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責

我有一個朋友做物業管理,許多時候業主大會中都會發生一些業主質詢的情況。

除了一般的查詢與跟進,有時候會有惡意的攪局。

由於理論上每個業主都是管理公司的老闆,有些事情就算管理委員會和管理公司都沒有做錯,還是需要體面地回應。

既然工作在這一個行業,他們對一些有關物業管理的法律的認識,並不會比律師少。

可是他常說,同一番話,由管理公司講出來,和由律師口中說出來,效果大大的不同。

許多業主總希望得到律師親口確認,像是律師說的話才算數。

理論上,在某些個別條文如法定人數之類,律師的見解其實不一定比管理公司的要高明。但人們還是選擇相信律師多一點,究其原因可能有兩個。

第一便是對權威的認同,覺得律師理論上比管理公司要權威,至少在法律上的問題而言是,所以他說的話也會覺較有份量。

第二個原因,是律師既然拿着牌照,受專業守則和法律規限,肯定是不會亂說的;因為說錯了,牌照有可能不保,甚至要負上責任。管理公司雖然也有責任,但他們的牌照不是讓他來給法律意見的,就法律條文的理解錯誤,並不需要負上法律責任。就像你感到不適,我告訴你可能感冒了必須吃感冒藥,結果你不是感冒,難道我要為我的「斷錯症」負責?但當然如果醫生斷症錯誤,又當別論。

既然需要負責,人們自然會傾向相信。你有膽說,我便敢信。

運氣

朋友知道我運氣一向十分不濟,想看櫻花沒櫻花,要看紅葉無紅葉,連親眼看一場雪這麼簡單的訴求,奔波幾年也得不到回應。

正在展望一下這個聖誕假期的時候,朋友極速制止,說以我的運氣,還是不要太有信心,以免雪花小器,本來要下的現在也不下了。

我說我應該沒有這麼「黑仔」吧,她卻說生活上黑仔一點沒關係,把我的運氣留給工作好了。

「兩大訴求,缺一不可?」

「沒那麼便宜,工作的運氣重要一點。」

這時我便想,如果真的能夠選擇,到底是要把運氣放在個人生活上,還是在工作上?

選擇運氣放在個人生活,本來應該沒有懸念,但工作又往往佔據一個人大部分的時間,許多人都是見同事多過見家人。這樣看的話,如果工作上運氣好,日常確實會順利很多,而且表現好了,錢自然也賺多了,物質生活從而得到提升。

當然,錢賺多了是否便等於生活質素提高,也得視乎你怎樣去定義。

再說,許多人工作,其實就是為了提升個人生活,那麼為何不直接令你的個人生活更有運氣,卻要既間接又轉折的透過工作的運氣來提升個人生活。

這樣一想之後,還是應該把運氣放在個人生活上。至於我本來更不相信運氣這回事,卻不在此論。

快閃台北

上星期日剛從高雄回來,星期一早上,忽然心裏有一把聲音告訴我,何不再來一個快閃,迷迷糊糊中便訂了機票。今天,我來到台北。

朋友看見我連續兩星期都來台灣,還以為我交了一個台灣女朋友呢。

來之前已經知道台北下了一個星期的雨,早上起來便走去「劉福記手工傘」買一把傘。其實第一次來西門町的時候已經發現這店,吸引我的是門口那一句「晴天九折,下雨沒折」。今天我當然要付原價。


「國立故宮博物院」是大部份台北旅行團的必然景點,當初來台旅遊的時候並沒有急着要去,怎料結果來過台北已經 N 次,就是一次也沒有去過。所以這次我便決定把這個「缺陷」補上。

博物院的規模比我想像少得多,而且看完之後,我發現除了幾個特別著名的珍品之外,自己對中國藝術的認識,比西洋藝術更不堪。



另外亦去了市立美術館附近的「林安泰古厝」,是一個閩南式的建築群古蹟,經過兩次遷址,才來到現在這個地方。這時看到有一群「龍友」約了模特兒在拍照,似乎比舊屋子更吸引人。


「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多年沒有來過,這天晚上反正在附近,便走過來逛了一下,感覺改變不是很大,但人比以前多,十分熱鬧。

晚上約了朋友吃飯,飯後逛了一下「樂華夜市」,便回西門町去。

第二天早上打算去「西門金峰」吃滷肉飯,發現他們竟然有賣燉豬腦湯,二話不說,點了一個,味道還真不錯。

吃飽了當然便輪到我的必然行程:「台北當代藝術館」。這次的展覽主題是「災難的靈視」,最令我詫異的是竟然包括了香港近月的社會活動,似乎這個運動確實可以被稱為災難。



在地圖上看見台北車站附近有一個叫「臺灣漫畫基地」的地方,過去一看,入口處又是一堆香港運動的展品。上次到台中看不到大學裏的連儂牆,今次在台北總算一償所望。


快閃台南

安排一個快閃來充實一下生活,星期五下班後直接到機場,坐 9:30 的航班到高雄,凌晨不到便到達位於六合夜市的酒店。

今次快閃的目的地是台南。

查看一下原來上一次去台南已經是三年多前的事,和自己印象差距很大,感覺頂多是一兩年的事。

睡到自然醒,坐火車到台南去。

到達台南火車站便先到一旁的「台南文創園區」看看,然後沿中山路向「臺南市美術館」慢慢走,中途還發現一堆廢鐵,驟眼看還以為是藝術品。


去到美術館,買票的時候服務員跟我說要否要先跑去二館,因為有十分難得表演。雲台舞集來了!一點鐘便截止放人進去,而且二館也已經停止售票,建議我先去看表演然後再回來這裏。看看手錶是12:45 ,二館大約 10 分鐘距離,便先跑過去再算。



來到發現大門已關上,許多人在外面等候免費進場。這個特別表演是在一樓大堂舉行的,並沒有座位,結果所有人都席地而坐,我也傻呼呼的跟着坐下,還是第二排呢。

這時發現表演 2:30 才開始,一直到四點,我想一下,那豈不是要在這裏花上三個小時?

但原來三個小時還是小事,最慘是盤坐在地上幾小時,對我而言實在是酷刑。

雖然舞蹈也算精彩,但我的老骨頭可真受苦了。

美術館二館對面是「臺南地方法院舊院」,現在是一個司法博物館,免費進場,也值得順便一看。


走到「國華友愛新商圈」,主要是去找小卷米粉。小卷米粉是台南著名的食品,在這裡的「邱家小卷米粉」比較出名,通常都大排長龍,幸好來的時候並沒有太多人,而且移動得極快,三數分鐘不到便拿到米粉在吃。


另外也去試試「金得春捲」,裏面放了許多不同的食材,有甜有咸,十分矛盾。

之後再到處逛如「神農街」和「林百貨」之類,吃了一個燒肉飯之後便回高雄。


第二天去「蓬池潭」,環湖走了一圈,計有「龍虎塔」、「慈濟宮」、「春秋閣」、「玄天上帝像」、「左營孔廟」等,另外更有五六座規模比較小的廟宇。






這裏也有一間十分出名的三牛牛肉麵,味道確實不錯。

最後在「駁二藝術特區」,等到日落西山,便乘的士到機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