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頁

在歐美生活,本來便沒有香港的多姿多彩,尤其當你沒有工作,亦不用上課,理論上每天都有整天的時間。

過了開首兩個禮拜的瑣碎事項,之後便可以回我到處跑的生活。

曼城地勢平坦,並沒有什麼山徑可以去,想爬山得去 Peak District 才成。但市內公園倒是十分多,自然成為我首要的目的地。

公園有大有小,當然亦有一些更大的郊野公園,所以幾乎每天都去找一個逛。

這裏的所謂郊野公園不如香港的坐落於一個或多個山頭,面積細得多,也沒有什麼升降可言,環繞,一周六、七公里的已經算大。帶了航拍機出去拍過幾次,既沒有山亦沒有海,取景十分不容易。
.

.

.

比較有趣的是公園內通常會有兩到三條通道,一條柏油路,一條砂石路,如果樹木足夠的話還會有一條在叢林中的,給你走進山區的感覺,而這三條通道許多部份是並行的,這設計倒是十分有心思。

但儘管數量多,不到一個月,方圓十公里內數十個公園還是都給我全走過了。

本來正常應該輪到去更加遠的地方,但公共交通不方便而且貴,為了行山去買一部汽車又覺得有點不值,再加上自己行山裝備仍在大海上,便陷入了一個瓶頸位。

這意味着每一天多餘的時間更加多了,但奇怪的是,自己並沒有感到太過無聊。究其原因,便是煮食的關係。

煮一餐飯,原來所需時間實在不少,買東西,準備,煮完吃,吃完洗,洗完吃甜品,吃完又洗,幾個小時就這樣過去了。這還沒有計算有時候需要處理的清潔家務。

結果,就算那一天我只是去附近的公園坐一下,兩小時左右便回家,還是沒有感到有太多空閒無聊的時間。

看來,我退休的新一頁,真的正式揭開了。

搵食

人到了英國,生活習慣幾乎 180 度改變。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本就是一個街童,就算沒有地方去,都總是要留在街上,家人也習以為常,三天不見人都不會過問。

去旅行的時候更加不到凌晨兩點不回酒店。就算已經回到酒店附近,也要在 24 小時餅店或便利店坐到深夜。

在香港的時候,即管打 10 號風球,一降到 8 號便會走落街,只在自己家附近逛逛也是好的。

但來到這裏,晚上實在沒有什麼好逛的,店都關門了;亦不像大部分亞洲國家般到處都是各種餐廳,想吃什麼都有,亦十分方便。

再加上節省金錢,便開始了自己煮食之旅。

對於一個 30 年沒有碰過爐頭,煮過東西,三餐總在外面吃的我來說,實在任重道遠。

幸好自己在大學留學的時候有過些微煮食經驗,再加上一些常識,和得天獨厚的潛質,可口美味雖說不上,但至少暫時不會餓死。

雖然我對香港食材的價格不甚了了,但經過這兩個月,知道英國的食材實在比香港便宜得多。當然你硬是要找一些這裏沒有而要空運過來的東西自當別論。

不過雖說便宜,購買食材亦不容易。一個人,就算每樣東西都買最小份的,許多時候還是食不完,只好過期等待回收。

至於一些簡單的東西例如蔥、洋蔥、蒜頭、薑之類,基本上用一次之後剩下的不久後便都開花了要丟掉, 十分浪費,所以只好盡量避免使用。

把肉類解凍亦是另外一個問題,解凍需時,那等於要預計第二天會吃什麼,我連當晚吃什麼都未必會預早計劃,更何況是第二天?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初步觀感(二)

