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越、鎌倉

這個端午節假期選擇了來東京,到了之後才發現原來我六星期前才來過日本,過往很少重複得這麼快。

出發前曾經打算過去看富士山,怎料出發前發現整個關東都會下雨,而且是下整個禮拜,便打消了念頭。

結果天氣預報準確,四天都在下雨,還是整天不停的下,尤幸第二天還算好一點。

第一天早上在新宿的洒店存放行李便依舊的在歌舞妓町的 Doutor 吃早餐,然後在東京都內亂逛。早上先去了台場,八年前曾經去過,除了自由神像之外什麼印象都沒有,但怎料這次去的時間太早,商場什麼的都仍然未營業,結果就只看到自由神像。我對台場的認識並沒有提高。

跟着去秋葉原吃點東西,處理一下公務,稍為逛了一下,來到一個叫下北沢 (Shimo-Kitazawa) 的地方,據說是一個新蒲點。

這裡看來是新發展的,好些建設仍在進行中。小路兩旁都是些小店餐廳,氣氛相當不錯。

晚上回到新宿,吃了個蛋包飯便回酒店休息。

因為臨時取消了去富士山周邊,本來也是去先把這個 JR Toyko Wide Pass 買了再決定,但排隊人多而且慢,結果便索性不買了,打算這兩天找些比較近的地方去,直接用 Suica 卡好了,看看會否令我破產。

要找不太遠的地方也不比找遠的難,第二天便去埼玉縣的「川越市」,距離東京都只 40 多公里,坐火車也要一個小時多一點才到了,承惠 1,200 円左右。

川越有稱「小江戶」,被官方認定為歷史城市,歷史建築大部分得保存。

車站旁有一條商店街 Crea Mall,一直走便是「川越一番街」,亦即是最「江戶」的地方。道路兩旁都是舊建築,當然也少不了各種小吃,我也難得吃了不少。




一番街不遠處還有「喜多院」和「冰川神社」,都是不錯的地方。至於他倆有什麼歷史價值,本人太懶惰,沒有深究了。




第三天重訪鎌倉。

一出車站,便看見左邊一條小巷十分有人氣,走近一看原來叫做「小町通」,走進去發現人超多的。事實上,整個鐮倉比起我八年前來的時候遊人實在多了很多倍。

記得以前來的時候吃過一種叫釜飯的東西,上網找一下,竟然發現我以前吃的那間店便在這裏,但為什麼對這條小町通沒有印象呢?難道是這幾年才發展出來的嗎?

「八幡宮」在小町通的另一端,也是重訪,也值得重訪。


從正門走出來便是「段葛」,是八幡宮正門對出的一條長長的走廊,櫻花盛放的時候應該十分漂亮。

之後慢慢走到「長谷寺」,亦是一個值得參觀的地方。



長谷寺不遠處有一座大佛,既然來到這裏自然一併處理。

最後嘛,做一些遊客做的事,去「鎌倉高校前站」看看。這個站之所以出名純粹是因為一本日本漫畫《男兒當入樽》所賜,好像是男女主角道別的場面,便是在這裏取景的。來的時候還真的看到許多遊客在等候,本來以為多數是港、台遊客,卻發現大陸遊客佔過半數。


最後一天依然下雨,已經再沒有興趣到處逛,便躲在新宿的商場,直至到時間去機場。

Advertisements

商場的小貓

這天在深圳,從一個比較小的入口步進在地下的商場。通道一邊的上行自動電梯停了,我自然走樓梯下去。突然聽到幾下十分響亮的貓叫聲,隨意回頭張望未有發現,沒有多想便繼續前行。

這時又傳來幾聲貓叫,叫聲有點凄厲,便再找一下,卻把我嚇了一跳。只見有一隻小貓看來像被扶手電梯夾着,所以才導致電梯停止。我望着小貓,小貓雙眼死命的盯著我,有如在向我求救。

