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單?

最近看到一則微博的轉發,內容是這樣的:

「你什麼時候最孤單?一個人吃飯;一個人上班;一個人生活;一個人旅遊;一個人逛街;一個人上網;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睡覺;一個人哭泣;一個人去醫院;一個人發呆;一個人過生日;一個人淋雨。」

以上的,我差不多全做了,而且不只是做過,而是常常做。

對此,最常見的反應是「你不悶嗎?」,又或者直接下結論說「那很悶呀」。

覺得悶的話,又不是被迫,那會常做? 悶或不悶,非常個人。

像我覺得唱 K 很悶,有人卻樂此不疲。

一個人去旅行更招來不少奇怪目光,但去旅行的人都知道找個合拍的伴有多困難。跟團還好點,行程早定自由活動時間不多;但自由行可要命,你要購物他要去 spa 她想看日落他要遊藝術館,互相遷就變成家家不盡興,何苦由來。

當然多人同行能分擔住宿車費,吃飯也可以多點幾味菜餚不用太浪費,但最後還不是個人衡量喜好後的決定。

至於逛街看電影,就更加不需要同伴了。

誠然,那段微博說的其實是一個人生活。有人覺得沒個伴兒日子過不了,有人卻很怕生活中突然多了一個人,滿身都不自在。

你要伴,你不要伴,跟孤單與否,只是個人感受。

孤單?

最近看到一則微博的轉發,內容是這樣的:

「你什麼時候最孤單?一個人吃飯;一個人上班;一個人生活;一個人旅遊;一個人逛街;一個人上網;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睡覺;一個人哭泣;一個人去醫院;一個人發呆;一個人過生日;一個人淋雨。」

以上的,我差不多全做了,而且不只是做過,而是常常做。

對此,最常見的反應是「你不悶嗎?」,又或者直接下結論說「那很悶呀」。

覺得悶的話,又不是被迫,那會常做? 悶或不悶,非常個人。

像我覺得唱 K 很悶,有人卻樂此不疲。

一個人去旅行更招來不少奇怪目光,但去旅行的人都知道找個合拍的伴有多困難。跟團還好點,行程早定自由活動時間不多;但自由行可要命,你要購物他要去 spa 她想看日落他要遊藝術館,互相遷就變成家家不盡興,何苦由來。

當然多人同行能分擔住宿車費,吃飯也可以多點幾味菜餚不用太浪費,但最後還不是個人衡量喜好後的決定。

至於逛街看電影,就更加不需要同伴了。

誠然,那段微博說的其實是一個人生活。有人覺得沒個伴兒日子過不了,有人卻很怕生活中突然多了一個人,滿身都不自在。

你要伴,你不要伴,跟孤單與否,只是個人感受。

銷費

電子產品周期愈來愈短,買了新的不久更新型號產品又登場,眼裡看著心中總還是癢癢的想要把它買回家。

一直以來每逢在新產品正式推出市場前,某些雜誌機構都會分發到測試版以供試用,而我們就會看到該產品的 preview 報告。

產品推出後,雜誌固然有 review 報告,一般用家也會把自己的用後感放上網去。

到後來,更有一些用家在買了產品回家後,將拆盒典禮錄下來放上 youtube 公諸同好,稱之為 unbox, unpack, unwrap 什麼的。

有好些熱門產品的觀看次數還真不少。

有一個少年將他新買的遊戲機 WII 帶回家,將拆盒過程拍下放上網,第一天便有 71,000 人曾看過。

數月前蘋果的 iPhone 4 推出,其中一段 unbox 過程,你猜一星期累積了多少觀看?超過二百五十萬次!

曾其何時,銷費所帶來的滿足不再根植於購買的物件,而是銷費的行為本身。

把過程記錄下來分享,正是為了延長擴大銷費本身所帶來的喜悅。

沒有購買的,也可從別人的 unbox 過程處去分享得喜悅。

產品本身的價值,突然變得不重要。

他們要看的不再是測試,他們只需要看拆盒過程。

回想有多少衣服買了沒穿?多少書本至今未讀?多少影碟放著未看……

我們去銷費購物,真的還是為了該產品嗎?

