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

剛過了 10.1 假期,接着又是重陽節假期,只好連續兩周出行。

這次目的地是台中,上次來是三年前的事。

乘坐夜機到台北,在西門町住一晚,到便利店買了明天去台中的車票,準備第二天一早便到台中去。

從台北去台中其實可以坐大巴,台鐵或者高鐵。大巴時間最長,要兩個多小時,台鐵則兩小時左右,高鐵當然最快,只需 50 分鐘,但台中高鐵站遠離市區有 8 到 9 公里,直接坐的士到市區會比較節省時間,否則索性坐大巴睡一覺也可以考慮。

從高鐵站直接到台中國家歌劇院,以前雖然來過,但不知為何都並沒有進去,室內設計的主調是曲線, 十分獨特。地下一層除了售票處之外,亦安排了許多小設計品攤檔,亦有一些小型藝術品展覽。


這裏當然亦有咖啡店,名叫 VVG Labo,環境不錯,價錢卻有點小貴。

接著是之前去過的「台中文學館」,晚上在「一中夜市」逛逛,卻遇見香港青年在這裏示威,看了一會,吃過晚飯後便回酒店休息。

.

第二天去了我一直想去卻沒有去的「彩虹眷村」。這個所謂的村其實只是緊貼著的幾座小建築,但遊人非常多,地方又狹小,令你根本不能好好的看。


看到簡介原來當初靠自己兩手一筆一筆畫出這個村來的老伯伯,是在香港出生的。

晚一點分別去了「東海大學」和「逢甲大學」,看看連儂牆會否仍然存在,結果失望而回。


這天的整個晚上基本上便是在逢甲附近渡過。

最後一天因為從台中飛回港,5 點的班次比平常早,雖然猜想台中機場應該不會很繁忙,但不知道交通如何,便不敢作什麼安排。

聽說有一個新景點「審計新村」或叫「審計368新創聚落」,本來是政府審計處宿舍,1998 年開始空置荒廢,近年開始重新規劃專營文創園區。


地方不大,有些部份仍然在建設中,相信再過一些時候會更加完善。

跟著基本上就在勤美誠品綠園道和金典綠園道一帶活動。

這時在地圖上發現在金典綠園道後面有一條所謂「怪獸街」,原來真的只是幾幅壁畫而已。


我這幾天坐的士的時候,所有的士司機都會跟我聊到香港近日的情況,其中一個比較溫和,說抗議示威可以,破壞東西則不成。另外一個是比較典型的消極態度,告訴我,示威沒用的。他說中國人最喜歡便是鬥中國人,這樣下去會死許多人。可悲的是,年輕人亦明白這個事實,許多亦都已經準備獻出生命,以求改變。

台中

重陽節假期,我選擇了台中作為旅遊目的地,這次應該是我今年最後一次來台灣了。

本來香港有夜航班機直接到台中,但時間太早,有可能會因工作關係趕不上,所以安全起見還是先飛到桃園機場,在桃園住一晚,第二天才到台中去。

記憶中自從我改為乘坐夜機到台灣,基本上或多或少總有點延誤。難得今次飛機準時,上機後機長卻說因為桃園機場飛機流量繁忙,所以需要等候 20 分鐘,結果還是差不多 12 點才步出機場,到達酒店放好東西走上街吃晚飯時已經一點了。

因為颱風關係,雖然並沒有吹到台灣來,但這幾天整天都下着毛毛細雨,非常不便,雨傘也買了兩把。

第二天早上乘高鐵到台中,便坐的士先到酒店放下行李。上車不久的士司機便一直地問我會去哪裏玩,有沒有去過這裏去過那裏的,明顯想游說我包他的車。我自然沒有這個打算,但為人友善的我不好意思直接拒絕,只好跟他瞎扯。

幾經努力都鬥他不過,只好問他拿名片,說視乎行程給他打電話。的士到達酒店第一時間離開車廂,在酒店登記後卻發現相機遺留在車裏,這可是我破天荒第一次。猛然醒起我有司機的名片,便立即致電給他,而他亦把車開回來讓我人機重聚。由此可見,做人還是和善一些比較好,正所謂善有善報。

這幾天都沒有什麼規劃,市區基本上都去過,郊區基本上沒車都去不了,也沒有決定了什麼都不做,所以有點感覺空空的不知如何是好。

還是先到「一中商圈」吃點東西,之後到「孔廟」、「寶覺寺」、「自然博物館」、「勤美術館」等,剛好由東到西走了半個圈。




到三年前吃過的「富狀元豬腳」,味道卻大大不如前。接著去「莊家火雞肉飯」,感覺也一樣比以前差了。


這天也看到好像有一個爵士樂晚會在勤美市民廣場舉行,群眾白天已經開始聚集佔位置,我也在這裏看了一下。

晚上回到「一中商圈」吃晚飯後便回酒店。

這時在想,第一天就已經好像沒地方去了該如何是好,按慣例打開地圖,發現可以到彰化去啊,只 30 多分鐘的火車而已。

這天先到「扇形車庫」打卡留念,在途中看見一間古老小店叫「北門肉圓」,只一個老婆婆看店,肉圓是炸的那一種,味道賣相都不錯。



接著的目的地是「八卦山」。八卦山不高,山頂上建有大佛寺,也可以遠望彰化市容。一旁有「天空步道」,可繞到另外一面下山。

這時又是在途中看見一家叫「黑肉麵」的店,客人超多的,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彰化有名的店。麵是還好,那塊排骨軟得過份,差不多一碰就散,未必合所以人口味。

