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有緣人

《似是有緣人》(Certified Copy) 也許會引起很多人將它與 Linklater 的 Before Sunrise 和 Before Sunset 比較,因為大家都是全片兩主角的對話。

電影開首第一幕是男主角 James(William Shimell 飾)的新書發報會,書的主題是藝術原作品與其摹本的藝術價值比較。

這場發報會為時差不多十分鐘,鏡頭絕多時間都是放在無名的女主角(Juliette Binoche)和她兒子身上。

至於 James 在背景中說些什麼,應該很多觀眾都沒有去留意,反正理應無關要旨,但我卻認為此段背景說話實乃電影點題之筆。

有關的藝術理論,大致上是說在照相或其他複製技術興起之前,一件藝術作品只可能存在一時一地,要看,便要去到作品前看,要不就是找來摹本望梅止渴,那時原作品是獨一的。

藝術品更是知識與財富的象徵,要複製,除了找畫家畫摹本,便是索性如 Panini 的 Picture Gallery 又或者 Teniers 的 Archduke Leopold Wilhelm in his Private Picture Gallery 般將整系列都畫進去。

後來複製技術發達了,這一派的學者認為原作品的獨特性被毀滅了。在看過蒙羅麗莎上萬次之後,這天你在羅浮宮看到「原作品」(大家都知道那其實也是摹品),它的意義改變了。它的意義不再是它身為原作品的本身,而是它身為眾多複製品的原作品。它不再神聖。

難怪男主角 James 說他本來要叫他的書 “Forget the Original, Just Get a Good Copy” 的。

女主角要請 James 到她的藝術店參觀,兩人本有些彆扭,但由咖啡店老闆娘誤會他們是夫妻一幕開始,兩人的關係便愈來愈奇怪。

觀眾也開始疑惑,究竟他倆是認識的,還是真的不認識?

究竟 James 是女主角的丈夫,還是她心中的想像(摹本)?

電影故意不作解釋,反正愈看下去,愈不明白兩人的關係。

甚至搞不清楚他們究竟是誰。

但對女主角而言,重要嗎?

Advertisements

曼谷

放個長假期,也不知道能做些什麼,雖然剛從台灣回來幾日,早兩天突然決定再找個地方去玩玩。

所以今天,我在泰國曼谷。

本來我對曼谷印象不佳,上次去時便已經覺得沒有地方適合我遊玩覽。但想想每去一個地方都整天在趕景點,有時比在香港還要辛苦。再加上天氣炎熱,在太陽底下暴曬可不是開玩笑的。

而正正是因為曼谷缺乏我會去趕的地方,正好可迫我真正的「hea」一下,能終日無所事事喝咖啡吃甜品,應該是另一種樂趣。

從機場坐機鐵到 Phaya Thai 站,在那裡買一張 SmartPass 轉 BTS 空鐵到坐落於 Nana 區的酒店。安頓好後先到 Phrom Phong 逛逛,也好找吃的。

路經一間咖啡店在小路旁,名叫 Coffee Break@Li-bra-ry,一見名字便吸引我走進去看看。外表看來頗有格的,再看餐牌見到一個外型很特別的 waffle,便決定光顧它。吃過味道還可以,地方環境卻是上佳的。

走到附近的 K Village 看看,卻只是一個小型兩層的商場,既不順路,又沒有獨特之處,實在不值得專誠到來。

之後的計畫便是到接著下來的兩個 BTS 站 Thong Lo 和 Ekkamai 逛一下,傍晚時候便向 Lat Phrao 出發。

從 Ekkamai 到 Lat Phrao 需要中途轉乘 MRT,而 BTS 的 SmartPass 並不適用,實在有點麻煩。雖然旺區差不多全都座落於 BTS 線上,但何不發行統一儲值卡?

到達 Lat Phrao 再乘 30 分鐘的士,到達一個本地人去的夜市。夜市的規模比我想像中要大很多,熟食服飾皆有。食的也還罷了,那處出售的服飾應該不會有香港人買。

回到 Chit Lom 已經十一時了,走去吃水門舊區的海南雞飯,35 銖一碟,不大吃飯的我也輕易吃完,味道真的很不錯,果然命不虛傳。

既然來到這裡當然也一併試了幾個舖位旁的店。點了螄蚶、蝦和冬陰功,味道還可以。

第二天先到曼谷藝術中心,這裡有許多獨立設計師開的店,至於展品,不知是否跟我作對,碰巧「盤點清貨」,什麼也沒有!只好看門外也三件巨型展品,而其中一件還是我上次來曼谷時已經見過的了。

懷著沉痛的心情到對面的 MBK 商場逛逛,再到 Siam 逛那幾個商場。對,商場之後還是商場,真受不了,只好走回地上,看見路邊的熟食,下定決心試它一試。

這類路邊舖,是真的坐在馬路的旁邊,路上的汽車幾乎觸手可及,就算不理食物衛生,也怕了巴士排出的廢氣。再說,天氣已經這麼熱,還要坐在汽車旁,那還有胃口?所以來曼谷兩次也沒有試過。說要下決心,也不算誇張。結果嘛,味道還算不錯。

