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公

常常聽到有人說,這世界是如何的不公平。

你不辭勞苦為公司賣命,沒有升職加薪,最後卻還被裁員掉,而卻有人吃吃喝喝的過活,一生無憂。

事實上我們也確實能看到很多表面上不公平的現象。

社會上有所謂的「上等人」,也有基層人士。最多的,自然是一般不高不低的百姓大眾。

現代社會向上流動的機會大不如前,貧富差距愈來愈大,仇富情緒也愈見普遍。

大家看到的就只是貧者愈貧,富者愈富。

但如果先不考慮制度因素,讓我們只單純看看個人的情況。

每個人都有他的特質,他的體能,智力,外表,性格等,對他的人生都有影響。

背景,家庭,閱歷,教育,自然也是因素。

假設富人的子女在各方面都有優勢,他的路自然比較容易走。

就如開店投放的資金多一點,裝修宣傳都比你多,賺錢的機會也比你較高。

又或者比你較聰明的同學,只花了兩個小時溫習,成績卻比埋頭苦幹了兩星期的你為高,你自然會覺得世界很不公平。

但說得殘酷一點,這其實才公平。

如果不論投入、能力,每個人的機會都均等,你覺得這便是公平嗎?

這時候自然有人會說,不公平在於他們贏在起跑線。他有家人幫忙投入較多的資金,你沒有。

聽來好像有點道理,但這種投訢和認為他長得比較漂亮,所以諸事通行沒有太大的分別。

一個人肌肉較發達,也是天生的,跑贏你是正常。

如果你要投訢造物不公,為何魚不能飛,鷹不會游,也只好由你。

Advertisements

失蹤

我相信看官各位,很多都有過以下的經驗。

你可能有一件物件,每天都在用,又或者十分常用,但一天不知道什麼原因,你忽然找不到它。

它,可能是一支筆、一把開信刀、一個膠紙座,又或者是一把雨傘。

是什麼並不重要。

反正,忽然有一天,你想起要用的時候,卻再也找不到它。

你思前想後,明明肯定三天前你還在用,而你亦非常肯定,這三天它應該仍在某個位置。你甚至可以斷定,沒有其他人曾動過它。那,它跑到哪裏去呢?

失蹤的原因永遠不能確定,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你再也找不到它。

人擁有的東西,總會無緣無故的失去。

機械式的生活

一個朋友剛剛旅行歸來,在他的臉書上分享了這樣的一句說話:

「每一次去旅行,我都會問自己,為什麼要繼續過城市人單一機械式的生活。」

其實每次到了旅行的尾聲時,人們自然會想到旅行過後又要上班的情況。

上班,總難免覺得刻板。

上班,又怎及得上旅遊的輕鬆寫意?

但是工作雖然有點千篇一律,其實或多或少與心理有關。

旅行通常時間不會太長,人自然會把時間花在讓自己愉快的時上,記憶也自然是美好的。

倒過來說,如果一個人每天都在旅行,而每年只有兩、三次到公司上那四、五天的班,我想他可能到上班尾聲時,也會苦惱明天又要渡假了。

不能隨俗

到大陸多了,總會發現一些當地人習以為常,但外地人會感到不自然的行為。

我不是在說那些大家都討厭的不文明行為,而是純屬文化差異的習慣。

就正如泰國人的諸事合掌、日本人的不停鞠躬一般。

君不見現在很多時候餐廳都有安裝電視。

餐廳選擇調到那個電台,應該沒有什麼準則。多是挑大台比較常見。

每當有足球真播的,便早定好了選播那一場。

雖然食客喜好各異,但除非有特別原因,多不會要求轉台的。

但在大陸,總會有人不考慮其他食客是否在觀看節目,便直接問店員拿遙控器,像家中一般在跳台。

有時候,爭執就是這樣挑起的了。

另一個是「丟錢」。

不是把錢丟掉,而是在付錢時把錢丟到桌上。

這總讓我想起《英雄本色》中反骨仔阿成把錢丟在地上給 Mark 哥的那一幕。

而店員,也多會把找換的錢也丟回枱面讓客人自己拿。

雙方沒有半點不敬之意,更不會有絲毫不滿情緒。我卻是極不喜歡的。

說到錢,大陸人對待紙幣的態度,就和草紙一樣。總是一手抓住,一團的便放進口袋𥚃。

所以人民幣總都是霉霉皺皺的。最大對比可能是日元鈔票吧,幾乎每一張都仍然可以發出清脆的聲音的。對金錢不尊重,卻又視金錢為唯一的價值指標,這個心態真不容易明白。

自己不能不顧別人感受去轉電視台,不能令自己去丟錢,紙幣亦習慣了把它鋪平。改變不了自己的看法行為,便只好以平常心去面對。

花蓮

勞動節三天長周末,再休一天的假,來個花蓮之旅。

上次到花蓮已經是 2011 年的事,出發前花蓮一直傳來地震的消息,亦預報未來一周將會有 5 級以上的地震活動,好些友人更勸我更改行程不要去花蓮了。但一來時間太迫近,二來我也並沒有很擔心,反而有點期待身歷其景,所以行程照舊。結果嘛,據報我離開花蓮的十分鐘後,才有一個感覺得到的地震。