作為一個男人,看女人乃是天性。英國女人從來不以漂亮聞名,所以自己也沒有什麼期望。走到街上,也確實沒有能讓我驚喜的發現。

比較起亞洲人,許多歐美人都偏肥,雖然像美國那種「大肉團」在英國還是比較罕見,但肥人確是佔多數。對,不是有很多,而是佔多數。而感覺上女性肥胖的比例好像比男人更高。

這裡的人穿着也比較平實,不要說名牌,就算如 Uniqlo 的質素也不算太常見,可見物質上民風確是比較純樸。

到步的首兩個星期天氣比較寒冷,發現許多人都是冬夏季衣服夾着穿的 — 裏面的是露肚子背心,外面卻穿着羽絨長褸,卻又不把外套拉上,十分有趣。

英國人駕駛態度比香港要好,基本上他們都會主動讓行人先過馬路,也少見那些車輪爭位轉線的情況,大多是乖乖的留在原線等候。

這也體現在排隊的時候,不論排多久,他們似乎都不會感到不耐煩。

開門時不論男女都會為後面的一位拉着門,上落樓梯時就算有足夠空間,他們也會等候你已經走下來才起步上去。

另外一個比較令我覺得特別的便是他們似乎假設電梯不是共用的,所以如果看見裏面有人, 就算只有你一個,他們都會等候下一部,或者詢問你可否走進來「拼車」。

說到底,可能還是因為他們不像香港人那般浮躁沒耐性(自己當然也中槍)。橫掂不是趕時間,慢一點也沒問題。

歐美地方有許多流浪漢,觀察到英國人對他們的態度基本上是友善的。他們問你有沒有零錢的時候,好多英國人都會歉意地說沒有(會給的自然會給),至於那些主動出手幫助或者買咖啡給他們的人也見到過不少。

在自己的 Council 登記了之後大約一個月,便獲通知可以去打疫苗。英國主要打 Pfizer 和 Oxford-AstraZeneca 兩種 ,而打那一種疫苗並不是由自己選擇的,我卻是被安排打 Pfizer,整個過程十分簡單快捷。

不知是因為疫情關係還是一直如此,英國許多文件都是可以作電子簽署,你可以在電腦上簽,又或者按鈕決定確認系統預設的「草書」名字。我當時的租約和銀行文件都是這樣簽署的。唯一一次遇上麻煩便是申請關稅豁免的時候,需要和護照上的簽名相符,幸好有 iPad 和 pencil,不然如何能用 mouse 把簽名畫出來也是一個大問題。

我來的時候已預備自己剪頭髮了,所以當時便買了一部剪髮機,幾星期前第一次嘗試,原來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兩旁的頭髮還好,腦後的頭髮實在太難處理了,幸好我也不用見人,整天帶着 cap 帽,剪得差便剪得差吧。

哦對,在英國街上也常會看見警察,當然你也不會對之多加留意;突然間覺得,香港以前好像也是這樣的。

Photo 8-7-2021, 16 11 12

嗯,這大概也總結了我對曼城的初步觀感。

初步觀感(一)

由於需要隔離,最初十天都只能在出去買東西吃的時候,看到一下酒店附近的環境。

酒店在市中心,理應環境比較好。

可惜的是,當時老實說實在有點失望。看不見宏偉漂亮的古老建築,殘舊甚至荒廢的倒是一大堆,和我在倫敦所見的感覺十分不同。

而最初兩個星期,天氣十分不穩定,每天最少都下三次雨,對,是每天,所以感覺便更差了。本來英國雨水多藍天少是預料中事,但也沒有想過風雲會如此這般的不測。

那時候,甚至有點懷疑自己選擇曼城的決定。

不過大約三星期後,天氣似乎回復正常,至少不會每天都下雨,看見藍天的次數也不會比香港少。溫度不會太冷,六月基本上維持在 13 到 26 度之間, 13 度不覺得冷, 26 度亦不會覺得熱,體感十分舒適。

兩個月只流過一次汗,還要是我在搬貨上屋的時候流的,我甚至擔心自己的汗腺會退化!

歐美人喜歡紋身大家都知道,但在英國人當中的普遍程度還是有點讓我驚訝。不論男女,幾乎一半人都有或多或少的紋身。

每去到一個外國地方旅遊,買東西的時候自然會把物價轉換為港幣。不知是否看得多細金額,逐漸覺得雙位數(即 10 磅以上)像是很貴的,看見 10 多 20 磅的東西都像天文數字般不捨得買。但其實兌換一下, 一、二百港幣的東西,以往是想都不用想的。不過也好,心中一直有這種錯覺,也可以節省一點金錢。

瑣碎事

在正式搬進新居之前,預留了三天時間才取消洒店的客房。那三天也真有點煩,主要就是添置各種家具。

家具這東西,除了一些比較明顯的之外,許多都是要用到才想起需要的,而且一次也不想提著太多東西,所以那幾天不停的進進出出,做些瑣碎的事情。而瑣碎事情,正正是我的弱項,本人超級缺乏耐性的。

幸好隔離了十天,實在需要有些目標去完成,所以也沒有感到太過煩躁。尚得提醒自己,現在沒有秘書、助理了,沒有人會幫你處理這些事情。反正時間充足,就當是生活情趣吧。不過儘管如此,還是慶幸有幾個朋友願意主動幫忙,代為購買各種小東西。

除了添置家具,當然便是把自己香港的東西寄過來,在香港把東西裝箱時已經覺得非常麻煩,要把每一箱裏面的物品具體列出,然後在他們收回箱子之後向英國申請豁免關稅,又得把清單「想像」出來。

來了不夠一個月,朋友已經有在問,開始悶了嗎?有認識到朋友嗎?

