紆尊降貴

兩個人走在一起,總有鬧彆扭的時候。

尤其是當一方做了一些以前不會做的事,如今做了以取悅對方,卻又得不到預期的欣賞的時候。

這時候最常聽到的便是:「你知道我以前從不做這個嗎?」

什麼意思?

意思就他或她從來不對前度做,現在卻做了,表示對你特別待遇,有必要獎勵。

又或者意思是他或她如今紆尊降貴,惠賜了你這個王八,你怎麼都沒有感激流涕,不知所云呢?

性質差不多的是:「你知道以前有什麼人追求過我嗎?」

意思仍然一樣,告訴你要感恩。

亦有一些是:「他的老公會幫他老婆怎樣怎樣,你便從來不會了。」

這不再把你和前度或曾經的追求者比較,而是用別人的另一半來衡量你。

每次我聽到朋友跟我訴苦說出這種話來便莫名火起。

「如果他這麼不濟,那分手吧!」

「我又不是這個意思…」

「不是這個意思便不要老掛在嘴邊,放在心上。你那知道別人的前度怎麼樣?你那知道別人沒有對你做以前不做的事情?」

「他又能有怎麼樣的前度了。」

好吧,我決定閉嘴了。

只是奇怪,你當初為什麼選擇了這個「不濟」的男生,難道都忘記了?

為什麼不去接受那些出色的追求者呢?

你做了些什麼的希望能得到適當的反應這我可理解,但拿前度,甚至還未曾是前度的追求者來比較,我可不贊同。

你的前度如何,關他屁事!

分手吧,我不想看見他受你尊貴的罪。

别人的幸福

近日在網上流傳這樣的一段文字:

* * *

1.上學時,一個女同學趁小長假到外地與男朋友小聚。聽說她是坐了二十幾個小時的硬座去的,同學忍不住說了句:我要是她男朋友一定給她買臥鋪!沒想到此話傳到該同學耳朵裏,讓她很難受。

雖然幸福要靠每個人自己心理調節,但是自己也要學會不去驚擾別人的幸福。

2.路邊有一地攤,擺地攤的是一個中年女人。一個中年男人騎著自行車過來送飯。他一下車,就謙意地笑道,對不起,來遲了,餓了吧?女人抬起頭,看到男人,眼睛裏閃過一絲亮色,笑道,不急,還早呢。男人憨憨地笑笑,從自行車車簍裏拿出飯盒,坐在女人身邊,說道,快吃吧,不要涼了,我陪你一起吃。

這時,地攤前走來了一個中年大嫂,她將頭伸向女人的盒飯裏,發出驚訝地叫聲,哎呀,我的大妹子啊,你可真苦啊,你吃的這是什麼菜啊,一點油水也沒有,這怎麼能吃的下去啊。說罷,嘴裏還不住地發出嘖嘖歎氣聲,臉上露出譏諷的神色,扭著肥胖的身子走開了。

女人端著手中的盒飯,愣愣地望著胖女人的背影,眼睛裏噙滿了淚花,那眼淚叭嗒叭嗒地滴落到手中的盒飯裏。身旁的男人眼圈也紅紅的,捧在手裏的盒飯,再也沒有情趣吃上一口了。周遭的氣氛仿佛頓時凝固了似的,讓人透不過氣來。

3.兒于考上了大學,雖然是一個普通的大學,但是全家人依然感到很快樂很幸福,一點沒有感覺到有什麼遺憾的。父親對兒子說,兒子,你比你爸和老媽都有出息了。我只上了小學三年級,你媽才小學畢業,你在我們家可就是狀元了。兒子羞澀地笑了。笑的很甜、很舒心。

全家人帶著一種幸福和喜悅的心情,送兒子到車站上學去了。突然,有人拍了他一下肩膀。他一看,原來是自己的一個熟人,也來送兒子去上學。熟人問,你兒子考上什麼大學? 他剛說出校名,熟人臉上立刻露出驚訝的神色,說道,你兒子考的這是什麼個大學?那個大學上了也白上,那個大學畢業的學生根本找不到工作。我兒子可比你兒子強多了,他考的可是名牌的大學,畢業了,人家單位都搶著要,月薪最少八千塊啦。熟人的臉上露出輕蔑的神色,說罷轉身走了。

他們望著熟人一家遠去的背影,目光一下子黯淡了下來。剛才一家人的幸福和甜蜜,被熟人嘰裏呱啦一陣連珠炮似的自問自答,蕩然無存,心,從火熱降到冰點。再看帥氣的兒子,眼睛裏也噙滿了晶瑩的淚花。

