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天又走了

上星期開始了記錄藍天這計劃,天公也算做了一點美,兩天後便放晴,讓我重遇藍天。

還一連三天。

但好景不常,第三天的天氣預報便告訴我們,未來會下一星期的雨。

雨,當晚便下了。

之後幾天雖然不是每天都有雨,但天色嘛,卻總是灰蒙蒙的。

今天再看預告,這星期還是下七天的雨。

但總算天氣清凉,也不錯吧。

Advertisements

記錄藍天

香港已經斷斷續續下了兩個多星期的雨了,兩天前停了雨,卻非常悶熱,料來又要再下雨了。

結果昨天早上便下個不亦樂乎。

但天有不測之風雲,午飯時間才過了不久,雨過天青,太陽還非常猛烈,結果脫掉外衣還是汗流浹背。

但那也好,總算看見半個藍天。

還記得十多天前的一個早上,天是黑的,上班時間天色卻如下班時一樣的暗,結果整天心情都被影響了。

所以雖然熱了一點,心情還是愉快的。

怎料好景不常,今天起床,天又變成灰色的一片,還帶點涼意,雨嘛,少不免要下點來應景。

藍天,自然又不見了。

看風景,有人喜歡山,有人鍾情海。自己一直也喜歡海多一些。

但不論山還是海,最重要還是要天色好。

突然發覺,原來自己真正喜愛的,其實是雲和天。山與海,只是用來襯托那一片藍。

闊別藍天白雲好些時間了,忽然想把它們記錄下來。

所以從今天起,每次當我看見藍天時,都會拍一張照,放在這個專頁裡,記錄下來。

澳門、廣州

戴卓爾夫人去世,本來打算寫點什麼的,筆到半篇,發現這幾天看到有關的文章已經夠多了,便寫點别的吧。

在台灣回來之後,即時便要充當導遊,更去了澳門一次。

近數月已經去過澳門三次了,一些所謂的主要景點都去過不止一次,但既然是帶人遊澳門,【大三巴】之類的總避不了。

但加點私心,也趁機去一些自己以前未能趕上的地方。

多年前曾去光顧過【楊六牛雜粥】,今次帶朋友一試,怎知道適逢他老人家休假,只好失望而回。

在附近隨意逛逛找别的,看到好些人都拿著雪糕在吃,見不遠處一店有人聚集,即上前調查,卻原來是椰子店,名【洪馨】,也有賣雪糕的。雖未聽說過(事前亦沒有做資料蒐集),但以我性格自是有殺錯、無放過。味道嘛,清清淡淡的還不錯。

再行一會看見一家舊式冰室,門前都是人。看到這裡,你自然猜到我會怎樣。

這店叫【南屏雅敘】,猜想來應該也是曾被推介的店了。店不小,卻完全滿座,看一看四周都在吃蛋治,尊稱南屏三文治,炒蛋足有兩吋來厚。店員都是老人家,火氣十足,但見他們在罵客人,卻眾食客臉上都帶笑,可能已把這個也算進去老店特色吧。至於食物品質,至多只能算是普通。

在新馬路福隆新街的【添發碗仔翅美食】,也是四、五年前的事了,之後一直都因為太多人排隊而沒有吃到。今次來到竟然有位,算是了一個心願。

轉角街頭有一個牛雜小吃檔,亦是永遠有十多人在排隊,今次趁著有朋友陪同便把它也試了,結果沒有令我失望,味道還不錯。

過了一個星期,又即興去了廣州兩天,吃吃喝喝,亦蠻寫意的。

下個星期去那裡好呢?

歡迎光臨

十多年前,不知是誰引進了那些所謂的優質服務,從那時開始,人們踏進店都嚇一跳,因為店員都會大叫「歡迎光臨」!

是的,這些我們現在都習慣了,但那時還真蠻新鮮的。

今時今日,我們固然習慣了,店員也習慣了。

習慣得像機械人在說話。

香港的店裡,再也感覺不到人情味。

那一句「歡迎光臨」、「随便參觀」,聽不到還更六根清淨。這種敷衍,不說也罷,誰要?

