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

今年 11 月份的自製三天長周末,決定去高雄。

到台灣我基本上都不會刻意安排行程,一般都是去到哪走到哪。

出發前朋友說我已經很久沒去台灣了,我感覺上雖然沒有以前去得那麼頻密,但也肯定不會很久。不過後來翻查一下,原來上一次來高雄已經是兩年多前的事,而且那次還只是住在高雄,目的地其實是台南。

兩年沒有來高雄,簡直不可思議!

周四晚上 11 時左右到達高雄機場,這個海關也真夠慢,原因或許是關員太友善,每個旅客都多用了一點時間,一百多人在排隊的話費時便很大了。結果罕見地行李比我還快到著,老早已在痴痴的等我。

高雄的機場在市區內,不用說自然坐的士。台灣南部人一般都很友善,不認識的也能聊開來,這小黃司機自然話不停。

他一開始便說:「聽你口音你是上海來的吧?」上海口音?我哪來上海口音,分明便是港音好嗎。

九合一選舉將至,尤其高雄今次可能被國民黨翻盤,話題自然離不開它,再加上經濟轉差的高雄,人心思變,倒也把我聊天的興致也挑出來了。

司機大哥說我來得正是時候,因為台灣選舉法規定,選舉日前十天在宣傳上有限制,這周末將是最後機會,稱黃金周末,叫我必定要去鳳山看看這個造勢晚會。聊了一會經濟和他表哥一家人的前世今生後,他又再一次問我會不會去,我說看看吧;他再三強調必須去,我說看看就是不會去,多我一個人多一分力量什麼的。

我只好應承他。

當晚看電視便知道這個突然紅起來的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風頭之大,所有節目都在說他,不論贊還是罵。

反正我也沒有什麼計劃,而且又決定了不離開高雄市,所以能去的地方本就不多,親身參與這種造勢晚會也應該會很有趣。之前我便去過首爾反仆瑾惠的示威運動了。

第二天起來先去探店,去一家叫「多一點咖啡」的咖啡店吃早餐,環境不錯,食品也可以,但沒什麼驚喜,這個價位應該可以做好一點。

之後到「衛營里」,這裡住宅的外牆都塗上大型的壁畫,十分特別,而且都很專業漂亮。



接著便履行承諾,來到鳳山區,打算逛到晚上去晚會。在買東西的時候和店員說起大會舉行的確實位置,才知道原來不是今天是明天!想想也是,造勢大會又怎麼會在周五舉行的,只是自己在放假一直沒有想起來。

想了一想,便直接到忠烈祠 Love 觀景台,去看高雄夜色。可惜今天天氣不好,有點朦朧,加上高雄市區本來便不算是燈火燦爛,景色只是一般般而已。

時間尚早,便到高雄愛河之心,打算拍一下夜景,豈料來都是看見正在維修,整個區域都被圍起來了,看來今天運氣不怎樣。

第三天早上看見新聞報道,大清早已經有人前往造勢大會,交通亦已經開始有管制,心想不用這麼誇張吧,但反正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要去,便過來鳳山的另一部分都逛逛吧。

鳳山有好幾個古廟,炮台的古蹟,最重要的應該是鳳儀書院了。入場費 65 大元,裏面放了一些可愛版的公仔,為沉悶的書院建築加入了生氣,也變成了一個拍照打卡的好地方。


接著便是去感受一下台灣政黨的造勢大會了,在往「高雄市議會」的路上逐漸看見人流增加,雖然晚會七時才正式開始,五時多的時候已經有許多人在了。這時的人數正適合我們這種只是來看看,拍拍照的人。雖然仍未開始,但可見人們的氣氛已開始積聚。入口處有職員派發國旗,我也拿了一枝,不過沒有跟其他人一般的揮舞著。



我只是來感受,並不是來支持國民黨的。

我在六時多晚會正式開始前離開,當晚在電視上看到密麻麻的人塞滿了廣場空地和四周的道路,官方公布有 12 萬人到場。也幸好我提早離開,不然我可會被困在哪裏幾小時。

這幾天電視新聞上都是不停的播放有關選舉消息,令國民黨有機會在民進黨票倉翻盤,主要仍然是經濟原因。有說高雄經濟很差,就這幾天的觀察,路上的行人也真的不多,空置待租的店舖亦不少。旅遊熱點也不像以前般擠得水洩不通,至於大陸遊客最喜愛的六合夜市,反而多了許多東南亞的遊客。

