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

今年的農歷新年假期,沒有出國安排,結果臨時安排了一個廣州的三天遊。(之前的遊記 8-2011

去年七月因演奏會來過廣州,已經看過好些地方了,所以今次打算放慢些脚步,吃吃看看過新春。

乘早上九時三十分的直通車〈對,不是慣常我會選的首班車,以貫徹放慢脚步的宗旨〉,十二點多到達位於【上下九步行街】的酒店,放下本已不多的行李,出發找吃的去。

這天下著微雨,在六度的氣温下,匆忙走進【荔灣名食家】先醫醫肚子。這店其實有三家不同的老字號,分別是【伍湛記粥品】、【歐成記麵食】和【南信牛奶甜品】。本來打算把它們全都試了,但不知是否因為時值大年初二,客人超多的,找到位子還得在每一檔面分別排三次隊點食物,結果只吃個牛腩撈麵便算了,這個麵味道還算可以。

在等候時聽到差不多每個人都在點「牛三星麵」,晚些必定要嘗它一嘗。

上次來的時侯,因人太多未能進【廣東博物館】,希望今次可以吧,怎知道每天派的 5000 個入場票早已派完,結果還是再次望門興嘆。

晚上到北京路步行街逛逛,吃了【銀記腸粉】,也點了「牛三星」,原來就是牛心、牛肚和牛腰,味道還好。因為這晚實在太冷了,決定回到【上下九】買點夜宵回酒店吃,早點休息。

第二天雨停了,又適逢初三赤口不宜拜年,【上下九】的人更多,到【陳添記】去吃午餐。【陳添記】在小橫巷中。如許多老牌小店一樣,極有個性,只賣三樣東西:魚皮、腸粉、艇仔粥。大部份人都全點了,我當然也是。他們賣的是爽魚皮,剛脹價到22元一盒,跟一般魚皮不同,真的是「有咬口」的爽,涼伴的造法很香,算是試過點新的美食。

吃過後走到沙面島,此處本是英、法兩國租界,島上全是歐式的建築,也是白天鵝賓館的所在地。此處保育得很不錯,樹木很多,也有很多雕塑〈其實廣州到處都是雕塑,也不知是什麼原因〉,更不時有軍人跑過,氣氛非常好。

在咖啡室坐了一會享受一下,便到下一個目的地荔灣涌進發。

據説荔灣湧向有“小秦淮”之美喻,可惜日久失修,變成了臭水溝。政府年前因配合舉辦亞運會,重新打造了整個地區。

計程車把我在【荔灣湖公園】的門前放下,那我便從此處開始吧。因為已經是晚上,其實也看不真切,只見湖上有三數酒家,岸邊有觀光船,樹上盡掛著紅燈籠,遊人亦是一般的多。走了十多分鐘便看見【文塔】,外形如筆尖,聽說全國只有六座,是讀書取功名的象徵。

在【荔灣湖公園】正門的對面有一排食店,原來叫作【廣州美食園】,選了馳名的向群飯店,可惜不知道是因為春節時份,還是我不會點菜,反正就是極度失望便是。

最後一天本想到【陶陶居餅家】又或者是【蓮香樓】飲早茶,怎料茶市早上十一時便完畢,看看手錶只剩十多分鐘,只好留待下次了。

至於今天的目的地是:【黃埔古港】和【小洲村】。

黃埔古港舊稱醬園碼頭,古時很繁華,是重要的海外貿易點。

港口旁便是【鳳浦】,即【黃埔古城】。有說黃埔本叫【鳳浦】,但外國人總說錯為黃埔,久而久之便將錯就錯,索性叫黃埔好了。

這個古城地方很大,因時間關係我只能在入口旁看看便要離去。

由於這裡沒有車直接到【小洲村】,也看不見有計程車,只好乘巴士到【赤崗】,再轉乘另一輪巴士到【小洲村】去。

【小洲】又叫【瀛洲】,【小洲村】是一條憑小河而建的小村水鄉,交錯著小屋人家,從元朝開始,已有千年歷史,素有「北有周莊,南有瀛洲」之美喻,現在是廣州的歷史文化保護區。近年開始有文化小館咖啡室之類進跓村內,為這古村帶來了新景象和商機,很值得一去。

