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下後上

大家都知道,地鐵火車升降機等都有「先下後上」這個規矩。

雖說是規矩,但其實靠的還是人們的自覺性。你不做,也沒有人會來罰你。

先下後上的道理很簡單,你讓人下車,車廂內便有更多空間讓人上車,每個人都能明白。但不知為什麼,能認真實行的人卻非常少。

頂多,他讓最先幾個人下車了,自己便急不及待想擠上車。要不,便是站在出口佔著一旁。這樣做,其實只會減慢乘客下車的速度,而不會讓你上車快了的。

我雖然從來都嚴格遵守先下後上,但我亦心知這個要求其實是有點違背人性的。

尤其如果你站在右邊,左邊的人已一湧而上,你心裏固然不爽,站在你後面被迫遵守規矩的人,可能心裏已把你罵上千百遍。而至少一次,我後面的人並沒有把說話放在心裏,而是罵出口。

既然有違人性,在我曾到過不同的地方,除了日本之外,沒有一個地方的人可以完全貫徹執行。

分別,只是程度而已。

當然,先下後上也不能把所有責任放在等待上車的乘客,下車的乘客也必須盡快下車,但許多時候,你只看到下車的人在施施然的走台步,又或者到了最後一刻才從座位站起來下車。人少時沒關係,人多時卻會令到其他乘客十分不便。

說到底,仍是靠每個人的公民自覺。

Advertisements

惠東話

周末無事,既然早起了,便走到羅湖短程大巴站,打算隨意找一部,來一個短途出走。

這個大巴站多是去東莞各區的,之外便是惠州、惠陽和惠東三個地方。

第一時間開車的是去惠東的,那便去惠東吧,反正沒去過。

上車購票時問那個大姐車程多久,她告訴我一小時三十分鐘。查一下地圖,惠東距離羅湖 100 公里多一點點,連市內塞車,到惠東城南站大約是兩小時後的事。

到達時看到滿街道是什麼「正宗多祝湯粉」,便進去一試,結果就是潮汕式河粉,味道還不錯。

IMG-20180722-WA0001

吃的時候聽到店主夫婦在聊天,說的語言我一點都聽不懂。真的一點也不。

我假設那是惠州話,其實我那時候心裡不確定是否有惠州話這語言。

結賬的時候我問店主說的是否惠州話,他想了兩秒鐘,然後告訴我:惠東話。

惠東語?惠東是惠州的一個區,和惠州市中心只有三十多公里而已,已經有另一種語言?

我不知道惠東話和惠州語有多大分別,但我喜歡店主對自己語言的堅持和自信。

大家都知道廣東省內有許多語言,而它們之間是完全溝通不了。

不像例如四川話,如果你懂普通話的話,總會猜到幾成,但聽過潮州話或客家話的便知道我是什麼意思。

你甚至不知道他正在說的是什麼語言。聽到意大利語、法語,就算你不懂,至少會知道是意大利語和法語。

我在網上捜了一下惠州語,維基百科這樣形容:

「惠州話音韻豐富,整體觀上,近似於粵語,同時又受到一定量的客家話的影響,因而頗具特色。惠州話在語言學上的分類存在爭議,有學者認為是粵語系(劉叔新),有學者(劉鎮發)認為是獨立於粵語,客家話之外的語種,有學者認為是客家話的一種;但操惠州話之居民並不認同是客家話,亦不認同自己是客家人。」

(和粵語近似,可能是語言學的角度吧)

「在惠州行政區域內,多種方言被使用,說客家話的比例最大,鶴佬話(學老話)、廣東話(廣州話)也有一定的比例,還有其他一些小範圍使用的方言。由於使用老惠城話的人在目前的惠州總人口比例里較少,有的只到過惠州一兩次的人會誤認為客家話或廣州話就是老惠城話。」

至於惠東話,我並沒有找到什麼資料,似乎和客家語比較接近。

誰會惠東話,告訴我一下。

[晝顏]

在大陸網站看了一部日本電影「晝顏」。

這部電影似乎本來有另一部同名電視劇,現在推出電影版。

晝顏,指的便是傍晚丈夫回家之前的老婆,她在兒子上學後那一段空閑,究竟在幹什麼呢?

很明顯,晝顏是一部關於婚外情的電影。

電視劇有兩對出軌的夫婦,電影則只集中在紗和(上戶彩飾)與北野(齋藤工飾)這一雙。

電影下面的評論很有趣,主要分為罵出軌這行為的,和崇尚愛情的。

有人覺得電影鼓勵出軌,婚外的愛並不是愛;亦有人覺得就算結了婚也不代表有愛,能為愛去付出去抵抗更可敬。

大部份人都討厭北野的拖拖拉拉。

認為電影鼓勵出軌的,是賦予電影教化的功能和責任,這我不大認同。教化可以,也不是必然的。

電影觸及一個十分敏感的問題,它並沒有一面倒的美化婚外的愛情,或批評出軌的道德性。展現在觀眾面前是活生生的例子,兩夫妻早已有問題,與第三者的關係是漸進的,自然發展的。

許多人都認為,如果是愛的話便應該先離了婚、才再愛。仍然在婚的話,並沒有資格說愛。

一個破壞別人家庭的人,談什麼愛?

這是把自己放在丈夫或妻子的切身想法,也不能說是錯。

但是,你確定你能控制在離了婚之後才開始愛?

這是否有點本末倒置了?