不過靠人家放遊客過來救經濟,就像吃鴉片一樣,短期內得到顯著的效果,但別人說抽起就抽起,慢慢失去了自我生存能力。而且人家的經濟一樣可以下跌,你靠他吃飯只會「攬住一齊死」,並不明智。

事實上台灣也有自己的國際品牌,例如華碩、HTC 之類,但光輝不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要怎樣去解決,這才是台灣應該考慮去做的。

好了,偏題了。最後一天到新的「MLD台鋁」看看,有展館和書店之類,誠品的風格,遊人頗多的。

當天正好有個紋身博覽,到處都是紋身男女,蔚為奇觀,便付入場費進去見識一下。


之後第一次坐高雄的輕軌,到近日網紅的「光榮碼頭」。這裏景色不錯,而且也有舉辦一些文娛活動,是一個不錯的消閑地點。



.

駁二藝術特區就在附近,輕軌直接可到達,比以前方便得多了。來到的時候發現園區擴充了,新的部份比原本的更大,亦有更多活動,人流亦比以前多得多,看看吃吃逛逛可以花上大半天,為這旅程畫上完美句號。


Advertisements

隨想數則

美國中期選舉,民主黨奪回眾議院的控制權,大部份人都覺得美國對華態度會有所改變,特朗普會受到民主派的箝制。

我之前看過一篇文章,大意是美國兩黨的對華政策其實分別不大,只是沒有人願意做「醜人」而已。現在特朗普願意做,而且也受到美國人民普遍的支持,所以選舉後會改變的機會並不大,這個看法其實也有道理。

* * *

語不驚人誓不休的蔣麗芸元秋指美國選舉昂貴,叫人反思民主背後代價。

如果說民主國家選舉的費用大,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形容中國的維穩費開支了。

有說 2018 年美國中期選舉開支大約是 52 億美元,即大概 360 億人民幣,中國人的維穩費呢,2017 年為 12,600 億人民幣。

* * *

上月底有一個在美大陸人的影片給台灣傳媒報道了,內容是關於中國和台灣是兩個不同的政府,習近平管不了蔡英文,蔡英文也管不了習近平,等等。

看了一些他的 youtube,其實他發佈類似的影片已經很久了,而且很多比這一個說的要大膽得多。但之前沒紅,還未吸引官方注意而已。

其中一個影片說到這樣的一個觀點:人流的方向就是美好的方向。

他說其實並不需要比較兩個地方的什麼基建和經濟,只需看看人的流向便知道哪一個地方比較好。

在鄉村的向小鎮跑,小鎮往二線城市,二線城市到一線城市去。你很少看到一個上海人會去江門市打拼。

那麼一線城市的人去哪裏?去美國,去加拿大,去澳洲。

那個地方好,不是官方說的算。人民嘴巴說的實惠,雙腳卻很誠實。

* * *

有在看我的文章的朋友,應該都會覺得我對大陸有點不滿,甚至很不滿。

但我重讀了一些自己以前的舊文章,發現我對香港人這個身份那時並沒有太執着,甚至把自己放到中國同一邊。

例如在一篇 2008 年寫的文章《救市?救你?》中便很明顯把立場等同於中國去。

另一篇 2009 年的《不進則退》,更是因為大陸官員的一些說話而表達自己對香港政府缺乏遠景作出投訴。

是什麼令我的態度有所改變?

金庸

幾天前突然傳來金庸去世的消息。

金庸可算是近代最後一個文學大師,也是我最喜歡的作家。他的離去,實在令人惋惜。

不過金老也已經 90 多歲,人總是逃不過這關。

這幾天陸陸續續都看到有些年青的朋友表示難過,我看到也十分欣慰。

但多說幾句便發現,他們懷念的原來只是電影、電視劇、主題曲等等。

沒有一個看過原著小說!

那些電影、電視劇,哪能代表原著,價值哪及原著的萬一。

由我中四時首次接觸原著開始,幾十年下來他的小說我都重看過多次。

作為金庸粉絲,自然推薦這些年輕人也看看,怎料他們直接便拒絕了。

因為,太長!

