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生活步伐快速,香港人已早習慣了,久而久之更變成自豪於「忙」。

所以香港人最愛掛在口邊的總是:「我那有時間!」

不論吃飯、看書,都是那一句:「我那裡有空?」

自己一向很不喜歡聽到這句話,總覺得時間只在於如何分配。要做什麼,不要做什麼,都是個人選擇。

像那句戲語:「時間就像乳溝,擠一擠便有。」擠與不擠,擠得到多少,擠了之後又花在什麼地方,都由自己決定。

試想如果賽馬會告訴他中了頭獎 2 千萬,要他抽空 3 小時到馬會登記領取獎金,你猜他有沒有時間。

如果他心儀已久的女神突然約會他,他會因為「太忙」而拒絕嗎?

所以我從來不用「太忙沒時間」來做原因,多半只會說還未排到這上頭去。又或者乾脆說未做,未看,未讀好了,實不必再加上「太忙沒空」這注脚。喜歡用「太忙沒時間」的人,也不知是給自己找藉口,還是自覺忙便等同了自我價值的提升。

忙其實也可能因為自己工作能力低,人家做一小時的工作他需要兩小時,能擠的時間自然較少。

誠然,世上有許多工作狂,他們也會擠時間,但擠出來的時間還是用於工作上。這,自然也是個人決定。他覺得工作比家庭、休息、娛樂等重要,所以擠出來的時間分配給其他工作,而不是陪伴家人,或好好休息一下。

同樣,你不跟他吃飯,不做運動,不這不那,都說太忙,骨子裡只是選擇。

近日讀到一篇劉黎兒的專欄十分有趣,雖然和本文只有間接關係,但也可算是香港人的寫照。(文章中有大量香港廣東話。)

*************

深夜,乘的士,會遇上一些你永世難忘的事,那些記憶,墮胎都打唔甩,咁就一世。

你是幾時知道「地溝油」這鬼東西的?從何得知?很多人是這兩年,從報紙。我卻是六、七年前了,在的士,那夜那程車,陰魂不散,清楚記得。而我不是和你講都市聊齋。

至少六年前了,我還未轉工,還在廣告公司販賣青春和腦汁,那夜,回家梳洗一下,十一時許又出門,要通宵拍攝電視廣告。清楚記得,是八達通crossover麥當勞的廣告,當時推出後來鬧得滿城風雨的「日日賞」。通宵的“graveyard shift”我都不駕車,雖然從來通頂不睏的我不會「睡駕」,但還是安全點好。周日,那時份,的士不少,揚手,就有。「鰂魚涌近太古坊那間麥當勞吖唔該」,「好呀」。

頭一分鐘,相安無事,寧靜,無聲。很好。我怕那些嘴巴失禁的口水佬,有些更是「男版蔣麗芸」,絕對《見鬼10》,跳車都唔掂。腦中正盤算也預演着一會兒的拍攝事宜,的士大佬開口了:「小姐,咁夜仲要返工呀?香港人真係辛苦!」為了扮勁加上我包拗頸不想直認,「你又知?」「咁夜,去嗰頭,又冇嘢玩又冇嘢食,仲唔係做嘢?」你贏。

然後戲肉來了。「做香港人真係辛苦,日做夜做,我成日車啲人夜媽媽仲要返工㗎,唔係日頭唔使做返夜班喎,係啱啱放工又再返喎!」是夜我口崩,無語。「好嘞,辛苦過辛亥革命,先買到層樓,豆膶咁細,花幾多錢裝修到靚一靚,邊個享(受)呀,你菲傭;買套哇~靚Hi-Fi,邊個聽呀,你菲傭!你有時間喺屋企咩?!仲有呀,生個B,好得意好可愛,邊個玩邊個enjoy呀,都係你菲傭!」我額角有滴汗,對眼變了三劃。「好喇,平日死做爛做,weekend到你放假,假期想enjoy吓間屋、聽吓Hi-Fi,玩吓BB,菲傭就放假!家務你自己做啦,仔你自己湊、自己換屎片啦,仲要個B唔鍾意跟你喎!」

「一層樓害死全香港!個個俾磚頭綁死,邊仲有大志呀!香港咁細,邊出得咁多世界富豪呀,個個千億身家,美金喎,實業呀?炒地炒樓囉,人人買唔到樓,佢哋幾家人擸晒全香港啲錢,使乜官商勾結呀,商商勾結你都死啦!得佢哋賺晒,唔似七、八十年代,人人都有機會出頭,依家機會好唔平均好窄,打份牛工囉,咁唔公平,實死㗎……」我開始懷疑佢係……黃秋生?!羅拔迪尼路?「Are you talking to me?」

「以前仲話辛苦搵嚟自在食,我食都怕!我揸過貨櫃跑過大陸,見好多,唔知喺啲乜爛地榨啲乜污糟油,無良㗎,一車車咁車俾人食,嘿!香港啲茶餐廳呀酒樓呀,幾多用呢啲油你知唔知呀,慳好多呀,煮乜都用油,你食咗幾多污糟嘢呀美食天堂…」

