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與溫柔

今時今日的女性,知識能力都比以前的提昇了許多倍,自然也遠為獨立。

隨之而來的當然是也比較強勢。

許多男人再不入其法眼。

可能是不夠強,也可能是知識不足,能力不夠,反正看不上眼就是。

男人卻大都喜歡當強的那一個,所以總希望找一個溫柔的伴。

但強勢與溫柔卻互相排斥著。

例如當一個男人面對兩個女人選一個的時候,除了考慮喜歡誰多一點外,另一最大的考慮還是在想像,那一個比較能承受分手的打擊。

實情如何先不說,男人總會幻想那個女人較離不開自己。

就是賤男也會有一絲絲良心,不忍心而選擇性格較依頼的那個並不少見。

再説,溫柔的女人也比較容易得到男人的呵護。你要是比他還強,他那還有動機去照顧你呢。

有時聽到女人分手後説:「為什麼因為覺得我承受得了便選擇和我分手?堅強有錯嗎?這公平嗎?」

沒有錯,這是性格,但亦是因果,沒有公平不公平的。

不是說男人的呵護有什麼大不了,也不是說這個男人有什麼值得留戀。

但想要被照顧寵愛,只好當個弱者。就算是裝的。

想當強者的男人,不代表他本身便是強者。這個台階,其實需要女人來搭建。

中山

今個聖誕雖然未能出國,但離港卻是必須的,在 24 號提早下班,回家換過衣服向深圳出發,再想目的地。

到了深圳,在長途公車站看看有什麼地方可以去,結果選擇了中山。

從深圳乘 20:30 的班次,到達中山時大約 22:40,車程 2 小時 10 分鐘。

上次來中山是去年 4 月,轉眼快兩年了。

既然是即慶的,自然也沒有準備,中山反正景點不多,要去的都去了,這兩天随意便是。

整天只吃過半件三文治,咖啡倒喝了 4 杯,一到步自然找吃的。「螺螄粉」這東西聽見過多次也未吃過,試了後仍然不明白「螺螄」是什麼意思。

另再加「儒子牛雜」、再到附近喝飲料吃爆谷,回酒店休息。

接著兩天都隨意閒逛,到過四百多年歷史的「西山寺」,不遠處是「中山市博物館」,館內什麼也沒有,副館為「中國收音機博物館」,展出一些古老收音機,算做有一點東西看。

走兩步是「孫中山紀念堂」,也是空的。

建於明代的「白衣古寺」,位於「大信新都會商業街」對面,可惜正在維修,我從側門進入,只見三五和尚在玩手機刷微信。

上次來岐江公園時中山美術館也正在維修,不過該館規模細小,也沒有什麼期待,今次再到正在展出名家書法。

孫文西路步行街對面新建的「興中廣場」,走高檔路線,沿河而建,氣氛不錯。

晚上到龍瑞粥城的夜夜粥店吃飯,跟我上次來時一樣的受歡迎。

今次吃飯時間較早,飯後去逛逛在旁的夜市。上次都關門了只走了一小段,今次把整段走完,發現另一邊出口原來很旺,第二天得知原來是公車站所在,難怪。

走走吃吃,短短的旅程告終。

台南

今年的聖誕節因工作關係未能外遊,只好提早在月中的周末,把原定的嘉義、台南之旅縮短變成台南三天遊。

早上 8 時 35 分的航機,10時左右便踏出高雄小港機場。

第一餐到近日人氣急升的「奧斯汀人文咖啡」解決。店以田園作風為主,更有池塘在室外的座位旁,非常不錯。食品以自然健康為尚,味道亦佳,為本旅程造就一個好開始。

出發台南,離高雄大半個小時的車程,第一站是孔廟。但到達的第一件事,當然是先吃午餐。「褔記肉圓」和「莉莉水果店」相鄰,又都是當地出名必到之數十年老食店,自然先到以視尊重。

福記的肉圓是蒸的那種,味道不錯,但也不見得比其他肉圓好。莉莉的水果出名,我點水果冰卻是誤著,水果在底,冰在面,互不相干,不如吃水果盤更好。

孔廟旁有一翻新老街,冠名「孔廟魅力商圈」,短短的十分鐘可以從一頭走到另一頭,風格以創意產品為主,感覺蠻清新的,

旁邊有一新景點,名「窄門咖啡」,其實就是在一條很窄的小巷裡開的咖啡店。這巷確實非常窄小,胖子要是想進去不會很容易,但咖啡店本身如何卻忘記了去探索一下。

至於孔廟嘛,也沒有什麼要説的,反正是必到又沒有什麼好看的地點吧。

下午經「四草大橋」到台江坐小船看紅樹林,這裡也是「四草大眾廟」的所在,廟前有歌仔戲和布袋戲表演,可惜來的時候下雨,場面非常冷清。

安平就在附近,主要有「延平老街」、「安平古堡」,「安平樹屋」等景點,上次來台南時已略為看過,此時亦都已關門,幸好一旁的「夕遊出張所」還在開。原為台灣總督府鹽專賣局臺南支局所的安平支局,夕遊者,午後夕遊的場所也。現在這裡把鹽造成各種顏色,再配以一年的每一個生日。台灣又成功造就一個景點。

