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佛羅倫斯、比薩(下)

第四天決定回到 Tiber River 沿河漫步,這次卻是反向東南。

過不了幾分鐘便看到河中間有一個小小島叫 Isola Tiberina,島的另一端有一條斷橋,勉強也算是景點吧。


再向前走便是著名的 Mouth of Truth,又是另一個被羅馬假期搞紅了的景點。但其實只是一塊石板,而且排隊的人不少,我是看不到有任何原因要去排的。更何況,如果你不是要和石板合照的話,在外面其實也能看得見的。

繼續前行,看到一個入口有些特別,便進去看看。一直走到頂發現原來是一個小公園,而且也有好些人在拍照。上網一查,原來也是一個觀看羅馬城市景色的景點,名曰 Giardino degli Aranci,在一個叫 Aventine Hill 的小山丘上,而且也是一個觀看日落的地方。好吧,過兩天再安排過來。

從小公園的後方離去,沿着小路繼續走,忽然看到有十幾個人在一道門前排隊。走近一看,大門是關閉的,他們也並不像在等候進內。正想離開時決定先打開地圖看一下,這才發現原來也是一個小景點。說如果從鑰匙洞看進去,可以看到三個宗主國:意大利,Malta 和梵帝崗。輪到我的時候,透過孔洞,看到後面是一條花園小徑,而梵蒂岡聖彼得教堂就正正在中央,真的很神奇。沒有人知道究竟這是故意而為還是純粹巧合。當然因為鑰匙洞太小,而且背後有人在等候,只好用手機匆匆的拍一下照片,效果十分差。



估不到羅馬原來也有一座金字塔,叫 Piramide Cestia,建於公元前 12 年,體積不大,但保存得十分好。金字塔的一旁是一個墳場,難怪附近像個貧民區。

跟着在地圖上繼續找一些教堂去看,其中的 Basilica di San Giovanni in Laterano 和 Basilica di Santa Maria Maggiore 給我的印象比較深刻。當時沒有上網查一下資料,事後也沒有衝動再去查,你怪我也沒有用。






當天晚上把市區其他沒有逛過的部份也踏一下,便回酒店休息。

這晚我也發現,雖然我酒店樓下有好多餐廳,但適合作為宵夜的就只有那兩家烤包店。雖然每天都點不同的肉,但本質上並沒有改變。第一天是很好吃的,第二天已經有點悶,第三天,我索性買了一大瓶乳酪和 Cereal bar 作消夜,更破天荒買了一盒提子。這提子嘛,兩歐羅一盒,而且沒有籽,十分滿意。




第五天就一件事,梵帝崗博物館!

吃過早餐,便行路去梵蒂岡。

梵帝崗附近有許多「旅行社」職員,可以代購不用排隊的打尖票,也提供個人導遊服務,但聽說許多是坑人的,自己看着辦吧。

這天人不多,都不用排隊便可以直接進館。

除了不用排隊,人少點也方便慢慢觀看感受展品。

本來雖然有指示,但其實你不知道是否可以直接一圈把所有展館都看了,當然走過一圈之後我知道是可以的,但你未走過又怎會知道,所進場時其實有點迷惘的,怕錯過了某些展館。當然不是每個人都像我一樣不做功課,所以會感到迷惘的可能就只我一人吧。

我從入口向左走,上了二樓,眼前盡是各式各樣的壁畫和藝術品,有許多我都記不得是否有從書本上讀過。但大部份人進來,都是為了最後的一個房間:Sistine Chapel。

在我走到入口前,看到指示牌,知道還有十多步便能踏進這一個,心跳竟不期然急速起來。

這個 Chapel 並不大,卻是坐滿了人的。和其他館內不同,這裏不可交談,亦不可拍照,難得大部份人都盡量遵守規矩。我在步進去的一刻自然反應地拿起手機拍了一張,才被告知不能拍照,當然工作人員也沒有要求我刪掉,所以有幸還留着這一張照片。