反正行動依舊就是了。在 29 號下班後直接到機場,乘 22:25 航班,大約 12:00 到桃園機場。當晚不知怎地人超多的,結果 1 點多才到達在桃園的酒店。

難得的是,差不多兩點了仍能找到一個街頭小攤,吃台灣的第一餐。

因為五一假期的原因,台灣本地的旅客也非常多,所以去花蓮的火車票一直都買不到,結果只好早上去車站碰運氣,最壞打算是從桃園到花蓮站三個小時。票,總買得到,只是有沒有座位而已。結果買到一張中途才有座位的票,只站了大約一個小時,算不錯了。

上次來花蓮時我租了摩托車,今次自然也需要租車代步。

先重訪車站旁的「金吉利牛肉麵」,味道一般的好吃,價格卻也提了三成。後來發現其他的店五年間價格絲毫不變,回想起來,可能這店在火車站旁,遊人眾多,以致店主有提價的空間吧。

因為時間已經不早了,只到太魯閣繞了一圈,便回花蓮市區找吃的。


先吃點滷味,挑著挑著竟然這麼的一大盤,味道還真不錯。

來台多次一直都知道釣蝦場很流行,卻從來未試過,這次玩一下 250 台幣一小時。結果,一小時後我把魚杆交還,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花蓮本來有數個夜市,但不知道為何當地把夜市合併成一個大型夜市,取名「東大門夜市」。本來這個名字便已經怪怪的沒半分台灣味道,官方又把夜市分成幾部份,各部份又以一個舊夜市命名,舊店卻又不一定分配到該部份去,路確是寬了,但總欠缺了點台灣夜市的風格。

第二天走遠一點,沿海岸南駕,先經過「牛山呼庭」,「新社梯田」,「石門洞」,再到「石梯坪」完成海岸線部份。

「牛山呼庭」是私人渡假村,進不了。

「石門洞」那裡有一家咖啡店,面對大海十分不錯。

「石梯坪」遊人十分多,尤其是大陸旅客,雖未見不文明行為,但人太多本身也可以是一種滋擾。


那個「新社梯田」是一個位於海崖邊一直至公路的稻田,不知道人工打造的成分有多少,反正就是特別的。


之後穿過山區到內陸部分,先到「北回歸線標」,到達看到原來就這樣一座標誌,著實讓人失望。駕一個小時山路半個小時公路專程來的話可以說是非常不值得。

它對面不遠處有一個「掃叭遺址」,看介紹是石器時代遺址。不過就算把這個加上去,特意來這裡仍然不值得。

快六點了,還是回市區吃飯吧。

這兩天發現花蓮食品的價格在這五年都沒有變,以前 30 元的,現在仍然是 30 元。

除了吃,亦重遊了「時光二手書店」,更買了一本二手書,以作支持。

第三天早上先吃了出名的「公正包子店」,在「鯊魚咬吐司」喝咖啡後出發「七星潭」去,還是老樣子。


回市區把其他的出名食店「鵝肉先生」、「花蓮香扁食」和「海埔蚵仔煎」一并搞定,便去車站碰運氣。結果全程無座到台北,喜見晚上乘客不多,可以坐在地上。到達台北已差不多 12 時,幸好「西門町」的路邊小販仍在,以解決晚餐問題。



最後一天到「日星鑄字行」,是我之前在網上看到介紹已經早就式微的活字印刷廠,半轉型至做遊人生意。看到一排排的字粒,不難想像以前排版是多麼麻煩的一件事。

「台北當代藝術館」是我必然到的,奈何卻又總是好事多磨。這次不知道為什麼遊人超多,那我只好放棄,去吃早餐吧。

在出發前又看到飲食節目介紹巨無霸龍蝦,反正約了聚頭的朋友認識海鮮店主,便請其代訂。

期待已久,單單是臂爪子便如手掌大,吸引了全店的注意力。味道亦做得不錯。


四天,就吃吃喝喝的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