彰化看樣子也是安靜的城市,喝咖啡的時候店員還提醒我五點便打烊了。五點?算了,我還是回台中好了。

晚上到「逢甲夜市」這一塊,人仍然多,儘管在下大雨亦無左遊人雅興。

在著名的「東大牛排」吃了一個沒有牛味的鐵鈑牛排,便回到「中華夜市」,以「阿全刈包」補償心靈創傷。

第四天到「文學館」和「彩繪巷」。喝咖啡時發現這家店有立體拉花,見得多卻未試過,今天終於有機會了。



然後便是「道禾六藝文化館」,乃是日治時期的武道場「刑務所演武場」,即劍道、柔道、箭術等的訓練場所。

下午重遊「東海大學」的「路思義教堂 Luce Memorial Church」。遊人眾多,都圍著教堂拍照,比較上次來時是晚上的情況很不同。

在地圖上發現一個「東海國際藝術街」,和「東海別墅夜市」同一方向,自然一并解決。可惜這條藝術街並沒有很藝術,閒逛的話還可以。

晚上仍然是「綠園道」和「中華夜市」搞定。

最後一天本打算先到「宮原眼科」打打卡,途上看到一家非常可疑的店,原來是宮原眼科的姊妹店,前身為銀行,名「第四信用合作社」。也是吃冰淇淋的。感覺比「宮原眼科」更有特色。由於是早上我點了他們賣的唯一非甜品,價格高而味道差,咖啡更用紙杯上,失望,奉勸各位有機會去的話還是吃冰淇淋吧。



例牌到訪「20號倉庫」,不知是否因為國慶假期,全都沒有開門。

最後吃了一個不錯的牛肉麵,完結這台中之旅。

台中

今次台中之旅,事前只定了兩個地點,反正來過幾次了,其他便一切隨意吧。

認識我都知道,我出外玩是愈早的飛機愈好,由於從台北或高雄機場再轉到台中的時間,只比直接飛往台中早兩小時,所以雖然航班時間不很好,還是選擇了直接飛台中好了。

早上 10:10 的航班,大約中午步出台中機場。

台中沒有地鐵,只可以選乘公車。因為懶惰,便乘的士到位於台中公園附近的酒店,放下行李便找街頭小店吃肉圓。

逛逛精明一街商圈,晚上到繼光商店街,中華路夜市,一天走了三個商圈,主要嘛,當然還是吃。

第二天早上在「軟鐵 Soft Metal」 吃過精緻西式早餐後便向彰化「鹿港」出發。

鹿港最出名的自然是「摸乳巷」。「摸乳巷」其實只是一條窄巷,但因為名字有趣,變成了一個拍照打卡的好地方,亦帶旺了整個鹿港。

這裡有許多海鮮店,「鹿港老街」一帶遊人亦非常之多,氣氛熱鬧得很。

接著到不遠(也不太近)的「王功漁港」看夕陽,可惜運氣一般,夕陽有點害羞不願相見。

友人吿訢我附近有一座新建的媽祖廟,是玻璃造的,便趕過去一并 KO 掉。

晚上回到台中市區,晚餐便在「逢甲夜市」搞定。

第三天的目的地是「大坑」看花,先到「沐心泉」看金針花,怎料下起大暴雨,山路開始有小型土石流,為安全起見只好取消餘下行程,撤退下山。

聽說台中的「凱恩斯」石燒和牛不錯,價錢更只是香港的三份之一,所以雖然正常情況下我只會吃當地美食,但也破例一次吧,結果真的十分不錯。

晚上再到忠孝夜市吃夜宵,完結第三天。

最後一天時間不多,在一間叫「貳樓」的咖啡室吃過早餐,到國立台灣美術館重溫一下。

一家叫「光之乳酪」的芝士蛋糕非常出名,來到一試的確不錯,店的環境亦很有特色,唯一不好是每款最少要買 4 個,想試試其他濃度也不成。

這次亦給自己定了一個吃冰行動,這 4 天下來吃了 7 個冰,算破記錄了。

南投

已經一年多沒有到台灣了,趁著復活節四天的假期,去中部遊玩一下。

十一時的飛機先到台北桃園機場,隨即轉巴士向南投清境山區出發,車程足足四小時,到達時已經 6 點了!

