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

過去幾年的聖誕節都因工作關係未能出國,今年終於可以安排了。

本來今年的聖誕假期加上自己多放一天整整5天,據往例應該是日本或韓國的,去 5 天台灣還是第一次。

目的地嘛,嘉義與雲林。

在 24 號的早上出發,到達高雄機場後先重遊旗津,把上次遺留的燈塔去了,也把海鮮吃了,回到市區逛了兩個夜市,吃飽回酒店休息。

第二天早上到嘉義,先到「國立中正大學」,再到電影 Kano 的拍攝景點「檜意森活村」。

找吃時隨便走進一家肉圓店,發現他們竟然有三種口味:抹茶、紅麴和巧克力!也不必多想,一味一個吧。可惜除了抹茶嘗到一點味道外,紅麴和巧克力的跟正常的肉圓其實也吃不出有什麼分別,不過這個 gimmick 也算不錯了。

嘉義最出名的是雞肉飯,差不多每條街也會有最少一家。

其中以「噴水雞肉飯」最著名,但我見其分店非常多,已經有點連鎖店的味道,便改到「劉里長雞肉飯」朝聖。這碗雞肉飯嘛,不知道是否肚子餓了的原故、怎麼這碗飯如此好吃的。飯粒分明,雞油味錦上添花,雞肉超嫩,旁桌的妹妹也吃得津津有味,唯一缺點是吃到最後時碗底的油有點多。

「嘉義公園」內有「射日塔」,到塔頂門票 50 元,可看至嘉義全景。「史蹟資料館」亦位於此,為日治時代嘉義神社的齋館及社務所。

晚上回到「文化路夜市」吃「郭家粿仔湯」。客人在平日而言算多了,味道亦很不錯。另「阿娥豆花」的豆漿豆花自然也不會錯過。

第三天先到「嘉義火車站」旁的「文化產業創意園區」和「鐵道藝術村」,「創意園」不去也罷,「鐵道村」卻還可以,就是展品不多,但既然不遠,可以一遊。

之後到「布袋港」,但感覺冷清,不知是否時間不對,在「黑皮活海鮮餐廳」吃了電視介紹過的「海鮮肉圓」,份量是正常的幾倍,海鮮卻不多,皮是炸到金黃至脆脆的,算特別了。

吃過後到附近的「好美寮生態保護區」看海看紅樹林,便回歸都市。

天氣冷,一直想吃的薑母鴨今晚終於可以如願。感覺味道非常濃,有些人可能吃不慣。

第四天上雲林,網上看到在台西有一個「國際彩繪村」,村屋都塗上畫像,怎料到達時大失所望。

「安西府安海宮」在數分鐘外的五條港,是這區的重點,還算不錯。

虎尾鎮有最近才開業的誠品,一旁的 Starbucks 聽說好像是最近才第一家進駐雲林的。兩者都設於「虎尾合同廳舍」,即前身的派出所。

斗六市,是一個小城市,卻有一家比較高檔的甜品咖啡店 La Famille 在這裡。當所有人都不看好時,他已經營了五年。來試過,算不錯。

雲林始終民風樸實點,晚上可逛的地方不多,到了「斗六夜市」吃了點小吃便回嘉義去。

最後一天遊「新港」和「北港」奉天宮及朝天宮。

在新港看見一家粉圓冰店,店門擺放著一張店主 50 年前的照片,轉眼賣了 50 年。

新港和北港之間的「板頭村」,這裡有好幾個已經停用的火車站,沼路有各種裝飾藝術,感覺非常不錯,可惜時間緊迫,不能好好感受。

北港的朝天宮比新港的奉天宮大不了多少,但廟前市集比較大,遊人也較多。這𥚃有許多鴨肉店,看來應該是北港著名的。這裡也有許多餅店賣「大餅」。

還有的是,北港亦非常多麻油店,當這麼多在一起時,那味道並不好聞。

但為什麼五天感覺並不比四天長?