如果不計算隔離,我應該還沒有機會開始覺得悶,以我到處跑的性格,雖然曼城不大,但要粗略逛完市區周邊也需要一點點時間。至於朋友,更是沒有機會去認識,剛隔離完便找房子,然後處理瑣碎事,怎麼有機會認識新朋友。再說嘛,以我這種自閉性格,要去認識新朋友也不是一件易事。

暫時,生活仍然十分充實。

各種申請

隔離完之後第一天,便跑去預約的郵政局領取我的英國身分證,可惜上面並沒有地址;當然,也不可能有我的地址,因為申請的時候根本就未有地址。

身分證上有效日期到 2024 年底,與簽證的五年限期不符,在夾附身分證的信件上亦有提及,到時會再作處理,不必擔心。聽說英國打算在 2024 年後實行全面電子身分證,所以才會有此安排。

第一封收到有我名字的信是 Council Tax 賬單,在此之前唯一可以申請的便是航拍機牌照,總共兩個:機主和司機,要在網上做一個簡單的選擇題測驗,不限時間,所以基本上任何人都可以合格。付了 9 英鎊的年費之後,收到電郵裡的所謂牌照。

在這裏基本上用現金的機會不多,又或者用卡方便太多,他們也沒有什麼最低消費額,所以三星期間我香港的卡上便有接近百個小額交易,最低的只是大約兩港元,更還要是海外消費,實在有點擔心香港那邊會把我的卡停掉。

所以第一樣申請的便是銀行戶口了。因為快速方便,先開了一個英國近年盛行的虛擬銀行戶口,一切用手機程式處理, 大約 5 分鐘便完成申請,10 多分鐘後我已經可以把虛擬銀行咭加到 Apple Pay 裏面,隨即做了轉賬,出門去超市買東西購物,測試成功。

許多人對銀行的可靠程度有懷疑,總是想開最大的幾家,其實這些銀行都受到政府保護,上限 85,000 英鎊,用來日常便用,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說到銀行服務,英國戶口分類和香港不一樣,當初在香港開離岸戶口時還得研究一下。

另外這裏也要求你選擇一個本區的醫生做登記,結果我都是隨便找一間診所,登記了之後也沒有收到什麼確認,是否登記了也不知道。

醫療保險號碼亦查不到,官方網頁只說我可以從我收到醫生或官方的信件中看見,但我沒收到任何有關信件,自然也看不見。

駕駛執照嘛,因為他容許你第一年直接使用香港駕照開車,居住滿 180 天之後才可以申請轉牌,所以這個暫時搞不了。

跟着要申請的便是 National Insurance Number,基本上工作便需要有這個號碼,官方雖說就算你還沒有這個 NI 號碼雇主仍然可以聘請,但實際上雇主態度如何我便不知道了。

選民登記也是需要 NI number 的,所以亦做不了。

在網上申請之後要填一張什麼都沒有的表格,然後把自己的身分證和護照副本寄回,他們才會處理。

不過反正暫時未有找工作的打算,並不着急。

水、電由大廈管理代替登記,所以並不需要處理,也是我選擇租住這裏的原因之一。看電視也是需要牌照, 159 英鎊一年,不便宜。當然你也可以作出一個聲明,確認自己不會從任何渠道看電視,包括YouTube,便可以省下這筆費用。

租屋

隔離完畢之後,花了三天時間在市中心周邊三、四公里的圓周逛,了解一下,在第二天晚上上網約看三間房子,早上便收到其中兩間的回覆,更加約了我第二天去看房子,第三間在那一個晚上回覆,讓我下一個星期二看。

看了之後其實當天便向第一間房子出 Offer,亦告訴他們我仍在住酒店,只剩下七天,有點趕,希望可以盡快處理。因為之前看到網上分享,幾乎所有香港人在租樓上都遇到各式各樣困難,最常見的便是地產經紀一點也不像香港般積極,而大多數業主也會因為你沒有任何在英記錄而不願租給你。