我住的民宿位於海拔1750公尺,景色雖然不錯,但既身在山中,晚上自然也沒有什麼可以逛的。記得路上有一個小市集,便摸黑下山,心想就是在 7-11 坐一會也好。

慢慢行了十多分鐘,那個市集有 7-11 和 Mos Burger 外,台灣海拔最高的 Starbucks 也在這裡。看見不遠處有另一小群店家,叫作小瑞士花園,也有一間叫紙箱王主題餐廳的店,店裡賣的都是紙箱製作的用品飾物,頗為特別,店外有人唱歌表演,心想反正也沒有地方去,便坐在這裡喝咖啡吃小食看表演吧。氣氛還著實不錯。

第二天早上四時乘車向合歡山頂看日出,車程一小時,經過 2,750 公尺的鳶峰,再到 3,275公尺的武嶺,温度跌至 3 度,也是全台灣唯一會下雪的地方。可惜天氣不佳,看到雲海看不到太陽,有點失望。

下山來去了清清草原看羊,再到中台禪寺看佛,便回到台中市酒店拿房。

久聞這裡的 20 號倉庫藝術區,可惜沒有什麼特別,算是到此一遊好了。

逢甲夜市去過了,今次選了大甲鎮瀾宮外的蔣公路夜市。規模自然和逢甲沒法比,但台灣本土特色更濃。來時碰巧媽祖遶境進香活動,有歌仔戲表演,台下更有整個樂團伴奏,坐在最近的店,吃著麵線,算是另一種情懷。

在這裡發現一種粉腸,並非豬腸,而是蕃薯粉類食品,其外表口感有點像牛筋,味道十分好,店名【康家阿媽】,50元一份,有機會記得要去試試。

接著到東海大學,看看那貝聿銘設計得獎的路思義教堂,然後逛了一下附近的東海夜市後打道回府。因為明天又要一清早起來。

六時起床,到台中火車站附近青草街試一下這個無名字小店燒肉粥。據説他們六點開門,頂多兩小時花枝便賣完,所以我七時便來到,點了一個蚵仔粥,另外各類小吃只20台幣一份,我自然全都點了,味道雖未至於好吃得有必要大清早趕來,但若果在附近的話,這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食過回酒店退房,下一站:日月潭。

這幾天雖有幸沒下雨,但天色總是陰陰暗暗的,烏雲又多,更因身處山中,本來便有雲,景色難免有差。日月潭,今天也沒有什麼特别。半山上的文武廟,比較有特色的就是門前那兩隻的巨獅吧。

在日月潭不遠處有所【紙教堂】,頗有趣,用紙做的教堂,不是容易遇到吧。跑到埔里找吃的,但不知是因為我去錯地方還是埔里實在太小太靜,根本沒有什麼可以逛,幸好還找到一肉圓小店,不致空「口」而回。

晚上又是問題了,離雲品酒店最近的 7-11在水社碼頭,也有十分鐘車程,結果叫酒店車送我去,在 7-11 發呆了1小時,再致電酒店開車來接我回去,去山區,就是有這個被困的問題。

最後一天回台中試那【伍角船板】,這食店出名的是各分店的裝修都很特別又各自不同,食物則普通而已。

就這樣,過了四天假期。

台中

乘著農曆新年假期,又回到台灣來。今次的目的地是台中,因為直航台中機位本已不多,假期時間早已爆滿,只好訂往台北的機票,先到台中,最後再回來留一晚。

早上八時許到達桃園機場,本打算轉乘高鐵到台中,卻發現原來也早客滿了,最快要六時多才有空位,只好乘坐長途巴士,需時兩個多小時。也好,橫豎今早六時多的飛機,昨晚也未睡過,便趁機會睡他兩小時吧。

當巴士駛進台中大約十分鐘後,心裡暗叫不妙--怎麼商店都沒有營業的呢?後來一問,才知道這裡的商店大部分都會在除夕與初一兩天休息,而我就正正在這兩天留在台中,初三便起程回台北了,那不是只剩下半天嗎?

走到街上,車還不少人卻疏疏落落的,再加上大部分的商店都未有營業,又或者是提早休息趕回家團年,忽然讓我想起小時候的香港,不也是一樣嗎?那有像今天般年中無休,連團年飯也得遷就各方另訂日子的。新年的氣氛,本來就應該如此嘛。

只可惜,本來打算去的特色文化咖啡店,只好留待下次了。

台中的市區,綠色空間很多,道路亦很闊,視覺很開揚,不像香港般到處都被高樓大廈壓住。反是台北,可能因為捷運的架空路軌的關係,市區壓迫感比台中高雄等地要大一點。

去了幾個台灣城市,發覺就算在台北,主要的商業活動其實都是前店後居的家庭式作業,當中又以賣吃的為主,分別只是程度而已。

大城市的市區比較少,外郊一點的多,地方如墾丁更全部皆是,整區可稱得上是企業經營的,就只有一間麥當奴。我就是喜歡這種感覺。

很多人都覺得台灣女孩漂亮,但如果肯多花幾秒看清楚,她們其實都是一個樣子的,大眼睛的化妝加大眼睛隱形眼鏡,讓她們看起來都很嬌美,但化妝下藏著的還不是本來面目。藝人的光環,很多時還不是手術刀下的杰作。

另外,不知道你有否發現,台灣人在罵人的時候都是用台語的。就算是電視電影裡,認真又或者是開玩笑,真的裝的惡人,都說台語,就像說台語的就是老粗。事實上,「你很台」就是用來形容老套的人,「台客」就等如阿燦。台灣崇外可能已到了一個看不起自己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