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

周末見到一套有關機械人的日本電視劇。

內容大致是擁有人工智能的未來機械人,來到 100 年前的今天去保護女主角,在保護的過程中,他們漸漸生出感情來。

人工智能的機械人是否能植入感情我沒有什麼意見,反正電影也出現過不少。

不論怎樣,也只能是程式的計算反應,與感情有分別。

但人如果一旦對機械人生出感情,情況便複雜多了。

人不一定只對人才會有感情,對物一樣可以有。

君不見男人對其愛車,便常以老婆稱之,可以節約以為愛車打扮。

但總不會花心思為愛車製造驚喜吧。

女人似乎好一點,對珠寶首飾雖然也會有異常的喜愛,但這離感情好像仍有一段距離。

電視劇中女主角喜歡上機械人,主要原因是它跟剛去世的丈夫外表一模一樣。

這只是情感轉移,不是真的愛上機械人。

後來他們發展到真的有些曖昧,也只是數度出生入死後感情轉移和依賴的昇華而已。

最後丈夫「回魂」,女主角的一顆心,自然得回歸原處。

人,應該仍不能愛上一部機器。

hqdefault

Advertisements

濟州

濟州是一個我一直想去的地方,但由於航班關係,總是未能成行。

今次不理會航班問題,決定來了再算。

零晨 1 時飛機先到首爾,在市區逛一天,去了一直都只是門前路過而沒有進去過的「景福宮」,之前又碰巧遇上那個 1,600 隻熊貓的展覽,之後再到弘大看看吃吃。到時間便去金浦機場乘 7 時的內陸機到濟州去。

一個小時多一點的飛行時間,先去租車公司取車,大約 9 時左右到達酒店。

放下行李便出外找吃的,發現一個叫「寶健路步行街(바오젠거리)」的地方,就在數分鐘路程外,有各種店舖,亦有街頭藝人表演,算十分幸運了。

在這𥚃吃了烤五花肉當晩餐,店員又是中國人。這裡中國遊客也多,原來最近開始大陸人到濟州不必再辦證,大陸遊客頓時增加了。逛了一會,吃過甜點後便回酒店休息。

這幾天都好天氣,算是非常幸運。

雖說 16-23 度的天氣,但太陽非常猛,在樹蔭下會感到冷,在太陽下則皮膚發燙。

四天的假期其實真的可以用的就只有兩天,打算一天東邊一天西南,島中部的「漢拿山」便安排不了,只好留待下次。

第二天先到聞名已久的 Love Land 性愛主題公園參觀,展品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得了。

而「濟州道立美術館」就在一旁,地方雖小,碰巧以水作主題的展覽展品卻著實不錯。那條「神袐的道路」亦正在門口處,看到每一部車子都會停在這裡,看看是否真的會向上倒流。

然後便是「龍頭石 (용두암)」,可惜老實我左看右看也看不到龍。

罷了,還是趕緊出發到「城山日出峰 (성산일출봉)」。這裡景色十分優美,可登山,但因為已經有點晚了便放棄登山。附近的街道上有各式食店,吃個海鮮鍋後便回市區去。

晚上到「東門有來市場」看看,「七星街」和「中央地下商店」亦在同一路上。不過雖說是唯一主要的購物區,但人既不多,亦沒有什麼好逛的,結果最後還是回到「寶健路」去。

第三天先到「濟州當代藝術館」,所處的位置非常偏僻,展品一般,不過反正在路上,也沒有什麼所謂。

第二站是「綠茶博物館」看來是化妝品牌的原料地方,不過綠茶甜品味道不錯。

「山房山 (산방산)」和「龍頭海岸 (용머리해안)」亦是在一起的,海岸景色不錯,這山嘛,有機會再上去吧。

接著是「中文旅遊區 (중문관광단지)」,卻原來只是個綜合渡假村,有幾個展館而已,頗為失望。

還好這裡有一個三段瀑布名「天帝淵瀑布 (천제연폭포)」,算是安慰。

幾分鐘車程外是「中文大浦海岸柱狀石 (중문 주상절리)」,亦是主要景點之一。

回市區路上有「城邑民俗村 (성읍민속마을)」,為一傳統民俗村,保留古代村莊的原貌,仍然有人居住。

最後一天因為要先飛回首爾,只好到「濟州大學」逛逛,再到濟州最古老的建築物「觀德亭 (관덕정)」和「濟州牧官衙 (제주목관아)」參觀,便完結了這四天之旅。

能幹

能幹,是形容有能力,精明,會辦事的人。

以前,是男性專用的。

能力高的女人,不叫能幹,叫賢惠。

因為舊時候,女人都只在家裡。

今天看到一個推銷男性補藥的廣告,內容是「做個更能幹的男人」。

這裡的能幹指的是什麼,也無需多說。

兩種能幹,對男人都很重要。

一種騙不了人,只可以找藉口,很難否認。

而另一種幹,除非是夜店常客出了名打出了名堂,在「業界」有口碑,否則只是隨你說說。

兩者比較,男人似乎更重視後者。

君不見男人什麼都能讓,但說到這上頭卻是寸土必爭,絕不認輸。

這兩件事,乃男人尊嚴之源,缺一不可。

死而復生

我們常會聽到,人在剛死的一刻,會站在床邊,看著醫生在搶救自己,一旁的親人在哭。

而那些少數死而復生的人,會把這段記憶留下,告訴在世的我們。

有的看見靈光,有的聽到音樂。

有人深信不疑,亦有人嗤之以鼻。

更多人應該是立場中立,既不能證明有,也不能證明沒有,反正對自己沒咋影響,聽過便算。

我只是奇怪⋯⋯

靈魂出竅時他是用什麼來看自己。

眼睛不是還在他身上嗎?

他死而復生,是用什麼東西來記得這件事的?

腦袋可不在靈魂處。

或者,我可能想太多了。

肉麻

假日閒來在網上亂按,看到一部台灣電視劇「巷弄裡的那家書店」的第一集那開首 2 分鐘。

男主角對女主角說:「你今天還未告訴我你愛不愛我。」

女主角說:「我寧可每一個今天都重新愛上你,而不是每天一直愛著你。

我就是不想,我只是因為我昨天愛著你,所以今天就理所當然的繼續愛著你。

我希望我每天愛上你,都有不同的理由。」

看到這裡,對不起我實在已經雞皮疙瘩看不下去了。

這種超現實的肉麻台詞,也可算是台劇所獨有了。

台灣人比較濫情,就是監控器前,也會放著一塊什麼「請微笑」的牌子。

第一次在台灣看到這牌子時,也覺得蠻有趣的;但想了想,你在監控我,我還得向你微笑,也真夠可笑了。

當然,台灣人確實比較有情誼,對陌生人也十分友善,這肉麻濫情,就算是套餐的一部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