這個小教堂裏的壁畫,每一幅都是經典之作,而其中有好幾幅,是連對藝術沒興趣的人也一定會見過的。

在這裏站著欣賞了一會,跟著通道繼續往外走,是收藏現代宗教藝術的部份。

在博物館的室外,有一處擺放着著名石雕像,而最著名的便應該是 Laocoon and his Sons 了。

走完一圈之後,決定進去再走第二圈,這次便可以集中看自己更感興趣的部份,而忽略其他。



最後離開的時候,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無比滿足。

這時在想,還有兩整天的時間,應該要考慮再找一個城市去,在比薩和威尼斯之間選擇了比薩。既然決定了便跑去先把明天的票給買了。

第六天早上 7 時的火車,本來以為途經佛羅倫斯再到比薩,但這班直通車卻走沿海的路線,有一段還可以看到海,也算不錯。

沿途發現在站與站之間都總會有一段時間斷網,似乎意大利的網絡建設仍未能達到完全覆蓋所有地方。

火車在 10 時到達比薩中央火車站,先到火車站對面的咖啡店喝杯咖啡吃個早餐。這個早餐嘛,他們叫三文治,在我看來卻是一個牛角包,而且吃起來及更像硬身的杏仁酥,反正都是那類東西。

從火車站向比薩斜塔方向走,途經 Corso Italia 和 Borgo Stretto 的街道,是比薩最主要,亦可能是唯一的購物商圈。在晚上的時候我更發現除了這條街上還有人,只要你走到隔壁的街道,便幾乎一個人都沒有。

經過這個商圈之後幾分鐘來到 Piazza dei Cavalieri。

再往前走一分鐘,赫然在不遠處便已經看見斜塔。本來以為這一塊地區有幾個景點,但原來這幾個景點都是在一起的。看來我是被地圖誤導了,因為一直沒有留意比例。

不過怎樣也好,當天天色十分好,襯托得斜塔和教堂都十分漂亮。



至於來到斜塔,就正如你去到巴黎看見所有人都在拍手心捧着巴黎鐵塔的照片一樣,在這裡,所有人都在頂着比蕯斜塔,場面非常有趣。


這裏的幾個景點都需要門票,可以選擇購買進入一個、兩個或三個的套票,分別是 5,7 和 8 歐羅,但不包括斜塔。要上斜塔的話,另外需付 18 歐羅,超貴的。我便感到有點不忿,所以沒有上斜塔。

在這裏附近再亂逛了一下,吃了點東西,基本上便沒地方去了。其實到比蕯,真的一個下午便足夠。

在第七天我終於在早上先去 Pantheon 外坑遊客的餐廳吃了一個早餐,然後過去看看這個有 2000 年歷史的建築,聽說它是全世界最大的無支撐圓拱建築。


Villa Borghese 應該是一個以前古堡的花園,現開放作公共公園使用。園內環境十分清幽,感覺很對板。

當然來這裏最主要是為了裏面的 Galleria Borghese。這裏入場費 15 歐羅,有分時段並限制人數,我是 12:30 買 13:00 的時段,只需要等 30 分鐘,還好。進館前他們需要你留下背包,但外套則沒有限制。

據說屋主以前是個積極藝術收藏者,所以這裏收藏著很多精品。就只單單看那磚 Ratto di Proserpina 已經值回時間與入場費,更不要說還有 Apollo e Dafne, San Gerolamo 和 Depisizione 等等的杰作了。






Quartiere Coppede 是一個無意中發現的地方,那裏不是什麼歷史著名建築,卻是一個十分有趣的小區,建築風格非常特別。

接著到之前發現的 Aventine Hill 去看日落,日落景色是不錯,可惜其實方向不很對,表現不到羅馬城市的景色。

在拍日落的時候還發生了一件趣事。話說我一個人旅行了這麼多年,別人總喜歡問我有沒有認識到女孩子,我說根本連交談的機會也未有過,想必是我面目猙獰吧。這次在等候日落時卻有一個少女跟我打開話題,言談間原來是一個在澳洲讀書的馬來西亞人,一個女孩在歐洲旅遊 20 多天,還竟然是澳洲同校師妹,也可算巧合。當然事後大家亦沒有留下聯絡方式,所以各位不必再問我去確認了