走下商場,沒有看見任何工作人員。這個當然,你要找的時候總是沒有的,心裏不期然著急起來。看到一個店舖的服務員在派傳單,便問她管理室在哪裏。

結果帶著管理員去到電梯,小貓不知是否受驚了,看見兩個男人走近,掙扎了幾下,竟然掙脫了,然後向上逃走。看樣子,他受的傷並沒有很嚴重。

更值得一提的是,當我問那個服務員管理室在哪裏的時候,也告訴她有隻小貓在電梯卡住了。她雙眼一睜,說「你的貓?」我說不是我的貓,她的表情頓時變得有點奇怪,這才向後方一指。

接著我看到一個貌似管理室的地方時,由於看來實在不像,我便問唯一坐在那裏的年青人這裏是否管理商場的管理室。他頭也不枱,說:「怎麼了?」好像預期又有另一個無理客人在投訴一樣。

但當我告訴了他情況之後,他便立刻和我一起走到扶手電梯去,而且他是越走越快。到小貓掙脫逃走之後,他由衷的向我說了聲謝謝,我亦拍一拍他膊頭道謝。

很明顯,他其實也是一個善良的人,但為什麼一開始便要築起防線,甚至好像覺得我在沒事找事似的?

或許,在那個地方⋯⋯

IMG-20190602-WA0003

斑馬線

今時今日,感覺斑馬線已經越來越少了。但其實,班馬缐是一樣很有趣東西。

它不像交通燈般紅綠分明,指示清晰。叫你走便走,叫你停便停,如果不停,便收罰單。

斑馬線,卻建基於司機和路人雙方各自對路面情況的形勢判斷和相互的心理對戰。

如果你是司機,看到有人想踏出馬路卻又未踏出去,究竟你是要慢下來,還是繼續前進。

如果你是路人,你一樣會嘗試判斷正在駛來的汽車,究竟是要停,還是不停。

當然倒過來說,也有司機和路人,不理三七二十一,斑馬線在他們眼中並不存在。

大家也得去想另外一個情況,便是有時馬路比較繁忙,司機停下來了,行人便相繼橫過馬路。但觀察所見,當路人多的時候,過馬路的陸續不斷,反過來便會堵塞交通。

個人有時過馬路的時候,如果從遠處看見行人已經過了一段時間的話,我會選擇讓汽車通過一會才再踏出去,

這種互相禮讓應該是雙向的,你可以在斑馬線過馬路,汽車一樣可以過,互相尊重下,雙方都能合理地分配使用,才是最好。

胖子

自己對胖子本身並沒有大情緒,不會特別喜歡胖子,但也當然不會討厭他們。

不過,在一個特定情況下,如果身邊有胖子,的確會令我感到有點不自在。

這情況便是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例如某些地鐵的座位是沒有明確指定幾人座的,只是有一張平滑長凳。如果本來可以坐六個人,一個胖子坐下去,現在頂多只能坐五人,甚至只容得下四個人。

那也算了,大不了站立一下便是。

最難受卻是坐飛機的時候。

眾所周知,經濟客位的設計,猶如假設了全世界都是瘦人。不要說大胖子,只要身材比較魁梧健壯,這個經濟座都會太窄。

自己固然坐得很辛苦,旁邊的人也會受影響,因為胖子的身體手臂都會無可避免的伸到了你的座位,佔據了你旁邊座位的「領空」,甚至臀部的範圍。

也就是說,他付出一個座位的金錢,卻佔了最少 1.25 的位子加上中間一吋左右的空間。相對上,你便只剩下 0.75 個座子,而且還可能在哪數小時裡,兩人的身體是貼著的。

