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

今年復活節,本來公司搞了高雄墾丁遊,但因航班臨時被更改至不能接受的時間,結果在出發前兩日取消了。

我當然立刻尋找替代地點,把香港圓周四小時機程的地方都查遍了,結果不是因為價錢太不合理,便是航班時間差。最後連中國城市都查了,可惜亦未如理想。

最後想到大陸並没有復活節假期,或者可以從深圳機場出發。果然一如所料,可以如常早上出發,只是可能因為訂票時間短,價錢也比正常貴,但總算解決了復活節假期外遊這事。

因為時間緊迫,連基本景點也沒有時間查看,所以安全起見,選擇了上海。

早上八時十五分的班次,十時多到達上海虹橋機場。上一次來上海是 2010 年(回看上一次的遊記才發現再上一次碰巧也是 6 年前),當時的交通卡竟然仍有效,卡內還有 62 元存額,連增值也不用。

坐地鐵 10 號線到位於「南京路步行街」附近的酒店,因為時間尚早,所以先吃個小籠包、年糕做早餐,咖啡蛋糕之後才往酒店放好行李。

由於並沒有機會準備行程,所以只是記下展示在地圖上的有趣點,胡亂到處走。

先到「外灘」做些遊客本份事,然後走到「豫園」,嘗一下寧波湯糰,感覺就是一個咸的湯圓,怪怪的。


在網上搜尋夜市集之類的地方,看到一個在長春路,但來到又不是那一回事。卻有一個叫「三鋼里」的餐廳集中地,看來是一個被活化的舊工廠,非常熱鬧。

晚上想了一下,太遠的點不想去,近的也沒多少了,餘下的三天如何打發呢?想了一想,便臨時決定第二天到蘇州去。

早上大清早在上海站買火車票到蘇州,車程約 1 小時。至於蘇州有什麼景點?在車上再找吧。

在地圖上發現蘇州火車站附近有一個叫「拙政園」地方,不遠又有一個「獅子林」,便從這裡開始吧。

一路上看到幾乎七成的店鋪都是做旅遊的,雖說那一塊是旅遊舊城區,但比例也太高了吧。後來也去了其他地方,發覺除了旅遊之外似乎沒有什麼其他的商業活動,看來蘇州是一個純旅遊城市。

去到發現「拙政園」應該就是蘇州最主要的景點,遊人非常多,看來我的旅遊直覺並沒有令我失望。原來這個「拙政園」還是世界文化遺產呢。庭園環境十分不錯,但正如任何大陸景點,人滿之患避免不了。


在去「獅子林」途中有一條叫「平江路」的沿河老街巷,古色古香的同時卻也商業味甚濃,但商業味也有好處,至少我可以找到一家咖啡店休息一下。


至於「獅子林」又是另一個世界文化遺產庭園,但感覺不如「拙政園」。

中午去到一個蘇州主要的商業區「石路商業圈」看看,人雖然不少但仍然有點冷清的感覺。

吃了小點後把另一個庭園「留園」解決掉,再去「七里山塘老街」,這裡分明就是活化舊區打造出來的景點。

當天遊人非常之多,主要都是吃的。是那種不來不成來了也沒什麼的地方。

回上海已經九時多,發現上海的店都休息得早,十時便全部打烊了,結果只好街頭小吃做晚餐。

Shanghai 2016-03-26 42

看了兩天庭園老街,第三天是現代化之日,感受上海小資生活。

早上先在一家不錯的咖啡店吃了一個超值的早餐,以這種格局質素來說 35 元簡直超值。

吃過早餐後先到人民公園的「相親角」,看看是否情況依舊。只見中介人數依舊,但招親廣告再不是掛在邊上而是貼在雨傘上,十分有趣。

之後去「新天地」,六年前我來的時候人並不是這麼多,今天比以前熱鬧多了。隨便找一家看來不錯的餐廳吃了我不知道應該是第二個早餐還是提早的午餐,價錢便宜一樣的超值。


「田子坊」也是重遊,和「新天地」比起來,這裏的人多到好像新年年宵花市似的,根本就不可能好好地步行,更遑論慢慢感受那氣氛了。結果嘛,我從進去的一刻開始便一心要逃到另一個出口去,並没有稍作逗留。

接着到「1933老場坊」,也是重遊。這裏本來是一個屠場,改建後變成一個文藝好去處。不過現在已變成一個餐廳集中地,可能並不值得老遠跑過來。

「靜安雕塑公園」是今天的最後一站,雕塑雖然不多但也算是用心之作,連朱銘的作品亦能在這裏找到,實在有點驚喜。


晚上又回到「南京路步行街」,胡亂逛着的時候看見一家叫「老上海奧灶麵」的小店,也不知是什麼吸引我留上了心,更入內點了一碗奧鴨麵。麵送上桌的時候還真有點驚喜,味道亦十分不錯,才 23 元。至於「奧灶」是什麼意思我可搞不通。

