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歲

每年接近農曆新年,便又到討論太歲的時候。

但太歲是什麼,其實我不很清楚,反正就是每年有某些生肖的人需要做一些儀式去減輕太歲對他的不良影響。

一如任何宗教及迷信的行為,各人對待它的認真程度亦不一樣。

現在生活節奏緊張,舊儀式都簡單化了。許多廟宇,早在多年前已經開始提供一條龍式的服務,讓你只需來一次,付了款,其他的工作便都交給他們去辦。至於他們辦什麼,有沒有辦,你不會知道也不會去查,人們只好說句但求心安。

但依小弟淺見,宗教、拜神什麼的,最重要的不是誠意嗎?你連還神做太歲也交給別人去辦,神明真的會保佑你嗎?

如果這樣也可以的話,我猜那些沒時間拍拖的人,也可以請代理代為追求女生,代為吃飯看電影,必定也可感動到女生下嫁,再代為結婚生子了。你,只需付費便成。

如果不相信的話便不要做,相信的話便把它做好,這樣半吊子的找人家代做,可能比不做更令神明生氣。

當然他們可能會說:「你怎麼把它當真了。」

但如果你本來便不信的話,又何必去麻煩自己。

img-20190127-wa0000

Advertisements

生活習慣的差異

大陸人出國,許多時候有些行為都會令當地人看不過眼,甚至反感。如果一兩個人的話還好,但他們出外多是跟團,總是幾十人幾十人的一堆,對其他人的影響便會特別大。

最常聽到的便是他們沒有公德心,和沒有禮貌。

當然,許多大陸人也會覺得香港人的態度十分之差。

香港人比較沒耐性,服務態度蓍實一般都不會很好,卻也是事實。只是這不只單單對大陸人才是這樣,對著自己香港人,還不是都一樣?

剛剛在網上便又有一輪批判,一篇投訴香港店員態度不好的文章在網上瘋傳,大陸網友紛紛表示同意。亦有說當你改用英語的話,香港人的態度頓時變友好,是崇洋的表現。至於免費附上的各種國罵,大家應該都耳熟能詳,便不用在這裏重複了。

就我個人的觀察和理解,有時候他們確實並非故意無禮,而是生活習慣。

例如問路,雖然也有先打招呼說句請問的,但十之八九都是突然出現在你面前,說出一句「什麼什麼地方怎麼走」。她問的時候亦不一定會看着你,你只好假設她在向你求助。然後你答了他之後,他便直接離開,沒有一聲謝謝。

這可能是大陸人之間的溝通方式,並沒有故意不禮貌,但對於香港人或其他國家的人而言,難免會感到不爽。同樣的情況一樣可以出現在香港人對日本人,我們以為自己有禮貌,但其實可能已經冒犯了人家也說不定。

就像我以前曾經說過大陸人很喜歡在找換零錢時時將錢丟在桌上,這對許多人而言是一種十分無禮,甚至侮辱的行為,但在大陸人之間卻習以為常,沒有半點不敬。

聽說韓國人在認識新朋友的時候都會問他的年齡,以確認是否需要用敬語,但這種行為在很多其他人眼中,可能會覺得有點冒犯了。

正如剛剛說到香港人態度差,很可能是因為大陸人在國內習慣了的語氣,令香港人聽了之後反感;另外也可能他們不知道我們習慣了選定菜才叫服務員,沒耐性的香港服務員自然會有點不耐煩。不是說香港人這種態度是對的,但文化差異往往就是這種小東西。

雖然時代進步了,許多大陸人接觸外面的世界多了,但仍然有幾億人對外地的風俗習慣不甚了了,從而不自覺地做出了令別處人不喜的行為。

有許多,可能根本就沒有想過别人會和自己是不一樣。

我不是在為大陸人分辯,但間中反思一下,也至少可以平衡一下自己的心理。

快閃嘉義,高雄

自從上個月試過快閃台北之後,開了頭,很快便又來一次快閃高雄。

由於非洲豬瘟的原故,台灣實施措施檢查所有港澳和大陸遊客行李背包,以防止有人帶豬肉製品入境。雖然檢查得有點馬虎,但由於每個人都必須排隊讓他馬虎一下,排長龍仍然在所難免。

依舊住在六合夜市旁,晚飯之後喝過咖啡吃過蛋糕,回到酒店便得想想:明天去哪裏?

