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英雄》

近日看了一部台灣劇集《痞子英雄》,據說是以 「 拉法葉軍購弊案」為藍本拍攝而成的 。

這種軍備醜聞極少會暴光,更少會有機會走進法庭。電視劇以此為題材,不絕後也應該空前了。

可惜看罷總覺得有點不對勁,陰謀懸疑感都不足,揭發案情又太兒戲,人物拖泥帶水有如愛情偶像劇。

主角陳在天(周渝民飾)和吳英雄(趙又廷飾)是兩個警察南區分局重案組成員。

兩人性格南轅北轍,陳在天對什麼也沒興趣,只想玩樂;吳英雄則有強烈正義原則,黑白分明,幾近古板。

吳英雄對對錯的這種堅持,終於在家人和朋友面前,徹底瓦解。

其實很多時候,是非曲直,公義原則,並不是那麼容易堅持。

Advertisements

誠品買手信

說了這許多年,誠品終於降臨香港了。

誠品在台灣人眼裡未必是什麼國寶,但在香港人眼裡,卻是寶島之光,旅行必到的地方。誠品總有一種香港書店沒有的氣氛。

誠品香港在 8 月 10 日試業半天,我便第一時間去看看,一如所料的萬人空巷,排隊付款也得等上半小時。8 月 11 日正式開幕,我便故意待到深夜二時,去看看第一天的通宵營業情況如何,結果當然仍然是人頭處處,排隊付款的雖然不及日間,但也長時間保持十個人左右的人龍。

香港人不閱讀已不是秘密,公車上極少看見有人手中拿着一本書的。今時今日智能手機當道,車上讀書的便更少了。

像我這種任何時候都必然帶上書本上路的人,大多數朋友的反應總是:「重典典的你帶在身幹什麼?你真的會讀嗎?你有機會讀嗎?」

確實,視乎行程,不是每一天都有機會在路上閱讀帶着的書本,但二十多年的習慣,總是帶上了才安心。

沒有閱讀習慣的,只會有目的時才看書。例如在數小時的飛機航程時打發時間。

所以當我看見書展有幾十萬人次,誠品有數千人在排隊買書的時候,總很奇怪他們是真正愛閱讀,還是在景點買手信?

志在參與

中國羽毛球女雙打假,故意輸球賽走線一事,想不到引起這麼多爭論。本來想寫點小感想,但見這兩天報章珠玉遍地,那只好藏拙了。

本來運動比賽中耍些手段以取往後更大的佳積,十分常見,看看足球比賽便清楚了。但今次世界羽聯以雙方未盡全力爭取勝利而消極比賽為由取消中國、韓國及印尼共四個組合的參賽資格,卻觸怒了內地網民。說來說去都不離外國眼紅中國強大,獎牌量多之類的陰謀論。

其中一例:「個斑馬,發揮不好就是消極。利馬哪些人在奧運會冒失敗過?老子覺得好笑,利馬選手壓力不大?每天訓練比賽承受幾多啊。而且制度規則本身都存在漏洞,憑莫斯要是贏了是中國對中國?那我們不吃虧?中國奧委官員也是拿錢不做事。操蛋,氣憤。奧運的宗旨都是浮雲。」

另:「人家故意給你分組,讓你自相殘殺,我們利用規則避開,有什麼錯!全世界都在爭獎牌,混蛋!」

也有比較中立一點的:「鄙視中國代表團。鄙視李永波,你們丫就一幫太監。 運動員贏了,都是你們的功勞,運動員輸了,現在倒都成了她們的錯。 沒有領隊的戰術安排,估計也不是出現這樣求輸的結果。 制定戰術的領隊呢? 現在都他媽啞巴了」

當然,很多言論發表時都沒有看過那場球賽,看過之後,正反雙方的比例便沒有這麼一面倒了。

「沒想到那麼多人還覺得在奧運會上公然作弊還是正確的?就是因為能夠得到金牌嗎?這是什麼邏輯? 規則又不是突然才定下來的,怎麼現在才開始說規則有漏洞?什麼漏洞?為了安排兩個實力強的選手先交鋒?那你怎麼不怪另外一對中國選手啊? 」

「參加奧運會的初衷難道只是奪名次奪金牌?抽籤抽出的小組有什麼不合理。這樣打球對得起世界各地買票看比賽的觀眾嗎? 說什麼戰術,不就想多要點牌嘛;說規則不合理,當初制定的時怎麼不說?最怕是當初就發現有空可鑽; 運動員是無辜的, 要懲罰就懲罰教練。」

「看了之後覺得,這也太扯了,就是輸也用不著這麼沒技術含量吧。」

「作為一個中國人,我十分鄙視這種行為!」

一點不像我們預期的憤青叫罵。

也有人說運動志在參與,不在勝負,還搬出奧林匹克憲章之類來評論,什麼「友誼、團結和公平」,什麼「建立一個和平的、更美好的世界作出貢獻」。無疑,所有能參與奧運的運動員都是世界頂尖的,都是值得尊重,但若說運動不在勝負獎牌?想騙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