吃過正餐,又到了甜品時間。到 iberry cafe 點了個生果冰沙,再加一個雪糕焗麵包,滿足一番。

晚上到位於 Nana 的酒吧區,在空鐵站旁都是擺賣檔,也可稱得上又是一個夜市吧。

昨晚乘的士回酒店沒有留意,今天用腳走,才發現原來這裡到處都是妓女,數目極多,雌雄難辨(當然也有比普遍男人更 man 的女人,當作別論)。只要你跟她有目光接觸,她即時便會舞首弄姿;就算不看她們,她們也會去想辦法吸引你的注意。那晚我拿著的膠袋,便被拉著兩次。

在這裡的客人差不多清一色全是歐美人士,手抱著一個個又老又醜的女伴,放著年輕漂亮的卻不要,就像灣仔的水兵一樣。他們對東方女性的審美標準我永遠不能明白。

最後一天隨意遊逛,並無目的地。

這裡的人行得可真慢,我已經是處於悠閒步伐第一級,還是逢車過車。

他們真悠閒。

突然羅漢上身,頓悟人生。悠閒,是一種生活態度,一套個人及社會的價值觀。我們香港人來這花錢享受做 spa 再加六手八手按摩推拿,大呼過癮時,也及不上一個泰國人,坐在三十三度的街頭,手裡拿著一袋咖啡慢慢的啜來得悠閒。

因為,他們悠閒的是心。

第三者

最近看到一部台劇,說的是一個第三者介入了一對模範夫婦之間的種種。我沒有看完整套劇集,不知道結果如何,但其中一幕頗有意思。

男主角瑞凡的小舅,在發現了瑞凡跟第三者薇恩的事情後,便去跟薇恩說要她離開瑞凡,不要再做第三者破壞別人家庭了。

薇恩想了一想,向小舅拋回這樣的一句說話:「在愛的世界裡,不被愛的才是第三者。」

這句說話,道盡了第三者的心聲。

不像男生,女人本性就喜歡「晒」幸福,電話裡頭說話當中都總是男朋友。一半是給自己看,另一半卻是讓別人看了追問的。

可是身為第三者,本身就不能曝光,不能讓別人知道。

這對一個女人來說,比你沒有時間理會她更難受。

所以,她只好向自己強調,他不愛她他只愛我,以平衡一下心態。

在她的世界裡,他妻子才是第三者。一個阻礙這對天作之合的壞人。

當然,天性始終是天性,心態只可平衡一時,她還是會千方百計的「無意」中讓人發現。

能一直做小三而不作聲的,她並不曾愛過你。她應該是個專業二奶。

兄弟們,要不就找個專業的解解悶,要不就索性貪新忘舊好了。

感情,玩不起。

台北

多次到台灣去,台北一直都只充當終轉站的角色,一些台北近郊熱門地點如貓空之類,我反而一直都沒有到過。今次來台,主要目的就是把那些熱門地點都解決掉。

首天打算一探桃園,先把行李寄存在機場,乘巴士到桃園火車站去,到達的時間已經四點了。

一如過往,先找吃的。在車站對面看到一間叫「祿港麵食館」,點了一個「肉羹板條」,味道還算不錯。

怎料這時卻下起大雨來,沒辦法只好在車站附近閒逛。

桃園給我一個驚喜,就是這裡好看的女生還真不少。

數小時後再吃一點麵線什麼的便取行李回台北,時間已不早,只好到西門町逛一會吃點小吃,便打道回府,為明天大清早開始的行程作準備。

第二天的目的地是陽明山公園,景色還算可以,只是太陽很猛,行山時有點辛苦。

受難之後乘小巴到「硫磺谷」看溫泉源頭,那知只是地上的幾個洞而已,匆匆離去到北投吃飯,便向淡水出發。

淡水以前已經來過,隨便看看便乘船到漁人碼頭等日落。這天那太陽可還真有耐力,一落便落了一個多小時,難為我呆坐海邊。

回到淡水到老店吃這裡的招牌小吃「魚丸湯」及「阿給」,味道可以沒有驚喜。

回台北時已經差不多九點,便到途中的士林夜市逛一會再回酒店。

第三天遊「十分」,一個我想去又一直沒有機會去的地方。從台北先到瑞芳,再轉小火車到菁桐,那天遊人可還真不少。

在菁桐有些許願竹桶,供人寫下願望再把它掛在車站旁,一枝 20 元台幣,「願」者上釣。

鐵路路軌是開放的,遊人自然都在路軌上拍照留念,說到底,這正正是它的賣點。

下一站平溪,吃了一個叫「麵茶」的東西,味道有點怪但還算可口。

吃過早點到十分去,這裡重點當然是放天燈,100 元一個不算貴,在天燈上寫上願望,燃起火種將它放上天上去,遊人都玩得興高采烈。

繼續向前行便是十分的風景區,主要是看那瀑布。雖被稱為大瀑布,但其實不算大,還要收 80 元入場費,有點被「屈」的感覺。

回到瑞芳轉乘巴士到基隆廟口夜市,竟又看見幾樣未見過的小吃,尤其是那叫「鐤邊趖」的小吃,55 元一份,味道不錯。

晚上回到台北,本來要去周杰倫辦的「說不出的秘密」主題餐廳一試,可惜為時已晚,只好隨便找間咖啡店跟台北的朋友碰碰面閒聊一番。

最後一天到貓空坐纜車,選的是水晶車廂,即地板是透明的一種,感覺不算很刺激,可能因為纜車離地面不算太高吧。

貓空看的其實只是一群建在山上的餐廳,但能坐在山中喝茶吃飯,自有它迷人處。

想想十分和貓空,不難看到台灣對發展旅遊「活化」郊區真有一手,香港政府該好好學習一下人家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