所以每次我在飛機上坐好的時候,都會很在意的等待,接著上來坐我旁邊的會是怎樣的一個人。

同時,也在祈禱。如果是長途機的話,還得求家中祖上幫忙保佑。

其實,如果行李超重便得給付加費,太大的手提行李不能攜帶上飛機的話⋯⋯

IMG-20190519-WA0000

河內、寧平

自己其實蠻喜歡越南的,雖然沒有很多所謂的景點,但每當我踏足越南,便不期然受她感染,放慢腳步,就是坐在街邊喝咖啡什麼都不做,也不會覺得在「浪費」時間。

但去越南的問題便是需要申請簽證,而更大的問題是沒有直航夜機,對其他人沒所謂,對我而言則總覺得少了幾個小時。

上次來河內已是差不多是六年前的事,當時我預定三天的景點,基本上一天半已經全部搞定。所以今次的河內四天之旅,我便決定只是亂逛喝咖啡。

乘坐早上 8:20 的飛機,大約在當地時間(比香港早 1 小時)9 時多降落河內內排國際機場,11 時不到便到達酒店。

上次來河內選擇住在西湖的五星酒店,但距離還劍湖有點遠,而且晚上什麼都沒有,這次便選擇住在還劍湖,晚上熱鬧一點。

由於酒店讓我提前取房,便趁此機會為手機充一下電才出發。

走到街上看到一個街頭攤檔賣一種叫 Bun Cha 的湯粉,便成為我在河內的第一餐,味道還真不錯。


之後當然是咖啡時間,看到這裏好多間咖啡店都有賣一種叫 egg coffee 的咖啡,自然點來一試,原來是以雞蛋打泡,倒在濃咖啡上的飲品。我初時看不到咖啡,還以為就只是一杯雞蛋泡,吃着吃着到底的時候才看到咖啡,因為雞蛋泡已被我差不多吃完,咖啡便有點太濃了。如果當初知道的話,濃郁咖啡伴着雞蛋泡一起喝,味道應該更佳。

之後向還劍湖南邊到處逛,不到兩個小時結果繞了一圈仍是回到還劍湖來。




.

才幾個小時便察覺,就算我打算漫無目的的休息幾天,這樣下去可能會把我悶死,所以便找了一個不遠的城市寧平去。

去寧平可以坐火車、巴士或訂坐 9 人專車。我想感受一下越南的火車,便跑到河內火車站購票。早上去的班次要不便六點,接着便到九點了,這也太過疏落了吧。結果當然買了六點的車票,順道把回程票也訂了。

寧平距離河內只 100 公里左右,車行卻要兩小時 20 分鐘,實在有點慢。座位分為硬座、軟座和兩種臥舖,我買的是軟座,求可更貼近生活。

火車有點舊, 符合我對越南火車的印象,雖然不算舒適,但也不至於不能接受;乘客方面都是些大叔大嬸,赤腳盤足在座位上是常態,而且很吵。這時候有點後悔為什麼不選臥舖。


一步出寧平火車站,走過來兜售的不是的士司機,而是租用電單車,但我的自然反應是對每一個都搖頭。這裏沒有餐廳,在一間旅館吃了一碗麵,老闆娘問我是否需要電單車,吃麵的時候看了一下地圖,發現景點不集中,而且交通不方便,想了一想,便決定租一部電單車玩一下,而且 100,000 盾(約港幣 34 元)的價錢也十分化算。

先到 Tràng An 這個以陸上下龍灣見稱的景點,是一個和桂林陽朔相似的地方,入場費 200,000 盾,包括三小時的舢舨遊,有三條路線可以選擇,主要就是穿過山洞和分布各處的小廟。




.

開首的小時是蠻新鮮有趣的,但之後開始有點悶,而且寧平天色幾乎永遠都多雲灰灰的,對看山水景色大打折扣。

之後到 Tam Cōc 看稻田,原來又是一個兩小時的舢舨遊,天氣太熱實在受不了,便在這裏吃點東西,轉陣到 Hoa Lu Ancient Capital 去。這是越南 900 年前的首都所在,不過當然沒有其他國家的那樣華麗。




寧平的鄉土味也體現在路上的動物,貓狗不算,我便分別看到了羊、牛和馬。

第三天到上次沒有進去的升龍皇城,然後重遊一下附近的 Ba Dình 廣場,文廟之類的。晚上自然又回到還劍湖附近,呆在湖邊看看本地人在乘涼聊天, 也是十分寫意的。






晚上回到老城區,這裡的人超多的,尤其是酒吧街,熱鬧得要命。吃了一個牛油 BBQ 做晚餐,100,000 盾的價錢既不貴,又算是比較特別。

第四天更是無所事事,天氣依然太熱,行不了多久便想找地方坐下。



我一向喜歡吃街頭食品,既不怕熱也不怕髒,在泰國我完全沒問題,但不知為什麼河內這幾天實在熱得過分,溫度雖只 26 – 28 度,也不知道是氣壓還是什麼原因,總是令人十分難受。本已經滿身是汗,就算看見吸引的食物,也無法讓自己坐下去,吃一碗熱騰騰的粉麵。

河內給我的印象是這裏的人都十分友善,但這幾天我發現許多店的人態度都十分冷淡,愛理不理的。本來河內便多背包客,遊客多應該不會是一個原因,難道是突然間多了某些遊客,又或者是那個什麼九段線的衝突導致這個態度的改變?

