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公民

在羅湖口岸,過關本來一直是大陸人走二樓,香港和外國人走三樓的。

以人流數而論,這個分流最合理。

當然,給外國人用的閘口其實不需要這麼多,本來便沒有這許多外國人經羅湖過關。但不知道是否要顯示深圳是一個國際化城市,雖然沒有人用,但分配給外國人走的通道和香港人走的數量基本上一樣。

但數月前各深圳關口開始改變安排:外國人走一層,「中國公民」都走另外同一層。

對,在大陸的定義,中國公民包括「港、澳、台同胞」!

這麼一來,所有大陸香港澳門台灣的人都走到一起排隊。

但問題是他們用的證件並不相同,尤其台灣人的,結果過關的時間變長,人卻更多了。

另外一層外國人專用的,當然水靜河飛,許多時候基本上一個人都沒有。

不用明眼人,就算瞎子也看得出,這動作純粹是政治任務,置合理人流管制于不顧。

其實這也未必是做給港澳台的人看,而是可能要做給大陸人看的,讓他們不會忽然想到,怎麼港澳台和大陸人走的通道不一樣,從而產生無謂的聯想,醍覺起來。我以前便在關口聽過有大陸人說,「香港不是中國的嗎,怎麼還要領證過關?」

至於這種自 high 的行為,大陸還有許多。老實說,它要怎樣分流,完全是它權力範圍內的事。它甚至可以不理國籍證件,從明天起決定,男的走一層,女的走另一層,你也對它沒辦法。

Advertisements

德島,福岡,鳥取

這次復活節的日本遊,輪到以大阪作基地。

日本可以看的地方當然還很多,但實在太懶做資料蒐集,以前還可以找些比較大又聽過的城市去,現在只得在地圖上尋找距離東京、大阪 200 公里的範圍随意選擇。

這次五天的假期,除卻首尾兩天留守大阪,我需要找三個城市出來。在出發前已經定了兩個地方,第一個便是德島。

之前已經發現在日劇中常常會提及德島,卻與劇情無關,倒有點像值入廣告似的,所以德島一直都在腦海中,只是由於火車不能直達,才遲遲未去。

德島並不真的是一個島,它在四國,距離大阪 150 公里左右,只能坐大巴前往。大阪 JR 巴士有班次從難波開出直達德島,需時約兩個半小時。你也可以坐火車到神戶再轉大巴,但感覺應該沒有快多少。

德島最為人熟悉的必定是德島阿波舞祭典了。這祭典每年在八月舉行,為期三天,整個德島應該都會擠滿人,真的要找個機會去感受一下。

但除此之外,平日德島似乎並沒什麼特別可以看的。我亂逛亂看的還是很快便沒地方去了。心想這天不知道是否假期,市內都很靜,商店都沒有開門,便更加悶了。訂了回程 19:45 的巴士,不夠五點已經回到德島駅,結果在咖啡店坐了一個多小時。

第二個地方是福岡,離大阪 600 公里多一點,但新幹線 2.5 小時便把我送到,時間和去德島一樣。

上次去福岡是 2013 年,但因為那時也包括了熊本和阿蘇火山,福岡市內反而沒有真的逛很多,所以便再來一次。

這次先集中走博多車站附近的歷史文物,亦即是廟宇。


一直走到天神區,然後到福岡城遺跡,大濠公園,博多市博物館,福岡塔和一旁的海濱公園。這些地方卻是上次都已經去過的。

話說來到的時候,一位褔岡的網友發現我到了她的地盤,便邀我在回程前一起吃飯喝咖啡,所以此時便趕回博多站與網友會面。他們兩夫婦一起出來,客氣得讓我只好不停鞠躬。但我不懂日文,他們的英語也只是「有限公司」,結果大家依靠着手機的翻譯軟件,你打一句我打一句,互相看對方的手機,倒也順利溝通。

第三個目的地是臨時找到的鳥取,鳥取在大阪西北方 200 公里,日本本島的北邊海岸。

雖然有火車直達,但後段都是山區,在大原站之後車行變慢,車程總共花了 2 小時 45 分鐘,在 10:15 到達鳥取站。

為什麼會選擇鳥取?就是因為看到這裡有一個海邊的沙漠!

到達的時候先吃一個早餐,然後打開地圖看一下除了沙漠外還有什麼地方可以看,發現這裏有一個鳥取城遺跡,只距離車站 2.5 公里,正好慢慢走過去,看完之後直接到沙漠。

來到城跡看了一下,真的已經是遺跡,發現有一條山路可以上「山上之丸」,以我的性格,自然會上去一探。結果雖說不足 1 公里的路,但這山路真不算容易爬。


.

