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

宜蘭就在台北旁,但雪山隧道通車前,到宜蘭所需的時間比去高雄還長,所以宜蘭感覺上就像花、東地區一般的發展度不高。

今次的三天之旅,其實留在宜蘭只大約兩天,第三天提早回台北,感覺離機場近一點,心理踏實點。

宜蘭市區主要是宜蘭和羅東鎮,最大的兩個夜市是「宜蘭東門夜市」及「羅東夜市」,正好給我一個參考。

我住在羅東,第一天向南遊「南方澳漁港」,第二天則北上外澳「烏石港」。

至於山區,實在沒辦法安排了,只好下次再來看日出。

宜蘭交通主要靠巴士和火車,但班次都十分疏落,我去南方澳便等了 20 多分鐘仍未然見巴士而改乘的士去的。大家可能要預先作心理準備,不然時間都浪費了。

這兩天都在下雨,看景色固然大打折扣,旅途也非常不便。

雖只是 10 月,但天色 5 時便黑下來了,感覺時間更少,但亦因為晚上沒有什麼地方可以遊逛而感覺夜更長。

宜蘭的人明顯作息時間比較大城市早,夜市 6 時已見人潮,只 9 時多便已經開始人散,不到 10 時有店已在打烊了。

宜蘭人也比較朴素,幾天中不見一個時下典型辣妹花美男形象的。

南方澳漁港,顧名思意吃海鮮的地方。但天下著大雨,那在半山的觀景台也去不了。在漁港繞了一圈,吃點小東西便回羅東,至於晚餐就在夜市搞定。

第二天乘火車到外澳,天仍然下著雨,幸好是停停下下的,雖然仍然有點濛濃,總還可以等到不是能見度超低的天氣。

外澳沙灘是一個衝浪的熱門地方,但今天的浪卻不是很大。在海灘散步時突然看到一個非常有趣的景象,即時把它拍下來,應景一番。巧合耶?天意耶?

再向前走便是「烏石港」,這處的「旅客中心」和「蘭陽博物館」都是以外型奇特見稱。

宜蘭車站旁邊及正對面是幾米廣場及幾米公園,非常多遊人在拍照留念,但其實只有幾個雕像而已,官方應該考慮一下增大其規模,想必更吸引。

宜蘭東門夜市感覺較小,在不遠的「北門」反而有幾家近日大熱的店。事實上宜蘭可逛的好像不多,咖啡廳也只在「新月廣場」才有,結果我晚上還是決定回羅東好了。

估不到星期六的羅東夜市人誇張的多,我只好在周邊一點的攤檔買了小吃,站著將就吃。

羅東夜市旁,至少還有兩家咖啡店。

晚上再看看最後的半天可以有什麼地方可以去,發現時間上都會很趕。反而在羅東車站不遠便是「羅東林業文化園區」,著名的「林場肉羹」也就在這裡,時間上剛好,能在中午回台北去看EcoARK。

「EcoARK 環生方舟」是用百多萬個膠樽建成,志在推動環保意識,一直都沒有來,今次來到內部沒什麼展品。

再到對面的市立美術館,為此次三天之旅劃上句號。

Advertisements

虧心事

我們有一句說話,曰:「平生不作虧心事,夜半敲門也不驚」。

其實不論你有沒有作過虧心事,半夜三更有人敲門總不會是好事,心裡忐忑免不了吧。

又如果是膽夠大的,敲門其實也沒有什麼值得驚的。

有人說:「人總有點虧心事,誰也不能免」。

但對真壞人而言,壞事做盡也不見得有一件會讓他「虧心」的。

而佛心得有點太過的人,可能會因為只是幫不上什麼忙而怪責自己。對他們來說這已經夠他們「虧心」了。

結果驚,還是不驚;「虧心」,還是不「虧心」,原來不在乎事情的客觀好壞,只在於做的人心中主觀價值。

惠州

這個周末突然想找一個地方去兩天,周五先到深圳住一晚,打開地圖看一下,再查一下交通資料,便決定去惠州。

羅湖有長途巴士往惠州,第一班早上 7:00 在羅湖汽車總站開出,車程約 90 分鐘,票價人民幣 55 元,每 10 分鐘一班,終點站在惠州汽車總站。

火車也應該是另一個選擇,但未有確認資料。

周六天剛亮便起床,吃過早餐便到汽車站乘車,車上只有 8 個人,那時我便奇怪為什麼要 10 分鐘一班這麼頻密,實在沒必要嘛。

正常人會把握時間睡覺,我卻通常用這個時間來找尋目的地。

三年前曾經來過惠洲一個下午,只記得惠州也有一個「西湖」,景色也不錯。但與杭州的「西湖」比較還是差了點。

到達後找個酒店放下行李,嗯,其實也沒有行李要放,只是一件衣服而已,便先往「西湖」去。的士車費 8 元。

西湖自然沒有什麼改變,記得上一次從「陳公堤」那裡繞湖而遊,今次便從正門進去看,經「泗洲塔」、「九曲橋」、「元妙古觀」到「北門」出口,再從車路經「朝京門」回到起點。

兩個小時也不用,才 11 點多,便隨便走進一家餐廳喝咖啡。亂點了一個不知名的咖啡,送上來時卻看見加了一隻生蛋黃!幸好咖啡味濃,根本就喝不到蛋黃的味道。

發現惠州許多店舖仍然用正體字作招牌,不明所以。

坐了一會,到市區逛一下博物館、商場,發現人超少的,也不知道什麼原因。

晚上到西湖旁的「歩行街」,人流總算像樣點。

第二天的目的地是「紅花湖」,乃是「西湖」的活水源。之前並沒有做什麼資料搜集,到達時看見整條街都是單車租賃店,而所有遊人都在推單車上山路,心想安全起見還是租一部吧,反正租金只 10 元,亦不限時。

上山的路不長,到達湖邊時才知道踏單車的都是環湖遊,全長 18 公里。有見及此,便出發吧。

「紅花湖」景色不錯,十多年沒有踏車了,感覺也著實新鮮。

大約兩小時多後看見 18 公里的指示牌,也可算滿足了。

學生運動

上周開始的學生運動,不論你喜歡稱之為「佔領中環」還是「雨傘革命」,持續了一周後,在政府的宣傳下,已經成功將社會一分為二。

社交網絡上親戚朋友絕交與 unfriend 每天都在發生。

這幾年自己收火了,不像以前會跟朋友鬧過面紅耳赤,企圖改變別人的想法。

現在都會盡量避免與明知政見不同的人談政治話題。

甚至在社交網路上,我也只分享一些比較中性的文章資料。反正我的立場,認識我的都知道。

但在社交網路上看到別人某些激烈的分享與評論,仍然不禁會有點冒火。

幸好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自己網絡上的朋友絕大多數都是政見相近的,倒省卻我考慮封鎖朋友的必要。

歷史永遠在重複著。

每次,改革都必定有大量穩重派只求「安定」。

每次,改革者都會被看成閙事的人。

每次,大家亦同時認為看不清事實的是另一方。

改革路長,我們必須有心理準備,長期爭取。

聽到有人說道:「我吃飯吃到第二十口便飽足了,但你總不能說第一到第十九口飯沒用。」

我們現在正是在吃第一口⋯⋯