如果是這樣的話便實在太可惜了。

快閃台北

這個週末,突然決定快閃到台北。

乘晚上 10:50 的航班,到達桃園機場時發現豬肉檢查仍在進行,過關的時間便延長了。再加上這天非常多遊客,尤其是韓國的(這一兩年突然發現到處都是韓國遊客,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難道政府有補貼?),結果雖然我不用等候行李,但去到位於西門町的旅館時已經凌晨兩點。幸好還有食店在營業,把遲來的晚餐吃了。

本來到步才想要去哪已經成慣例,但這次卻有點不同。

這天我睡醒了吃了早餐,竟仍然未去想到底今天要去哪裡。

但也碰巧,我在台灣的朋友本就不多,今次竟然同時有三位朋友提出不如出來一聚,我便更加不用擔心去哪了,因為我根本沒有時間。結果這個台北快閃便變成了朋友聚會之旅。

不過我總還有一個下午的時間,便走到大安區喝咖啡,之後走到不遠的國立台灣教育大學的附屬藝術館,展覽的竟然是香港人的作品。


在一旁有個叫臥龍創意園區,卻是空無一物,大家便不用浪費時間了。


接着走到民生東路,這裏也有好幾家咖啡店,選了其中叫 coffee & work 的一家,裏面安靜得像圖書館,確實十分適合溫習和工作。

有趣是我進去時店員跟我說了你好之後轉用英文,那我用中文回答,結果她給我一份日文餐單!難道我的中文有日本口音嗎?

到了傍晚來到吉林路,開始第一個聚會。

在台灣比較少吃熱炒,朋友安排了來這一家名叫「紅翻天」的店,炒了一桌子的菜,三個人也吃不完。

飯後散步到行天宮,然後便去永康街赴第二個約會,政治文化社會經濟什麼都談,直到咖啡店打烊。


第二天到看來是網紅咖啡店 ACME Breakfast Club 吃早餐,它正在我住的旅館樓下。店內氣氛着實不錯,食物口味也可以。不過不知道是否客人太多而且大部份是遊客的關係,這裏的服務員態度都有點冷漠,和我們熟悉的台灣服務態度不同。


之後便到市府站見第三個朋友,吃吃喝喝逛逛聊聊又一天。


這個周末就是這樣過了。

中國公民

在羅湖口岸,過關本來一直是大陸人走二樓,香港和外國人走三樓的。

以人流數而論,這個分流最合理。

當然,給外國人用的閘口其實不需要這麼多,本來便沒有這許多外國人經羅湖過關。但不知道是否要顯示深圳是一個國際化城市,雖然沒有人用,但分配給外國人走的通道和香港人走的數量基本上一樣。

但數月前各深圳關口開始改變安排:外國人走一層,「中國公民」都走另外同一層。

對,在大陸的定義,中國公民包括「港、澳、台同胞」!

這麼一來,所有大陸香港澳門台灣的人都走到一起排隊。

但問題是他們用的證件並不相同,尤其台灣人的,結果過關的時間變長,人卻更多了。

另外一層外國人專用的,當然水靜河飛,許多時候基本上一個人都沒有。

不用明眼人,就算瞎子也看得出,這動作純粹是政治任務,置合理人流管制于不顧。

其實這也未必是做給港澳台的人看,而是可能要做給大陸人看的,讓他們不會忽然想到,怎麼港澳台和大陸人走的通道不一樣,從而產生無謂的聯想,醍覺起來。我以前便在關口聽過有大陸人說,「香港不是中國的嗎,怎麼還要領證過關?」

至於這種自 high 的行為,大陸還有許多。老實說,它要怎樣分流,完全是它權力範圍內的事。它甚至可以不理國籍證件,從明天起決定,男的走一層,女的走另一層,你也對它沒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