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官

法律一向對私務採取盡量不干預的態度,私務就是來到法庭,法庭也只會儘量找出雙方的意願並予以執行。最常見的例子便是法庭對商業合約條文的解釋,既然字面上有爭拗,便只好從與約雙方當初訂約的原意去解釋了。其他法律範圍如家事法,信託、遺產等亦如此。

近日內地有一判決卻提供我們一個有趣的對比。

鄭州一老夫婦,有子女四人,一向相處融洽,他們亦有不時回家探視並提供經濟資助。小女兒因小事與家人鬧翻,於 2002 年離家出走。老夫婦不憤,逐把小女告上法庭去以尋求補償。

在普通法國家這並不成案,兩代間相信並沒有簽訂合約,也應該沒有什麼口頭協議吧。該女兒在道德上固然有責任供養父母,但法律並沒有為此訂立強制責任。

一般來說,法律只會告訴你什麼不能做,而不會告訴你應該做什麼。

但鄭州法院卻判女兒每月需向兩老支付二百元,並需最少每兩周回家探望一次!

女兒不服並意圖上訴,卻在法庭的「教育」下,意識到自己的思想錯誤而放棄上訴,並服從一審。

這便是中國獨有的「父母官」意識了。

炒賣

中國人的家庭觀念很強,性格也比較踏實,總認為有必要擁有自己的物業。在投資上總覺得投放金錢在股票市埸便是炒作,便是短線,買樓才是正途。就是很多人今天醉心於股市,也只是為了賺取將來買摟的首期罷了。

先不要說買樓的成本和擁有物業的種種支出,也不考慮物業所能提供的主觀安全感。試想常人會投放總資產的多少去投資股票。三成?五成?七成?甚至全部?再想想買樓的話又如何?常人一般皆做七成按,新樓盤還可做九成,那其實便是所謂的炒孖展了。以一成的資金去做十倍的買賣,且往後的十多二十年還得背上一身子債。

那到底那一種投資才算得上穩健?

玩謝希特拉 MEIN FUEHRER

最近有一套德國電影〔玩謝希特拉〕,片中把戰敗在即時期的德國,尤其是希特拉是個人生活醜化以作笑柄。

從中不難看到德國人的氣量胸襟。某程度上納稅德國的作為是日以曼民族之羞恥,但他們還是能輕鬆面對,拿自己來開玩笑,因為他們明白那只是過去。

何時中國能有一套〔玩謝毛澤東〕上映,中國人才真正的站了起來。

PDVD_002

再談目標

除了目標和手段容易令人混淆外,人們也常把目標跟理想混為一談。目標一般都比較實在,如前所說的生活富足,或名成利就。理想郤大都是一些比較抽象的想法,就像電影〔烏東廚神〕裡的主角,他的理想是將歡笑帶給每一個人,把笑容掛在他們一張又一張的臉上。所以他希望能當一個出色的喜劇演員,遠走美國尋夢。

他看不起老爸的烏東店,但在美國失敗後回到家裡卻發現,每個吃他父親做的烏東的人,嘴角都帶著笑。原來他的理想,父親老早做到了,一直都在做著。

人應該有理想,但今天,很多人已忘了如何做夢。

目標

相信每個人或大或小總有個目標,盡管今時今日這個目標多是與金錢有關,但總算是個目標。

但很多時人們老是分不開「目標」與「手段」。他們會告訴你他的「目標」是當醫生,其實他真正的目標或幫助世人,或生活富足,或光宗耀祖;當醫生什麼的,只是他達成目標的手段而已。

現在大部分人都忘了,努力工作賺取收入其實只是為了得到安定生活的一種手段。年年月月下來,人容易迷失。為了工作卻忘了生活,沉沒在手段當中而未能抬起頭來,看看當初自己定下的目標。

誠而,人心空虛,大家在都沒有目標下,自我價值只好全投放在手段裡去。至少騙得了自己騙得了人。

品味

內地人富有了,藝術品拍賣會也開始進軍上海。有趣的是他們究竟如何看待這些藝術作品。

報章訪問了一些到場的人,其中一個說:「錢多了,人的品味當然提高。我們買汽車、穿Armani,道理一樣。」又有人說:「藝術品令人有藝術修養,所以我來看看。」

不明如何錢多了便會品味提高,而買兩件藝術品又可令修養無中生有,莫非有妖怪附身其中迷惑人心耶。

只聽說過「人到無求品自高」,原來「錢到袋口品更高」。拜服,拜服。

罪人 〔敵對同謀〕

保密責任是律師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專業守則,意讓客戶能在相互信任下暢所欲言,以便律師能更有效率地為客戶爭取其權益。專業守則第八條:”A solicitor has a duty to hold in strict confidence all information concerning the business and affairs of his client …” 而這守則亦最易把律師推至於一個兩難的境地。

電影〔敵對同謀〕裡,一間巨型企業一直強調其產品健康環保,但卻有為數不少用家因使用其產品而患病,逐引起一以億美元計的集體訴訟。大律師行替該企業辯護了六年,其高級合夥人無意中發現原來企業一直都知道所用的原料之一乃可致命物質,良心發現下開始懷疑自己一生的作為,而做出種種古怪言行,甚至打算轉而協助申訴一方。男主角因而需要為他善後,遂引起一連串陰謀。

其實這情況並不罕見。一般人對律師反感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覺得律師會為金錢而漠視公義,「將死拗番生」。這跟對待醫生收費將犯人「醫番生」大大不同。

醫生守則相對單純,就是盡力援救生命便是,至於律師守則呢,分開來看合情合理,合起來再加上律師本身的道德信念,便是一個又一個的陷阱。

律師守則第一條要求律師對客人、律師專業和法庭盡責,但如遇到上述戲中的情況,律師便需要在道德、公義、專業守則與個人前途之間作個決定,而不論最終決定是什麼,他都是罪人。不同人眼中的罪人。

曾經有一客戶向律師甲透露了自己才是某謀殺案件中的殺人兇手,保密守則並不容許律師甲告之第三者,但良心亦不容許他眼看無辜入獄而不作一言,律師甲遂向律師公會申請豁免,申請一直被駁回,最後該客戶在另一案件中說了出來,事件公開了才不再受守則規管,可憐無辜者已服役七年。

這個律師,無可避免地又成了另一個罪人。

l_p1011006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