散人群,結果 10 時不到步出禁區,差不多 2時 才回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