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綁架法治

一篇大陸「南方周末」的報道《刺死辱母者》,引起大陸各方面的廣泛討論。

事情簡單來說,就是一名山東女商人蘇銀霞,向地產公司老闆吳學佔借了 135 萬,月息 10%。在支付本息 184 萬和一套價值 70 萬的房產後,仍無法還清欠款,結果遭吳學佔及其手下暴力討債。

暴力討債本來也並沒有什麼大不了,問題是過程極不人道。

他們將蘇和她 22 歲的兒子于歡囚禁在公司接待室,辱罵、抽耳光、鞋子捂嘴、頭被按到馬桶里逼著吃屎、用煙頭燙胸部等等的屈辱。其間更有人脫下褲子,掏出生殖器在蘇銀霞的臉上磨蹭。而這一切都是當著于歡的面做的。

接到報警後民警到場,卻只是輕描淡寫說了一句「要賬可以,但是不能動手打人」,隨即便離開。

看著警察離開,情緒激動的于歡站起來往外衝,被吳學佔的手下攔了下來。混亂中,于歡從接待室的桌子上摸到一把刀亂捅,把四個手下捅傷。結果一人死亡,兩人重傷,一人輕傷。

聊城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于歡故意傷害一案。爭議點在於,是故意殺人還是故意傷害,以及是否構成自衛。

法院認為,于歡面對眾多討債人長時間糾纏,不能正確處理衝突,持尖刀捅刺多人,構成故意傷害罪;鑒於被害人存在過錯,且于歡能如實供述,對其判處無期徒刑。

為何不認定是自衛呢,法院的解釋是,雖然當時于歡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也遭到對方侮辱和辱罵,但對方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經出警的情況下,于歡及其母親的生命健康權被侵犯的危險性較小,「不存在防衛的緊迫性」。

好了,看到這裏,大家應該都猜到為什麼民眾有這麼大的反應:官匪一家親。

大部分人都認為于歡沒有錯,甚至覺得他有血性。

天道大於法律。當保衛母親等同犯法,可恥的是這個國家的法律。

當然在大陸的制度下,得到這種結論並不出奇。

但假設這宗案件發生在一個法治完整的國家,也撇除警察的異常表現,在法理上這判決雖然有點不近人情,但並不能說十分不正常。

判處傷人而非殺人罪,及不接受自衛這抗辯理由,實在沒有什麼好爭議的。再說,我們並不知道庭上的證據如何。

法律不外乎人情,卻可在判刑上下手。

判無期徒刑,確是有點重,但以道德綁架法治,卻並不恰當。

Advertisements

政治眼鏡

近日幾宗案件,因為涉及年前佔中,各界對判刑都帶上政治眼鏡去看。

判無罪的,又或者判得輕的,那法官便被打成「黃絲」;反之則被視作「藍絲」。

現在連那個狂人總統也將法官的判決政治化。

法官也是人,有政治立場並不出奇。

在其處理案件時有點影響在所難免。

但這和各法官有不同性格沒有什麼本質的區別。

有些是「釘官」,定罪比率偏高,判刑偏高;也有些是笑面虎,有些像母親教子女的,有心軟的。

難道釘官必然是藍絲,心軟便是黃絲?

反過來說如果被告的是警察,釘官又變成黃絲了?

作為業界一員,我仍然對法庭和法官的獨立性有信心。

也不希望看到人把任何判決政治化。

兩岸四地

那天在電視上聽到節目主持人用「兩岸四地」來形容中、港、澳、台四地。

本來一直常用的是「兩岸三地」,包括中港台。澳門,在政治上似乎一直不被重視,有一點被忽略了。

從大陸的角度,港澳本是一體兩面,什麼港澳同胞,在海關也另設有港澳通道,以和大陸本土人士區分。

畢竟,中港澳所用的出入境證件不同,亦是三個獨立政治實體,各有不同的法律、制度、貨幣,就像台灣一樣。

各地的人要出入境,都必須用各地各自的「通行證」或護照。並不像北京人去上海市,台北人去高雄市一般的飛機火車直達就可。

大陸的手機到了港澳台便當是海外漫遊,這也不必多說了。

就是中國的某些半官方網站如百度地圖和大眾點評,也會把港澳台列作「海外」處理。

IMG-20170312-WA0001IMG-20170312-WA0000

當然,在大陸而言,港澳台仍都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部分」。港澳沒有可能不承認,至少暫時不行,而台灣嘛,既不敢正面反對,也不願承認,期求馬馬虎虎的不提便是。

不排除有些老台灣可能倒過來認為,大陸才是台灣不可分割的部分,只看何時可以去收回它。

三地當中,澳門最乖,從不讓主人粗心。

連參加奧運會,也不會分開設隊。反而港台都有自己的隊伍:中國香港和中華台北。台灣這「國家」,比香港確實強點,至少能棄「中國」而用「中華」。

現實是,香港憲制上屬於中國,這並沒有什麼可以爭議的。但香港人不是大陸人,語意上和 1997 年前香港人不是英國人一樣。

就是大陸人,頂多說香港人就是中國人,也不致於叫香港人做大陸人。中國大陸和中國,一狹一廣,畢竟有別。

分別是,你叫香港人作英國人,我猜大都不會有什麼反應,但如你叫香港人作大陸人,大部分應該都會有反感。

正如台灣人不喜歡被老外誤會是 Chinese 一樣。

但為什麼呢?

要不香港人去反思,要不大陸人去反省。

我這裡,沒有答案。

 

矛盾文化

自己間中也會跑到深圳的「華僑城文化創意園區」,看看有什麼展覽,順道喝喝咖啡、看看書。

有時候在周末這裡會辦一些創意市集,參與的看來都是些想創業的年輕設計師、工匠等等。

這些年輕人,很多還真的有個設計師的模樣,也能感受到他們的朝氣和熱情。

事實上,這種創意市集在許多深圳的大型商場也常會舉辦。

img-20170304-wa0001

這时候我便會想,香港的創意產業從來都只是說說而已。大陸的市場確實比較寬闊,亦更有活力。

香港在這方面真的是比下去了。

逛罷坐在咖啡店,這時有一對年輕夫婦帶著兩個孩子推著嬰兒車進來,在靠近門口的座位坐下。

嬰兒車,就放在路中央。

其間有客人進出,但都只繞道而行,並沒有任何不滿。而那對夫婦,自然也不會什麼感覺。

img-20170304-wa0000

好像這種沒公德心的行為已經司空見慣,大家都把它當成正常行為了。

心裏自然又對大陸人的行為感到不爽。

面對大陸文化,便總是讓人有這種矛盾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