* * *

文字的作者告戒我們,不要打擾他人的幸福,幸福也是一個人的隱私。在你眼中看的是一種苦難,在別人的心裏也許正是一種幸福。這種幸福,無關榮華富貴、無關名譽地位,有關的,只是一種心靈感應和默契。這種幸福,像花兒開放一樣,悄無聲息,但卻將馨香,在彼此心田裡纏綿、漣漪,化作了生命中的一種永恆和地久天長。

我們該好好學習。

首爾

因為農曆新年期間中國人的地方許多商店都休息,又不想到東南亞國家渡過一個流汗的春節,中、短途便只剩下日本與韓國了。

但日本在新年時候實在貴得不合理,韓國雖也比正常旺季的價錢高六、七成(可憐的我從未享受過淡季的優惠價格),但總算仍能勉強接受,所以新年來韓國似乎變成了定律。

回想一下,春節來韓國未必有雪,秋天的紅葉卻已掉光,櫻花卻又未開,實在不是個好時候。唯一便是可能春節購物有折扣,但韓國東西本就不貴,我亦不購物的,對我便無關痛癢了。

不過自己反正從來沒有刻意去配合某地的節日喜慶而出遊,便隨心好了。

其實首爾市區的什麼洞什麼宮,去一次基本上已可以把大部份 KO 掉了,所以今次打算都向近郊走,晚上才回到市區吃飯喝咖啡。

在 30 號當晚下班回家收拾行李,乘坐零晨 12 時 30 分的航班,大約當地時間 4 時 50 分步出機場。機場快線 5 時 20 分左右開出第一班,剛剛好。

但不知為什麼差不多全程航機都遇氣流,顛簸得要命。

到位於明洞的酒店,打算先放下行李,怎料接待的見天還未全亮,外面又只有 -3 度,竟讓我提早入住,雖然我都不留在房內的,但這服務確實值得一讚。

到步第一餐又到了「藥泉」吃蜆粥,本來這裡多是日本客人,可惜來時三桌中有兩桌是中國遊客,看來這店也被攻陷了。

第一天先到附近的「昌慶宮」(창경궁 Changgyeonggung),再漫步到東大門新建成的「歷史文化公園」,怎料原來仍是未完工,只好看外表吧。

吃過飯後到首爾大學逛逛,再到附近的「冠岳山公園」散步。這條步道很短,難度低,故非常多人,秋天時候滿布楓葉應該很漂亮。

晚上到一般的燒肉店吃晚餐,點了燒肉後看見一客像醉蟹的東西便點來一試。這度「醬蟹」上桌後店主把蟹背的羔和白飯撈在一起,我嘗了一口,哇,好吃得很,餘下的部份直接吃也十分鮮美。

第二第三天都下雨了,看景色是失色了八成,但總不成一天到晚都泡咖啡室,便照樣出發。

「鳥耳島」(오이도 Oido) 其實不是島,只是沿海的防堤道,魚市場和被一部韓劇帶紅了的燈塔。景色還可以,海鮮卻比「鷺梁津」好得多,但從首爾坐一個多小時的地鐵,再轉 30-2 號巴士約 25 分鐘的車程,在下雨的今天,我是覺得不值得。

「日出湖水公園」(일산호수공원 Ilsan Lake Park) 在「鼎鉢山站」(정발산역Jeongbalsan Station) 不遠,環境不錯,可惜時候不對,和其他地方一樣,深秋或者隆冬應該會更適合。

這裡的西北方正是 Heyri Art Valley 所在地(路經發現樂天超級 Outlet 也在路上,可一并處理),是一個由眾多美術館,咖啡室組成的社區群,非常適合殺時間。花一個多小時來這裡便值得了。

第四天沒有下雨,但溫度降且有風,在街上的時間變得辛苦難受。沒有戴手套的手,每當有電話信息,或看地圖時,都會凍得很疼痛,而面上露在空氣中,只好把領巾包著嘴臉,活像阿拉伯女子。

早上先到漢江上的 Floating Islands (세빛둥둥섬) 看看,其實是三個美術展覧多功能建築物,以花籽,花蕊及盛放的花作主題,非常特别。

下午到「南漢山城」(남한산성입구 Namhansanseong),各古建築物散落南漢山各處,景色非常好,亦造就了郊野徑,遊人眾多。

最後一天如常留在市區美術博物館遊,轉眼又得回到現實去。

p.s.

2015.02 首爾

2010.01 – 首爾

2011.06 – 釜山

2013.02 – 首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