快閃的好處是時間短,沒有選點的煩惱。不過話雖如此,自己始終未能免俗,感覺如果像在深圳般只在市區吃吃喝喝,好像有點浪費。

結果决定了去嘉義。

上午到高雄車站買火車票,碰上指定座都賣光光,只有站立票,雖然中途有空座位可以坐,但也站在車廂路口一個小時以上。雖然站一個小時沒什麼大不了,但車廂狹窄,站在路口妨礙別人,不停移動讓位也很麻煩。

上次去嘉義原來已經是 2014 年了,在搜尋有趣地點時看到「高跟鞋教堂」和「故宮博物館南院」,都十分吸引,可惜距離嘉義市有點遠,就算坐的士來回也會很趕,所以放棄了。

當然,來嘉義自必得吃火雞肉飯,上次吃了「劉里長」,今次試試「民主火雞肉飯」,美味依然。另外點了些滷味,亦十分不錯。



吃過之後走到「舊嘉義監獄」,是日治時代興建運作的監獄,於 2002 年定為市定古蹟。

有導賞團,我跟著人群聽了一會,便獨自到處看。

不知道是為了環保還是省電,監倉部位沒有燈光,份外顯出監獄的陰暗。

上次來嘉義已經來過「檜意森活村」,這次去「北門車站」時經過便重溫一下,感覺商店多了。

這個北門車站也是市定古蹟。

在地圖上見到一個叫「森林之歌」的地方,就在附近,便走過去看看,卻原來是一個大型室外藝術品,以木材、鐵軌、黃藤及石材等素材,象徵神木和阿里山火車鐵軌,也算有趣,在此拍照的人很多。


又到時間找東西吃,向「光華街夜市」出發,吃吃逛逛之後回高雄去。

每二天去橋頭區。

朋友告訴我這個「十鼓文創園區」,距離不遠不近,捷運直接可達,正合朕意。

本來以為十鼓是地方名字,卻原來是一個樂團。

當年糖廠關閉, 十鼓樂團便是在這裡練習,後來十鼓成名了,把這裏發展為文創園區。

其實我在踏進園區的一刻前,根本不知道有這個糖廠⋯⋯

園區和糖廠佔地不少,一家人慢慢玩可以搞上半天。



記得在車站前看到去「橋頭老街」的指示,似乎值得一看,反正來到橋頭區,你不說我也會到處逛的。

這老街,又名「小店仔街」、「橋仔頭街」,清雍正年間巳有記載,但糖廠關閉後,這裏的商業活動減少,老街開始沒落。大約十年前地方政府著手改造,看樣子成效不錯。


在這裏不計算 50 嵐的綠茶,一口氣吃了四家店,飽得肚子都要爆炸。

回到高雄,到 85 大樓附近逛逛,看見對面有一新的建築物,原來是「市立圖書館」,在燈光下十分耀眼。

圖書館頂層開放,可以望到「高雄展覽館」和「新光碼頭」,景色十分美。

至於圖書館內部,有點科幻的感覺,也看見許多年青人在溫習。

因為高雄機場並不繁忙,尤其在晚上,許多時候都只有一兩班航班起飛,所以一般來說十分鐘不到便可以完成整個過關程序。再加上機場距離市區只有十多分鐘車程,所以每一次我都要提醒自己:晚一點才出發到機場。

可是,每次還總是會早到。

從機門關閉到飛機升上半空,全部才花了十分鐘,如果在香港的話,沒有 30 分鐘以上是不可能的。

所以很快,我便回到現實了。

明天上班!

