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

今年聖誕假期難得沒有出國,但在香港滿街是人,真的不太習慣,忍了兩天,還是要找個地方出去走走,抖一抖氣。

本來看見朋友之前去廣州從化石門國家森林公園的照片,景色非常優美,正是個好去處,但後來發現去那裡的交通不很方便,時間不多的話可能會有點太趕。

在地圖上看見從化不遠處便是惠州,上網查一查看,首先便發現香港原來有直通巴士到惠州,不用先去深圳再轉火車,便即刻決定是次的目的地。

早上九時在油麻地上車,巴士途經葵涌、沙田,一小时後到達沙頭角口岸。當天過關的人不多,過程尚算順利。之後再改乘另一部巴士到惠州,車程約兩小時,最好用來睡覺。

惠州,聽說又稱鵝城,因為傳說中仙人乘木鵝翩然而至而得名。

惠城區主要的景點就是西湖,由豐湖、鱷湖、平湖、菱湖和南湖等組成;北面還有湯泉,地如其名是泡溫泉的;南面大亞灣,有古城有海景;西面是羅浮山,是道教名山。雖然南北車程都是不足一小時,本來不算很遠,但惠州沒有地鐵系統,要四處跑便會有點難度,還是先看情況再決定好了。

巴士的終站在西湖畔的康帝酒店,一下車便看見一座大城樓,叫朝京門。站在朝京門下面,前面是東江,背後是西湖,這城門還真懂得選地點耶,享了六百多年的好風水。

走不遠便看到一條步行街,還是先找吃的吧。可惜不像一般的步行街,這裡的都是商店很少吃的,那只好先集中精神欣賞西湖吧。

西湖面積為 3.2 平方公里,沿著西湖漫步,湖景真的很美。湖中有很多小小島嶼,偶爾還有候鳥飛翔。好些築有堤壩石橋把它們連接起來。湖邊堤上都有石椅供遊人休息,氣氛非常悠然。

湖邊有很多人垂釣,看一看湖中並沒有較大的魚,看來他們較多是為了打發時間吧。

就這樣便逛了兩個多小時。

肚子餓了,回到市區隨便找一間飯店先吃點東西,看見一間叫湘妃樓,便走進去,門口的一度告示卻嚇我一跳,告示竟說不招待日本人!

飯後再逛了一會,最後還要是決定不留夜了。大亞灣還是留待下次吧。

Advertisements

太不容易

傳統智慧要求男女雙方要門當戶對,正所謂竹門對竹門,木門對木門。但這種想法,我猜除了某些豪門大族外,今時今日還相信的人應該不多了。

但家庭對個人的影響還是很大的,只是不自覺吧。

一個人的性格,往往源於他的成長過程。

例如家人如果從來就不去大排檔,因為怕髒,他自然也就只會去餐廳吃飯,跟喜歡路邊風味的你,就可能會合不來。

不是説他看不起大排檔,他只是覺得不夠衛生,自己不吃也不想你吃,他擔心你的健康。

你卻心裡認為他婆婆媽媽,你吃了二、三十年不是生龍活虎嗎?況且那鑊氣不是一般餐廳能造得出來的,風味更完全是兩回事。

你不是不到餐廳用饍,你也愛法國菜,但閒時也愛去吃點地道小炒,街頭小吃,偏是他這麼多說話。

他很愛運動,你説你也愛。他特別喜歡馬球和划艇,這些你想也沒有想過。

這些分別你要面對的還有許多。

另有一個比較少人留意的因素是,就算大家長大的環境差不多,兩人家中的排名也有很大的影響。

家中的老大,生活通常比較規矩,自律性強,也較整潔。性格上重原則,支配慾亦强。幼子卻一般比較隨性,待人也較平和。

長子和長女走在一起,雖然性格、處事相近,但雙方都習慣了強勢,一是不衝突,一衝突起來卻互不讓步,小事化大。他們有時可以跡近古板,受軟不受硬,如果兩個皆如是,吵起來時和解便難比登天。

那長子(女)配幼女(子)應該可以吧。本來是的,但幼女的隨性處事,卻常會令長子看不過眼,甚至無名火起三千丈。

大至人生方向,小至如何放置用完的牙刷,都可以生事端。

那不是怎樣都不成嗎?