第八天乘坐中午的航班回香港,算是完滿地完成這次意大利之旅。

這幾天下來其實發現亞洲遊客大都是日本和韓國人,大陸遊客也不少,而且大都是三代同堂的,可能因為是農曆新年的緣故吧;要不回家,要不便把父母都帶出來。

一如巴黎,有歷史的舊城市,餐廳總是沒有電插座。但和巴黎不同,羅馬可能面積比較小,人都比較集中,而且可能他們的生活習慣的不一樣,路上整天都有人,不像我在巴黎的時候,晚上總是一個人在荒涼的街道上亂逛。

羅馬和佛羅倫斯的街道許多都用石磚堆砌,除非是穿高跟鞋的女生,否則走路的問題還不算很大,但對車而言卻有很大的影響。首先行車時十分顛簸,對車的損耗很大,而且如果在下雨的時候,感覺對剎車距離也有影響。

今次羅馬之旅,令我對歐洲重燃興趣,至少不會像巴黎一般晚上沒地方去,期待下一次長假期的來臨。

Advertisements

羅馬、佛羅倫斯、比薩(上)

今年的農曆新年假期在星期二、三、四,而農曆新年亦基本上是唯一一個我會多放兩天假的假期,所以便請了星期一和星期五,造了一個九天的假期。

既然有九天,自然能去遠一點的地方。歐洲兩個我最想去的地方,巴黎去年搞定了,這次嘛,二話不說,意大利羅馬!

周五晚上到機場,乘 0:20 的航班,13 小時四部電影之後到 Fiumicino Leonardo da Vinci Airport。由於有 7 小時的時差,即是才早上 6 時多。

坐機場 Leonardo Express 到了 Termini 車站,便打算先買地鐵套票,可直接在外形古老的售票機買,一天 7 歐,兩天 12.5 歐,單程的不以車站計算,反正一律 1.5 歐一程。買了兩天的,結果卻一次都沒有用到。為什麼呢,一來固然因為我喜歡走路,二來也因為羅馬其實不大,景點之間都只是幾百米到一兩公里的距離,而沿路又有不少不出名但漂亮的建築,再加上羅馬公共交通本不發達,我住的酒店又不在地鐵線上,結果,便是整天的在走。

不過其實計算下來,這幾天走的路,和我在其他地方旅遊時也差不多,都是大約 27,000 步 19 公里左右。

對於一個不做規劃的人來說,羅馬真的非常合適,因為各景點的距離近,亂走也不會走什麼冤枉路,而且途中總有驚喜。

而且不像巴黎,就算在晚上路上的人一般的多,逛起來很有點生氣。

在位於 Campo de Fiori 的酒店放下東西後,便漫無目的地遊蕩酒店方圓兩三公里的地方。

不過這天下了一整天的雨,天色固然不好,而且十分不便。

首先看到的是 Piazza Navona 和這裏的三個噴泉。跟着是不遠處的羅馬重點許願池 Trevi Fountain,這裏從早到晚都是人,我幾乎每天都會經過這裏一次,人潮從來沒有令人失望過。



Pantheon 的位置和我的酒店更接近,又是另一個我幾乎每晚都會經過的地方,但因為它閉館時間早,我得等到最後一天才有機會在白天的時候進內參觀。

第二天沿着 Tiber River 向西北方向走,先經過兩座很漂亮的橋樑,在遠處看到一個很特別的建築物,原來就是 Castle of the Holy Angel,入場費 15 歐羅,但我進去準備付錢的時候卻被告知今天免費,這個也太幸運了吧。



在城堡上面可以 360 度觀看羅馬景色, 十分不錯。

在這裏亦看到不遠處一個十分宏偉的教堂,出來後便向那個方向進發,來到卻發現原來就是梵蒂岡的聖彼得教堂。

相請不如偶遇,這便進去吧。

當你站在聖彼得廣場的時候,那種感覺真的很難形容。在廣場拍照的時候,忽然聽到一陣歡呼聲,然後聽到有人在講話,原來竟然遇上教宗的周日頌經,看來我今天真的超級幸運。



.

聽了一會,襯教宗未念完,便先走進去聖彼得教堂,避免人潮。先上圓頂觀看,那段樓梯其實很不好走,而且很窄。



.