痰這種東西,真的很奇怪。

根據維基百科:「痰是指肺及支氣管等鼻腔以下的呼吸管道的粘膜所產生的分泌物,用來將包含塵埃、病毒、過敏原等異物排出體外的黏液,也可能是因上呼吸道感染,而經由咳嗽及咳痰所吐出來的黏液。」

那麼痰便是人體生理上的正常產品,外國人不可能沒有,但為什麼中國人好像特別多。

就算在幾十年前的香港,許多酒樓仍是備有痰罐的。

今天又為什麼沒有了?難道今天的香港人生理結構和幾十年前不同了?

至於在大陸,今時今日在街上仍會不時能看見有人隨地吐痰。吐痰的人亦不只限於老人,年輕人一樣會吐。我剛剛兩小時內便看到三個不同年齡層的人吐痰了。

先撇除公德心不論,為什麼大陸人的痰仍然那麼多?

是食品?還是空氣污染?

搞不懂。

愛老攜幼

在大陸,你會看到許多各種有關「文明行為」的標語。

其中一個比較常見的是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的「愛老攜幼,中華美徳」。

就是叫你讓座給老人與小孩。

其實「愛老攜幼」是否「中華美徳」,我也不确定。

純粹以公共交通工具而言,讓座給老人家也就算了,但讓座給小孩子我卻不能苟同。

小朋友本來便喜歡跑來跑去,你給他座位他也不會有半刻安穩,倒不如把座位給其他人坐好了。

如果小孩子本身便已經坐着,倒也不需要叫他讓出來。

我記得我小時候,大人總會叫小孩子把座位讓出來給大人坐,也不一定必要是老人,以示尊敬長輩。今天倒反過來要大人尊敬小孩子了。

就算是老人,也有一些不願意承認年老而不喜歡被讓座。像在日本,讓座給老人家可能會代表對老人家的不敬,所以就算讓,他們都會讓得小心翼翼的。

當然,我不去考慮那些持老賣老強迫別人的老人,或者是抱著小孩便大刺刺的「老奉」要別人讓座的人。

那種人不用費心去想。

澳門

今年元旦在星期二,因為聖誕剛過,除非元旦在星期五或星期一,否則一般都不會再請假出遊。

但始終有一天假期,心癢癢還是想找個地方去。既然在周末才去過深圳,又想提前一晚出發,又想有個地方可以倒數,結果便決定來澳門。

澳門的酒店房價一向超高,除夕夜當晚更加高得恐怖,竟要 9,000 多元一晚,所以我依舊選擇住在珠海拱北,反正關閘離市中心只十多分鐘的路程。

但想在澳門倒數便變成了一個問題。因為拱北關閘在零晨 12 點關閉,但查一下,原來已改到凌晨一點,即是倒數之後還有 1 小時可以過關, 就算人多也應該有足夠時間。

今年澳門的遊客數量比我想像中來得少,就算在葡京和議事亭前地,都只見熱鬧而不見擠擁,對我來說是剛剛好的。

由於是除夕,我也索性穿便裝上班,下班直接坐船到澳門去,不用回家換衣服,節省了不少時間。

下船後第一樣發現的便是巴士站搬走了,看了幾分鐘都看不到在哪裏,心想時間既然尚早,便打算向市區步行,到後面的巴士站才上車。不過以我性格,很容易便走着走着,結果不知知不覺走到了葡京。

在經過永利酒店的時候還發現原來從這個位置可以看到澳門旅遊塔,更看到門前的水舞秀,效果很不錯。


.

選擇在議事亭前地倒數,是因為方便等候倒數和在倒數後去關閘,不過觀察所見,似乎主要的倒數活動在另一個地方,在這裏只能看電視直播。


無驚冒險,倒數後立刻便找到的士到關閘,住一晚後第二天早上又回到澳門亂逛。

其實澳門真的很小,尤其如果你不去氹仔和路環的話,基本上可逛的地方實在非常有限。

這天也發現大部分店都休息不營業,找個吃的也艱難。

從關閘一直信步亂逛,吃吃停停喝喝看看,竟然什麼交通工具都沒用上,直接走路到外港碼頭,坐船回港。

這樣從北到南加上繞道,也只是不足 20 公里而已。



在此,也向各位朋友說聲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