 

算了再愛

上次談到一個朋友的旅途奇遇,好些友人看過之後都追問我事態發展如何。其實我並沒有跟進事件,自然也沒法回答查詢。

今天相約那位朋友喝咖啡,席間聊起此事,知道原來倆人還未落實,亦未正式拒絕,總之就還是半吊在那兒不上不落。

卻原本朋友擔心在確定心情前貿然接受對方,怕最終只會浪費她的時間。

會有這種擔心,可能正正代表著朋友不愛這俠女,又或者,愛還未足夠到他不顧後果愛了再算。

當然還有一種是愛情故事式的自我犧牲以換來對方的幸福,不過這個應該不適用於此。

有人或會認為,那有想這麼多的。喜歡便接受,不喜歡便拒絕,何必拖泥帶水,加深傷害。

可是,愛了再算,結果還不是要算?現在先算,雖然會被譏為加進太多理性分析的「假愛」,又或者是逃避承受感情責任的藉口。但一個人如何對待感情,總有他的計較,迫不了。

與其將來落得後悔,何不今天再三思量?

就像近日某藝人夫婦一事,當年不是愛得轟烈嗎?愛了再算,對呀,愛過後,也真的是時候坐下來,與律師好好的算一算。

釜山

下班回家收拾行李,趕住乘坐零晨 1 時 45 分的飛機。三個多小時後到達韓國釜山金海機場,當地時間 6 時許。

一個城市給人的第一個印象,往往來自其機場。這個金海機場嘛,簡陋得像越南胡志明市那個,真有點過份。(後來看到離境那一層完全不同,像樣得多)這個號稱韓國第二大的城市,看來跟首爾還有一大段距離,就讓我用這幾天來印證一下吧。

走出機場巴士站看看,全部韓文(這裡可是機場呀)看不懂,就算看得懂也沒用,因為本人忘記了那個最近酒店的地鐵站叫作什麼,在一夜未睡後的清晨六時,還是「打的」好了,反正應該不是太遠。

經過一番調查究竟我要去的是什麼酒店後,的士司機終於把我安全送到。先把行李寄存,出去找吃的,並計畫一下今天的行程。

在附近找不到適合的食店,只好直接到「南浦洞」再找吧,也好以之作為第一個目的地,那最少頭半天的行程不用再想了。

有人形容南浦洞為釜山的銅鑼灣,可惜我去到的時候是早上七時多,店舖皆未營業,看來遲些要再來一次。

看見這間吃豬骨湯的大清早已有數桌客人,便進去試試。點了一個我也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反正全店只有四款選擇,又全都是豬骨什麼的。送上來的原來是豬骨湯麵加飯。

先嘗一口湯,雖鮮但很淡,原來店主不調味,鹽放在桌上自便。加了點鹽,湯味都給引出來了,真的很不錯。以折合港幣 60 多元來說,雖未至於十分超值,但第一餐總算得到完滿解決。

吃過後走上「龍頭山公園」,看看那釜山塔,再下山回來到那個 PlFF 廣場,可是時間尚早人流不多,沒有什麼看頭。但管他,這裡的重點是「札嘎其市場」。

這個海鮮市場,像東京的「築地市場」。上次去築地吃不到,今次在札嘎其不能再錯過了。

有了上次首爾「鷺梁津市場」的教訓,自不會再點他們放滿一桌子十多碟的魚生餐。

隨便點了三種剌身,那八爪魚上桌時觸鬚仍在蠕動,放進口裡還吸著口腔,怪有趣的。

吃過後乘坐 30 號巴士到影島「太宗臺」。區內不容許車輛駛入,只可乘遊覽專車,我當然是用走的啦。太宗臺其實是個重建的燈塔,那處景色不錯。據說看日落最美,可惜現在才下午 1 時,只好一如過往,放棄沿途未能配合我日程的美景,繼續上路。

