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

上周佛山兩歲女孩悦悦被車撞倒,在數分鐘內再被第二輛車輾過,其後足足有十八個路人行經看見卻視若無睹,最後才得拾荒老婦施援手將悦悦從路上抱回路邊。

這件事在國內固然引起極大的回響,電視報章都在大力鞭撻那些見死不救的人,網絡上的更是喊打喊殺了。

連廣東省人民檢察院也發公告呼籲「請停止冷漠」,邀請市民参與「倡導見義勇為,用正義和良知温暖社會」活動。

事件就是在外國也被廣泛報導,甚至以專題討論之。國內反應當然是忿怒那十八個人連累中國人在外人前丟臉。

幾天來這件事也不停的被評論分析,本也不打算再寫些什麼,但見評論多只集中在法律和制度層面看這事件(如幾年前一法院判令救人者反要賠償,內地並沒有強制購買第三者意外保險的規定,交通事故刑責太低等),遂想從另一角度説上幾句。

中國自來並無正式的宗教信仰,不像西方國家有基督教,中東有回教,東南亞有佛教。中國雖也大有人拜佛,卻不是信奉佛教,而是不自覺地奉行儒家的一套思想。

有些價值在西方是千古不移的。真、善、美、正義、平等、公正等,都深植在民族個人的價值觀裡。當然不是説每一個人都對此信奉無疑,但整體上人民還是相信這些理念是高於一切的。

反觀中國便沒有這些了。和基督教不同,儒家是「人」的思想,不是天的信仰。尊崇的價值是禮,是孝,都是規限下級對上級的行為態度,是為人倫。

但既然這些並不是刻在石上,來至上天的普天價值,行為自然會隨年月改變。好處是不會食古不化,可以靈活處事。

固此西方人喜談原則,朋友親人一視同仁,公事公辦。中國人則以實際情勢為準,關係為領,以什麼手段達到目標並不十分重視。所以西方人有什麼「不自由無寧死」、「不能以善心做壞事」,但中國人則會説「好死不如歹活」、「英雄莫問出處」。

馬路上交道正是一大寫照。西方人會在紅燈停下來,班馬線前讓路予行人,但在中國的卻奉行一種混亂的秩序,人和車在一種不用明言的默契下,互不相讓但又互不相干的情況下共存,反正交通燈是什麼顏色沒有人理會,也不要去把燈號當真。

所以中國人做好事幫助別人,考慮的是實際情況,如有任何類型的危險,如被屈之類,便要三思了。反正,那小女孩不是自己的。這個險犯不著去冒。

事實上,撞倒女孩的司機面對訪問時便説,他是一定要走的,停下來進牢了,誰照顧他的妻兒子女。他還説,他相信其他人也會像他一樣的逃走。

他這樣説當然被人群起而攻,但説實在,如果沒有人看見,雖然心中有愧,衡量過後會逃的未必是少數。

比較起在西湖那個想也不想便跳下水救人的美國遊人,中國人,背負太多了。老總是你先上,我鼓掌。

什麼時候,我們都能像他們般,天真一點?

 

 

 

Advertisements

狗,早已被人類馴化,成為我們的寵物,甚至朋友了。

吃狗肉這傳統,就算在內地也愈來愈多人反對,愈來愈少人做。

但很奇怪,中國人還是很喜歡用狗來罵人。

外國人喜用的豬,我們當然也有用,但力度卻相差很遠。

罵你其蠢如豬,算是豬系列中比較重的了,但目標受傷還是相當有限。

豬頭、豬玀、人頭豬腦、母豬什麼的,雖不是好話,但總欠一點殺傷力。

現在看看我們忠實的朋友,這頭小狗可不是說笑的。

走狗、狗賊等,只舉兩例,已勝過豬系幾班。夠狠,是豬沒有的。

你很「狗」!更清硊利落,一招了。

事有兩面,豬也常被情侶拿來使用,當然甜蜜處只有他們自己明白,對旁人來說,殺傷力可能位列榜首。

反是狗,本身比豬可愛,至少我覺得如此,但沒有什麼人會用來稱呼愛侶。親親小狗?有點別扭。

狗做錯了什麼事?我不知道。

物競天爭

中國近年的掘起,又剛碰上歐美國家的經濟危機,令近日有人開始反思 Adam Smith 的自由經濟理論到底對不對。

經濟學的一個重要假設,是人的理性行為是會盡量以增加個人所得為己任,直接點說便是人都是自私貪婪的。

所以他們說,貪婪並沒有錯。

在法律的框架下,各人盡量貪婪,整體經濟便會因而增長,結果人人受惠。

收入與能力掛勾,愈有經濟能力的,所得自然較多,公平得很。

貪婪變成不單止沒有錯,而且是好的。

如果有人沒有受惠,只因他未夠班。物競天爭,適者生存,你既然不是强者,自然應該得到比人少的。

這也造成了強烈的個人主義,一間企業的業績,像只是 CEO 一個人的功勞,他一年的獎金,夠你胡亂花半生、一生、甚至幾生。

合作,和諧共處,都是失敗者才做。

如果前題是自私,合作也有另一個問題。

假設我有一輪價值 100 萬的跑車不想要想換遊船,而碰巧你有一遊船想換跑車,價值相當,我倆交易是互利的。又假設我們決定把車和船各自留在方便對方的地點交易,這時會有四個可能的情況。

1. 車在船在,各得所需。
2. 車在船不在,我虧本了。
3. 車不在船在,你虧本了。
4. 車不在船也不在,各無所失亦無所得。

可見在其他人都在公平交易時,選擇自私不公平的做法,是可令個人利益最大化的做法,所以總有人以身試法。

當然這個做法長久下只會破壞整個系統。

騙人的再沒有可騙的對象。

所謂弱肉強食,很快便沒有肉可供你這強者食用。

一個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遠,你要如何選擇?

 

仗義每多屠狗輩

記得以前曾論及內地開始到越南娶妻,說的是現今婚姻也世界一體化了。【31/01/2010

今天在網上看到一則有趣的廣告,有商人推銷越南新娘相親,還有各種保証,確保客戶賓至如歸,看罷不禁有點失笑。

促成此商機,當然還是那個女性抬了頭的原因,以致較基層的男人難找伴侶。

女人想找個條件比自己好的其實無可厚非。

拍拖乃一很大的投資決定,只次於做房貸買樓和結婚。

能看到些現成的業績,總比炒純概念來得穩健。

那些「感情就是付出」的老生常談,並沒有錯,只是在一個知識型的社會下,人更需要平衡風險及回報。

誰先付出這問題已經失去意義,因為男人女人都已經變成商品,各盡其所去增加外觀、功能、價值。他們都一直在付出,只不過不再直接付出在伴侶身上,而是在為自己貼金。

知識令人精明了,感情的傳統定義已不適用。

有時候可能是古惑仔女的愛情來得更轟烈更一往無悔。

這現象當然還包括其他形式的感情,例如友情便是。

義氣這東西更早已絕種。

至少在受過教育的知識份子來說是。

回想對上一次你們所有人對公司對上司不滿,誰敢走出來說半句話?

有「兄弟」先出頭,又有沒有人真的跟他講義氣共同進退?

在辦工室環境我未見過。

反而可能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對朋友更兩肋插刀,的士大佬為幫同伴而「晒馬」的我便聽過好幾次。

知識令我們聰明了,講義氣談戀愛很多時都是虧本生意划不來。

仗義每多屠狗輩,古今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