聽說台南最近有一活蝦專門店「西海岸活蝦之家」做得不錯,點了胡椒蝦,味道雖佳,但調味很重,蝦的鮮味都被趕跑了,把活蝦鮮味都浪費掉。

之後到「花園夜市」吃小吃當晚餐,附近的神農老街,活化後又是一個不錯的景點。路的另一邊有一棄置建築物,外牆被畫上繪圖,稱「藍曬圖」,整天都有人在拍照,非常特别。

常看到什麼「東山鴨頭」,今天便到東山一遊,嘗嘗正牌的「東山鴨頭」,味道卻怎不合在下口味,吃過便是。

台南多小吃,在東山我便吃了未見過的「炸蔥」和未吃過的「蚵嗲」,在國華街又吃了兩度未吃過的「割包」和「小卷米粉」,來台許多次仍能找到未吃過的小吃,份外高興。

台南的「阿堂鹹粥」亦非常著名,點了一碗,連不吃魚的我也覺美味。

除了「東山鴨頭」,另一常見是「萬巒豬脚」一味,因要到屏東的「萬金聖母聖殿」會路經萬巒,自然不會放過。萬巒有幾間豬脚店,聽說「海鴻飯店」比較正宗,安全起見當然選它,味道的確不錯。

剛提到的「萬金聖母聖殿」,是台灣第一所教堂,並不華麗,甚至有點破舊,但意義深遠,尤其聖誕臨近,氣氛濃厚。

「赤崁樓」是荷蘭統治時期興建之歐式建築,漢人稍後在原址之上興建中式祠廟晚清建築,為一級古蹟。前院晚上有台語歌唱表演,吸引附近居民來休閒享受,氣氛很熱鬧。

「吳園公會堂」是一日治時代建築,也包括了一座西式建築,既在市區,不防一看。

位於北門井仔腳的「瓦盤鹽田」是現存最古老的鹽田,雖然有些遠,但值得一看,如果天氣好的話更是拍攝夕陽的好地方。

這幾天雖都下雨,但總有數小時的藍天白雲,算有驚喜。

三天,很快便過去了。

不急

對於結婚,男人女人的看法非常不同。

男人在這方面,比女人理智多了。

很多女人,糾纏多年,總得不到一句「我們結婚吧!」

有人說這是因為今時今日男人的結婚生理時鐘,和女人的太不一致了。

女人希望結婚生子,所以適婚就是適孕。

男人卻並沒有這個考慮。三十、四十、五十歲都一般。

以前,男人女人的結婚時間只差三兩年,二十來歲都結婚了。

今天可不一樣,儘管女的可能還是希望二十七八左右找到歸屬,但男人呢,沒有三十五六想都不會想吧。

男人也不是要浪費女人的時間,他們只是不急而已。

大材小用

朋友從國際大企業轉至小型公司工作,公司大小瑣事都得親自動手做,自然十分不習慣,總覺得大才少用,浪費了自己的能力。

但也因小公司規矩不多,比較自由,清閒時候自由上班,又或出外吃個下午茶也沒有人會去管,算非常寫意了。

話雖如此,他總覺得有點在浪費人生,雖然收入不錯,卻不很快樂,常自譏廢人,大材小用,最終還是轉回到大公司去。

開始的一段時間他像找回自己的生存意義似的,但慢慢工作漸重,每天加班,辦公室政治又令他非常煩厭,漸漸開始覺得,原來「大材大用」也不一定好過。

人總得有上進心,力爭上游,但好些人好高騖遠,不看清楚自己的斤兩,爬不上去是正常,也是他的運氣。

如果給他機緣際遇爬上去了,小才卻大用,只會力有不逮,連累別人,為害實不少。大家只需看看香港的特首便略知一二了。

那適如其份,大材的大用,小材的小用,應該沒問題吧。

是的,本來沒有什麼問題,但我們得想想,一部可以開到 200 公里的跑車,如果一直都保持 200 公里行駛會如何?

長時間保持極速行駛,只會把車送上死路,而且保證不需等很久。

人的一生,有差不多三分二時間都在工作,你把你的大材大用,或小材小用大半生,應該無法辦到。

就像那部跑車,間中極速飛馳是可以的,但大多數時間都只會在潛能的一半以下運作,這樣它才可得以「生存」下去。

原來,人本應就大材小用,這才會游刃有餘,把每一件工作都做好,而且是愉快地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