愛,並沒有開關按鈕。

現實,大部份時候都不是即非黑即白,尤其是感情。

婚姻出現問題,通常都有許多因素。

離婚,有時比取消寬頻上網服務更難,尤其在日本這種對離婚仍然保守的地方。

Photo 16-7-2018, 23 51 16

不在家

有時候朋友會打趣跟我說,我在香港的時間比在外面的時間還少。我的家就只是一酒店而已。

這當然是誇張的說法。

今天腦袋空空的時候忽然在想,我究竟有多少天是不在家睡覺的?

假設我一年去 10 次旅行,每次平均四天,因為我通常前一晚夜機出發,所以便當是四個晚上吧。這樣算的話一年便有 40 天不在家。

除此之外,我每個週末如果不是去旅行的話都會去了大陸,一年 52 週,扣去 10 個旅行,便有 42 週是在大陸的,亦即是 84 個晚上。

加起來,一年原來我有 124 天不在家,亦差不多 124 天住在酒店。

124天,即大約一年的百分之三十五。一年,原來我有三分一時間以上是不住在家而住酒店的。

真想不到。

武漢

今年的七一長周末,本來打算到曼谷的,但我查價錢的當天,竟然發現機票要一萬元!這種價錢實在不可能接受。後來再查了一下台灣,價錢亦偏高,洒店也兩倍,所以便在地圖上找一下大陸的城市。結果選擇了武漢,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隨意。

看了機票和高鐵,高鐵要行車 4 小時 40 分鐘,想想可能仍然比飛機快,而且班次頻密,價格又是飛機的三分之一,更不會斷網失聯,便坐高鐵吧。

至於武漢有什麼呢?到時再說。

早上 7 點的高鐵從深圳北站出發,經過廣州、清遠、韶關、到湖南的衡陽、長沙、岳陽,最後抵達湖北的武漢。

酒店選擇在「江漢路」商區,看來並沒選錯,算是一個十分旺的地方。

江漢路步行街有點像上海的南京路,尢其是在兩旁的一些西式建築,後來查知原來武漢當年是被洋人相中,僅次於上海的「國際」大城市。


這日整天下雨,氣溫便沒有很高。當朋友知道我去了武漢的時候,都在問我去火爐幹什麼。這時才想起武漢有中國四大火爐之一的「美譽」。

特意上網查一下,原來四大火爐包括武漢、南昌、南京和重慶,碰巧除了南昌之外我都去過。但據說根據近年的數據,新四大火爐現在分別是重慶、福州、杭州和南昌;武漢,已經被淘汰了。

回說旅程,在武漢的第一餐自然是武漢特色食品「熱乾麵」。麵條加上醬油和芝麻醬,再將之攪拌進食,有點像上海的冷麵,這卻是熱的。我點的加了肥腸,其實並不正宗,不過味道很香。

接着找咖啡店,亦是在這個時候發現,武漢的咖啡店並不多,反而星巴克卻見過不少。

接着隨意挑些舊街小巷亂走,朝長江大橋方向進發。

先到了橫跨「漢江」的「晴川橋」,從這裡可以看到前方不遠處匯進長江。

再走便是長江一旁的「漢陽江灘」公園,環境不錯,不過地點不方便,當地遊人會來的應該不多。

長江大橋有兩層,上面一層行車,下面一層是火車路軌,看樣子行人是可以走上橋的,但不知為什麼本來大橋兩邊的橋頭堡不再開放,亦即是說,我必須找到半山上的大橋車路才成。當然,這不可能難得倒我,在穿過住宅小區背後的山路和路軌下的隧道後,終於找到這條馬路。走到橋頭堡向下望着不久前自己站著的位置,真的有點恍如隔世。


大橋的另一端便是武昌區(武漢由武昌、漢口、漢陽三部分組成,有點像香港的香港島、九龍和新界),最著名的景點應該是「戶部巷」了。可是除了有些吃的攤檔外,整體並沒什麼特別的,實在有點令人失望。而且一邊圍封了在做修復工程,更加沒趣。

提到修復工程,事實上整個武漢市都在大規模的修復重建,規模十分龐大,到處都是已經清理好的地盤或已拆卸了大半的舊房子,圍板處處,十分不便。

「黃鶴樓」和「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紀念館」亦在「戶部巷」不遠處,不過因為時間缺乏安排的關係,結果三天都未能入內參觀。

武漢感覺基本上頂多算是一個二線城市,大型新穎的商場欠奉,就是小食店也不像其他城市多,反而多是賣衣服日用品的。

最後在「蔡林記」吃了湯包和重油燒賣做晚餐後,回到「江漢路」,稍為逛了一下便回酒店休息。

第二天到新建的商區「楚河漢街」,這裏明顯比其他地區摩登得多,環境乾淨舒適,店舖的種類亦頗多,比較方便遊人。


「武漢大學」就在幾公里不遠處,面朝東湖。而最特別的是在大學「凌波門」前有一用鐵欄圍出來的泳池,算是景點一個。

武漢大學本身亦是景點一個,主要是由於校園內種有櫻花,在櫻花盛放的日子確是遊人眾多。但在這火爐天,自然半片櫻花葉子也沒有。

在江漢路附近有一個舊村「江漢村」,中西風格合併,以前能在這裏入住的都是非富則貴,今天當然不再是那一回事。


最近一天先到「古琴臺」,相傳是俞伯牙偶遇鐘子期,及後絕弦的地方。入場費 10 元,算是低級景點一個。

四百年歷史的「歸元古剎」,其規模便大多了,不過亦是在維修。看着維修工人在上漆,心裏不期然想到,你們專業嗎?會破壞歷史嗎?

最後到「一元路」感受一下舊日租界的氣氛。這时候卻下起大雨來,只好提前到高鐵站,踏上歸途。

整體來說,我覺得武漢並不是很適合我的風格,為什麼我也不能準確地說明,可能自己準備不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