幸好一路上上落落的爬山客不少,路途不算難過。

上到山頂後逗留了十多分鐘,便沿原路下山。因為之前沒有預算會爬山,又怕鳥取如德島般沒地方去,所以訂了 5 時的火車回大阪,看看手錶已經 2:30,時間突然變得有點趕。


所謂沙漠只是我嘩眾取寵而已,其實是一個大沙丘,本名便叫鳥取沙丘。由於沙量極多佔地十分廣,在風力的影響下形成了像沙漠一般的沙丘,看樣子也有好幾層樓的高。


我走上走落之後便離開,坐的士趕到火車站。後來得知原來柯南的作者是鳥取人,所以在鳥取市內會有許多柯南有關的博物館和東西,可惜我沒有時間去看了。

一直知道大阪有一個三反地區,裏面有一條花街,叫「飛田新地料理組合」。這天決定去看一下。踏進去的時候真的有點震撼,沿途兩旁都是小店鋪,門前坐着一個大媽,然後後面則是一個美少女,向每一個路過的人裝可愛揮手微笑,而且在化妝後大部份都非常養眼。今天終於見識了這個地方。


來過日本這麼多次,到這次才突然發現在日本基本上不會看到有人穿悠閒拖鞋上街的,和東南亞地區完全相反,也不知是什麼原因。或者拖鞋在他們心目中只是家中才用的,連帶休閒時尚的拖鞋也一併不能接受。出外要麼穿鞋,要麼便穿傳統木屐配和服,又或者他們覺得穿拖鞋去出失禮也說不定。

反正我自帶的拖鞋只在酒店穿,沒有失禮人家便是。

《狗十三》

這個周末看了一部大陸電影,名叫《狗十三》。

劇情主要是圍繞一個十三歲女孩李玩(張迎雪 飾)在一年的時間內「成長」的過程。

這部電影原來在 2013 年已經拍好準備上映了,但一直拿不到批文,五年過後於去年底才正式上映。大家都在奇怪究竟為什麼一部清青春電影會被禁。

電影的英文名字叫 Einstein and Einstein。愛因斯坦,其實是李玩的一隻狗。

看到這裏,再加上電影的中文名字,我本以為這是一個小女孩和小狗的故事,結果還是搞錯了。

我討厭別人透露劇情,所以我自己也希望盡量避免做相同的事,為什麼有兩個愛因斯坦,建議找電影來看一看。

總之電影說的是中國式的教育和價值觀。

戲裡沒有真正的反派,父親雖重男輕女,但仍然愛惜女兒。

但正正因為一切都如此合理,如此典型,真實得令人心寒。

李玩的爸爸一句閑話家常的說話,但在戲中聽來卻沉重萬分。

他說:「玩玩真好,終於長大了,懂事了。」

對的,那一刻,李玩不再是自己,他不再堅持真相。

她長大了。

IMG-20190414-WA0000.jpg

新加坡

原來我上一次去新加坡已經是十年前的事,巧合地當年也是在四月的。那一次,應該是我第一次單獨出國旅遊。

不是因為懷念新加坡,而是符合我旅遊習性的地方本來就不多。一般只三四天的假期,既不能去太遠,又最好有晚上航班,不轉機,不能浪費時間,結果剩下來的就是我不斷重複又重複去的地方。

其實旅遊目的地這件事已經有好多人問過我,有好些地方我也一直想去,例如汶萊、柬埔寨、緬甸等等,但都因為航班的原因而放棄。要不在曼谷轉機,再不便是下午兩三點的航班。

新加坡雖然也有夜航機,但一直不來其中一個原因是它飛行時間和飛大阪差不多,心裏總覺得花 3 個多小時飛新加坡,還不如去日本好了。

無論如何,這次終於選擇重遊新加坡。

半夜 1:45 的飛機,到達時遊人極少,基本上可以直接過關,六時左右便步出機場。新加坡和香港並沒有時差。

時間這麼早,如果到市區可能找不到東西吃,所以選擇直接先到牛車水唐人街,亦是我酒店坐落的地區再作打算。結果順利找到路邊的食品中心,點了經典的半熟蛋,咖央多士,本地咖啡,還有一碗我未見過的肉挫麵。一個令人滿足的早餐。


雖然我並沒有帶行李箱,但衣服整天背在背囊裏也確實的有點重,所以吃過早餐後決定在酒店先卸下替換的衣服和梳洗用品,才開始上路。

先說一些感想。和十年前一樣,新加坡給我的印象是綠化工夫做得很好,到處都是樹木,就算在市中心感覺也十分宜人。

新加坡地方不比香港大,高樓大廈一般的多,但天空視野都不會被阻擋,不像在香港那樣有著強烈壓迫感。

和馬來西亞一樣都是多民族國家,但在新加坡始終華人的比例和馬來西亞有很大的分別,而且大部份都會說華語,所以基本上說華語是通行無阻的。只是奇怪自己為什麼都一直只用英語,轉不到 channel。

身為一個男人,自然會留意當地的女性,發現新加坡的女生一般都比較健康,不像中國或台灣的女生都瘦得只剩下骨頭。不是說他們胖,而是「有肉」的健康。

另外新加坡在早上和晚上都會比較清涼,下午才真的熱,不像香港的夏天,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濕熱」。

