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州,江陵

又到了每年一度的聖誕節首爾之旅,21 號下班之後回家收拾行李,到機場乘坐 22 號凌晨 12:30 的航班,韓國時間早上五時左右到達。

今次我不會再說什麼由於一夜未睡,第一天都留在市區吃吃喝喝了,因為每次都這樣說,看官大人不悶小人也覺得悶了。

在位於明洞的酒店放下行李後,先到小巷子裡的店吃一個豬肉湯飯做早餐,再到咖啡店喝咖啡放鬆一下,順道想一想今天要去哪。

結果是:想不到⋯⋯

那只好先到不遠的「首爾藝術博物館」看看,來到才知道原來十點才開門,我還得在門外吹寒風十五分鐘。

今期展品對我來說沒有很吸引,很快看完便信步亂逛,走到舊首爾火車站,這裡有一個咖啡歷史展,至少有點特別。

在首爾火車站買了明後兩天的火車票後,繼續邊走邊看地圖,來到「戰爭紀念館」。

自己對戰爭館興趣一向不大,在場館外的廣場便放了許多戰機坦克的殺人武器,有些飛機還頗大的,看過之後便沒有興趣進館了。

跟着到東大門的 DDP 看看有沒有什麼展覽,結果是 Keith Haring 展,既然有長人龍,我便不進去了。

之後我都忘記了究竟去了那裏,反正晚飯便在明洞搞掂,早點回酒店休息,為明天早上七時的火車作準備。

第二天的目的地是 250 公里外的全州 (Jeonju),乘坐 KTX 需時一小時 50 分鐘。

全州主要就是來看「全州韓屋村」,的士大哥把我放在村口,碰巧這裏有一家韓式拌飯店,看來伴飯是全州特色料理,便先來吃一個。


這個全州韓屋村佔地不小,整體感覺亦不錯,人流慢慢越來越多,而且像在京都一般的大部份人都租著傳統韓服,氣氛十足。

「慶基殿」(Gyeonggijeon Shrine) 就在韓屋村中,供奉着朝鮮開國皇帝李太袓的畫像。


在「慶基殿」對面便是「殿洞聖堂」,也是全州史蹟之一。

「全州鄉校」在韓屋村的邊地上,又是另一史蹟。門前介紹這學校本來在慶機殿一旁,但由於古時左廟右社的規定而於 1603 年遷到現址。

從全州鄉校走出來向後面走到大路上,看到馬路對面有古怪。嗯,是一個壁畫村!這個壁畫村很小,半小時什麼都看完了。

之後回到車站附近,雞同鴨講的吃了晚飯,便回首爾去。

自己一直想去京畿道,但因為交通問題並沒有落實。終於這條連接首爾和江陵的高速火車路線在 2017 年底開通,費用 24,800 一程,需時約兩小時。比以前需要坐四個多小時的大巴實在快多了。

所以第三天終於可以了我的心願了。

早上十點準時到達江陵站,因為搞不清楚巴士路線,結果直接跳上的士到「正東津海灘」和一旁的 Hourglass Park。的士司機還搞不清楚我要去哪裏,大家在地圖上指指點點了一會之後,看見最近的「正東津車站」,便叫他先往那裏。這個站他倒是知道的。

來到的時候發現遊人頗多,才知道原來這個正東津站才是這裏的主要景點,旁邊的海灘並不是。

這個車站就在海邊,沿海的車站總是令人着迷。正東津也以觀看日出著名,與這一段海洋列車亦是許多人來的目的。


之後再到了安木海灘 (Anmok Beach) 和鏡浦海灘 (Gyeongpo Beach),環境氣氛都不錯。在鏡浦海灘這裡有一條海鮮街,晚餐便在這裏搞定。


鏡浦海灘旁還有一個鏡浦湖,湖邊有鏡浦台,列關東八景之一,有數百年的歷史,更得不知道是那個皇帝的御詩,及許多文人提字作賦,更加造就了這裏的名氣。


晚上回到首爾,走到清溪川看看聖誕燈飾,十分熱鬧,只是沒有倒數什麼的,一到 12 點竟還把燈都關了。

第四天沒有什麼行程,早上先到弘大的哈里波特咖啡店探一探,發現門前已經排了長龍,以我性格,自然有緣再見。

COEX 的藝術展廳也是我常常會到的,不過這個展覽其實是一個藝術品市場,有些作品兩年前已經見過。而 COEX 今年多了一個網紅點:Starfield Library。Starfield Library 最特別的地方是那些超巨大的書架,造出一個十分宏偉的景象。


最後一天去梨大,時間尚早店都還沒有開,便走上去壁畫村看看,發現人氣大不如前,有些壁畫更已經脫落, 十分可惜。

最後自然是標準節目:國立當代藝術館。

在仁寺洞吃過東西,便向機場出發,回到現實去。

Advertisements

快閃台北

上周有一天忽發奇想,來一個週末快閃,論距離自然是台灣最適合,所以這個週末安排了一個快閃台北。

周五晚上差不多 11 點的航班,到達位於西門町的酒店時已經快 2 點了,而這個酒店接待員亦太熱情了,不停的為我講解酒店的服務。老實說我除了用你的電、床和水之外我什麼都不要,但又不好意思打斷他,只好老老實實等他結束。

