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富懸殊

香港貧富懸殊的情況嚴重早非新聞。

立法會選舉後有報章分折不同區域選民的投票意向。

最富有的南豪宅區和最貧窮的天水圍區,投票給建制派的比例皆最高。

其實也不難理解。富有的人多為商人,與大陸關係多密切;至於基層的最重要是「有工開」,亦較容易被小恩小惠影響到,民主法治等抽象概念比較缺乏吸引力。

根據 2011 年人口普查,南區大潭一帶的家庭月入中位數全港最高,達 157,160 元。而最低的天水圍天悅邨、天恩邨一帶,家庭月入中位數只有約 8,600 元,差距 18 倍!

而且這是一個平均數,真實差距必然會更大。

實說 150,000 只能算是中產,大老闆的收入都不是工資。

而 8,600 元嘛,就算是一個人生活都有困難,一家人?吃飯也只是剛剛好。

香港生活質素之差,一絕。

Advertisements

釜山

上一次來釜山原來已經是兩年多前了。

釜山不大,像我這種速度的,第一次來的數日間已經在重複地點了,第二次基本上地方相同,只是多走一點,嘗試找出該地方的另一面。

今次嘛,也沒有找到什麼新地點,又不想跑太遠到其他縣市,結果當然絕大部分時間都在舊地重遊。

這次選了在「西面」排檔街的民宿酒店,網上看見客房的照片不錯,怎料早上到達門前一看,還真嚇了一跳。入口在停車場內,而車場入口半掩著的,這分明就是汽車旅館嘛。不過地點著實方便,可以考慮再來。

第一目標是新建的 “The Sky 101”, 怎料只是一個小小的餐廳建築,有點失望。只好繼續沼海邊行向海雲台,中途和美人魚打打招呼,便在「海雲台市場」挑了一家小店吃午餐去。

順道到「釜山市美術館」,之後到新地點「五六島」。

「五六島」也建了一個 Skywalk, 可惜人超多,向排長龍說不的我自然不會浪費時間,轉身跑上後面的小山丘,從高處欣賞景色。



由於兩天未睡,本就打算早點休息,所以晚上直接回西面,逛了一下吃點東西,九點左右便回酒店。

第二天重遊金井山「梵魚寺」。本來要找個較高的點希望可以拍到寺群全景,怎知愈走愈高愈走愈遠,寺的影兒都沒有。心想既然如此便繼續上去到「金井山城」吧。


因為天下著微雨,地面濕滑,走路特別費勁,雖只一個小時多的路,還真有點累。

到了山城才發現,原來金井山山頂就在前面,自然再「既然如此便繼續」上山去。

山頂又名「姑堂峰」,景色非常不錯,可惜得原路折返,從另一方向下山要走太遠了。


晚上在「釜山大學」附近搞定,吃的用的穿的都有。

第三天整天在下雨,也就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找到一家醫院改建的咖啡店,名 Brown Hands,裝修特意保持破破舊舊的,非常特別,而且融入得十分好。期間沒有客人是坐定的,都在四處拍照。



而 Chinatown 就在一旁,自然也去順便看一下,不過大多數的店都沒有開,後來才知道原來這幾天是韓國的長假期。

韓國的四季比較分明,本應是秋天時份,這裡 23-24 度,香港卻仍然是 32 度的高溫。今天下著雨,氣溫下降至 21 度,穿著短衣短褲的我實在有點冷,結果還得買了件衣服保溫。

接著到「南浦洞」亂逛,在「札嘎其漁市場」吃了蟹餐,晚上再回到西面吃排檔夜宵,卻發生了一些事。

話說點了餐之後不久,店主安排了另一個單身女客人搬到我身旁,心裡有點奇怪,又不是沒有空位,可能是在地文化吧,只有四個客人,如果坐在一起可以熱鬧點。我也沒加理會,繼續在忙手機。

