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水金牌

奧運跳水一向都是中國強項,事前巳預期可奪得數面金牌,八金如能拿下四五面已是很了不起的成績了。

比賽一路進行,金牌愈來愈多,四面、五面、六面,算是超額完成。

到一天中陳若琳在十米高台奪得第七金時,人民的期望改變了。現在,他們要的是全取八金。

與此同時,取得各國間最多金牌數目的期望,也因為已取得四十九金巳變成奪五十金,也不知道五十這數有何特別意義。

昨晚,男子高台中國「只能」取得一面銀牌。今天,七金佳績變成了「八金夢碎」。周呂鑫也成了半個罪人。

這是那一門子的道理!

你考試九十分,聽到的都說了不起,九十九分的話,十個人聽到十個都會怪叫聲「唉呀,怎麼只差一分」。

九十九分原來並不是比九十分要高的。

當然,大部份人都不是真的怪他,只是惋惜,但試想當他看到「八金夢碎」這樣的報章標題時會有何感想?

七金一銀不是值得高興的成績嗎?

Advertisements

喂呀

有否發現女孩子都很喜歡說「喂呀」。

可以是正式說話前的稱呼開埸語,也可以是半玩笑撒嬌式的投訴。

曾幾何時「喂」也有時變成了「喂喂」,或更合時宜的網絡版 “wei wei”,”hi” 亦變成 “hihi”,可能是從當年日劇〔悠長假期〕內出來的。

喂再加上個「呀」字,意思不變,卻多上一份温柔。

單叫聲「喂」,最好回她一個「咩呀」;人家如果說「喂呀」,只好柔聲應句「唔?」

廣東語言以這種助語詞最特別,也最難學。君不見外籍人士說廣東話時不論意思總加上個「呀」?「你好呀」、「食飯呀」、「三呀七呀九呀」。更多時侯發不了「呀」音而變成了「丫」。當然,「你好呀」跟「你好丫」的意思便很不同。

助語詞本身並無意義,但卻能改變整句說話的意思,外國人又如何能掌握得了。想想也覺有趣。

當我告訴別人這想法時,總是得到不同的回應:「幾有趣丫」、「幾有趣喎」、「有趣咩」,「有趣囉」、「有幾有趣姐」……

怎樣,有趣嗎?有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