記得上次來廣州時,廣州東站旁的【水景瀑布】並未開啟,今次终於看到了,只可惜未有開燈,看不出美麗處,但總算了一番心事。

Advertisements

回家

每逢春節,總會看到新聞報導內地的春運潮,每個人都從四面八方趕回家和家人共度新年。

今天看到一條飲品廣告,主題也是回家。三個子女身處異地,各有原因不能回家探望獨居的老父,到最後當然是全都回去了。這短片還算感人,但突然想起,回家這概念在香港卻淡得很。

要回家,先決條件是子女離家了。不是只離開老家的房子,而是離鄉別井到外地生活工作。

外地不必是外國,最常見是到了其他省份。

美國也有在感恩節回家團聚的習慣,其他華人社會更不用説了。

就只是香港沒有。因為香港太細了。

不論你住得離家多遠,頂多一小時左右的車程便回去了,畢竟在同一個城市裡,從來就沒有離家的感覺,平常回家也不難。

就算子女沒有回去,兩老感覺上也不會太強烈。

所以香港人過時過節都喜出遊。

春節回家,香港人感受不到。

 

《中日韓國民性格》

剛剛讀了金文學著的《中日韓國民性格》,是一本頗有趣的書。作者是一個在中國出生的朝鮮族人,後到日本留學,並留在日本任教。

我們大都會認為中國、日本和韓國三地皆同属一個文化區域,大家是文化接近的人。至少,外型較相近,亦同用漢字。事實上,文化學者也向有定論,把東北亞定為「漢字文化圈」,甚至是「儒家文化圈」。

書中有很多不同的分析,其中之一,金文學從地理的角度切入,把三個地區分作大陸屬性、島國屬性和半島屬性,詳情就不在此述了。大致上他認為中、韓的文化確是比較接近,但日本文化雖也源於中國,卻發展出另一種自家的系統。

我們常說中國是禮義之邦,以德服人,崇尚中庸之道。金文學卻認為大陸屬性的中國,歷久以來都要為抵抗外族入侵而建長城、築堡壘,實際上是鬥的文化,尚力之民族。中國的歷史就是一部戰爭血淚史,這方面跟西方國家反而更接近。

日本則是柔和的民族,不善對抗,凡事總希望通過道歉來把事情大事化小。君不見日本人最愛說的便是「多謝」和「對不起」嗎?日本自有歷史記載以來,只出現過六次戰爭!反而我們這個自稱君子之邦的中華民族,街上碰撞到別人,還得怒瞪眼,罵人怎麼不帶眼睛出門呢。

書中很多論點都和傳統智慧不同,但仔細想一想,其實也不無道理。

迷魂女盜

記得數周前看到一宗台灣新聞,報導一迷魂女盜江氏在台北、桃縣等地隨機的攔截了先後 7 部計程車,向司機假裝要包車一日遊。她趁途中聊天表明願意跟司機交往,並提議去賓館休息。在賓館再誘他們洗鴛鴦浴,然後以早已安排好的安眠藥水,摻進酒中,趁司機昏迷時劫財。其中 3 名司機於躺在浴缸時藥效發作,昏迷溺斃。

江氏在一、二審都被判死刑,但高院判定她單純為劫財而下藥,沒有故意殺人意圖,而且無證據顯示她知道害死人後仍再犯,依強盜致死罪判她 3 個無期徒刑,免於一死。最高法院最後亦駁回控方上訴,維持高院原判。

或者有人看到會覺得奇怪,三個人是死了,也是她殺的,現在又從那裡鑽出來一個什麼勞什子意圖,讓她免於一死了?

事件發生在台灣,各地法律有異,所以在此不談程序,也不論個別控罪,只想借此案的報導事實為例,説幾句關於意圖這東西。

所有刑事罪行都必須有兩個元素:犯罪行為〈Actus Reus〉與犯罪意圖〈Mens Rea〉。犯罪意圖最通常就是指故意〈Intention〉或魯莽〈Recklessness〉,其分别是刑事法裡算是比較複雜的概念,過去的幾十年英國各級法院一直在嘗試闡明其意義。

在 Hyam v DPP 1974,英上議院判定當犯人能非常肯定地預見其行為將非常有可能帶來某後果的話 (foresight of high probability),那便等同那人有該意圖了。