至少他們坦白。

以前也曾提到過這個問題,當時的理由是覺得金庸題材的作品已經看太多了,認為沒有必要再去看原著。

今天再加上一個「太長」的原因。

說的也是,在網路時代長大的孩子,已經習慣了簡短、直接而密集的訊息。

要拿起一本厚厚的書慢慢細味,簡直不能想像。

更何況是一部又一部厚厚四到五册的巨著?

金庸的小說,希望不要這麼快便被丟進博物館。

平分陽壽

周末看了一部舊日本電影《鎌倉物語》,是一部日本風格的魔幻電影。

電影中的鎌倉是一個人、妖、鬼和平共處的地方。

本來,在特殊情況下,剛去世的靈魂可以「靈魂管理局」申請,繼續留在人間一段時間。

但因為申請的靈魂太多,「靈魂管理局」已經沒有陽壽存貨可以放出來了,所以申請者必須有親人願意提供陽壽才可以批准申請。

女主角因意外去世,他卻不想用丈夫的陽壽留在陽間,所以不告而別,獨自坐陰間列車到黃泉去。

男主角不甘,自然跑到黃泉去找他的老婆,要把她救出來。

我不是要評論這電影,只是在想:如果你真的可以考慮把陽壽和你的另一半平分,假設不是太早太短的話,而雙方又真心相愛,其實也不是一件壞事。

當然我假設兩人都沒有什麼不能放下的責任,例如需要照顧的家人之類的要承擔。

許多時候如果兩個都是中老年人,一個走了留下另一個孤伶伶的,也實在十分可憐,甚至過不了多少時候也會跟着走;反而如果一方把餘下的十年八載和老伴平分,那时候便真的能執子之手,與子皆老了。

IMG-20181028-WA0001

吉隆坡,馬六甲

有幾天一位朋友不停在網上分享馬來西亞美食的影片,自己一向喜歡大馬美食,自然看得我心癢難熬。把心一橫,決定星期五放一天假,自製長周末到吉隆坡覓食。

今次主要目標是去吃黑色的福建炒麵和蟹!

18 號星期四晚下班直接到機場,去到處位於 Bukit Bintang 阿羅街夜市附近的酒店,便把福建炒麵先吃了。

第二天去 Pulau Ketam 螃蟹島。這裡距離市區 40 多公里,其實也沒有很遠,但馬來西亞的火車車行緩慢—是超緩慢,而且停站時間長—是超長。到達 Pel Klang 已經花了兩個多小時,再在車站對面的碼頭坐 40 分鐘船,從出發至到達用了差不多四小時。


到達島上進村後發現,這裡有點像香港大澳,房子都建在水上。


不過島上看來居民不少,猜不到學校也有幾家,而且一路上都是穿校服的小朋友。

點了香辣蟹,馬幣 68 元一公斤的價格比外面好像真的低一點,十分美味。

回來時不想再浪費時間坐火車了,便叫 Grab 到 Laman Seni 7 去,一個畫滿了壁畫的小巷子。


看過後再坐 Grab 回到市區唐人街「茨廠街」。雖然我兩次都住在不遠,以前亦已經來過兩次,但都是在深夜店舖已經打烊的時候。這次來到才看到,這個唐人街,唐人並不多,就那幾家華人老字號而已,反而攤檔檔主九成都是印度人,在賣各種冒牌產品。


惦記著「勝記老鼠粉」的燒肉,最後自然再光顧。

第三天去馬六甲。

馬六甲在我第一次來馬來西亞的時候曾去過,但當時是跟旅遊團,並未能好好的看。

先到紅屋拍拍照,然後吃我以前沒有吃到的海南雞飯粒。雞飯粒店在馬六甲有好幾家,聽說中華飯店的最好吃,事實上門前排隊的人也最多。海南雞做得不錯,但在馬來西亞不論在那裏雞都做得好吃。至於雞飯粒,吃下去的感覺並沒有比正常海南雞飯好,結論是:試過便是。



雞場街是馬六甲最旺的商業街區,遊人大多聚集在這裏。來到這家叫「一號咖啡店」的士多,點了著名的 Nyonya Cendol 甜品,口味十分特別。


在一家咖啡店休息一下之後,便花了數個小時到處逛,舊式商店處處,像時光倒流一般。



接着又到吃蟹的時候,這裏的「大三元」聽說很有名,便來試一下他們的鹽焗蟹,馬幣 88 元一公斤,味道十分鮮美。

這時突然想到,馬六甲在海邊且朝西,時間離日落還有一小時,便立即上網查,結果找到這個海邊清真寺 Masjid Selat Melaka,而且趕得及在日落到達,實在幸運。




.

