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書

一天和朋友聊到我大學时候修讀哲學一事,表示他對哲學也很感興趣。

期間我說起一本叫 Sophie’s World 的書,很值得一看。既可以輕鬆讀,也可以無限延伸。思考,本無界限。

朋友明顯也知道這本書,問道:「是那本兒童書嗎?」

我見他知道這本書,心裡喜歡,說:「正是,真好你也知道啊。還有其實 Alice in Wonderland 中也是充滿各種哲學理論的,小書一本,也可以拿出來看一下。」

可是他接著的反應卻回復一般的「正常」反應:「這些兒童書我沒有興趣,有沒有其他入門書可以看?」

我到這裡已經沒有興趣聊下去,亦很順利轉移了話題。

一直認為好奇心是任何學問的原動力,就像傳說中牛頓好奇蘋果為什麼會掉下來。

偏見則人皆有之,尤其當你長大了更甚。我們能做的,便是提醒自己,盡量令它不會太影響到自己的好奇心。

哲學那裡都是,分別只是你如何去看這世界而已。

若連兒童書和學術書的偏見也未能放下,又如何去思考其他問題?

Advertisements

中亞人

每次到大陸的清真牛肉麵店吃麵,總覺得他們長得不像中國人。

他們很多連普通話也說不好,之間交談也是用本土語言的。

如果遠來深圳的也是如此,可以想像留在新疆的人,根本就沒有被同化。

新疆話我當然聽不懂,但音調也不像中國的語言。

聽上來可能更接近中亞語系。當然我也不會任何中亞語,只是主觀感覺而已。

事實上,我一直就覺得,他們血統上根本就不是中國人。

只是政治上他們的地方落入今天中國的手裏,被強行劃分為中國人而已。

語言、文化、宗教、血液,都近中亞而遠中國。

中國人說他們很壞,喜搞事。

我也懶得去解釋。

img-20161119-wa0000

昆明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每年的 11 月 11 日變成了節日。

當然我也沒有把它當真。

不過碰巧在這一天取了休假,自製長周末來雲林昆明玩一下。

一般到雲南都會從昆明一直向大理、麗江和香格里拉玩上去,或者甚至加入西雙版納。但從昆明去大理便要 5 個小時,再去麗江、香格里拉也是以數小時車程算,在時間上實在沒有可能把任何一個地方包括上,所以只好先玩昆明,其實地方有機會才去吧。

從深圳飛「昆明長水機場」需時兩小時多一點,從機場可以坐公車到市區,大約一小時,車費 13 元,坐的士的話就大約需要 150 元左右。

昆明比香港冷一點,我當然亦早有準備。不過昆明早晚的溫差比較大,許多時候下午烈日當空,外套都只得拿在手裏。

酒店我選了在「南屏步行街」附近的,理由不用多說。放好行李便先去找吃的。

在步行街逛了一下,發現一家外表古樸的過橋米線店叫「建新園」,聲稱已有百年歷史,點了一個 28 元的標準過橋米線,味道不錯,尤其喜歡那個湯。後來發現原來「建新園」的分店非常多,有些更是快餐外賣形式的,不知道味道會否不一樣。

昆明好像咖啡店不多,幾經辛苦才找到一家 Zoo Coffee 連鎖店,就算 Starbucks 在這幾天也只見過一次。

先到「翠湖公園」,雖然本來只是一個普通的公園,但由於環境優美,更有為數非常多的海鷗,吸引遊人前來餵食,已經變成了昆明市的一個主要景點。


之後再到「圓通禪寺」、「雲南大學」和「聞一多故居」等,繞行半圈最終回到「翠湖公園」來。


晚上吃了一個手抓飯,雖然鄰座就算點的也只用碗筷來吃,我卻入鄉隨俗,用手抓!

宵夜買了一些雲南特色小吃如燒餌塊、包谷粑粑回酒店享用,基本上全部都沒有聽過的。


第二天先到「滇池」,乃中國第六大的淡水湖。與翠湖公園一樣有非常多的海鷗,當然亦吸引許多遊人餵食海鷗。

之後乘坐纜車上「西山」,就為了一登「龍門」,希望聲價就算不能高十倍,也有那麼一倍兩倍的提升。


「雲南民族村」就在「滇池」一旁,雖然明知旅遊味濃,但既然來了便看一下吧。

最後一天來到「金殿公園」,其中的金殿當年由吳三桂重新修葺,裏面亦有一個「吳三桂與陳圓圓展館」,雖然十分簡陋,但總算是這幾天看到唯一與吳三桂有關的東西。



其實心裏早已奇怪,當年吳三桂鎮守昆明,怎麼可能沒有見到任何有關吳三桂的事物,不知道是否因為他是既是漢奸又是反賊,所以都沒有任何紀念事物。

做人,還是有始有終的好。

十周年

於 2006 年 8月 27 日發表了我的第一篇網誌,轉眼間,原來自己已經寫了這鬼東西 10 年有多了。

我網誌六周年七周年的時候都有寫了點東西,不知為什麼之後便沒有繼續下去了。

直到數月前有朋友在這裏留言提醒,我才留意到原來已經 10 年了。

10 年,並不是一個短時間,能一直堅持至少每周寫一篇文章,實在應該感到自豪。

希望我能一直堅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