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晝顏]

在大陸網站看了一部日本電影「晝顏」。

這部電影似乎本來有另一部同名電視劇,現在推出電影版。

晝顏,指的便是傍晚丈夫回家之前的老婆,她在兒子上學後那一段空閑,究竟在幹什麼呢?

很明顯,晝顏是一部關於婚外情的電影。

電視劇有兩對出軌的夫婦,電影則只集中在紗和(上戶彩飾)與北野(齋藤工飾)這一雙。

電影下面的評論很有趣,主要分為罵出軌這行為的,和崇尚愛情的。

有人覺得電影鼓勵出軌,婚外的愛並不是愛;亦有人覺得就算結了婚也不代表有愛,能為愛去付出去抵抗更可敬。

大部份人都討厭北野的拖拖拉拉。

認為電影鼓勵出軌的,是賦予電影教化的功能和責任,這我不大認同。教化可以,也不是必然的。

電影觸及一個十分敏感的問題,它並沒有一面倒的美化婚外的愛情,或批評出軌的道德性。展現在觀眾面前是活生生的例子,兩夫妻早已有問題,與第三者的關係是漸進的,自然發展的。

許多人都認為,如果是愛的話便應該先離了婚、才再愛。仍然在婚的話,並沒有資格說愛。

一個破壞別人家庭的人,談什麼愛?

這是把自己放在丈夫或妻子的切身想法,也不能說是錯。

但是,你確定你能控制在離了婚之後才開始愛?

這是否有點本末倒置了?

愛,並沒有開關按鈕。

現實,大部份時候都不是即非黑即白,尤其是感情。

婚姻出現問題,通常都有許多因素。

離婚,有時比取消寬頻上網服務更難,尤其在日本這種對離婚仍然保守的地方。

Photo 16-7-2018, 23 51 16

Advertisements

不在家

有時候朋友會打趣跟我說,我在香港的時間比在外面的時間還少。我的家就只是一酒店而已。

這當然是誇張的說法。

今天腦袋空空的時候忽然在想,我究竟有多少天是不在家睡覺的?

假設我一年去 10 次旅行,每次平均四天,因為我通常前一晚夜機出發,所以便當是四個晚上吧。這樣算的話一年便有 40 天不在家。

除此之外,我每個週末如果不是去旅行的話都會去了大陸,一年 52 週,扣去 10 個旅行,便有 42 週是在大陸的,亦即是 84 個晚上。

加起來,一年原來我有 124 天不在家,亦差不多 124 天住在酒店。

124天,即大約一年的百分之三十五。一年,原來我有三分一時間以上是不住在家而住酒店的。

真想不到。

武漢

今年的七一長周末,本來打算到曼谷的,但我查價錢的當天,竟然發現機票要一萬元!這種價錢實在不可能接受。後來再查了一下台灣,價錢亦偏高,洒店也兩倍,所以便在地圖上找一下大陸的城市。結果選擇了武漢,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隨意。

看了機票和高鐵,高鐵要行車 4 小時 40 分鐘,想想可能仍然比飛機快,而且班次頻密,價格又是飛機的三分之一,更不會斷網失聯,便坐高鐵吧。

至於武漢有什麼呢?到時再說。

早上 7 點的高鐵從深圳北站出發,經過廣州、清遠、韶關、到湖南的衡陽、長沙、岳陽,最後抵達湖北的武漢。

酒店選擇在「江漢路」商區,看來並沒選錯,算是一個十分旺的地方。

江漢路步行街有點像上海的南京路,尢其是在兩旁的一些西式建築,後來查知原來武漢當年是被洋人相中,僅次於上海的「國際」大城市。


這日整天下雨,氣溫便沒有很高。當朋友知道我去了武漢的時候,都在問我去火爐幹什麼。這時才想起武漢有中國四大火爐之一的「美譽」。

特意上網查一下,原來四大火爐包括武漢、南昌、南京和重慶,碰巧除了南昌之外我都去過。但據說根據近年的數據,新四大火爐現在分別是重慶、福州、杭州和南昌;武漢,已經被淘汰了。

回說旅程,在武漢的第一餐自然是武漢特色食品「熱乾麵」。麵條加上醬油和芝麻醬,再將之攪拌進食,有點像上海的冷麵,這卻是熱的。我點的加了肥腸,其實並不正宗,不過味道很香。

接着找咖啡店,亦是在這個時候發現,武漢的咖啡店並不多,反而星巴克卻見過不少。

接着隨意挑些舊街小巷亂走,朝長江大橋方向進發。

先到了橫跨「漢江」的「晴川橋」,從這裡可以看到前方不遠處匯進長江。

再走便是長江一旁的「漢陽江灘」公園,環境不錯,不過地點不方便,當地遊人會來的應該不多。

長江大橋有兩層,上面一層行車,下面一層是火車路軌,看樣子行人是可以走上橋的,但不知為什麼本來大橋兩邊的橋頭堡不再開放,亦即是說,我必須找到半山上的大橋車路才成。當然,這不可能難得倒我,在穿過住宅小區背後的山路和路軌下的隧道後,終於找到這條馬路。走到橋頭堡向下望着不久前自己站著的位置,真的有點恍如隔世。


