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戰】

近日港産片【寒戰】的風頭十分之厲害,上周看了,本來沒有什麼想要寫下來的。

今天朋友問我看了【寒戰】沒有,覺得怎樣。我說還好,但不要把它和【無間道】比較。他說:「是【寒戰】比【無間道】高明嗎?」

我一聽到朋友會有這樣的一問,便答道:「由此可以證明,【寒戰】的市場宣傳包裝做得真的很出色,非常成功。」

電影圍繞一次所謂的恐怖活動,帶出下任警務處長兩個熱門人選李文彬(梁家輝 飾)與劉傑輝(郭富城 飾)的鬥爭。

本來已經出色的宣傳,在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公開質疑電影的真實性後,只能更加火熱了。

葉提出幾個戲中不符現實嘅地方,例如警務處的高層可以投票決定誰來當代理處長,便衣和軍裝各擁山頭拔鎗相向,在現實中便不可能出現。

警務處長本人更不會親自落場開鎗捉賊!

如戲中的重大嘅保安事故,現實上應由特首親自主持,啟動保安委員會,由政府高層制訂應對策略。警隊則只會負責執行,不可能由其全權安排 。

戲中楊采妮陪同局長一同會見記者亦與現實不符,陪伴在側的應該是所屬新聞官云云。

當然,戲中有映射曾前局長只顧把賬目做得亮麗,也有一句「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的對白,在今天的政治氣候裡,很容易引起觀眾的共鳴,更造就了「不可不看」的感覺。

但平心而論,不著眼那些所謂的繆誤和那一句對白,【寒戰】除了是一部普通的警匪片,我看不到其他特別的地方。

它熱鬧好看不錯,梁家輝演技更不容懷疑,在那 102 分鐘裡你應該不會感到沉悶。但【寒戰】亦僅此而已。

就是杜琪峰的「警匪、社團小品」,想傳達的信息含量,也比【寒戰】多得多。

【寒戰】的成功,在我這電影外行而言,是廣告市場的成功,與電影本身,關係似乎不大。

Advertisements

中層上班族

朋友在訴苦,說因公司測試新的電腦系統出了很多狀況,導致下級同事怨聲載道,不停向他投訴,上級卻又在另一頭施壓,就像所有責任都全在他身上。

他說,大家都在責怪我,可是我只負責執行而已,電腦系統又不是我挑的,他們有不滿都向我吐,那我的苦處又有誰體諒呢?

這其實是很典型中層上班族的困窘。

剛出來社會當最低層時,什麼都得做,看著那個經理好像什麼都不用做幹似的,工資卻又比自己高,平日則只會指指點點,對著老闆又恭恭敬敬的沒半點骨氣,心中老總是瞧不起他。

但工作一段時間後自己也上到那個位置時,便領略到當夾心階層的苦況了。

中層,就是兩頭不到岸,上下不是人。

如果說工資包括了被罵的難受,中層多領的工資,就是因為他們得承受兩邊的氣。

決策輪不到你,日常運作又總不成全部由自己親手做,成果又總是跟心目中的標準差那麼一點點,回頭上頭不滿意自己還得解話,回來更要鼓勵下屬繼續努力,不然他們作反起上來,想必又是你這主管的管理能力太差了。

這等皮肉錢,也不容易賺。

世界末日

前天和朋友聊天,聊到有說今年 12 月 21 日是世界末日這上頭去。

本來世界末日這回事,差不多每年都有新的預言,大家已經見怪不怪,誰也不會當真。

朋友那時候在說近日工作很忙,我説如果下月真的是世界末日的話便不用再為工作煩惱了。

朋友説:「如果是真的,現在應要好好把握時間。」

我打趣説:「對呀,把握時間完成所有個案。」

朋友答:「不是,是去做高興的事!既然都末日了,個案如何有分別嗎?」

這時我想起了一部不久前上映的電影【末日倒數緣結時 Seeking a Friend for the End of Time】。

電影其實就只是 Dodge (Steve Carell 飾) 在世界末日前的三星期裡,遇上 Penny (Keira Knightley 飾) 那淡淡的感情經過。

戲中各人對待世界末日都有不同的反應:到處製造暴亂的固然有,尋歡作樂麻醉自己於毒品與性的亦大不乏人。當中自然也有趕著回家與親人一起度過最後日子的,但大部分人卻竟然仍然如常上班,默默地等候那一天。