在網上看到作家寧靜寫到她到台灣旅行回來,覺得「香港竟然比台北更像異鄉」。

那天她剛從台灣回來上了計程車,司機聽到要去港島區,立即晦氣地說:「唉,又要過海,唉!」「付三百元還要看臉色,真不明白。後來,她說「紅隧應該不塞車, 走紅隧好了」,司機又不滿。他愈開愈快,逢車過車,不斷切線,危險非常,我頭暈得厲害,便很有禮貌地說:「司機先生,我開始暈車,麻煩你稍為開慢一點,可以嗎?」他一句:「我開得邊快呀!咪正常速度囉!」我靠在椅背上,閉上眼睛,沒跟他理論。因為,心裡面很難受。」

「這兒明明應該是自己最愛的地方,為什麼,竟與剛離開的台北差那麼遠?為什麼剛回到自己土地,就感到這麼大的差別。我跟伴侶說,如果回到香港後,遇到好司機,那麼,我對台北的思念也許會少一點。誰知道,才剛回來,就想回台北了。」

她還舉了個例子,說:「在台北吃團年飯那一晚,我和伴侶叫了八個菜。吃了六個菜之後,侍應生走過來說:「如果你們吃得太飽,不如替你們取消餘下的兩個菜,好嗎?」體貼得叫人感動。」

而她在香港的經驗,卻天壤之別。她隨便點了四個菜,當其中兩個菜上桌時, 發現份量非常大, 他們只有兩個人, 根本吃不下。當她說「我們兩個人怎麼吃」時, 侍應生只是聳聳肩說: 「我怎麼知道,你們便慢慢吃吧!」

她的結論是:「我依然愛香港, 但同時, 也覺得她愈來愈陌生。」

唉,我實在不想同意她。

南投

已經一年多沒有到台灣了,趁著復活節四天的假期,去中部遊玩一下。

十一時的飛機先到台北桃園機場,隨即轉巴士向南投清境山區出發,車程足足四小時,到達時已經 6 點了!

我住的民宿位於海拔1750公尺,景色雖然不錯,但既身在山中,晚上自然也沒有什麼可以逛的。記得路上有一個小市集,便摸黑下山,心想就是在 7-11 坐一會也好。

慢慢行了十多分鐘,那個市集有 7-11 和 Mos Burger 外,台灣海拔最高的 Starbucks 也在這裡。看見不遠處有另一小群店家,叫作小瑞士花園,也有一間叫紙箱王主題餐廳的店,店裡賣的都是紙箱製作的用品飾物,頗為特別,店外有人唱歌表演,心想反正也沒有地方去,便坐在這裡喝咖啡吃小食看表演吧。氣氛還著實不錯。

第二天早上四時乘車向合歡山頂看日出,車程一小時,經過 2,750 公尺的鳶峰,再到 3,275公尺的武嶺,温度跌至 3 度,也是全台灣唯一會下雪的地方。可惜天氣不佳,看到雲海看不到太陽,有點失望。

下山來去了清清草原看羊,再到中台禪寺看佛,便回到台中市酒店拿房。

久聞這裡的 20 號倉庫藝術區,可惜沒有什麼特別,算是到此一遊好了。

逢甲夜市去過了,今次選了大甲鎮瀾宮外的蔣公路夜市。規模自然和逢甲沒法比,但台灣本土特色更濃。來時碰巧媽祖遶境進香活動,有歌仔戲表演,台下更有整個樂團伴奏,坐在最近的店,吃著麵線,算是另一種情懷。

在這裡發現一種粉腸,並非豬腸,而是蕃薯粉類食品,其外表口感有點像牛筋,味道十分好,店名【康家阿媽】,50元一份,有機會記得要去試試。

接著到東海大學,看看那貝聿銘設計得獎的路思義教堂,然後逛了一下附近的東海夜市後打道回府。因為明天又要一清早起來。

六時起床,到台中火車站附近青草街試一下這個無名字小店燒肉粥。據説他們六點開門,頂多兩小時花枝便賣完,所以我七時便來到,點了一個蚵仔粥,另外各類小吃只20台幣一份,我自然全都點了,味道雖未至於好吃得有必要大清早趕來,但若果在附近的話,這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食過回酒店退房,下一站:日月潭。

這幾天雖有幸沒下雨,但天色總是陰陰暗暗的,烏雲又多,更因身處山中,本來便有雲,景色難免有差。日月潭,今天也沒有什麼特别。半山上的文武廟,比較有特色的就是門前那兩隻的巨獅吧。

在日月潭不遠處有所【紙教堂】,頗有趣,用紙做的教堂,不是容易遇到吧。跑到埔里找吃的,但不知是因為我去錯地方還是埔里實在太小太靜,根本沒有什麼可以逛,幸好還找到一肉圓小店,不致空「口」而回。

晚上又是問題了,離雲品酒店最近的 7-11在水社碼頭,也有十分鐘車程,結果叫酒店車送我去,在 7-11 發呆了1小時,再致電酒店開車來接我回去,去山區,就是有這個被困的問題。

最後一天回台中試那【伍角船板】,這食店出名的是各分店的裝修都很特別又各自不同,食物則普通而已。

就這樣,過了四天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