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婚宣言

有朋友作了個半開玩笑式的徵婚宣言,她説:「我要找到這個他,然後告訴他,你負責賺錢養家,我負責貌美如花。」

聽到這少奶奶宣言不禁失笑,也有點道理,難得還押得上韻。

婚姻這回事,真的能如此嗎?

今時不同往日,現今的生活水平,普通人很難單靠丈夫獨力支撐整個家庭的開支,結果大部分夫妻兩人都要外出工作。

再說,今天受過教育的女性,要她做個全職家庭主婦也未必都願意。

願意的,除非是大富之家,終日只需 shopping、high tea 做 facial,不然的話生了孩子,幾年下來很少能不變黄面婆。黃面婆者,不只是外表,而是內在也跟社會時代脱節了。

就算你如何賢慧,當你的男人遇上新鮮刺激的第三者時,還得看你運道。

正如一套台灣劇中的對白,『你是不是捨不得吃,捨不得穿,捨不得花錢作臉?我勸你啊,女生還是對自己好一點,一旦你累垮了,就會有別的女人,去住你的房子,花你的錢,打你的小孩,睡你的老公,懂嗎?』

你自然有話要説,當年英俊瀟洒的他,今日禿頭大肛腩,你不也是沒厭棄嗎?男人真不是東西。

先别罵男人無情,這事本來互相起點不同,各有職責,就等如他不會介意你事業無成一樣。試想他繼續英俊,只是無心工作,終日拿政府支助金吃喝玩樂,相信你走得比他更快。當然,這時候你一樣會覺得,這男人真不是東西。

弔詭的是,留在家裡會變黃面婆,要保持貌美如花,只好外出工作接觸社會。反正,你就不可能全職只顧容貌。

CoCo Chanel 有一名言,她説 A girl should be two things: classy and fabulous。

要做到,只留在家是不行的。

你説做女人辛苦要身兼兩職?不是的,男人如只顧賺錢不理家人,不也是不行嗎?一個美滿的家庭,除了是他工作後的避風塘,對他工作的形象也有大幫助,君不見那些政要總愛帶家人上台以表現他親和的一面嗎?

説到底大家還不是兩方面都要兼顧,只是重點有異而已。

辛苦大家了。

 

起床

聽人説,假如一個男人對女人說:「我想和你一起睡覺」,那這個男人就是一個流氓。但是,如果他說的是:「我想和你一起起床」,那他就是真的愛你。

一起起床嗎?一幕幕電視電影鏡頭浮現腦海,一對俊男美女(大多是金髮外國人)在比 King Size 還大的床,雪白得耀眼的床單上,在温暖的晨曦下,美女在俊男的懷中轉過頭來,張開眼睛,看見俊男已經一直都在凝望著這睡得有點傻氣,自己心愛的女人。美女擁抱俊男,送上一吻,在他耳邊輕聲說句早安親愛的,便轉身下床,穿上俊男的筆挻的白襯衫,去為他弄早餐。俊男看著襯衣下修長的腿,踏著輕鬆的步伐,消失在睡房門後,他笑了。

現在,讓我們看看現實的情況。

老公老婆在 3 呎半的床上熟睡,鬧鐘響起,夾雜著街上傳來的車聲。老婆踢了老公一下,沒反應,又再踢一下。老公把鬧鐘按下,伸個腰,努力地逼自己坐起來,睡眼惺鬆的他走到只在兩步之遙的洗手間梳洗。這時老婆跟著也起床,從他身後行過,一屁股坐在厠所回應大自然的呼喚。十分鐘後兩人一起出口,乘升降機落到地下,兩人揮一揮手,目光第一次接觸。老公走向左,老婆走向右。他在地鐵裡的麵包店買了個香腸包,她則忙著在到達公司前完成她的化妝。

不是要否定什麼,現實自然也可以幸福,另一種幸福。

浪漫最多只偶一為之。

夢少發一點,現實的打擊就少一點,你,自然也幸福一點。

維港

距離音樂會還有大半個小時,反正是等,從文化中心走出來,在海邊呆一會,看一看。

海濱廣場佈滿了遊人,大家都在等那個什麼「幻彩詠香江」的表演。

找了一個遊人較少的位置,憑著海邊的圍欄,望過去對岸這個國際知名的香港夜景。

這個所有遊客都會專誠來看的夜景,身為本地人,見得太多,反而沒有好好的去把它看一看。

從右面看過來,遠處看到紅色的信德,往左一點的是那個會不停變色的中環中心,之後便是 IFC 了。這個香港最高的大廈,頂著一個略厭太亮的皇冠,帶點傲慢環顧著四方。

再過去便是中國銀行大廈,這座被稱為「刀」的建築物,全身不停地閃動著,像害怕别人看不到她今日的偉大,只好努力地叫嚷著。

再向右看座落灣仔北的中環廣場,她曾經也是香港最高的大廈,如今只孤單地在灣仔遙望著。

咦,說起最高的大廈,康樂大廈在那裡?目光向右移,找到了,沒有什麼燈光,高度更沒有 IFC 的一半,昔日香港最高的摩天大廈,今天只能縮在一角,不刻意找還見她不到。她,今天叫怡和大廈,往日的光輝只能在名信片上去回味。

是啊,看到的都是亮麗的,在它們的照耀下,誰看得見暗淡的其他?誰又會在意這些其他?

渴望

讀到作家深雪在她的微博這樣寫道:「女人最渴望男人做些甚麼,我回答你。『女人最渴望男人對她的渴望。』這個男人對她充滿熱情,她就是他的渴望。他追求成就、榮耀、金錢,同時候也追求她。這個女人,是他渴望得到的閃閃金獎座。」

如果說白一點,廣義而言就是喜歡有人鐘意有人追。當然不是不管誰人追求都喜歡,對追求者的容忍情度視乎她對他的感覺。有好感的,送花約會皆可接受;討厭的,請你最好還是默默的從遠處暗戀吧,她知道就好了。

位處中間的追求者,沒有表白過,大家只是口裡不說,心中明白的,這群人,正是她的觀音親兵。

他們沒有入幕的機會,連候選人也未必夠得上格。但既然是觀音兵,只好全心全意供奉,至於那甘露嘛,也不輪到你來嘗,大家永遠只是『朋友』而已。

或者有一天,觀音會大發慈悲,接受了其中一位信徒。但多本只是充當水泡一職,當真命天子出現時,她還是會放下水泡回到岸上去,把你貶回觀音兵去。

有些女人可能會說,『我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沒有觀音兵』。我看一是大姐你曲高和寡,沒有人懂得欣賞你,再不就是你自欺欺人,不把那幾個『好朋友』計算在內。

當然,男人也是一樣,分別可能是清高的男人不多,偶爾會玩玩其中一些佛陀兵,女的卻多半不會。

至於狹義的說,她要的就是要她的男人緊張她,愛護她。

但這還不止,她要的是渴望她。

所以深雪又説:「憂傷的女人,就是不被男人渴望的女人,她不被關心、不被想念,然後,她就在男人的冷待中枯萎。」

可惜,渴望一詞的定義本身,就只對未得到的人、物而言;得到了的不應叫渴望,至多叫珍惜。

你要枯萎,可也真有點自討苦吃的味道。

女人要求你的男人對你激情常在,卻怪男人希望你美艶如惜太膚淺,這是甚麼道理?

結果,愈來愈多的婚姻不順。

我知道一定又有人叫我不要再分析了,愛情,是應該用心去嘗。

我知道,所以也知道自己很難有機會享受幸福。

恐怕,幸福總是只會藏在糊塗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