「我冇樓冇菲傭,放假我返鄉下,好樸素唔繁榮㗎,間屋又大空氣又好,食自己種嘅菜,甜嘅!炒幾片豬肉,條村自己養嘅(豬),香到!冇人鎖門㗎,坐喺屋前面,吹吓風,聽吓樹葉傾偈……」

到了,被徹底KO的香港人說聲「唔該」,下車。之後我再沒有碰上這位的士司機。我想,那夜,我比誰都先遇上了一代宗師。

******************

對的,香港人都心靈空匱,工作又繁忙,自我存在意義不自覺都放在工作上。當自我價值只能建基於工作時,除了說很忙以提升自我形象外,便再沒有其他可以說的,可以憑藉的了。

他沒有畫畫,也不能分享最近讀了什麼好書,亦沒有做過什麼有意義的事。因為他太忙沒時間!

多可悲!

首爾

今年春節,和周末連在一起造就了一個五天連假,自己又很久沒有出國了,所以雖然今年的價錢比往年貴上一倍,還是忍痛付錢,去韓國走一走,目的地還是首爾。(之前首爾的遊記在這裡

本來打算也到濟州玩一天,查看得知從首爾往濟州的航班每天都很多,便想到步後才因應行程買票,怎知去濟州的票是有的,卻沒有晚間回首爾的票!最後只好打消念頭,省下 3,000 多元,但卻也少了一個想去的地方了,只好留待下次。

在 8 號星期五那一天,一下班便趕回家收拾行李,到機場乘零晨 1 時的飛機,早上韓國時間 6 時步出首爾仁川國際機場。

當時氣温零下 15 度,與上機時相差 30 多度,對我這個香港人來說,真的有點受不了。連忙戴上手套,買公車票到酒店去。

之後幾天也因為天氣太冷,每次脱下手套拍照時手指不用一分鐘便痛得不得了,更不用說站在街頭等候尋找拍攝機會了;再加上衣服冗贅,非常不便,第一天只拍了十來張照,破了歷來紀錄。

先到位於明洞的酒店寄存行李,便去找店子吃早餐。可惜韓國人多保持在家吃早餐的習慣,大清早很少店舖營業,記得之前吃過的粥店應該有開門吧,便去吃碗粥暖一暖胃吧。

這店的粥比較講究,價錢 7,000 到 14,000 圜,店內全是日本遊客,點了個硯貝粥,味道依然不錯。

吃過後看見不遠處一店的 Brunch 很吸引,况且今天還未喝咖啡,便進去吃第二頓早餐,要價 14,000 圜,並不便宜。

下午閒逛仁寺洞、弘大和梨大,最後到東大門吃晚餐,便結束今天行程。説到底昨晚也沒有睡過覺。

年多前來首爾時發現一些化妝品店內有會説普通話的售貨員,尤其在明洞區。今次更看見每一店都有會説普通話的,好些甚至在你進門時便以普通話説「歡迎光臨」而不是韓語或英語。那時候我心想,明洞可能就有如香港的廣東道般,在韓國人心目中已經不是他們自己的地方了。

第二天決定睡到自然醒,出門隨便選了一間叫 Maple Tree House 的店子,吃了一個很不錯的午餐。跟店員閒聊說她本來打算到香港旅遊,可是太貴而被迫轉到泰國去。近年內地自由行導致酒店房價以倍上升,也著實令一些别國的遊客卻步。

吃過後來到「北村韓屋」,來到才發現上次來首爾時給拉去拍攝電視節目的地方正是這裡,不過上一次沒有到處看,今次便 KO 掉「八景」吧。

所謂「北村韓屋八景」,其實有點勉強。街頭一境曰下行街,街尾又一境曰上行道,不過既然來了便集齊它們吧。

花了兩小時,慢慢逛完,電話也沒電了,便找一間咖啡室為自己和電話充電。點了個生果鬆餅,送來時嚇了我一跳。這個鬆餅有如一個一磅的生日蛋糕般大!幸好本人肚裡可撐船,又怎難得到我?

