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留下了

報紙頭條「聖誕港人豪花五十億」。樓股齊升,恆指比九七年時還要高千多點。口袋裡的錢多了,信心亦增強了,花費意慾自然比前大得多,名店人潮如雜貨鋪,四千多元的聖誕大餐老早已訂滿。說到底,香港人忍手也忍得久了。經濟真的好了許多。

但「十元雲吞麵」店在舊區仍然到處可見,青少年就業率並沒有半分改善。咦,經濟不是好了嗎?

據政府指標全港還有一百零三萬人在貧窮線下。中小企破產數字竟然上升了。賺六千的依然賺六千,在經濟復蘇下他們的壓力其實比前更大。他們的孩子看到同學禮物多了大了,自不免有所要求,物價卻上漲了,你叫這些家長如何是好。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貧者越貧,富者越富,難道千古不變?

 

Advertisements

黃金甲

電影【滿城盡帶黃金甲】對皇帝的窮奢極侈屢有著墨。但想想這難道不正正是導演張藝謀的寫照嗎?

張近年成名後的作品皆為大製作,在宣傳裡也只標榜戲內用了多少人力物力;多少枝菊花,多少個風燈,多少件人手製作的戲服……畫面華麗卻放棄了對人性的刻畫,沒有鞏俐這部電影便只剩下軀殼。

名利權位真的會令人腐敗。

220px-Curse_of_the_Golden_Flower_poster

墨攻

剛看了【墨攻】,著實有驚喜,亦復沉重。

它不是近年內地只追求漂亮的大製作。

反戰這主題貫串整整兩小時。

不明白為何一個人可以把劍刺進另一個人的身體裡?想必是失心瘋了。

1165309865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