之後再走下來到地面,當你踏進去的一刻,真的感動到要死。



出來的時候知道 Sistine Chapel 今天閉館,好吧,反正我一天也不能承受這麼多衝擊,改天再來。

之後走到 Spanish Steps,是我在 Google Maps 上看到的景點,來到看見人這麼多,但這階梯也沒有什麼特別,後來才知道原來是羅馬假期這部電影弄火了的,浪漫什麼的,都是因為這部電影。

從這裏沿着馬路一直走到 Piazza del Popolo,然後有回頭走,看來是一個商業購物街區,十分熱鬧。


昨天路過看見的 Vittoriano 驚為天人,因為天色不好,決定晚上再探,在燈光下果然華麗。


心想反正跑出來拍夜景,便又走到 Colosseum 去看看,順道拍幾張照片。功成身退,打道回府。

第三天去佛羅倫斯。坐早上七點的火車,車程原本 90 分鐘,但行了十多分鐘的時候車廂廣播說前面有一輪故障列車而被迫慢行,將會延遲大約 40 分鐘,結果便花了兩個多小時才到達。

先在火車站的咖啡店吃過早餐,然後向市中心進發。

跑去 Gallery of the Academy 打算探望 David,可惜周一閉館!!!(重要的事要感嘆三次)

Cattedrale di Santa Maria 應該是佛羅倫斯的瑰寶了,遊人亦以這類最多,但看見有上百人排隊,以我性格便沒有進去了。



在這裏欣賞了一會,便慢慢向 Piazzale Michaelangelo 方向逛。這個廣場在一個小山丘上,可觀看城市景色,雖然風有點大,但坐在這裏感覺十分舒適。


這時看到一輪巴士停在哪裏等候,也不理它開往那處,先跳上車才說,反正應該是駛下山的吧。

下車後看了幾個教堂,走到了 Ponte Vecchio 來,這是一條歷史舊橋,卻兩旁開滿了商店,看來像是僭建多於規劃。但無論如何,它都已經成為了佛羅倫斯的一個主要景點。不過那些商店其實沒什麼看頭的,都是些賣珠寶和旅遊紀念品的小店。

在橋的不遠處是 Uffizi Gallery,可惜已經閉館。

一旁的 Palazzo Vecchio 放著許多著名雕像的仿製品,也算一個地方滿足幾個要求。


這是天色已經開始暗下來,心想距離回羅馬的火車還有兩個小時,便走到火車站附近的 Mercato Centrale 看看。它給我第一個印象是香港的女人街,賣各種平價皮具,飾物和衣服。中央是一個室內街市,這時候已經休息,但我看見另一邊有一個入口上二樓,卻原來是一個 foodcourt,這正好配合我的行程,吃完飯後便坐火車回羅馬。

在這裏附近有一間叫「重慶印象」的川菜館,門口竟排滿了人 -- 排滿了中國人。看來中國胃這種東西可不是開玩笑的。

太歲

每年接近農曆新年,便又到討論太歲的時候。

但太歲是什麼,其實我不很清楚,反正就是每年有某些生肖的人需要做一些儀式去減輕太歲對他的不良影響。

一如任何宗教及迷信的行為,各人對待它的認真程度亦不一樣。

現在生活節奏緊張,舊儀式都簡單化了。許多廟宇,早在多年前已經開始提供一條龍式的服務,讓你只需來一次,付了款,其他的工作便都交給他們去辦。至於他們辦什麼,有沒有辦,你不會知道也不會去查,人們只好說句但求心安。

但依小弟淺見,宗教、拜神什麼的,最重要的不是誠意嗎?你連還神做太歲也交給別人去辦,神明真的會保佑你嗎?

如果這樣也可以的話,我猜那些沒時間拍拖的人,也可以請代理代為追求女生,代為吃飯看電影,必定也可感動到女生下嫁,再代為結婚生子了。你,只需付費便成。

如果不相信的話便不要做,相信的話便把它做好,這樣半吊子的找人家代做,可能比不做更令神明生氣。

當然他們可能會說:「你怎麼把它當真了。」

但如果你本來便不信的話,又何必去麻煩自己。

img-20190127-wa0000

生活習慣的差異

大陸人出國,許多時候有些行為都會令當地人看不過眼,甚至反感。如果一兩個人的話還好,但他們出外多是跟團,總是幾十人幾十人的一堆,對其他人的影響便會特別大。

最常聽到的便是他們沒有公德心,和沒有禮貌。

當然,許多大陸人也會覺得香港人的態度十分之差。

香港人比較沒耐性,服務態度蓍實一般都不會很好,卻也是事實。只是這不只單單對大陸人才是這樣,對著自己香港人,還不是都一樣?