這時她說了句「日本人?」,我轉頭望她一眼,說:「我來自香港的。」

「哦,中國。」

「是香港,不是中國。」她也沒深究下去。

「喝白酒嗎?」

我搖頭。

「啤酒?」

「我不喝酒。」

這時我的𧎚上桌,她還驚呼「哇哇哇,好吃的東西!」

我禮貌的請她也吃一點,她卻還真不客氣,把蝦頭都切掉,吃了七隻中的三隻。

既然無話,氣氛便怪怪的。反正有她幫忙,很快便吃完,隨即結賬走人。

之後心想,也不知她是否與店主一伙的,志在多賣一點酒。

最後一天先到「三光寺」,再到「金剛公園」坐吊車,見還有時間到「東萊邑城圵」與「福泉洞古墳群」,作為本次行程的最後點。





這幾天發現剛倒閉的店十分多,就算在「南浦洞」這種旺區也不能幸免,較偏遠的區份更不用說了,不知是否經濟不景生意難做。

出國旅遊大比拼

暑假剛剛結束,早前讀到報紙文章,報導「出國旅遊」已經成為不少大陸中小學生的「常規項目」。

這,當然也變成同學之間的比拼。

本來,小孩子比拼家世的情況從來都存在,分別只是到了今天,尤其在大陸這個地方,變得過份普遍。

小孩子的價值觀都嚴重扭曲了。

報道中說到其中一位大陸媽媽,本準備帶兩個孩子去大連旅遊。沒想到,她把去大連旅遊的想法告訴女兒時,卻換來女兒的反對。

「孩子跟我說,她不要去大連看大海,要去韓國玩」。

這個女兒才 7 歲!

她的好朋友暑假有去美國的、日本的,也有去韓國的、泰國的,她說:「大家約好都要出國玩,回來還要互相講故事聽呢」。

雖然最終女兒同意了大連之旅,但得向女兒簽寫一張保證書,在寒假一定要帶她出國旅遊。

這位媽媽表示看著這份保證書只好苦笑。

我不知道這媽媽平時如何教導子女啊,又或者日常生活習慣如何,但我想總會對女兒的態度有所影響,不能全怪了社會、學校的不良風氣。

汕尾

這個周末忽然想找個地方去一下,記得上次從廈門乘高鐵回來時經過汕頭、汕尾等地,上網查一下,到汕尾的車程大約一小時,便這麼決定吧。

星期六乘坐早上 8:42 的高鐵,大約 10 時到達汕尾火車站。為安全起見還是先去買明天回程的車票,也幸好如此,不然不會發現原來星期天全日的火車票已售清,只剩下早上 9:06 的班次還有少量車票。當然這亦代表我只有一天的時間。

汕尾是一個漁港,到處都是海鮮、海味店。但由於時間緊迫,這天安排不了吃海鮮了。


汕尾的食店都集中在「二馬路」,我自然也選擇住在這裡。

亂逛的時候發現賣牛肉的店舖不比海鮮酒樓少,看見一家店顧客眾多,便坐下點了一碗牛雜河粉,味道果然不錯。

在網上找到幾種汕尾的特色小吃,其中一個叫「菜茶」的東西,是骨湯中放進青菜、花生,然後再在表面放上一層脆米,味道十分不錯。店主又向我介紹他們的糯米飯,點了一碗味道確實不錯,簡簡單單的不像香港某些店舖那般硬硬的。有驚喜。



另一特色小吃是「鹹薄餅」,據說沒有特定食材,我點的那一個基本上是把炒雜菜包在麵皮內,味道一般。反而他們另外賣的甜薄餅看來不錯,可惜肚容量有限,只好留待下次。


最後一種是「菜粿」,味道也算可以。

在這種小城市,對我來說最麻煩的便是找咖啡店。只見大都是台式奶茶店,咖啡的選擇十分少。

汕尾市區也沒有什麼景點,只去看了天后廟和天后像而已,反正只是一天美食之旅。星期天大清早便坐火車離開,回香港投下我神聖的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