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

情人節剛過去。每年踏進二月,都是男人頭痛的時侯。

雖然大家心裡早明白,這只是一個商家刻意製造出來的賺錢藉口,但人言可畏,女友在同事面前丟臉,跟著下來的半年可有得你好受。

最近看到一個調查,稱有四分之一的受訪者認為,情人節最大意義在於「鞏固與情人關係」,而收花僅以 1.5% 排在最末。

當你聽到今年一席 5,000 元的法國情人節晚宴都座無虛設,有三成的男仕購買 2,000 元的花束,而一束 99 支玫瑰要盛惠 6,800 元的時候,看到這調查是多麼的欣慰呀。

可是,有受訪男仕認為情人節送花雖然流於形式化,但因為面子問題,仍是會每年送粉紅色玫瑰給女友。

另有受訪女士則認為,女性心底都希望收花,如果有一年突然中斷的話會感到失望。她說:「其他人或者收得太多花,我就希望年年都收花。」

那即是說,男的還是要送,女的仍然想收。

不是只有 1.5% 人認為收花重要嗎?

或者其實這結果正好反映現實。大家腦中明白送花沒意義,大家口裡都說不需要,但大家心裡都想要。

男的,為了活命,也只好照辦。

又或者,情人節的最大意義確實在於鞏固與情人關係,受訪的並沒有說謊。只是,應該怎樣做才能鞏固感情呢?

咦,你還未懂嗎?

 

Advertisements

慈善

看到報導,台灣的【長榮集團】總裁張榮發表示,他身後不會把遺產留給子女。因為他覺得,「小孩有公司股票,可以生活就好,剩下要靠自己打拼,不能指望父母庇蔭,靠父母「涼涼」,小孩就會「抾捔」(即不成材)」。他身後的錢將會全部捐給張榮發基金會,目前已捐了約港幣 34 億元。

張氏現有四子一女,他說,有許多企業家,賺了一輩子的錢,身後留錢或留房子給子女,不幸還會演變成子孫爭產的戲碼。「錢,應在人世間流轉,利益眾生,不應為個人獨享獨有。」

這報導一出來,網絡上的留言意見不一,正反比例相約。

正面的認為他做了個好事,是大善人,乃其他富豪的榜樣。

心存懷疑的會覺得張氏沒有半份誠意,把錢都捐在自己的基金會,由自己人再掌控,實質純粹是避税。要是真的有誠意便應該外捐,而非自己的基金會。

本來,錢是他的,要如何處理實在不關其他人的事。只是此事因為張氏的言論而炒熱了,才會引起網民強烈的反應。如果他沒有說出那一番話,相信大眾對他要成立啥根本沒有興趣吧。

說他把錢放在私人基金是假仁慈,真避税云云。節省税務是必定的了,但是否假仁慈,還得先看看那基金的條款才能確定。

歷來都有富豪成立基金,諾貝爾便是一個人所共知最聞名的基金了,難道我們也要怪責諾貝爾假慈悲?至於近年,比較嘱目的便要數美國首富 Bill Gate 的 The Bill & Melinda Gate Foundation 及富豪榜排名第二位 Warren Buffett 的 Susan Thompson Buffett Foundation 基金了。

這兩個基金都是以慈善為目的的,運作受有關法例監管,透明度很高,看來不像只是一個巧立名目的避稅手段。(慈善基金因為其税務優惠,法律上的監管要求比其他基金高)

當然,節省税務其實也不是問題,將錢投在慈善上,總比送給政府好。

所以重點不在於遺產是外捐還是放到私立基金去,而是究竟該基金是如何運作的。

沒有特地去找張氏的基金資料來看,因為我並不是要評論張氏的基金。

只是想大家在發炮或稱讚前,其實可以先停一停,想一想。

 

選戰風雲

政治,總予人一種骯髒齷齪的感覺。

裡面有太多的權力,無盡的利益。

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都是聖人,儘管可能有好些是懷著熱誠而出道的,但在這龐大的醬缸裡,也不用多久,便變一身烏黑。

在《選戰風雲 The Ides of March》中,民主黨候選人,賓夕法尼亞州州長 Mike Morris〈George Clooney 飾〉,請來年輕有為的 Stephen Meyers〈Ryan Gosling 飾〉擔任競選智囊助手,Stephen 誠心相信,Morris 跟其他的政客不同,不會輕易妥協;他是一個能夠,也將會,改善人民的生活的總統。

政治,既然被稱為一種妥協的藝術,原則便得靠邊站。所謂好壞,分别只是,底線放得有多低。

為了選舉,Morris 已經多次把底線往下移,只剩下最後一道。這丁點的原則堅持,也就是 Stephen 信任 Morris 的原因之一。

後來因為對手軍師的反間計,Stephen 失去了團隊的信任,而被辭退了職務。結果,他用更骯髒的手段,迫令 Morris 就範,接受他的「建議」,放棄大伙兒原來的底線,和人品不佳但却擁有 300 多張鐵票的參議員合作,允以國務卿之位來換取其支持。

最終 Morris 當選,Stephen 也「成熟」了。

Morris 的最後一點原則,就像凱撒大帝在 3 月 15 日(The Ides of March)被背叛者插了23刀而亡一樣,消失得一乾二淨。

當然,那些站在道德高地的,可以大聲疾呼道:「還說什麼底線,不就是放不下名位權力吧,不然怎會接受威脅?是好漢便堅守原則,退下來便是!」

有原則不一定是好人,好人也不一定就是聖人。日劇 Change 中的情節,政壇處男當選還可能不是天方夜談,但感動政治老鬼放下來支持你,則大家只好多睡幾個小時,多做兩個美夢。

不是說這些老鬼一定便是壞人,為理想奮鬥理所當然,為理想傾家蕩產放棄一切,卻又是另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