過去、現況、理想

記得以前寫過一篇文章,說中、港在民主問題上的爭議是一個 IS/OUGHT 的問題,平台不同,不可能有結果。

佔領中環之後,報章訪問市民,一位鄭先生說:「呢個係上一代同時下年青人一個好大嘅分別。上一代人將現況同以前比較,覺得而家既制度已經好開明好好。年青人將現實同理想比較,就覺得而家既政制同真普選仲有十萬八千里距離。」

這是 IS/OUGHT 問題下 OUGHT 的再分歧。

究竟我們應該擁有一個什麼樣的制度才對呢。

價值觀不可能每個人都一樣,如那位鄭先生所說的,時代背景也存在著極大的關係。

本來,便是應該有各種的聲音。

一個能容納不同聲音的制度。

外貌和財富

在好些老套的愛情故事中,當女人碰上前度,總是會被安排現任,或假裝的現任出現,以更豐厚的身家打倒前度,為女人出一口氣。

如果是男人遇上前度,被安排的現任自然是千嬌百媚的美女。

這些雖然只是故事,但或多或少反映了人們的價值觀。

先不論這種心態是否健康,比拚的標準便肯定有問題。

明顯地,樣貌是衡量女人的標準,錢財便是好男人的指標。

不是說這些不是優點,但絕對不應該是衡量的唯一標準。

可惜內在美需要時間去體會,在碰到前度的幾分鐘時間,能展示的也只有外貌和財富了。

150平方尺

報章報導公屋輪候冊申請再創新高,到今年的 9 月,總共有 26 萬多個家庭輪候公屋。一家三口,也 80 多萬人。對比香港 700 萬的人口,此數字非常高。

主要原因大家都知道是樓價長期高企,一般市民根本就買不起房子,只好輛候公屋再作打算。

又或者用供房貸的錢另作投資安排。

香港多山,可用地少,居住面積一向比其他地方少,原來人均只有 150 平方尺。

人均,就是平均值而已,所以我們必須記得,有一半人口還在這面積之下。

報導打趣將之與豬場比較,發現 150 平方尺大約等於 3 頭豬的地方。

豬不需要傢具,也不必睡床上,可活動的地方不比香港人少。

報導中更有訪問了一名在證券行任職的金融精英,月薪 5 萬,算是高薪了,但仍買不起房子,與父母妺妹同住在 500 平方呎之家。算起來,四人比人均還低。

當然,月薪 5 萬的他,未必是買不起,而是看著這樓價買不下手。

報導亦用了數個不同地方作比較,其中在日本東京大約半小時車程的近郊章,一套 848 平方尺的單位只 3,000 萬日圓(約 210 萬港元),這夫婦家庭月入 21,000 港元,生活空間比香港更好。不要忘記,這可是東京!

我一直想離開,是有原因的。

排隊

在羅湖的海關,大都用膠帶定下每條通道的排隊位置。

人少的時候人龍的尾巴自然比這條通道短。

亦即是說你走進通道時可能還有數米才到達龍尾。

敘述得這麼詳細,是因為要讓大家比較容易理解我要說的事。

今天過關,當我已經進入這通道時,看到前面兩母女因為排錯隊而從那一條通道走過來,跨過膠帶走到這條隊的尾巴去。當然,她們並没有從原本的通道退出來再從「入口」走進來。

自覺是一個合理的人,我雖已經進入排隊的通道,但嚴格來說我未到達龍尾,他們自然也不算是插隊了。

所以我並未有對她們的行為有絲毫不滿。

但那個應該還不到 10 歲的小女孩卻決定走到我身後去。對這,我當然也沒有異議。

但不到一秒小女孩的母親便大罵她起來了。

「怎麼你這樣笨的!」

「我拿著這麼多東西,重也重死了。」

女孩似乎對這已經習以為常,根本沒有理會她母親。

至少,這個母親沒有在前面霸佔位置,再迫令女兒走上前來。

其實這次女孩本就沒有插隊,只是可能她覺得先走進通道的便該排在前,是一種尊重規則的表現。

她也似乎沒受她母親的影響,一切便宜行事便算。

小事一樁,卻讓我對中國未來的一代,重新抱著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