大橋的另一端便是武昌區(武漢由武昌、漢口、漢陽三部分組成,有點像香港的香港島、九龍和新界),最著名的景點應該是「戶部巷」了。可是除了有些吃的攤檔外,整體並沒什麼特別的,實在有點令人失望。而且一邊圍封了在做修復工程,更加沒趣。

提到修復工程,事實上整個武漢市都在大規模的修復重建,規模十分龐大,到處都是已經清理好的地盤或已拆卸了大半的舊房子,圍板處處,十分不便。

「黃鶴樓」和「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紀念館」亦在「戶部巷」不遠處,不過因為時間缺乏安排的關係,結果三天都未能入內參觀。

武漢感覺基本上頂多算是一個二線城市,大型新穎的商場欠奉,就是小食店也不像其他城市多,反而多是賣衣服日用品的。

最後在「蔡林記」吃了湯包和重油燒賣做晚餐後,回到「江漢路」,稍為逛了一下便回酒店休息。

第二天到新建的商區「楚河漢街」,這裏明顯比其他地區摩登得多,環境乾淨舒適,店舖的種類亦頗多,比較方便遊人。


「武漢大學」就在幾公里不遠處,面朝東湖。而最特別的是在大學「凌波門」前有一用鐵欄圍出來的泳池,算是景點一個。

武漢大學本身亦是景點一個,主要是由於校園內種有櫻花,在櫻花盛放的日子確是遊人眾多。但在這火爐天,自然半片櫻花葉子也沒有。

在江漢路附近有一個舊村「江漢村」,中西風格合併,以前能在這裏入住的都是非富則貴,今天當然不再是那一回事。


最近一天先到「古琴臺」,相傳是俞伯牙偶遇鐘子期,及後絕弦的地方。入場費 10 元,算是低級景點一個。

四百年歷史的「歸元古剎」,其規模便大多了,不過亦是在維修。看着維修工人在上漆,心裏不期然想到,你們專業嗎?會破壞歷史嗎?

最後到「一元路」感受一下舊日租界的氣氛。這时候卻下起大雨來,只好提前到高鐵站,踏上歸途。

整體來說,我覺得武漢並不是很適合我的風格,為什麼我也不能準確地說明,可能自己準備不足吧。

不良風氣

近年香港的各種工程頻頻出事故,涉及的不是造假便是偷工減料,不按工程規則辦事。而涉事的都是大工程,動輒危害成千上萬的人命。

我不敢說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事故,但那时候發現了之後,不必等太久官方自然會公布。

官方當然也會做危機處理工作,盡量減少市民反彈,但也只能壓下一小陣子。

可是近年發生的,都是傳媒揭發,然後官方躲避,再胡言亂語求開脫,一點都沒有負責任的樣子。

大陸的不良風氣,已經深透了香港各方面。

工程求其敷衍,監管得過且過,對市民態度不負責,連做戲也免了,以前不是這樣的。

香港的優勢在於和大陸有連接,卻不溶合,但近年明顯看得到這個優勢已經逐漸消失。

釜山、大邱、慶州

上次提到的台灣「禁賽令」,始發於前年去台中和釜山的兩個旅程,都突然讓我覺得十分無聊。雖然我沒有把禁賽令伸延到韓國,但碰巧上月去台灣後便隨即再來釜山。

自從有了上次買火車套票的經驗,今次自然繼續此模式,這樣便不會對釜山產生厭倦了。

不過後來算了一下,韓國的火車套票遠不如日本的化算。事實上,如果一天你只坐一程車來回的話,其實買套票更貴,不像日本的隨便坐一程都已經值回票價。

由於去日、韓都是坐凌晨班次,意味着我通宵未睡,所以一般第一天都只會留在市區。

吃過早餐、喝過咖啡之後便到釜山站把明天的票先訂了,然後去「機張市場」吃雪蟹去。

雖然要坐一小時的巴士,既不是特別好吃,價錢也不是特別便宜,但機張就是已經出了名,亦可以為第一天的時間浪費掉一點。

回來時本來打算到海雲台逛一下,但結果去了「釜山藝術博物館」便直接離開了。

下午來到南浦洞,吃了一個超級大盤的炸雞,噢,對不起,應該是「點」了一個超級大盤的炸雞才對。在下不才,三份一也吃不下。

晚上回到西面,吃過晚飯後便回酒店休息。明天還得早起呢。

第二天去大邱,早上 7:58 的火車,六點便要起床。至於大邱有什麼景點,上車才看吧。

一小時後到達東大邱 KTX 火車站,在市區略為看了一下,在「西門巿場」發現一種我未見過的湯麵,樣子有點像麵疙瘩,上桌時樣子清清淡淡的,但當你加上辣醬和豆瓣醬之後,味道還真的挺不錯的。