說回正題,放下東西後在牛車水一帶逛一下,看了幾個廟和教堂,之後走到 Masjid Sultan Mosque。附近有一條 Haji Lane 都是餐廳,最重要的是這裏有許多壁畫,整體氣氛非常不錯。



有《榴槤》之稱的 Esplanade Theatres on the Bay 自然也在行程當中。

可能因為天氣熱,空間亦不多,新加坡自然會盡量使用地下城,所以許多時候你可以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走幾公里路,而一直都在地下的。

在海灣區呆了一會,發現遠處的 Merlion 竟然抱恙未能參與演出,被木板圍了起來,看不到新加坡的標誌有點可惜。

ArtScience Museum 在一旁,碰巧這時一陣過雲雨,便進去看看展覽,避避雨。

新建的 Gardens by the Bay 是另一個不能錯過的景點, 十年前它還未出生。

這裏主要有兩個溫室場館,一個是看花的 Flower Dome,另一個便是有室內瀑布的 Cloud Forest。雖然入場費有點高,但到新加坡而過門不入,總說不過去。





園內除了這兩個溫室之外,最吸引眼球的便是裏面的人工樹,晚上會有燈光展,坐在地上看表演的遊人非常多。


看完之後在附近的 food court 吃點東西便回酒店休息。

第二天早上吃了海南雞飯當早餐,然後去找附近的咖啡店。走着走着突然間在地上看到一個牌寫着 “Tiny Coffee Shop” 有一個箭嘴指向右邊,下意識向右轉頭一看,店主向我笑說早安。好,便這家吧。

說是 tiny 也真的沒有說錯,基本上只有兩張吧椅,點了咖啡和蛋糕,味道也算不錯。店主是兩個美貌年輕少女,其中一個作中性打扮。喝咖啡的時間進來了三個年輕女顧客,竟然三個都是美女,卻各自有不同的風格,這天算是有一個很好的開始。

接着到 National Gallery Singapore,這個Gallery 其實是幾年前把舊 Supreme Court 和舊 Town Hall 合併在一起的。入場費 32 新加坡紙,不便宜啊。


裏面的展品老實說並不十分吸引,不過便當作是來看建築物本身好了。

在這裏的 Courtyard Cafe 休息一下,沒有看餐牌直接點 latte,收銀小姐告訴我他們並沒有賣 latte 而是星馬的 kopi,kopi 分開幾種,有什麼 kopi c kopi o 的反正我也搞不清楚,便跟她說我要有奶的,怎料這也分開兩種,用不同的奶,我叫她幫我拿主意好了,只要少甜便成,結果點的是 kopi 什麼我也沒搞清楚。

接着去 Little India,這裏其實也沒什麼看頭,記得在吉隆坡的 Little India 也是沒什麼吸引我的,不過感覺不去總像遺漏了點什麼的。


晚上到新加坡著名的 Orchard Road 逛逛,基本上就像尖沙咀的廣東道,全都是商場。商場嘛,我便沒有進去了。

在 Orchard Road 的末端有一座舊大樓叫 Orchard Towers,算得上是新加坡的紅燈區,不過說是「區」好像誇張了一點,基本上就是這座大廈的商場裏面有許多酒吧和按摩店,亦有流鶯在「散步」。不過當我這個背着相機的人步進去時,在下只感到四面而來的敵意。

晚上回到酒店附近吃飯後便打道回府。

第三天在酒店附近逛了一下,吃過肉骨茶和印度餅,便向機場出發。

為什麼這麼早去機場?因為聽說樟宜機場也建造了一個新景點叫 Jewel,怎料原來還差幾天才正式開始,結果只好在機場喝咖啡等候。

今次航班飛的是機場最新的四號航廈,裏面一樣有許多樹木,空間感十足,整體感覺非常好,至少讓我就算在機場,也像在一個旅遊景點參觀一樣。


寫到這裏,發覺基本上我對新加坡沒有任何不滿,但不知為何,總提不起勁要短期內再來。或者, 2029年吧。

潔癖

世上怪癖千萬,大部份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名字和怪癖一詞聯繫上。但偏偏有一種怪癖,比較得人垂青:它就是潔癖。

許多人都把自己定義為一個有潔癖的人,但其實任何行為習慣,可被稱為癖,都必須是一種病態的過度才成。單純整潔愛乾淨,並不算是潔癖。就如喜歡小孩子,不等如戀童癖一樣。沒有「病態」和「過度」兩個元素,怎算是「癖」。

有潔癖的人,你難得約到他外出吃飯,約到的時候,過程也不會很愉快。

平日你也會看見他們連門口手把也不能碰,整天拿着紙巾和消毒藥水。

我們可能會認為,有潔癖的人一定會把周圍打理得乾乾淨淨,一菌不染。

不是的。

大多數的情況,你會發現只有他身邊幾呎的範圍才受到優待,離開了不可容忍的範圍,他才不理。

不是懶,可能只是實在不能再去碰這麼多髒東西了。

所以不要妄想有潔癖的人會把你的地方弄得整潔,他甚至不會幫你撿起掉在地上的東西。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自私的行為,但至少我不會對他們再有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