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故

年青人比較直率,想到怎麼便說什麼,很多時候得罪了人家也不自知。年長的聽了多半明白,也不會真的放在心上,但有些不爽在所難免。

人生經驗多了,便學會了「說人話」,各人程度雖有別,性格亦各異,但總的來說總不會如小時候的想到什麼便直接從口中跳出來。

我們叫這做「世故」。

不會隨時得罪別人,固然是好事,但率直又卻從來不是壞事。世故呢,過了頭卻有一點貶意。我們叫他們作「老油條」,叫「世界仔」,就算不全是貶,也稱不上是讚。

反正就是假。

表面聽得舒服,跟對其信任與否並無直接關係。

但太直,久而久之一樣難交朋友。况且也不見得你直接說出來的真心話就一定是對的。

試想人家抱小寶寶給你看,總不成直說他長得醜吧。但說得太好,人家又只會覺得你虛偽。標準不容易把握。

魯迅在他《世故三昧》曾寫道:「人世間真是難處的地方,說一個人『不通世故』,固然不是好話,但說他『深於世故』也不是好話。『世故』似乎也像『革命』之不可不革,而亦不可太革一樣,不可不通,而亦不可太通的。然而據我的經驗,得到『深於世故』的惡謚者,卻還是因為『不通世故』的緣故。」

面面皆圓,總落得個處處不到。八面玲瓏的人,通常沒有真朋友。

最好還是圓滑地有立場,世故地守底線,不要祈望討好每一個人。

 

Advertisements

最好還是乖乖的

上星期內地的新浪微博突然停止用戶評論的功能,為期三天。

新浪微博聲稱擁有2億用戶,就算官方沒有誇大,這2億用戶中假的不活躍的沒有1億都有7000萬吧,但儘管如此,用戶群仍然非常龐大。

很多企業、機構、政府部門,傳媒都設有微博賬戶。有內地法官更在其微博解答問題,提供法律意見。

不要以為這只限於內地機構,白宮、聯合國、綠色和平等都已開啓了微博。

至於藝人就更不在話下。最多「粉絲」的是姚晨,你猜多少。1940多萬!

台灣的小S排第2,也有接近1880萬粉絲。我們比較熟悉的舒淇,有1100多萬。

至於香港人,人氣排行最高的是成龍,1026萬,蔡卓妍以977萬緊隨其後。

要打進這個龐大的中國市場,這些藝人不可能不用微博。

他們發一則微博,轉眼便有幾千條評論!

內地人口真的太多,如果微博如Facebook般設定了5000為朋友上限,以上各位「名人」真不知如何是好。

正因為用戶多,網上說話又不用太顧忌,很多消息可以傳播得極快極遠。

正如温家寶說過,任何小問題,乘以13億都變成大問題。

上星期的停止評論,就正是因為有一則「軍車進京,北京出事」的微博流傳開來。

新華社隨即發表文章,稱跟風傳謠也是造謠:「跟風傳謠不可取。造謠違法,傳謠同樣違法。」

結果北京有六人被拘留,同時有16家網站被關閉。

新浪微博和騰訊微博,也因這事件而遭到嚴厲批評和處罰。關閉微博評論功能三天,好讓他們將犯忌的貼子刪除,創造和諧。

所以,如果你想來賺中國人的錢,最好還是乖乖的。

真可悲。

 

中山

今年清明節和復活節假期只差一天,拿一天年假便可以自製連續六天的假期,對香港人來説正是天賜良機。可惜因工作關係未能把握,但四天假期總不能浪費掉,只好找個較近的地方去,便中山吧。

早上八時三十分在中港碼頭上船,一小時多便到達中山港,比陸路快得多。再乘四元巴士到位於西區的洒店,把電話充滿電,出發去找吃的。

在酒店附近找不到中山地道食品,卻看見一家叫【老劉家】的北方食店感覺還不錯,便進去一試。看到餐牌原來是連鎖店,心往下一沈,幸好食物味道還不錯,牛肉刀削麵與小吃都做得不錯,服務員態度亦非常欣勤熱情。

第一站到位於【岐江公園】的【中山藝術館】,怎料這藝術館因裝修工程關閉了,幸好岐江公園本身也很有看頭。公園原本是粤中造船廠廠址,於二十年前關閉,兩年前改建為公園,得過很多設計藝術獎項。

接著打算去找那個叫【星座咖啡店】的特色店卻找不到,反而找到另一間叫【sugar secret】於該區的分店,反正都要去,便先試這店吧。點了咖啡和小吃,質素還可以,環境裝修亦不錯,可惜店員追不上,態度知識都不夠,是普遍內地軟件跟不上硬件的問題。但店內食客都十分有禮,未見喧嘩,一讚。

閒坐了兩個小時,趁天色未黑出發到【孫文紀念公園】,可惜除了那個孫中山像便沒有什麼看頭,也不算近,說實在可以不來。

轉眼已經傍晚了,下一站是中山夜蒲點【南下新碼頭】。也不知是否時間太早,還是這裡本就如此,人氣著實稀少。酒吧沒有什麼客人,只周邊的小市場還算有點買菜的人。遊盪了不足一小時決定離開。

乘的士到【龍瑞粥城】,這裡較大的粥店有三間。隨意走進【夜夜粥城】,是那種有頂開放式的店子,地方很大但仍滿座,信心大增。點了一鍋螃蟹粥和話梅大腸,店旁有一間小烤蠔店可以點進來吃,也一并試了。店家用的是水蟹,我卻比較喜歡用羔蟹,不過味道還算不錯。第一次吃話梅大腸,味道很特別。滿足。