先回酒店登記,為電話充充電,到位處於「東萊」的「福泉博物館」,以及不遠處的「東萊鄉校」遊覽一番。看罷便回到地鐵站旁吃點小食喝杯咖啡,休息一下,說到底也已經四十小時未睡過覺。

想想要去的地方本就不多,今日半天又已去了一半,未來三日應該更加可以放慢點行程閒 hea 一下。

選擇了這間有露台的咖啡店,看著街上的路人,店內的客人,手中的書,電話裡朋友的即時訊息,也是一種享受。

晚上到「西面」遊逛夜市再喝咖啡,忽然發現這裡的女孩都不停的照鏡子,有好些更把鏡子放在桌上,離開時才收起;也有一邊走路一邊照的。回想一下,釜山的女孩又真的好像較首爾的平凡一點,不停的照是為了保持競爭力吧。

地鐵車箱內總見有人叫賣小用品,比首爾的要多,也總算是韓國特色之一吧。

這時首爾的朋友發現我到了韓國,要我務必要到首爾一轉,心想釜山景點已走了一半,便到首爾去吧。

第二天乘 12 點的高速 KTX 到首爾,單程票價 400 多港元,車程兩個半小時,還算舒適。

到達首爾車站,正藉繁忙時間,卻已見好些露宿者在席地睡覺,我自然不介意,只是奇怪車站保安何以沒有勸籲他們離開,不像香港的「有效率」。

朋友問我想到那裡要吃什麼,我是沒有什麼特別地方想去的,反正上次已經去過,但卻想試試那個什麼火鍋湯。朋友告之書本上的是改良版,要帶我去老店吃傳統的火鍋湯。這樣正合朕意,即移駕「梨泰阮」去也。

原來以前戰時貧窮很多韓國人都沒東西吃,駐韓美軍便將多出或不要的食物拿出來給貧民充飢。他們把拿到的什麼都放進去煮,慢慢演變成今天的樣子。火鍋湯送上來一看,用料主要是香腸,一些雜菜,面上還放上一塊芝士,已覺得當年這湯應該便是這個樣子的了。

那些街頭帳篷食店,也正好趁有本地人帶路去品嚐一下。在南大門找了一間人多的,味道還可以,價錢不便宜,風味卻十足。你或會說那跟香港的大排檔有什麼分別?咦,那也說得對呀。

閒聊得興起,竟過了尾班車的時間,結果終於把汗蒸幕也一併試了,睡一覺明早才回釜山。

回到釜山,先回酒店換件衣服,今天的第一站是市立美術館,可惜展品一般,雖然有三兩個職員頗為漂亮,也不足以為館平反。

接著是釜山另一個戲肉「海雲台海水浴場」,適逢堆沙節,遊人比平常更多,密密麻麻的只見沙灘傘看不見人,想拍些靚女熱照也不成。

流連了一會,到不遠的「廣安里浴場」,那裡整條街都是咖啡店,前面則對著廣安大橋,跟東京的彩虹橋有點相似。

最後又回到「西面」,正是每晚煞科前浪費時間的好去處。

最後一天了,先去看「梵魚寺」。梵魚寺實是山上的廟宇群,但我既然身在此山中,當然拍不到真面目。

走進寺裡,耳機聽著 Brahms 的第一交響樂,感受一下……咦,慢著,感覺全然不對,拔掉耳機,唔,好多了。

如果以梵魚寺作起點,可以遠足金井山,看金井山城,北門,東門,南門,再從另一邊下山,全程不足 20 公里,應該一試。我卻有事在身,下次請預約。

下一站是在釜山另一邊的「乙淑島侯鳥棲息地」,怎知是日休息!

還有 4 個小時的時間,想起在日、韓常見的中華料理,多只是餃子和炸醬麵,我便趁此機會一試。老闆會說中文,見我是中國人,更特意問我意見,結果本來就沒有期望,吃罷還算滿意。

看看手表已經 8 時,是時候回家了,明天還要上班呢。

p.s.

2010.03 – 首爾

2013.02 – 首爾

2014.01 – 首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