就像 Dodge 的公司,留下來的,公司大會議題就是既然 CEO 回家了,CFO 也沒有再上班,問眾人對以上空缺誰有興趣頂上。

Dodge 和 Penny 在公路超速了 15 里,竟然還有警員在當值。Penny 跟警員説既然世界還有幾天便完蛋,我的朋友又需要趕回家,路上亦沒有其他車輛,何不行個方便讓她走?警員想一想,為難的說:「你説得對,但對不起,不能。」結果還把他倆扣留起來了。當時在整個警局裡,就只剩下這個不知是盡責或是傻的警員。

至於 Dodge 家中的鐘點女傭人,一星期來 Dodge 的屋子做清潔一次。兩星期前 Dodge 便著她不用再來了,回家多陪伴家人子孫吧。傭人以為 Dodge 要解僱她,緊張得要哭起來,Dodge 也不知從何說起,只好作罷。傭人知道並未被解僱,喜滋滋的去了,臨行前和 Dodge 説:「下周見。」

末日前兩天,傭人還有來打掃,走時仍對 Dodge 說:「下周見。」

這些人究竟是搞什麼鬼的我不知道,可能是盡責,可能是無聊,甚至或許是孤獨一人沒有要去見的人,也許是心靈空空的沒有想去做的事。反正,他們選擇這樣過最後的日子。

以戲論戲,這電影真的沒有特別的地方,但作為朋友與我聊天的內容作個注腳,卻適合不過。

如果真的是末日,我就會……

東龍洲(東龍島)

一直都沒有寫過在本地郊區的遊記,今天去了東龍洲(又稱東龍島),卻想寫上兩句。

東龍洲屬西貢,位於清水灣與石澳之間,雖然較接近西貢,卻需由西灣何碼頭或鯉魚門三家村碼頭乘渡輪前往,船程大約三十分鐘,到東龍洲南堂碼頭。

出發前如常上網找資料,知道東龍洲有兩條路徑。

一條在碼頭向左東北方向,經【假日士多】到【炮台營地】,【潛龍吐珠】便是在營地的正下方,【佛堂門燈塔】亦在這個方向。

另一條向右西南方走,經【瞭望台】、【古石刻】、鹿頸灣上行到山頂直升機坪及發射站。

而在發射站有小徑下降至【炮台營地】,但頗具難度。

以上便是我到達前查到的資訊,沒有錯,我卻有點補充,應該對初次去的人有幫助。

左行一段是絕大部分遊人會選擇的方向,路程非常短,十多分鐘便由碼頭行到炮台營地。

但通往燈塔的路呢?原來是藏在假日士多的後面!你得走進店裡,在洗手間旁的小路出去,兩分鐘便來到這個小草原平台。燈塔向著清水灣半島,景色不錯。平台也有人在露營,不用到炮台營地跟别人擠。

營地有四個小徑,在入口的左邊那個會領你到一個小平台,左前方的則通往古炮台遺址,正前方往【潛龍吐珠】,而右方出口就是往山上的方向,一出小徑會看見攀石熱點。從這裡亦可回望到【潛龍吐珠】。

至於向右走的一段便長得多了,而且是向上行,大部分人到古石刻(距離碼頭大約一公里)便回頭向士多及營地方向去。

如果一直向山頂發射站走的,差不多每一個都是打算從小徑下山至營地作環島一周之舉之仕。

碰巧今天我選擇先向營地走,結果上行山頂逆走環島。

一路上沒有指示,也沒有像其他郊野徑般得有心人在路邊留記號提示,很多人或者根本就不知也不會向山上走,而且在營地起點處亦看不見路。我向上走,本來只是想去探險一下四處看看而已,後來看到有人從山上下來,才決定往山上跑的。

一路上亦只有我是向上行,沿途碰到十多人都是往下行。

或者你會以為下行比上山容易,所以大家才會選擇這個方向,其實我覺得不然。

上山自然好像感覺會比較累,但下山卻更難行而且危險。此小徑頗為崎嶇,很多地方要手足並用的爬行,在已走了幾公里上山路體力有所下降之際,向下走更容易失去重心跌倒。

所以在起點士多的路牌顯示環山向左走,是有其道理的。

不過不論那個方向,體力要求實在頗高。自己遠足一向不用休息,頂多是放慢一點腳步而已,但行這一周我也得停下兩次讓大腿回一回氣。

另外留意,在碼頭的地圖跟一般地圖是上下顛倒的,不要搞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