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

沒有預算下,這個周末又來了廣州。

基本上完全沒有目的,所以也就沒有怎麼到處跑了。

試了兩間咖啡室,第一間叫【漫咖啡 Maan Coffee】,聽說是韓國人主理,裝飾便很有韓風,亦很舒適。

點單後店方會給你一隻小熊公仔以作送單之用,而不是一般的號碼牌或會震動的遙控牌子,算十分有心思。

可惜食品味道一般,連咖啡也不見得出色,著實有點失望。

另一間叫【Chois Coffee】,廣州好像有三家分店。點了鬆餅和咖啡,造得都不錯,有驚喜。環境雖然沒什麼特别之處,但可以再光顧。

另一個驚喜是【方所】,這書店位於太古匯,得誠品前執行副總廖美立加盟,活脫就是一間誠品,更有文人座談會,藝術展覽,以後多了一個好去處了。

早聽說過一家釆用仿舊裝修的茶餐廳近日在廣州大熱,尤其是店名:【吾系茶餐廳】!店分兩部分,前面是大排檔式,後面則例牌豪裝,價格少貴,食品貨素算不錯。標榜港式,對廣州人是賣點,對我們香港人就試過便好。而且人超多,浪費時間吃港式茶餐廳不化算。

有趣的是當晚我便在北京路附近看到一家茶餐廳叫【真系茶餐廳】!抽水之心昭然若揭。

廣州的地鐵亂是不用多說了,人多時候真的像打杖一般。但今次我發現每次下車總有人叫嚷「先讓人下車」,有人硬迫上車時也有那種香港人給不守規舉的遊客那種鄙視眼神。突然間覺得,可能廣州本地人也在受「新廣州人」的氣也說不定。

Advertisements

沒勁!

和一位在大陸工作的台灣朋友閒聊,他說:「內地由於政策監察,相對一般人沒見啥世面,聊天沒勁!」

我認識的大陸朋友不算多,從外省來廣東打工的基層服務生不算,做白領有受過高等教育的,實說也有點見解單一的現象。

他們好些並非如一般人以為因為消息封鎖而什麼事都不知道,相反很多都其實知道發生過什麼事,有時候比我們知道得更詳細清楚。

但問題總出在如何解讀事件這上頭。

「六四確有其事,但政府也是迫不得以才採取較激烈的行動。」

「官員貪腐確是一大問題,但民智未開改革時機未到。」

「中國有十三億人口,任何問題都會變成大問題,不是一朝一夕可解決的。」

這些結論不是因為消息封鎖,而是經過意識洗腦後的「理性」判斷。

説跟他們聊天沒勁,也是事實。

所以還是只談風月好了。

大阪、名古屋

通常九月的中秋節和十月的重陽節,由於太接近我都只選其一出國,但今年卻都出去了。

今次目的地是日本,城市選定名古屋,但直飛名古屋的航班不夠好,而我是有時間便玩盡的人,既然名古屋離大阪只一小時車程,便乾脆乘午夜航班到大阪,算來其實還有賺。

再加上擔心名古屋支持不了我整整五天的需求,便決定先在大阪留兩天再到名古屋去吧,反正上次到大阪時也只留了一天半。

零晨 1 時 45 分的飛機,到達日本時間早上大約 6 時,步出機場時才 6 點 20 分。太好了,整整的一天開始。

上次來大阪是先直接到京都去,朋友告之從關西機場到位於心斎橋的酒店乘巴士比較方便,在機場出囗處買了巴士票,卻發現是半小時後的班次,便走到火車站買票出發,平白浪費了 1000 円。

放下行李,在心斎橋隨便吃點早餐,抬頭一看,是最漂亮的藍天,結果便在道頓堀橋看天看了半小時。


第一站先到四天王寺,在藍天的襯托下更顯莊嚴。寺前都是小賣檔,賣書、小吃,甚至蔬菜,後來發現原來所有的寺院都如此。

走到附近的新世界區,本打算找點吃的,但之前吃過的牛肉烏冬店還未開門,又找不到想吃的,便隨意閒逛一直到難波區,看看手錶才12點。心想便去大阪港吧。

這裡有水族館,日本最大的摩天輪和日本環球影城等,也可坐帆船遊大阪港。大阪 5 時左右已經開始日落,便回到梅田區,心想原來還未吃過午餐,可惜人超多的,隨便走進一家叫「魚心」的魚生店吃魚生。