剛剛在網上便又有一輪批判,一篇投訴香港店員態度不好的文章在網上瘋傳,大陸網友紛紛表示同意。亦有說當你改用英語的話,香港人的態度頓時變友好,是崇洋的表現。至於免費附上的各種國罵,大家應該都耳熟能詳,便不用在這裏重複了。

就我個人的觀察和理解,有時候他們確實並非故意無禮,而是生活習慣。

例如問路,雖然也有先打招呼說句請問的,但十之八九都是突然出現在你面前,說出一句「什麼什麼地方怎麼走」。她問的時候亦不一定會看着你,你只好假設她在向你求助。然後你答了他之後,他便直接離開,沒有一聲謝謝。

這可能是大陸人之間的溝通方式,並沒有故意不禮貌,但對於香港人或其他國家的人而言,難免會感到不爽。同樣的情況一樣可以出現在香港人對日本人,我們以為自己有禮貌,但其實可能已經冒犯了人家也說不定。

就像我以前曾經說過大陸人很喜歡在找換零錢時時將錢丟在桌上,這對許多人而言是一種十分無禮,甚至侮辱的行為,但在大陸人之間卻習以為常,沒有半點不敬。

聽說韓國人在認識新朋友的時候都會問他的年齡,以確認是否需要用敬語,但這種行為在很多其他人眼中,可能會覺得有點冒犯了。

正如剛剛說到香港人態度差,很可能是因為大陸人在國內習慣了的語氣,令香港人聽了之後反感;另外也可能他們不知道我們習慣了選定菜才叫服務員,沒耐性的香港服務員自然會有點不耐煩。不是說香港人這種態度是對的,但文化差異往往就是這種小東西。

雖然時代進步了,許多大陸人接觸外面的世界多了,但仍然有幾億人對外地的風俗習慣不甚了了,從而不自覺地做出了令別處人不喜的行為。

有許多,可能根本就沒有想過别人會和自己是不一樣。

我不是在為大陸人分辯,但間中反思一下,也至少可以平衡一下自己的心理。

嘉義,高雄

自從上個月試過快閃台北之後,開了頭,很快便又來一次快閃高雄。

由於非洲豬瘟的原故,台灣實施措施檢查所有港澳和大陸遊客行李背包,以防止有人帶豬肉製品入境。雖然檢查得有點馬虎,但由於每個人都必須排隊讓他馬虎一下,排長龍仍然在所難免。

依舊住在六合夜市旁,晚飯之後喝過咖啡吃過蛋糕,回到酒店便得想想:明天去哪裏?

快閃的好處是時間短,沒有選點的煩惱。不過話雖如此,自己始終未能免俗,感覺如果像在深圳般只在市區吃吃喝喝,好像有點浪費。

結果决定了去嘉義。

上午到高雄車站買火車票,碰上指定座都賣光光,只有站立票,雖然中途有空座位可以坐,但也站在車廂路口一個小時以上。雖然站一個小時沒什麼大不了,但車廂狹窄,站在路口妨礙別人,不停移動讓位也很麻煩。

上次去嘉義原來已經是 2014 年了,在搜尋有趣地點時看到「高跟鞋教堂」和「故宮博物館南院」,都十分吸引,可惜距離嘉義市有點遠,就算坐的士來回也會很趕,所以放棄了。

當然,來嘉義自必得吃火雞肉飯,上次吃了「劉里長」,今次試試「民主火雞肉飯」,美味依然。另外點了些滷味,亦十分不錯。



吃過之後走到「舊嘉義監獄」,是日治時代興建運作的監獄,於 2002 年定為市定古蹟。

有導賞團,我跟著人群聽了一會,便獨自到處看。

不知道是為了環保還是省電,監倉部位沒有燈光,份外顯出監獄的陰暗。

上次來嘉義已經來過「檜意森活村」,這次去「北門車站」時經過便重溫一下,感覺商店多了。

這個北門車站也是市定古蹟。

在地圖上見到一個叫「森林之歌」的地方,就在附近,便走過去看看,卻原來是一個大型室外藝術品,以木材、鐵軌、黃藤及石材等素材,象徵神木和阿里山火車鐵軌,也算有趣,在此拍照的人很多。