本來,兩個人走在一起,就不是容易的事。

朋友

一天友人突然問了我一個奇怪的問題,他説:「什麼是好朋友?」

我還未想到該怎樣回答,他已經又問我有沒有曾經寫過有關的題目。

我想一想,好像真的沒有寫過一篇關於朋友的文章,勉強要說便是在 [4/10/2011] 中曾略談一些。

他會問這樣的問題,當然是因為有好朋友的行為令他失望,進而使他對好朋友這定義存疑。

那朋友究竟是什麼?

《牛津字典》定義 friend 為 “a person with whom one has a bond of mutual affection, typically one exclusive of sexual or family relations”

《維基百科》這樣寫道:「朋友是指人際關係已經發展到沒有血緣關係,但又十分友好的人。真正的朋友通常會對對方誠實、忠心,以及先為對方著想。他們的興趣可能很相似,而且可能經常一起活動。他們亦可能互相幫助,例如聆聽對方煩惱和給對方建議。對於大部份人而言,朋友是能夠信任的伙伴。」

抄下這兩段文字,發覺除了幫我騙點字數外,幫助好像不大。但《維基百科》為字典的定義加上一點補充,就是朋友之義 — 誠實和忠心。

本來嘛,誠實和忠心應該是不用說的了,不然還算什麼朋友。

如果要稱得上是好朋友的話,要求自然更高,除了忠誠外,還得在精神、實質上互相支持。

更上一級的就是知己、兄弟或姊妹,能進身這個級數的,更要不論對錯,同意與否,都能在給予勸諫後全力支持,甘苦與共。

看過這三個粗糙的分類,回想一下,你便會發覺一般人工作多年,認識的沒有一千也有數百,但算得上朋友的可能沒有幾個,更枉論好朋友、知己了。

那一堆,原來都只是「認識的」。

在認識的人當中,有些會較親密,通常是比較合得來的同事、同學之類,姑且稱之為「同伴」。

「同伴」通常是「一輪輪」的,某段時間很要好,隔些時間又會變得亳無聯絡。大多數在轉工或畢業時,三個月後還會聯絡的實在鳳毛麟角。

但正因為在客觀環境下,與同伴相處時間最多,而那段「一輪輪」的時間其實可以很長。又或者因為大家目標一致,著實有機會升級至朋友。但這時候也正正最容易令人錯覺以為他已經是朋友了。而也正是這個時候,最容易令自己失望。

其實只要保持清醒,不輕易將同伴升級,你也就沒那麼容易受到傷害。

 

p.s. 各位讀到這文章的朋友,你們全都是我知己、好朋友,不用問我了。

天真

看到這樣的一段女性獨白文字:

「我想要的未來,有房子住,不用多大,最好窗外有陽光;早晚有酸奶,一天能吃上一個蘋果,有鍋給我煮湯,偶爾能逛逛公園,一年能陪爸媽幾次;有工作,有單反,有書看,有歌聽;朋友偶爾奔過來聚一次,偶爾能到處走走。這樣,就很幸福了。」

告訴我,你看過後的反應是什麼?

年輕一點的應該會較有共鳴,認為這些正是她們一直要求的,拜金的女子始終是少數。

成熟點的則比較有可能對之嗤之以鼻,覺得這只是小女孩天真的浪漫想法。畢竟,飲水不會飽。

我們每個人都經歷過這些念頭,年輕時愛情至上,喜歡便是,其他的一切,管他!

年長了,你愛說變得成熟也好,現實也好,反正面前問題一大蘿,考慮一大堆,愛得退守在後方,變成奢侈品。女人較男人早熟,自然容易被同齡的冠上拜金的稱號。

到人老了,一切皆變浮雲。什麼金錢名利,都不及老伴耳邊半生的囉嗦。也不知是看破,還是返撲歸真。難怪人們常説,對乎老人家跟對乎小孩子的方式,其實一樣。

但如果想深一層,未被污染的年輕人,與看盡紅塵的老人,看法竟然一致,是否表示,我們這些成年人努力拼命爭取的,可能其實是錯的?

我們覺得年輕人天真,老人家麻煩,卻原來自己才在業障中,看不清人生真締。

當然就算這是實情,一個人的醒覺並不足夠。最少要兩個,最好有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