吃得肚滿腸肥,在附近一帶閒逛了一會,便回去市區的【孫文西路步行街】殺時間。這個步行街全都是商店,吃的都在另一條九曲街上。

燒烤麵食什麼的吃不下了,吃了一碗牛雜。跟廣州、珠海一樣,這裡都喜歡把牛雜預先剪成小塊,不像香港有客人要買才剪。

隔著三個舖位看見怎麼晚上十一時還有人在排隊買蛋糕,本來以為是特價清貨,但走近看卻又是不停的新鮮出爐,而每個人都買一大袋的,自然要試。看見只有一味没有選擇,售 11.80 元一斤,買了兩個收了我一塊錢,味道確實不錯。

再在【民信】吃點甜品便打道回府。

第二天首站是【順德記】,據説這裡的牛腩和雲吞做得很好,價錢又便宜。點了牛腩撈粉,樣子已贏得我好感,吃進去也没有令我失望,可算是中山必到之店。

之後逛過【逸仙湖公園】、【紫馬嶺公園】和【大信商業圈】,又到晚餐時間。

出發前記下了【好面色】與【石岐佬】這兩個推介食店,本來嘛,因時間關係只能兩者二選其一,但以我不屈不撓的精神,吃兩頓晚餐其實也不是很過份。

【石岐佬】名氣大得多,但吃過後覺得【好面色】好像做得有心一點,尤其是他們的肥蠔橋麥麵。

最後一天去【孫中山故居】參觀,從富華路乘 12 號巴士,約一小時車程。

故居在南朗翠亨村,其實已差不多到珠海邊界了,如果中山珠海兩地遊的話,可以此為中站。我早買了回程船票,只得原路回中山市。

附近有幾個村落,【燕石圍漁村】還有幾家海鮮酒家;【西堡村】則是一般小村,但見村民聚在士多打牌聊天,這種情懷我們這些城市人很難有機會體驗。

這幾天下來,發覺中山人亦算有禮,很少喧嘩,公車上都很守秩序,這與珠海很相似。

由於中山市不大,這裡並沒有地鐵,電動三輪車便成為短途客的主要交通工具。路邊也有許多單車出租,應該是用充值卡來取車的。

另外也發現幾個奇怪的現像。首先乳鴿不是到處都有,本以為既然著名,應該到處都是才對,怎料走了一整天看到的都是别省食店。

另一奇怪是街上人不多,連夜蒲點都如此,但後來發現店都開很晚,很多更通宵營業,甚至只開夜市,白天休息,客人卻不多。

中山民風可能比較純樸,三天下來沒有看見打扮艷麗的美女,不能説沒有一點兒失望。

下了一星期的雨,在中山時也未能幸免,假期後的第一個工作日卻開始放晴,也可算諷刺。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看過電影,把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小說也買回來讀一下。

不是因為太喜歡,只是因為已經很久沒有讀過青春小說,有點好奇,想去懷舊。

電影基本上是忠於原著的,畢竟拍的寫的是同一個人。

沈佳儀在書中其實比電影裡要活潑一點,更像一個初中生。其中有一段描述柯景騰與沈佳儀兩人玩象棋:

~~~

「強辯,沒收你的馬。」沈佳儀一說完,竟真的將我的馬硬生生拔走。

「你是瘋了嗎,哪有人這樣下棋?」

「你那麼強,被拔走一隻馬有什麼關係,你是不是在怕了?真幼稚。」

「這跟幼稚有什麼關係?算了,讓你一隻馬也沒差啦,我遲早把妳剃光頭。」

「剃光頭?」

「是啊,就是砍得只剩下帥一顆棋。超可憐,呴呴呴呴,超慘!」

「好過份。」沈佳儀迅速將我的「車」也給拔走,毫無愧疚之色。

我咬著牙,冷笑,繼續用我僅剩的棋子與沈佳儀周旋。由於我們班女生的腦袋全部加在一起也不是我的對手,很快我又控制了局面。

「將軍抽車。」我哈哈一笑。

「什麼是將軍抽車?」沈佳儀似乎不太高興。

「就是如果妳的帥要逃,妳的車就一定會被我的炮給轟到外太空。完全沒有選擇啊哈哈!」我單手托著下巴,像個彌勒佛輕鬆横臥在床上。

「你真的很幼稚,連玩個象棋都這麼認真。」

沈佳儀嘆了一口氣,好像我永遠都教不會似的……然後伸手沒收了我的「炮」。

「喂?」我只剩下了苦笑。

經歷無奈的半個小時後,由於我的棋子不斷被沒收,最後沈佳儀跟我打成了不上不下的平手。

沈佳儀將象棋跟棋盤塞在我的手裡。

「你還說你很強,結果還不是跟我打成平手。」沈佳儀關上門。

「原來如此。」我有點茫然地看著關上的門,腦子一片空白。

~~~

女生通常就比男孩早熟,但始終是小女孩,很難完全像電影裡的沈佳儀般成熟穩重,小説中的她便真實得多了。

一個懂耍嬌的女生,總讓男孩子沒她辦法。就像小説中的她一樣。

耍嬌卻不是容易掌握的,更需性格配合。耍得太少人家感覺不到,太過了頭又容易變得惹人討厭。

耍嬌得宜,總能得到男生相讓。最重要的是,他們讓得甘心,因為他們知道這只是相讓,而不是情理上輸了一杖。

現在的女生性格較强,不甘耍嬌,而要從道理上贏過男生。本來這沒有問題,但當爭得不相上下時,又會怪男生太沒風度怎不相讓。需知既選擇了這條路,不論結果,反正最後便不會走到相讓的路上。

所以要麼便強到底不要要求相讓,雙方平等相處,要麼便做個你看不起的嬌柔女子,到時便不用講道理了。

沈佳儀也是一個強者,早熟又聰明,更是學校的高財生。但作為一個女生,她比很多現在的女生,還是可愛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