慶幸這一家公司一點也不英國,跟進十分好,效率也高,在我說有興趣之後,便每天都收到幾個電郵、短信、電話。

雖然程序有點少複雜,但基本上在第五天便搞掂,由看房子到收樓才一個多星期。雖然我還是要延長住在酒店的時間,但已經比我預期快得多了。

至於第二間看完我表示沒興趣,第三間我索性不去看了。亦即是說我總共只花了一天看了兩個房子,便搞掂最煩惱的問題。

在英國,或者在許多地方,你一天沒有地址證明,許多事情都辦不了,所以搬進去三天後收到有我名字的信件之後,便立刻開始了我申請各種號碼的旅程。

隔離

我要離開香港一事,其實知道的人並不多。公司的人因為我離職自然是知道的,但朋友知道的就只有那幾個。

有兩個偏藍的同事,甚至覺得我「吹水」,沒可能在這個時候放棄事業去英國,斷定我其實另有「路數」。因為在他們眼中,香港正在撥亂反正,前途一片光明,又有什麼原因需要走?

直至我人已經到了,其他朋友才從我社交媒體 Vero 中發現(我的 Instagram 戶口已經因為不同意分享資料而不能用了),有些甚至以為我發了旅行瘋,情願隔離也要去旅行。

出發前當然也看了許多移居英國的網上資料,但到了英國機場之後,過關非常輕鬆,一陣子便過去了,比我去年來旅行的時候更快。

這裏的隔離措施也非常「佛系」,過了海關之後基本上沒有人理你,官方資料是入境的遊客不能乘座公共交通工具,但卻又加上注腳,如果必須的話,應盡量採取最快速直接的方法到達隔離地點。一切全靠自律。

隔離日子也比較短,只 10 天,不過 10 天內需要做兩次自助檢測,自費購買,然後做完之後拿到最接近的郵筒投寄,當然這代表你在這 10 天之內,最少必須離開隔離地點兩次。英國衛生當局倒是每天打一個電話來,請你口頭確認是否在隔離。

在街上,戴口罩的英國人非常少,會戴的幾乎清一色都是華人面孔。唯一便是在進入任何店舖商場必須戴口罩,這應該是唯一能看到英國人戴口罩的情況了。

10 天的隔離日子,很快便過去。

無題

自從去年 7 月 1 號通過了港版國安法之後,移民再次成為香港人的一個主要話題。

個人而言,在 7 月 1 日當天便認定香港已死,決定要離開了。

台灣和英國是最熱門的兩個目的地。

台灣生活指數低,吃老本也可以;英國則比較高,需要找工作。

也有想過馬來西亞,但始終大馬和中共關係密切,並不是一個好選擇。

結果原定的計劃是去年十月十一月左右先到台灣「考察」一下,能歸化的話便留在台灣,不能或太麻煩的話便直接飛到英國好了,至少英國的政策和要求比較明確。

反觀台灣,不知道是本身風格還是政治考慮,各項細節都比較模糊。

不論如何,因為武漢肺炎的關係,台灣年底仍然未開關,想去也去不了。

時間一路過去,香港的情況越來越糟糕,英國終於公怖在二月開始接受簽證申請,自己亦於九月提辭呈,二月離職。而台灣,到今天仍在封關。

我亦於四月底到步英國。

真心感謝為香港抗爭過的弟兄們,抗爭仍未停止。

p.s. 今天是 6 月 4 日,看見香港警方如臨大敵,在各區布防,和兩年前何其相似。

信任

一般情況,要取得一個人的信任,都是需要用行動和時間去經營的。

其實用「經營」這兩個字也不是很正確,因為除非你儲意欺騙,又或者是有工作目的,不然一個人正常是不會去刻意經營信任的。

但不論如何,一個人是否值得信任,都是需要時間去證明。

在這段時間當然有可加可減機制,每個人對別人的懷疑程度亦不同,自然不一而足。

在這方面,我覺得自己是有點奇怪的。

當我認識一個人時,就只憑直覺判斷;如果不信任這個人,不論他做什麼,在我心目中都不會加分。

相反,如果直覺告訴我這個人可以信任,我一開始便會幾乎完全打開。當然信任也視乎說的是什麼,我總不會一上來便把身家性命都給人家。

接着的時間,可能會慢慢減分(因為起點較高,已沒有什麼上升空間),又或者如果發生了什麼較大的事,一招了斷了信任。

可能自己覺得待人必須以誠,要是計算太多的話大家都辛苦,何必呢。至於有時候可能會蝕一點點底,在所難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