西門町的好處便是就算晚了也總能找到吃的。結果吃完稍為逛一下,回到酒店已經三點多了,五點多才睡著。

因為自己有一些感冒,睡得不好,大約 7 點便醒來了,就算迫自己也再睡不回去,索性早點出門。

先吃點早餐,然後在咖啡店看地圖找一下今天要去什麼地方。

先到「紀州庵」,一座古老的日本料理屋的修復複製品,現在變成一個文學交流的場所。

然後沿着淡水河走到「寶藏巖國際藝術村」,一個靠山而建的舊村莊聚落,在快要遷拆的時候被保育起來,變成今天的藝術村。

雖然尚有少量房子仍然有人住,大部份舊房子都變成了「展館」,門外有指示是否開放,如果顯示開放的話,直接推門進去便是。


整個村其實不大,離開時從正門出去,就是「公館夜市」了。

走到台大的一家咖啡店休息一下,充充電,繼續起行。

坐捷運到松江南京站,逛四平街,通化街,然後再到「彰化肉圓」。之前已經來過三次了,都休息沒有吃到,今次來到看見門前排長龍,依我性格,還是下次吧。


行到東區看看有什麼吃的,但走來走去都沒有看到有什麼想吃,這時心想,或者可以去信義誠品一區看看聖誕燈飾,於是又繼續走路。

這裏的聖誕燈飾算不錯,加上人流,氣氛很好。



看看時間才 8 點,便坐的士去萬華區艋舺夜市。

下車時看到「西昌街夜市」,之前都沒有進去過,便去看看。發現裡面全都是老人家,路邊攤像鴨寮街般的賣舊東西。亦有好幾家像香港廟街的歌廳,更有很多上年紀的妓女在路兩旁。一個十分有趣的景像。

吃過晚飯後直接步行回西門町,在路邊買個蔥油餅還遇上「走鬼」,也是我第一次。

這一天走了超多路,晚上回酒店一查,原來超過了 40,000 步!

「台北當代藝術館」是我每次台北遊最後一天的必然行程,這時發現附近開了新的誠品生活,而附近的街區也有好些改變,多了像東區的餐廳食店,下次得好好探一下。


之後想不到要去哪裏,又因為打算試一下新的機場捷運,便留在台北車站附近。

車站後的「華陰街」一帶比較少去,便打算把餘下的數小時花在這,剛好碰上媽袓搬家,有鞭炮又打鼓,熱鬧非常。

.

.

是時候坐機場捷運,覺得速度還滿快的,只半個小時左右便到機場,不像以前坐巴士的話又慢又怕碰上塞車。

台北到這时候才把機場捷運建好,也算慢得過份。

這次快閃之旅,雖然只短短兩天,但反而覺得沒什麼壓力,離開的時候也沒有覺得旅途太短,真奇怪。

可能以後可以多加考慮。

痛苦

每年的聖誕節都會讓我不期然想起 Love Actually 這部電影,所以到了 12 月份,我都會把它重看一次。

其中一幕是 Daniel 和他兒子 Sam 的一段對話。

Daniel 見到 Sam 近日常常悶悶不樂的,便問他發生什麼事,Sam 跟 Daniel 說:「我戀愛了。」

Daniel 聽後如釋重負,還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情。

Sam 問他父親為什麼,Daniel 便跟他說:「我還以為是更壞的事。」

Sam 奇怪的說:「比在戀愛中所承受的無盡痛苦更壞?」

Daniel 頓時無言。

戀愛,不會只有 agony 的,怎也有快樂的時刻。

但當然,那種痛苦亦通常只有在戀愛中才會出現。

一種像洪水般汹湧而至的感覺,如面對海嘯般無從抵抗,把你沒頂。

這種感覺,真的很可怕。

*****************
完全無關的後記

華為大頭目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捕,本來這種事便不應該太早發出評論,「跟車太貼」,實在不智。

但無論如何,中國上上下下自然各種謾罵,有趣的是中國官媒均在批評加拿大漠視法律和人權。

看到這一句,我口中的飯也差點噴了出來。

先不論拘捕的對與錯,就算我完全站在中國那一方,這句說話由中國說出來,總難免有點喜感。

中英夾雜

香港人講話,總會夾雜著中英文。

不是因為香港人的英語了得,更加不是炫耀英語能力(因為今時今日已經沒有什麼可炫耀的了),而只是習慣了中英夾雜的生活環境。

就像星馬的朋友,說話中夾雜著各種語言一樣。

就算你想以全中文說話,原來也不容易。

例如 “Copy and paste” 這一句,一直都直接說英語,如果忽然要說中文的話,還得去想想 Word 上面的 menu (沒有聽過香港人用菜單)才成。這當然假設你用的是 Word 中文版。

社交 “app” 常會有 “tag” 人這功能,你問我英文是什麼?我只能想到大陸網民用的「艾特」,而艾特本身便已經不是中文了,而是用中文字寫 “@” 出來。至於 “app” 嘛,沒有人說手機程式,台灣也直接說 A.P.P. 的。

食 lunch 常聽,說「食午餐」卻十分罕見。反而早餐和晚飯又比較少用英文。

說 “Whatsapp” 無可厚非,因為本來便沒有中文名字。至於 “Facebook” 則沒有香港人說「臉書」的。

睇 “video” 不會說看視頻或影片。

Join 會籍便 join 會籍,好像沒有說「加入」。

去 gym 雖然也有人說去健身,但 gym 和健身並非一樣。

總而言之,要聽到一個香港人說話五分鐘而一個英文字都沒有的,應該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