之後去爬「前山」。上到半山有纜車可到山上瞭望台,從瞭望台再走一公里便到山頂,山路並不難走,景色也算不錯。



下山之後再到處看看,然後便回釜山。

第三天本來要去全州的,但在釜山並沒有火車直達,而需要轉三次車,所需時間比從首爾去更長,所以便臨時改變計劃,去慶州。

在車上看了一下資料,原來慶州有被稱為「沒有牆壁的博物館」,整個城市都是彌漫著歷史。當然在這樣的一個城市,你也別妄想會有什麼大型商場之類。所以如果你對歷史沒興趣的話,慶州會把你悶死的。

慶州的 KTX 車站距離市區十多公里,到站時我還以為自己去錯了地方。另外這種城市也不會有什麼英文顯示,你得有心理準備。





最後一天留在釜山,去了「民主公園」和附近的文化村,跟着回到南浦洞吃吃逛逛,便回西面取行李到機場,踏上歸家之途。




單車

電動單車或電動滑板,在大陸盛行已經有很長的時間。

近年開始有香港人買入並在港使用。暫時所見,警方將至界定為電單車處理,亦即是說必須取得電單車駕駛執照,為車申請牌照等等。總之,它並不是單車。

在大陸,還沒有聽見執法機關對該等單車有任何行動,這可算是一個灰色時期吧。

本來在一些偏遠地區,交通不便,便一直沒有嚴格執法,某程度上也可算是利民之策。

但中國人性格,你不出聲當同意,你同意我便去到盡。

本來在單車上加上一個小小電摩托,慢慢變得越來越大,現在基本上已經和一部電單車沒有分別。

更有甚者,在某些小城市,我便見過把它弄成一部小車一樣,有頂有門。

得罪的說一句,現代中國的問題,是聰明人太多,有智慧的卻太少。就算真的有智者,他們亦不敢或不會出聲。

聰明人,鑽空子拿短期效益最出色,

有時候一些真的有空子,只要不太過分,多數也沒有人理會。

可惜中國人有另外的特質,一是一窩蜂、一是怕吃虧。

再加上想出風頭,炫耀自己找到空子的能力。任何漏洞被中國人發現,很快便會成千上萬的去做,直到有關方面再不能忍受為止。

電動單車這樣下去,執法機關早晚忍無可忍,全部取替。

IMG-20180610-WA0006~01
IMG-20180610-WA0005~01.jpg
IMG-20180610-WA0003~01
IMG-20180610-WA0002~01

正宗

在大陸,你會發現他們很執著「正宗」。

正宗南昌按摩、正宗黃花梨佛珠、正宗雲南普洱茶,正宗少林武功⋯⋯

而最常見的,自然是各地美食。

麻辣燙是正宗重慶,牛丸是正宗潮汕、小籠包必須要吃正宗上海的、鴨血粉嘛,自然要挑正宗南京。

而每當你在一個地方吃另一個地方的東西時,總有人會說一句:「這個不正宗。」

任何食品,如果不正宗的話,便不值得去吃。

其實正宗與否,沒有去過原產地又怎麼知道?再說,難道我每次想吃一碗桂林米粉,便得專程去桂林一倘嗎。

何況,許多时候所謂的正宗,可能不合個人的口味。桂林的桂林米粉,我便覺得不怎麼好吃,反而覺得在深圳吃的「改版」更美味。

盡管自己在旅遊時都會盡量只吃當地食物,但心態更多是為了嘗新和忠於該次旅程,而不是為了去為了求正宗,。

但為什麼大陸不同地方的人,總喜歡以「不正宗」來批評其他地方所做他們的菜?又或者,以正宗來贊美一家食店?

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存在於每一個人的家鄉歸屬感。雖說大家都自稱中國人,但這只是對外而言;對內的時候,不同地方的人卻分得很清楚,甚至歧視或定性某一些地方的人。其中河南、湖北、東北、新疆等,更是名列被針對的前矛。

會針對其他省市的,自然是因為覺得自己所屬的地方更優越,你既然想吃我們的食品,當以正宗為尚。

「正宗」一詞,本身便內含有價值判斷在。正宗的比不正宗的差,聽起來便怪怪的。

另外一個原因可能是假貨太多,所以先不理「三七二十一」,什麼都先加上「正宗」兩字再說,反正加了別人不會當真,不加的話,那大概便不可能正宗了。

既多假貨又執着正宗,聽起來像有點矛盾。

反正胡言亂語,不是正宗客觀分析,所以也不必過份認真。

IMG-20180603-WA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