最後在 innisfree 辦的 Green Cafe 喝杯抹茶咖啡和蛋糕,打道回府。

幾天下來發現上海的女生很哈韓,髮型化妝衣著的韓風非常重,不開口說話還以為是韓國人。

最後一天是早上的飛機回深圳,所謂的四天其實就只有三天而已,但總算圓滿結束這上海之旅。

Advertisements

假裝同性戀

常常聽到有些男人會假裝同性戀者以接近女生,去達到其不同程度的目的。

對著同性戀者,女生的防範之心放低了,也自然得很。

因為女生某程度上把他當作了姊妹。

但除此之外,可能潛意識中,女人另有想法:想把他征服,變成喜歡女人,甚至變成只喜歡自己這個女人。

當然,先決條件是這個自稱喜歡男人的男人,外表不能太差。

男人,對著好看的 Tomboy 時,也可能有這種意識。

征服這感覺,男人和女人沒有什麼分別。

只要男的不太娘,女的不太漢子,留點假缺口,讓對方自以為發掘到真實的你,這暗黑計劃成功的機會,並不能說低。

拍照姿勢

在深圳某咖啡店裡閒坐著,看到兩個少女走進來在我前面的桌子坐下。兩人大約十四、五歲左右,可能是中學生吧。

其中一個拿著「單反」,看來她倆是剛拍完照進來休息的。

怎知她們原來意猶未盡,一直仍在店內拍個不停。

本來她們動作不多,也沒有弄出什麼噪音影響別人,原不會吸引我的注意,但始終就在正前方數呎處,難以避免留意到她們行為。

只見少女每一個拍照姿勢都不是望向鏡頭的,應該是側臉望一旁那種古老風格吧。

印象中,很多大陸的人今時今日仍然喜歡這樣拍照,實在鄉土得很。

就是十來歲的新一代,原來亦未能免俗。

經濟起飛了,穿著時髦了,眼界擴大了,但內裡軟件,還需要些時間才能趕上時代的步伐。

當然,這個你我之間說說無妨,就不用在他們面前提起了。

他們受不起這打擊,我受不起他們的擊打。

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諷刺

一天看到一些關於「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文章,便到網上看看有關的二手資料,資料可能並不很新鮮的。

原來中國自 2006 年起篇造「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另有省、市、縣三個較低等級的名錄),至今已不少於 191 項,當中包括各種各地民間故事、音樂、技術。如昆曲、鳳陽花鼓、白蛇傳、中山咸水歌、太極拳、蹴鞠等等。

其中 37 項入選聯合國「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是擁有最多「非遺」的國家。

而香港這小小的地方,也有 6 項進入國家名錄,包括:

1. 粵劇
2. 涼茶
3. 長洲太平清醮
4. 大澳端午龍舟遊涌
5. 香港潮人孟蘭勝會
6. 大坑舞火龍

粵劇,更於 2009 年被選入聯合國名録,成為世界級非遺。

這個非遺,根據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是指各族人民世代相傳並視為其文化遺產組成部分的各種傳統文化表現形式,以及與傳統文化表現形式相關的實物和場所。

有趣的是,中共政權一直都在嘗試消滅地方文化,以便更容易管治。

較鄰近的城市如上海基本已經淪陷,年青一代多已不怎麼說上海話了。

廣東偏遠,自古令首都頭痛,到今天仍然說廣東話。香港更不用說了。

近日中共「加大力度」,以消㓕廣東話為任。

回想一下,中共搞這個非遺,真有點諷刺。

看看名錄上自然不會有語言在內。

所以只保護粵劇,不保護粵語。

難怪廣州新年晚會以普通話唱粵劇,原來是有原因的。

城市特色

每一個城市都有它的特色。標準,某程度上是客觀的。

例如香港高樓密集、北京就是什麼都大、巴黎浪漫,京都空靈,台灣熱情鄉土味濃,等等。

但更多時候,一個城市的特色,其實取決於你對這個城市,相對於你本身所處城市的比較感受。

例如許多香港人,到台灣的城市去,着眼點總是香港沒有或比較少見的東西。例如那些廟宇、夜市、小店等,都成為旅遊拍照的目標。

而對於某些來自比較農村地區的遊客,他們可能對裝潢華麗的商場更有興趣,他們照片的背景,都喜歡選擇國際名店。

香港人,應該不會在台北的 Gucci 門前拍照吧。

作為香港人,自然希望旅客能花多一點時間去發掘一些真正地道的東西如舊式茶餐廳,或去感受一下香港的郊區。但對某些旅客來說,這些可能是他們本身居住的城市中最常見的東西。既然離開了家,老遠來到你的城市,又怎麼會對這些在家裡見慣見熟的東西感興趣呢?

所以每當我被問到要介紹些香港特色景點時,我總會反問對方:「你想要看些什麼?」

可惜得到的答案通常都是:「告訴我一些有香港特色的。」

問題正正是:「什麼才是有香港特色?」

結果還是回到先前的問題,於你有特色的事物,未必便是他們感興趣的東西。

正如我每次去台灣都必然找肉圓吃,台灣的朋友卻總奇怪為什麼我老遠跑來吃這等平價小吃一樣。他們要帶我去吃上好牛排,我還得投訴上半天呢。

除非兩人之間已有一定程度上的認識,否則,還是不要叫別人給安排行程或介紹景點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