晚餐到「萬里香沙爹朱津」,試一下馬來西亞沙嗲火鍋,自助形式,感覺有點像四川的麻辣燙和串串香混合體。


漏夜趕回吉隆坡,在阿羅街夜市的「黃亞華」吃他家著名的炭燒雞翼做宵夜後,打道回府。

最後一天時間不多,吃過早餐便去了附近的「天后宮」。這個天后宮算是十分宏偉,走到門前竟然看見一旁有個牌子寫着婚姻註冊處的方向。在天后宮竟然也可以結婚,也算神奇。


以前來馬來西亞的時候也沒有留意,今次卻發現兩程飛機的乘客都是上了年紀的。回想一下這幾天當中碰到的年輕旅客似乎也不多。看來馬來西亞並不是年輕人的旅遊首選,但對我這種老人家來說,除了熱一點之外,其實很不錯。

自閹

上周說過中國國慶假日幾億人次全國到處遊走,髒亂是難免的了,反正可以清理。

至於較嚴重的破壞文物,過往也已經聽說過多遍了,遍佈全球。今年,在大陸內便有兩件比較矚目的。

先有丹霞,後有西湖。

這個丹霞,不是廣東的丹霞山,而是陝西的波浪谷丹霞地貌景區。以往已經因為遊客常常不理會禁止而越過圍欄踩踏岩石,造成沙化現象。至於隨便刻字的行為更是屢禁不止。這種上億年的地理環境,根本不會自我修復。

而在西湖,一個叫「平文濤」的人一夜爆紅了,因為他把自己的名字刻在一假山上,導致杭州人固然氣炸,網上熱議也是一個個的罵,要抓他出來。

不出奇的是,有網民評論:「保護不了就別開放了,總是期望依賴人性自覺,人性是關的住的嗎?抓啊罰啊往死裡教訓啊!」

就算是近月常見的火車佔座個案,公眾評價仍然是「違規成本太低」。

這又回到上周說到的話題了:人民不思自我改變,而選擇閹割自身權利。

當然,在一個你反對我也會管會監控的國度裡,你這樣的要求自然極速實現。

西湖景區公安幾天後便順水推舟,公布加強視頻監控。人民聽到,還在拍手叫好。

中共維穩功力之高,世上無出其右。比北韓之強壓,實在高明太多了。

國慶長假期

過去一周是大陸的國慶長假期,幾億人在國內東奔西跑,人流量之多真不可以說笑。

因為人多,各市車站之類的地方自然會比較髒亂。

電視看到澳門新聞節目,說澳門關閘每天有四、五十萬的人次進出,關閘外的地上到處都是垃圾。

記者還走去訪問正在排隊的大陸遊客對此有什麼看法,各人的意見基本上都差不多,但有一個是共通的,就是認為澳門應該加強衛生監控和懲罰力度。

我不知道你看後的感覺如何,但我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為什麼大家都沒有想過從自己做起,而只要求人家加強管理和懲罰?

那是否說,他們自己也不能確定,在沒有監管的情況下他們能否盡公民義務。更有甚者,就算有人監管,如果懲罰力度不夠,他們可能一樣會置之不理。

成龍以前說過一句說話:「中國人是需要管的!」(當時香港人聽了很不高興,從此把成龍定性為賣港賊。不過如果這句話是今天說的,香港人聽了可能沒什麼,因為成龍說的是中國人,而不是香港人。)

就此事來說,中國人原來便從不介意被人管,甚至希望有人來管,就是放棄自己的自由也不會自律,情願讓官方權力無限放大。

有時候他們維權什麼的,只是因為自己的錢被人家騙了,而不是因為自己的自由權利受到損害,更不會是整個社會的自由這樣的大是大非。

所以嚴格來說,這不算是維權,而是輸打贏要。

當年李怡便發現大陸人在大陸和新加坡都沒怎麼搞事的,便說:「這些在新加坡和大陸都是乖乖的大陸客,在香港、台灣就敢鬧事,說明他們很懂得『柿子挑軟的吃』,也就是找好欺負的地方或人去欺負。」

或許,他們在國內受壓抑太久,一出來便解放壓力,反正「好佬怕爛佬」,撒賴,在文明地區總能拿到一點著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