又到時間找東西吃,向「光華街夜市」出發,吃吃逛逛之後回高雄去。

每二天去橋頭區。

朋友告訴我這個「十鼓文創園區」,距離不遠不近,捷運直接可達,正合朕意。

本來以為十鼓是地方名字,卻原來是一個樂團。

當年糖廠關閉, 十鼓樂團便是在這裡練習,後來十鼓成名了,把這裏發展為文創園區。

其實我在踏進園區的一刻前,根本不知道有這個糖廠⋯⋯

園區和糖廠佔地不少,一家人慢慢玩可以搞上半天。



記得在車站前看到去「橋頭老街」的指示,似乎值得一看,反正來到橋頭區,你不說我也會到處逛的。

這老街,又名「小店仔街」、「橋仔頭街」,清雍正年間巳有記載,但糖廠關閉後,這裏的商業活動減少,老街開始沒落。大約十年前地方政府著手改造,看樣子成效不錯。


在這裏不計算 50 嵐的綠茶,一口氣吃了四家店,飽得肚子都要爆炸。

回到高雄,到 85 大樓附近逛逛,看見對面有一新的建築物,原來是「市立圖書館」,在燈光下十分耀眼。

圖書館頂層開放,可以望到「高雄展覽館」和「新光碼頭」,景色十分美。

至於圖書館內部,有點科幻的感覺,也看見許多年青人在溫習。

因為高雄機場並不繁忙,尤其在晚上,許多時候都只有一兩班航班起飛,所以一般來說十分鐘不到便可以完成整個過關程序。再加上機場距離市區只有十多分鐘車程,所以每一次我都要提醒自己:晚一點才出發到機場。

可是,每次還總是會早到。

從機門關閉到飛機升上半空,全部才花了十分鐘,如果在香港的話,沒有 30 分鐘以上是不可能的。

所以很快,我便回到現實了。

明天上班!

痰這種東西,真的很奇怪。

根據維基百科:「痰是指肺及支氣管等鼻腔以下的呼吸管道的粘膜所產生的分泌物,用來將包含塵埃、病毒、過敏原等異物排出體外的黏液,也可能是因上呼吸道感染,而經由咳嗽及咳痰所吐出來的黏液。」

那麼痰便是人體生理上的正常產品,外國人不可能沒有,但為什麼中國人好像特別多。

就算在幾十年前的香港,許多酒樓仍是備有痰罐的。

今天又為什麼沒有了?難道今天的香港人生理結構和幾十年前不同了?

至於在大陸,今時今日在街上仍會不時能看見有人隨地吐痰。吐痰的人亦不只限於老人,年輕人一樣會吐。我剛剛兩小時內便看到三個不同年齡層的人吐痰了。

先撇除公德心不論,為什麼大陸人的痰仍然那麼多?

是食品?還是空氣污染?

搞不懂。

愛老攜幼

在大陸,你會看到許多各種有關「文明行為」的標語。

其中一個比較常見的是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的「愛老攜幼,中華美徳」。

就是叫你讓座給老人與小孩。

其實「愛老攜幼」是否「中華美徳」,我也不确定。

純粹以公共交通工具而言,讓座給老人家也就算了,但讓座給小孩子我卻不能苟同。

小朋友本來便喜歡跑來跑去,你給他座位他也不會有半刻安穩,倒不如把座位給其他人坐好了。

如果小孩子本身便已經坐着,倒也不需要叫他讓出來。

我記得我小時候,大人總會叫小孩子把座位讓出來給大人坐,也不一定必要是老人,以示尊敬長輩。今天倒反過來要大人尊敬小孩子了。

就算是老人,也有一些不願意承認年老而不喜歡被讓座。像在日本,讓座給老人家可能會代表對老人家的不敬,所以就算讓,他們都會讓得小心翼翼的。

當然,我不去考慮那些持老賣老強迫別人的老人,或者是抱著小孩便大刺刺的「老奉」要別人讓座的人。

那種人不用費心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