後來的 Hancock & Shankland 1986, Nedrick 1986,Woollin 1998 等幾宗案件,各上訴法院及上議院重新闡明故意就是當犯人特意地去導致某一結果,而當那一結果是該行為幾乎必然的結果,又犯人是知道的話,法院或陪審員便可在此情況下據此判定那人是否故意了。

在 Hancock & Shankland 1986 案中,兩個正在罷工的工人將大石推下馬路,想藉此阻嚇另一名工人不要來上班。怎料大石擊中了接載工人的計程車,導致計程車司機死亡。結果兩名工人謀殺罪不成立,改判誤殺,因為該結果並不是幾乎必然的,也不是兩工人早知道的。

江氏這案件和 Hancock & Shankland 其實很像,但若果江氏送上酒的時候那 3名司機都已經在浴室水中的話,死亡的可能性是否還那麼不可預見,還蠻難說的。

 

珠海

新的一年,少不免要回顧過去,展望未來。

記得蔡子強曾在一篇評論梁振英及唐英年參選宣言的文章中說過這樣的一句話。

「一個人如果做了近60年人,踏上政途近20年,也沒有一件半件能夠打動人的經歷,可以拿來與別人分享的,也實在教人遺憾。」

在文中蔡比較了梁與唐的宣言,也借奧巴馬及克林頓的來作比較。除了唐外,其他都出身低微, 又或者有艱苦經歷,憑多年努力才來到今天的位置。

只有唐是出身於大富之家,未能提供感人故事。出身不由自己挑,並非唐之錯。

但二十年從政生崖裡也找不出一宗「豐功」半件「偉積」的話,還要想選第一把手,難度應該不少吧。

他指的雖然是政客,但我等凡人,可有想過,自己有沒有什麼經歷是值得拿出來分享的?今年,是否也應該定個有意義的目標給自己?

這話題有點沈重,只好先去散一散心,整理一下心情。

所以今天我來了珠海。(哈,這個承轉有點爛,很勉強,但反正是元旦,大家應該不會來跟我計較吧。)

從香港到珠海去,最方便自然是水路。在尖沙咀中港城碼頭乘船 70 分鐘後到達九州港碼頭。

過了關第一件事是什麼?當然是找吃的啦。

步行了數分鐘看見右邊一排食店,粥店便有兩間,一叫【一品粥】,另一間叫【毋米粥】。以我性格,自然挑名稱較特別的來試。

走進【毋米粥】,40 多元一碗的粥,在內地算是有點貴了。粥本身並沒有經過調味,自行加點鹽巴後,味道便出來了,還算不錯。

【毋米粥】位於情侶南路,為什麼會有一條街道叫情侶路我不知道,反正就是有點奇怪。情侶路是一條沿著海邊十多公里的四行車路,由海濱公園的情侶北路一直到拱北的情侶南路段。本來海邊的一段被稱為情侶路不出奇,奇在官方正式名稱也叫情侶路就有點有趣。

吃過後跑到【梅溪牌坊】看看,這裡是陳芳的故居。牌坊是當年光緒因為陳芳捐贈白銀三千兩救濟災民而賜建的,但入場費要 50 大元,不值,20 元應該是極限。

這裡有個【圓明新園】,是以【圓明園】為藍本建造的,好些古裝電視劇都在這裡取景,門票 120 元,在【梅溪牌坊】之後,決定不進去了。

隨便吃點東西到海濱公園,這個公園還算頗大的,很多人坐在湖邊草地聊天,感覺非常好,我也難得在這裡坐了一會,感受一下。

【珠海漁女】就在公園旁,說實在沒有什麼看頭,但來珠海可不能不來。

來了半天,發現這裡很多街頭賣藝唱歌的,不像深圳的純粹賣弄可憐,有說珠海是個浪漫的城市,看來不錯。

晚上到拱北的步行街夜市逛逛,這個步行街所處的街道,正正叫【步行街】!

第二天到【珠海市博物館】,館內展品蠻普通,反是有一個兒童手工藝室,作品很不錯。

在珠海玩了一天多,覺得這裡的人質素很高,上落公車都很有秩序,食店也沒有人大聲說話,和很多其他內地城市不同,感覺很好。

傍晚決定從拱北經澳門回香港,迎接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