回到心斎橋、道頓堀一帶,上次來時也不覺得,怎麼街上有這許多濃裝女子在推銷,我便被問了 6 次了,本來以為是妓女,但看來又不像,可能是妓女中介吧。

第二天吃過早餐,開始我的寺院旅程。其實,如今想想根本全程都是寺院之旅嘛。難波神社和天滿宮是今天主打,晚上又回到道頓堀,決定一試「金龍拉麵」,可惜不是很合我口味,湯底還好,麵的味道卻不很喜歡。

第三天早上出發到名古屋去,十時多在酒店放下行李後,先去犬山,國寶級犬山城是現存最古老的天守閣,一旁的針綱袖社跟它應該也差不多老吧。犬山城規模比較少,上落的樓梯很斜,看著那些老人家真有點擔心。

在這裡當然有我喜歡的火車路軌,總覺得那叮叮咚咚的警告聲很令人安寧。結果在這裡看了五班火車。

回來到名古屋城,外型和大阪的很相似,只是少了些黃金。總算收集完成三大古城了。

「榮」和「久屋大通」一帶有說是名古屋的銅鑼灣,但老實說並非很旺,也沒有什麼好逛的。

在名古屋的幾天都搵食艱難,食店集中而人亦集中,又不想跟著排隊輪候,結果自然是沒飯吃。逛著逛著竞給我發現有路邊排檔,坐下原來是台灣人開的台灣鹵肉拉麵!但也餓了,味道還可以。

第四天向南先到蒲郡,這裡有科學館和水族館,但重點是竹島。連接竹島的橋有被稱作姻緣橋,島上建「八百宮神社」。竹島一帶環境非常好,可以讓你在這裡發呆而不自覺。


接著是豐橋,這裡還有路軌電車,150 円一程。到豐橋公園看吉田城。據說城旁的大樹和城本身同樣珍貴,詳情便沒有去查究了。

最後到豐川,在這裡等著我的是有稱三大神社之一的「豐川稻荷」,果然不負眾望,站在那裡看著神社,那感覺恕我不懂表達。

晚上回到大須區創業 120 年的「一八」吃味噌扁麵,味道很濃,甚至有點咸。

名古屋有幾樣出名的食品,鰻魚我不吃便不用試了,味噌豬排卻不能不試,雞翼亦非常不錯,但兩樣食品對我來說都仍是有點咸。日本人可能比較重口味吧。

最後一天沒有特別目標隨意逛。

幾天下來,我發覺這裡的咖啡店賣的早餐都只是多士,沒有別的了,奇怪我之前來日本也沒有這感覺,但卻想不起我以前是吃什麼當早餐的。

關西口音和我們比較熟悉的東京口音不同我之前就發現了,但今次再發現側聽下有點像中文。許多次我好像聽到有中國人或香港人在身邊說話,但隨即發現原來是大阪人。

關西地區在電動梯是像香港般左行右企的,到名古屋即變成左企右行。有時候看見有日本人站在右邊,便會猜他是否大阪來的。

至於靈活的香港人,自然要左得左,要右得右。

【About Time 回到最愛的一天】

如果你能回到過去,你想去那個時候?

如果你擁有這能力,你會利用它做些什麼?

如果每件事情你都總有第二次,第三次或無數次機會,對你的人生會有怎樣的影響?

在【About Time 回到最愛的一天】裡,Tim (Domhnall Gleeson 飾) 在他 21 歳生日那天,父親(Bill Nighy 飾)告訴自己原來這個家族中所有男丁都擁有穿越時空的能力,

這個宅男當時最大的願望便是要找個女朋友,後來遇上了,不停回到過去改變過去,始終未能令心中女神愛上自己。

這其實只是小插曲,電影主旨卻是另有所指。

Tim 在無數次的穿越時空後終於領略到,用什麼心態去對待生活才最重要。劇情不想透露太多,卻誠意希望你會去一看。

Richard Curtis 執導的幾部電影自己都非常喜歡的,尤其是 Love Actually。

如今在我的清單中再加上這一部。

movie_1377064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