吃過後步行到不遠的「光化門」和「世宗大道」,再到南大門吃膠布小屋的街頭小食作晚餐,完成這一天。

第三天的目的地是「南怡島」,早兩天在仁寺洞購買套票,包括巴士到加平和船票到南怡島,要價 24,000 圜,車程約一小時。

南怡島因為電視劇【冬季戀歌】而爆紅,島中景色也確實怡人,首爾來得兩次便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了,除非你到首爾只是為了買化妝護膚品,不然選擇些近郊地方會是一個好選擇。

特此一提,套票是定時的,九時半從仁寺洞出發,四時在加平碼頭回來,我一時左右便逛完全島,朕時間比套票要貴,便自行乘計程車到加平火車站 (約 2,500 園) 回首爾去。

回來到奧林匹克公園看看,是當年韓國主辦奧運時所建,入口處的「平和之門」乃其一特色。園內有一步行道繞園一週,眼見許多韓國人在急行做運動。路上不時有結了冰的雪,非常濕滑,大家要小心。

回來逛逛「新沙洞」和「狎鷗亭」高級購物區,找不到想吃的便回明洞吃「部隊鍋」。既然在明洞,店主自然又是一個會説普通話的韓國人,至於食客嘛,全是中國人。下次不會再來了。

第四天早餐在「神仙신선설농탕」吃豬骨湯,然後乘吊車上首爾塔。適逢情人節將至,圍欄上掛滿了情人鎖,寫上我看不懂的宣言。

從首爾塔可看到首爾全景,可惜並不漂亮。香港的山頂景色便好看得多了。

晚上到「鷺梁津水産市場」吃海鮮。有了上次那 70,000 圜十多碟的經驗,今次決定以手語買海鮮,不用點了一桌子的菜,卻有大半是不喜歡吃的。

吃罷在市場對面隨便逛一下,卻給我發現了裡面幾條街的範圍都是食店,是個本地人的地方,價錢則是明洞的一半,選擇超多,以後多了一個好地方去了。

對了,還有第二頓晚餐未吃。上次沒能吃到東大門的「평안도 족발집」豬手,今次必須一到黃河。點了最小的 30,000 圜盤,份量其實也不少,但味道非常好,值得一去。

最後一天先到建國大學美食街吃早餐,這是一個未被遊客污染的地方,不過如其他首爾地方,早上店多未營業,晚上來感覺應該會很不同,熱鬧多了。

漢江把首爾分作南北兩區,沿岸有好幾個不同風格的公園,來到離建國大學最近的「纛島漢江公園」,可惜天氣不好,不然應該更加漂亮。

最後到惠化站的大學路吃飯喝咖啡,時間,也就差不多了。

p.s.

2010.03 – 首爾

2011.06 – 釜山首爾

2014.01 – 首爾

2015.02 首爾

三個「十分」

一篇鄭丹瑞於兩年前寫的文章突然在網上熱起來。

文中鄭描述女兒上大學選修考古學一事,受到四周圍各人的『關心』。

他說親友都告戒說:「甚麼!你怎能讓女兒修考古學,他日畢業後能幹什麼?如何為生?」

鄭質疑如果人只是為「搵食」而生存,上學校就是讓人求生容易一點,那做人豈不是很容易,但也很可悲?

他跟朋友開玩笑説,從未聽說過考古畢業的便會餓死。

「可是讀考古不會發達!」

確實,考古而能賺很多錢財的機會的確比較微。

但人生就只是金錢?

人生不只是金錢這道理每個人都懂,但實行起來時卻沒有人當真。

鄭的女兒到了正在打杖的以色列考古,朋友都罵他瘋了,怎麼能任由她去這麼危險的地方?

他說:「女兒在 Facebook 告訴我,每當聽到警報聲,全組同學就要躲入防空洞,『十分刺激!』女兒又告訴我,每天都挖得一面一身泥,日曬雨淋,『十分享受!』實在太危險了,領隊帶他們去了死海避避風頭,無端端多了幾天假期,『十分好玩!』就憑女兒這三個「十分」的報告,已經再次肯定我讓她揀選考古這一科是做對了。」

這三個「十分」,要家長多久才能明白?

地球也搔癢

人,自稱萬物之靈,因為在已知的萬物之中智慧最高。

在進化的歷程中,因為人懂得製造和使用工具,在競爭地球資源上佔了極大的優勢,造就了今天人類霸佔大部分資源的情況。

長久習慣下來,現代人在沒有應手工具的情況下都只會剩下半成功力。

尤其是我們這些城市人,更是莫展一籌,形同廢人。

近年流行了許多 Survivors 式的節目,想像一下自己在熱帶森林裡手機又上不了網,你可以怎樣。

沒有工具的人類,在大自然前其實很脆弱。

就是只單單穿衣不夠就已經夠你好受。

在沙漠不及駱駝,在極地不及企鵝,在森林不及猴子……

本來以工具取勝並沒有什麼勝之不武,但人類的工具,十之八九是破壞大自然的。

慢慢地人心也背向,不自覺地也與大自然為敵了。我們稱之為進步、發展。

倪匡曾打趣說,人類對地球而言就像虫子,弄得它癢了,地球搔它一搔,那裡便是地震、海潚。

人類在破壞大自然,什麼臭氧層穿洞的,沒關係,地球一個轉身,九成九生物滅絕,只剩下蟑螂蠍子,地球又再睡 45 億年。人類嘛,期望重新進化的新型號比上一代環保一點。

反正,什麼工具都幫不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